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靈異推理 > 冥王追妻:夫人哪裡逃

第三章 回魂夜

書名:冥王追妻:夫人哪裡逃 作者:枕月清松 本章字數:2407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4日 16:27


怎麼辦?怎麼辦?!

我在社區下面的花壇邊急得打著轉,今天是方茴的頭七,那麼大一件事,我怎麼給忘了?

人說頭七,回魂夜,鬼都會回到生前的地方看看,了卻遺憾再走。

但我知道,多數鬼,這麼一看就不捨得走了。

更別說方茴,她是橫死家中,十有八九回魂就變厲鬼。

早知道今天……就不該出門!

我悔得場子都青了。

我忽地想起,今天下午,我家闖入的那男鬼貌似提醒過我了,我沒仔細聽,更沒仔細想!

因為我當時,壓根不怎麼信!

他好端端的,冒著天罰地懲的危險提醒我幹嘛?

難道……真的是為我好?

石笑啊,石笑啊,我對自己說道,你別被那美貌的皮相給迷惑了,鬼就是鬼,別忘了鬼話連篇是說誰的!

他幫你,一定是要圖你些什麼!

我抬起頭,看向黑著燈的五樓,心道,還是想想看待會兒怎麼回去吧。

我在樓下糾結了很久,如果會抽煙的話,估計這段時間我已經抽成肺癌了。

終於,我站了起來,看了一眼腕上的手錶,零點一時三刻,午夜早過去了,要不緊的,不要緊的,我安慰自己道。

該回魂的,這會兒,早回完了。

活人總不能待在樓下晾一晚上啊,我鼓起勇氣,挎起包,雄赳赳氣昂昂地上去了。

可爬到四樓,我就慫了。

說什麼,也不願邁過那個拐角,生怕站到那片黑暗裡,就能看見方茴站在門口等我。

我見過她死的樣子,真不想再見第二次了。

我蹲在樓梯口,撓著頭,給自己做心裡建設。

總要去面對的啊,人一輩子,總會遇見死的人。

但有幾個會有機會見到自己橫死的鄰居啊!!!

我都忍不住自己吐槽。

這個說法馬上被我pass了。

但很快,我找到了能讓自己信服的說法。

石笑,你就是這個命,你認命吧,躲避也改變不了什麼。

對,我就是這個命。

這次,我接受了。

站起來,準備邁開腿,忽然,走道裡響起一陣有節律的腳步聲,“嗒、嗒、嗒”,由下而上,慢慢地回蕩……回蕩……

等等,我還沒開始走啊!腳步聲是怎麼回事?!

我驚慌失措。

難道……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方茴要是回家,也是從下往上走的,也要進過走道的!

我內心森然,下意識就想回頭望去。

別回頭!我在心裡猛地提醒自己,千萬不能回頭,這會兒回頭要真是,那就完了……

腳步聲越來越清楚,離我越來越近,我不敢再等下去了。

我一咬牙,往面前的黑暗裡沖去,說什麼,都要在那串腳步聲追上我前回到家!

我閉著眼沖上樓,看也不敢看黃線那邊,飛快地掏出鑰匙,開鎖。

在我手忙腳亂地解鎖的那時間裡,腳步聲越走越近,越走越近,近得我都覺得它快要上到這一層了!

快點!我急額角冒出冷汗,快!

哢噠一聲,門開了。

我開門,關門,反鎖,開燈。

所有動作,一氣呵成,快進5.0倍速都不及我萬分之一,待我靠著門背喘息的時候,我發現腳步聲上來了,上到了這一層!

可卻沒有停。

怎麼回事?

我愣了一下,有些奇怪地往貓眼裡望去,一個頭帶燈帽,身穿衝鋒衣的外賣小哥略過我家

門口,背上背箱上的logo分外清晰:餓了嗎。

我去,誰特麼一點多點外賣啊!我忍不住在心裡罵道,肥不死你!

原來是虛驚一場,我嘲笑自己太大驚小怪,閑閒散散地把鞋脫了後,我哼著小曲往衛生間走去,準備洗澡。

熱水沖退一身疲乏,洗完澡我簡直是神清氣爽,一天撞鬼晦氣仿佛也拔去了。

看著髒衣簍裡的衣服,我思考要不要洗。

其實我壓根不想洗。

這幾天延綿陰鬱,我洗了晾不幹不說,還容易發臭。

可……髒衣簍已經滿了。

沒辦法,我拖著髒衣簍去到洗衣間前,一件一件的往裡塞,忽然,塞到一件,我的手猛然頓住。

顫抖地把那件衣服重新從洗衣機里拉出來,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是我今天晚上外出時穿的衛衣,灰色的衛衣背後面,印著一個鮮紅的五指清晰的手掌印。

什麼時候……什麼時候印上去的?

是腳步聲追著我的時候,還是我蹲在樓梯間徘徊的時候?

我越想,我背越寒。

把衣服用力摔到地上,我在心裡罵道。

真是邪門到讓我自閉!

狠狠地把那件衣服塞進洗衣機裡,我狂摁開始鍵,然後猛地往嘩啦啦的流水裡面猛灌洗衣液。

灌著灌著,我心中升起一種無力感,都是人,為什麼我非得天天擔驚受怕呢?為什麼大家都能正正常常生活,我就得三天兩頭撞鬼?!為什麼我就不能像別的普通人一樣!上完班回來就能放鬆休息!而不是累趴了,都還要擔心孤魂野鬼!

越想,我心裡越委屈。

我頹然地坐到了地上,我覺得我是真的受夠了,我是真的受夠這種生活了!

夠了,夠了,真的夠了。

“有種你就來!他媽的弄死我!!”我崩潰地沖到陽臺上大喊。

“啊——!!!!!”

嚎了一陣子,忽然,樓上“嗙”地一聲,傳來鐵器敲欄杆的聲音,有人罵道。

“媽的大半夜的,想死趕緊跳!別他媽吵人睡覺!”

我委屈巴巴地住了口,滾回房間裡,去廚房拿鹽。

當不是為了自殺,是為了辟邪。

我認真的,把門口,所有窗戶,所有牆角,所有能撒地地方都撒了。

然後作祈禱狀,心裡默念道:聖母耶穌瑪利亞,馬丁得利路德金,佛祖老子觀音菩薩,你們誰都好,請保佑我。

祈禱完,我整整衣冠,準備上床看電視劇了。

聖人有雲,假如生活欺騙了你,莫悲傷,莫心急,介憂鬱滴日子。

可能過不去了,所以、習、慣、吧!

我滾回床上看電視劇。

可太累太困,我一集沒看完,就呼呼地睡著了。

夢裡,我夢到我家門鈴修成了精,追著我,“叮咚咚”,“丁咚咚”,吵的不行。

可漸漸的,那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清晰。

迷迷糊糊中,我意識到,我不是夢見了我家門鈴,是真的有人在按我家門鈴!

我睡夢中醒過來,按下床頭的夜光鬧鐘,一看才三點,我才睡那麼一個小時!

誰大半夜,擾人清夢?!

氣得我,肺簡直要炸。

我氣呼呼地走到門邊,喊道:“誰啊,老子神經衰弱!不伺候!”

門鈴聲停了一下,一個幽幽的女音,在門外朦朦朧朧地響起。

“笑笑,是我呀,方茴。我回家忘帶鑰匙了,今晚讓我住你家吧?”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