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靈異推理 > 冥王追妻:夫人哪裡逃

第五章 妄想症

書名:冥王追妻:夫人哪裡逃 作者:枕月清松 本章字數:3534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5日 20:49


我承認,剛才這貨說自己是冥王的時候,我心涼了一下。

但隨即,很快就反應過來,怎麼可能?

他叫容臨我信,可冥王……

騙誰呢!

相傳冥王坐鎮陰間,掌管生死百鬼,怎麼可能有空天天纏著我做個“跟蹤狂”?

這明顯不符合規律好吧!

都說人類會得妄想症,妄想自己是耶穌什麼的,想不到鬼也會……

我看向容臨的眼神變得有些憐憫,這個小鬼一定很希望做冥王吧,其實有夢想是好的,但把自己弄成神經病……

我欲言又止。

“怎麼?被嚇到了?”容臨還以為我在為剛才許下承諾懊悔,攬住我道:“你放心,憑我和你的關係,燒紙錢的事,你隨時可以反悔。”

“額……”我看著他,內心超級糾結,想說實話,又怕他接受不了現實。

都說妄想症患者不能隨意刺激,不然會發瘋,不知道容臨這個妄想鬼會怎麼樣……

但鬼人思維差不多,估計結果也是會發瘋。

我可是見識過容臨本事的,還不想英年早逝於他手下,所以思索了半天,決定還是換個說法和他說。

我尬笑著,扯開他攬在我腰上的手,以一種商量的口氣對他說道:“這樣吧。你說你是冥王,有什麼證據嗎?”我問得很小心。

果然,這貨陷入了沉思,半晌,跟我抬頭道:“沒有。”

“那就是口說無憑咯。”我雙手一攤。

“你不信?”這貨見我懷疑,不滿地皺起眉頭。

“好啦,我也沒有說你不是呀。”我趕緊哄道,深知打一棒喂一顆甜棗的道理,我開始安撫他:“等以後你拿出證據了,我一定把你當冥王供奉起來,只是現在……我還暫時不能相信而已。”

“哼。”容臨不以為意地冷笑,“我會讓你信的。”

“好好好。”我趕緊順著他給的臺階下,說道:“我呢,也不是不講道理的人,答應你的事,我一定會做到,只是……你沒法證明你是冥王,我也沒法按你說的要求來。”

容臨聞言挑眉,準備說些什麼。

就知道他要開口,我趕緊搶先道:“但錢,我還是會燒給你的。”

“這樣吧。”我以商量的口吻說道:“我也奉上我最大的誠意,下個月的工資,你留六百給我活命,剩下的,我全給你燒了,行嗎?”

“行,怎麼不行?”容臨勾勾嘴角。

沒想到他會答應得這麼快,我喜出望外,怕他反悔,趕緊拍板道:“那就這麼定了!”

“只是……”他頓了頓,輕描淡寫道:“我不知道,你還能不能活到下個月。”

擦,這話什麼意思?

我心立馬咯噔了一下,不敢怠慢,趕緊問容臨:“你為什麼這麼說?”

容臨沒有立即回答我,而是沉吟了一下,微微側頭問我:“你知道自己和我的關係嗎?”

我心又咯噔了一下,關係?

我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猜到了什麼。

“那日早上的夢,你不記得了?”容臨又我問道。

不好的預感加重,進一步證實了我心裡的想法,如果我沒猜錯……

容臨低頭湊近我的臉:“你我拜堂成親,為陰間夫妻,即是夫妻,那便要長相廝守。石笑,你的陽壽,超不過一周了。”

我的心徹底涼透。

我特麼還沒活幾年,就要死了?

邏輯上,感情上,我都無法接受!

愣愣地扯著容臨的袖子,我問道:“能離婚嗎?”

容臨面色一凜,“離婚做甚?”

我喃喃地道:“我還不想死。”

沒錯,雖然整天被鬼魂嚇得尋死覓活,但緊要關頭到了,我確實還不想死。

我還那麼年輕,書都沒讀完,對這個世界的認知,僅限於這個城市,還有生活中的那些鬼鬼怪怪。

世界那麼大,我也想看看。

怎麼可能想英年早逝……

誰知,容臨竟也輕輕鬆松地應下來:“那便不死唄。”

我不敢相信地抓住他的胳膊:“你答應和我離婚了?”

“沒有。”他嫌棄地看著我道。

“那你是想怎麼樣啊?”我崩潰。

容臨輕飄飄地瞄我一眼:“我說不死,不是答應跟你離婚,是我有方法,讓你能活下去。”

“什麼什麼?”我趕緊追問。

“只是那個方法,我目前還沒有能力辦到。”容臨眨了眨眼。

我愣住,不敢相信他說的那麼理所當然,一時該連怎麼罵他,都想不出來了。

“但是,”容臨話鋒一轉:“如果你幫我,我或許可以做到。”

“大哥,你說話能一次性說完,不要喘那麼大口氣嗎?”我揉著胸口抱怨道,我是真的快要被他整崩潰了。

我埋怨地看他一眼,說道:“說吧,我要怎麼幫你?”

容臨悠悠地祭出一團鬼火:“你知道冥簡嗎?”

