當前位置: 首頁> 靈異推理 > 冥王追妻:夫人哪裡逃

第二章 頭七

書名:冥王追妻:夫人哪裡逃 作者:枕月清松 本章字數:2954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4日 16:00


石笑,今晚走夜路,你要小心。

這話讓我心中暮然一寒,反應過來時,那男鬼已經化作一團煙消散了。

我愣在原地。

媽的,什麼意思?鬼提醒我今晚會撞鬼?

這也太詭異了吧?

我踟躕了很久,今晚要不要上班,但最後還是決定不要和錢過不去。

老娘什麼沒有見過,怕個屁。

我站起身來,火速洗臉刷牙,穿衣服吃飯,再一看時間還是晚了,該死的又要遲到,希望傻逼店長不要扣我工資才好。

匆匆忙忙出門,我鎖上門一轉頭,就看到對面家門口拉的塑膠黃線。

那線條,黃黑相間,公安專用。

最近社區裡不太平,盜竊搶劫不斷,還死人了,就是我對面那戶。

也是獨居女生,叫方茴,清清秀秀一小姑娘,但我知道她幹的不是什麼好活,每天白天清湯寡水的出去,晚上濃妝豔抹的回來,有時還會帶男人。

就在幾天前,她被人殺了,房間裡血流了一地,我出門的時候,正好看見員警在采證,她的屍體蓋著白布,從屋裡用擔架擔出來。

路過我面前時,前面的員警一個不小心,擔架抖了一下,她的頭從白布後面滑出來,蒼白臉上空洞的眼神與我四目相對。

當時我雞皮疙瘩從腳到頭刷地起來了,滲得一身冷汗。

那一刻,我才知道原來死不明目,是一件多麼嚇人的事情。

直至抬著她的擔架走遠了,我都還久久沒有回過神來。

而此刻,看著那條鮮黃色的警戒線,我也莫名地打了個寒顫,忽地想起方才男鬼那句:石笑,今晚走夜路,你要小心。

脊背發寒!

我再也不敢多逗留,挎起包噔噔地下樓了。

走出社區的時候,天有些陰,微微下著小雨,空氣裡濕得可以滴水,這樣的天,比夜晚還要恐怖,因為你不懂街道上會混入什麼東西。

我不習慣打傘,把衛衣的兜帽一戴就走了。

我打工的地方是便利店,寒假兼職,三班倒,工資還少得可憐,這就算了,店長還摳門,常常找各種理由克扣我的工資。

如果有選擇,我一定不幹了,但我沒有。

因為,我需要交學費。

從我記事起,父母就已經不在了,留給我一套老小區電路老化的老房子,還有五萬塊錢。

錢,自然是很快就花完了,我差點餓死在那棟老房子裡。

好在,我姨來了,她是我法律上的監護人,雖然我不知道在我餓得半死之前,她都跑到哪去了。

但不要緊,她來了就好。

她是一個非常神秘的女人,身上的故事可以洋灑灑說上三天,同時很符合神秘女人的風範,她也只養我到十八歲,考上大學後,我就一切“後果自負”了。

可為了讀書,我申請了助學貸款,年紀輕輕就成了“負二代”,可那杯水車薪的助學貸款,並不足矣支撐我的生活,所以我不得不打工。

今天,我照樣機械地坐在收銀台前,盯著電腦螢幕裡不同角度的監控錄影。

這是店長要求的,沒有客人的時候,也必須得看錄影,絕對絕對不能玩手機,否則扣工資。

但看錄影,實在是一件折磨人的事情,不信,你放部沒有劇情的默片,盯上幾小時試試?

這太違反人性了。

往常,我上班八小時,起碼得看三小時默片。

然而今天下午,我剛來,就看了一個小時了。

天殺的,下午一個客人都沒有!

就在我祈禱著,趕快來個人,解放我瀕臨崩潰的神經吧的時候,門口的掛件響起一聲機械得過分熱情的聲音:“歡迎光臨!”

我抬起頭,門外灰壓壓的天,門內,緊閉的玻璃門前,站著一個身穿黑色雨衣的男人。

他什麼時候進來的,我怎麼沒聽到開門聲?

而這不是最奇怪的是,最奇怪的是,這個男人……

他周身非常的濕,一直在唰唰地往下滴水,可屋外只是小雨,哪來那麼多的水?

理性告訴我,還是少惹為妙。

我裝作沒看見,若無其事地移開目光,繼續看向電腦螢幕,出乎我的意料,男人在監控中竟然有影兒。

那這可是是活人啊。

不打招呼,店長是要扣我工資的。

我立刻站起來,臉上掛上職業的微笑,熱情洋溢地對男人鞠躬道:“歡迎光臨!”

我抬起頭時,發現男的目光斜斜地朝我轉了過來,定格在我臉上,我這時才發現他的臉色很奇怪,說黃不黃,說白不白,黑色的瞳仁像兩個洞,直直地打在你的心上。

我被他看得發毛,立刻聳肩躲回了螢幕後面。

不久,我感覺到他從我眼前走了過去,走到最後一排,右轉,朝我前方層層貨架後面,奶櫃的方向走去。

天知道,我最討厭客戶往那個方向走,因為那塊是監控盲區,每次有客人過去,店長都會要求我跟著。

但我今天不想跟過去,因為他看我的眼神,太像那種東西了。

我盯著螢幕,能看到他上半個身子在奶櫃前站定,像站在門口一樣,他一動不動。

從監控裡,我根本看不出他的手在幹嘛。

萬一真的是小偷怎麼辦?店長查監控就要罵我了。

一萬個不情願,我垂頭喪氣地從椅子上站起來,往奶櫃的方向走去。

走到那人身邊,我還刻意的保持了點距離,“客人,您需要點什麼?”我禮貌的說道。

他沒有理我。

我走上去,耐心重複:“客人,您需要點什麼?”

緩緩的,他轉過身來,身軀有一點僵硬,臉有些浮腫,他的眼眸找了一會兒,才在我臉上對上焦,還是那種讓我發毛的眼神。

我有些害怕微微往後退了一步。

就在這時,他慢慢地沖我抬起手,泛著白色死皮的嘴唇一開一合,吐出兩個字:“石笑……”

我瞳孔瞬間收縮。

他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萍水相逢的人!

“石笑!”身後突然傳來店長的聲音。

我猛然回過頭,發現剛從倉庫裡出來的店長正抱著一箱水焦急地沖我喊道:“你不看店!一個人在那嘀嘀咕咕些什麼?!”

瞬間,我寒從腳起,什麼叫我一個人嘀嘀咕咕?難道……

我猛地回頭,奶櫃前哪有人,空蕩蕩的。

“地怎麼那麼髒?!天,又是泥,又是水!”我聽到店長在那罵咧咧道。

我低頭朝地上看去,一串泥腳印,從門口那邊延伸過來,在貨架那拐彎,行至我的面前截至。

我怔然。

媽的,這也太嚇人了吧!

“還愣著幹嘛?”店長走過來沖我罵道:“還不去拖地?!”

我反應過來,恍恍惚惚地應了一聲,趕緊去拿拖把,我也不想再看到這串腳印。

待我把地拖完,我也冷靜下來了。

不行,今天得早點回家,太邪門兒了!

我心有餘悸。

要知道好朋友的身影,是不會同時出現在你眼球和攝影機裡的,像一種冥冥之中的規律,兩者他們永遠只會選其一。

怪不得那男人一直站在門口,他就在等我說那句歡迎光臨呢!

我不說,他根本進不來!

我越想越後怕。

火速洗完拖把,我跟店長申請請假回家,甚至許諾,今天不要工資。

可摳門的店長嘴一歪,“嘖,可今天我老婆,讓我早點回家噢。”他說得很為難。

但我知道,這貨是在撒謊,他每週六的晚上,都要回家蹲球賽。

但沒辦法,誰讓他是店長呢?資本家就是有剝削勞動者的權利。

恨就恨自己是打工的命!

老闆不准假,我只能老老實實地上班到下班。

慶倖的是,在我後面的值班的過程裡,再沒有發生任何奇怪的事,而且,老闆不在,我還很爽。

只用時不時盯盯監控,手機玩上了,零食也吃上了,悠悠四五個小時,幸福地熬到下班。

下班,我關好店門,甩著鑰匙回家了。

一路上,腦子裡想著都是剛才在店裡看的電視劇的劇情,已經迫不及待地打算回家再看一集。

可我走到樓下時才發現,我家的六層小高樓,唯我五層滅著燈。

媽的,電燈壞了那麼久也不修!

我在心裡痛駡了物業一翻。

準備邁開腿,忽然地,我想起一件事,立馬又把伸出的腿給伸了回來。

我抬頭往上望了一眼,在心裡罵道。

“媽的,忘了今天方茴頭七。”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