“不知道。”我沒好氣。

容臨悠哉悠哉地把玩著那團鬼火,幽藍色的火焰照得他的臉有些隱晦:“那東西有十二根,我每拿到一根,就可以讓你活得久一點,

集齊十二根,便可定奪你的生死。”

“唰——”,鬼火驟然熄滅,容臨抬頭看向我:“幫我找麼?”

集齊十二根,七龍珠麼?

我欲言又止,“天下那麼大,我的壽命只有一星期,去哪兒給你找。”

“這個你不用擔心。”容臨笑道:“我已經找到第一根了。”

“在哪兒?!”我趕緊問。

容臨笑笑,不知道從哪摸出一個冊子,翻開指向某一頁。

我奇怪地順著他指的方向看去,只見,那是一張普通的照片,照的是一支擺在架上破破爛爛的小竹簡,下麵配有一行字:春秋敖簡,起拍價一百五十萬。

這特麼是文物吧?特麼還是拍賣的!

起拍價一百五十萬!

把我賣了,我也買不起!

我直挺挺抬起頭,顫顫巍巍地爬到床上躺好,閉上眼動也不動了。

“你這是幹嘛?”我聽到容臨好奇地問道。

我睜眼看了他一眼,又閉上:“你帶我走吧,我準備好安息了。”

讓我花一百五十萬去買根破竹簡?

我寧願去死!

何況,我還沒有一百五十萬!

“不行。”

我想不到會聽到容臨冰冷冷的否定:“你必須去給我拿回這枚竹簡。”

我睜開眼坐起來看他,不知道他腦子是哪裡出問題:“哥哥,你現實點好不好?你那麼想要這枚竹簡,怎麼不去跟馬爸爸冥婚?那樣比較靠譜一點啊!”

“馬爸爸是誰?”容臨奇怪道。

“馬爸爸就是大家的爸爸。”我正色解釋道。

容臨面色閃過一絲怪異,“你們這個年代,還公認乾爹的嗎?”

“這個不重要。”我揮手打去他的疑雲,認真地說道:“重要的是,我沒有錢。這竹簡,我也買不起。”

容臨笑了笑,說道:“誰說讓你付錢買了?”

嗯?我愣了愣,“那要怎麼樣。”

容臨祭出一枚玉符項鍊,“你進場的時候,我會藏在這裡面,只要你拍下竹簡,待到拍賣的人帶你去驗貨時,你把我放出來,冥簡與我相認,我自然能把它帶走。而你,東西憑空消失,他們又憑什麼收你的錢呢?”

容臨笑著把那枚玉符遞給我。

我下意識接過,又忽然意識到不對。

“等等。”我疑惑道:“你是鬼,穿牆透壁無所不能,為什麼不自己飄去拿?”

容臨聞言臉上閃過一絲不爽:“還不是門口那兩隻狻猊?”他面色不善,極不情願地承認:“狻猊是神獸,目前的我,打不過它們。”

狻猊?我隨即反應過來,噢,是大門門口一般都有的石獅子。

再看容臨,只見他一臉不高興。

雖是短短幾次相處,但我也大致摸清楚了容臨的性格,一個能幻想自己做冥王的,能接受自己打不過石獅子嗎?此刻心裡一定難受極了。

我忽然覺得他有些可憐,便寬慰道:“小小兩隻石頭獅子,等你拿到冥簡了,揍他丫的。”

容臨聞言一笑:“夫人說得對。”

誰是你夫人?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正式警告:“別亂認親戚。”

他彎腰湊近我,“亂認了嗎?那跟我冥婚的是誰?”

我懶得跟他在這方面扯皮,推開他,把玉佩戴在脖子上,算是答應和他合作,但戴到一半,我忽然意識到一個問題。

我抬起頭說道:“容臨,你知不知道,進拍賣場,也有門檻兒的?”

“門檻兒?”看容臨那樣,他果然不知道。

我跟他解釋道:“呐,我告訴你,拍賣,是要舉牌子的,牌子呢?是有押金的。像那樣隨便一件賣品,就幾百萬起拍的拍賣會,牌子沒個十幾萬下不來。”

我指著自己鼻尖說道:“我銀行帳戶加支付寶微信,就幾十塊。”

容臨此刻終於意識到我是一個窮人,透露出為難神色:“這樣啊……”

我扯扯嘴角,趁機道:“要不然,我們還是解除冥婚,你去考慮一下公認乾爹?”

完全想不到,容臨卻忽然止住我道:“牌子的事,你不用擔心,我會去解決的。”

他還有辦法啊?我徹底服了,但又有點不信,不禁懷疑道:“你行不行啊?你耽誤了,我可是會出人命的。”

“你放心吧。”容臨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這點小事,怎麼難得倒你夫君我。”

這話肉麻的,我打了寒顫,推開他道:“不理你了,我得睡覺了,明天我早班,再修仙,明天我要崩潰了。”

“早班?又是你那個看店的活?”容臨問道。

這小子,還跟蹤我去上班了?我抬頭問道:“怎麼?有什麼問題?”

“請假吧。”容臨瞄了一眼我的手臂,“我勸你明早先去一趟醫院。”

我奇怪地打量他,順著他的目光看去,只見我方才被方茴抓的那只手上,小手臂紅腫一片,跟根蘿蔔似的。

媽呀,怎麼會傷得這麼嚴重?

傷得這麼嚴重,我怎麼一點都不覺得痛?

我痛覺失靈了?

我大驚。

看來,明天我真的需要去趟醫院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