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靈異推理 > 冥王追妻:夫人哪裡逃

第六章 黃皮子

書名:冥王追妻:夫人哪裡逃 作者:枕月清松 本章字數:3455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6日 18:25


天知道,我最討厭去的地方就是醫院。

醫院,生老病死都在裡面,本身就是個極亂的磁場。

我每次去醫院,都會遇到不好的事情。

小時候過生日,每次許願都是,明天就看不見鬼,這輩子都不用去醫院。

可見我,對醫院真是忌諱至極。

第二天,我早早打電話給老闆請假,然後拖著個斷手,溜溜噠噠地去醫院。

在醫院門口,我就看見各種“盛況”了。

病癆鬼瘦骨如柴,躺在地上抓各種行人的腳踝,被他抓到,惡病纏身;產鬼半身血污,悠悠晃晃地從急診裡走出來,兩腿間還拖著個胎盤,最好不要理她,否則會被纏上;最可怕的枉死鬼,他們在找替身,多數是面目全非的走來走去。

我一臉淡定,熟練地繞開他們,走進去。

忽然,空氣裡漂來一陣奇異的味道,說香不香,說臭不臭。

妖?

我瞪大了眼睛,往味道傳來的方向看去,只見,迎面走來一個高大帥氣的茶發男人,穿著一身休閒西裝,正攬著一個穿病號服的老爺爺低頭和他說話。

他穿得像一個賣保險的,行為舉動也像賣保險的,但我知道他絕對不是在賣保險,他在迷惑人。

我盯著他,他也正好看過來,雖然看到我了,他嘴卻沒有停,還是不停地在和老爺爺說些什麼。

我也由於太過震驚,一時忘記移開視線。

我倆就這麼視線交錯著,擦肩而過。

臥槽,不是吧?醫院裡有妖?

我震驚停下腳步回頭,想確認自己真的沒有看錯。

在我回頭的那一刻,我也正好看到那妖還未轉回去的側臉。

天,我心一涼,這貨也在看我!

不知道是不是他發現我回頭了,那半張帥氣的側臉,薄唇一彎,一個微笑一閃而過。

我愣住。

待我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又徹底回過頭去了,留給我一個瀟灑的背影。

麻煩了,他不會來找我吧……

我看著他的背影內心打鼓,他是什麼妖?

剛這麼想,“嘭——”,那貨的背影冒出兩隻尖尖的耳朵,和一條細細長長的黃尾巴。

那背影頓了一下,狼狽地把耳朵和尾巴塞回去。

媽呀,黃鼠狼,我百感交集地看著那道背影,忽然有些擔心和他一起走的老爺爺。

黃皮子這貨最會騙人了,他找那個老人家幹嘛?

算了算了,石笑,這不是你能管的,我對自己說道,他不來纏你就不錯了。

說服自己後,我去排隊掛號,骨科人神多,天知道,為什麼同一時間會有那麼多人斷手斷腳。

我拖著斷手,足足等到中午十點多,才輪到我。

繳費拍完片,已經十一點,主治醫生戴著副比防彈玻璃還厚的眼鏡片,在白光板面前打量我的X光影像,扭過頭來驚奇地問我:“骨頭都裂了,你不痛嗎?”

我搖搖頭,“不痛,醫生,你說我是不是要再看一下腦子?”

從護理室打完石膏出來,我掛著斷手,拿著剛繳費完的清單,準備去精神科做一下腦電波檢查。

綜合醫院精神科人神少,在旁邊心理衛生科那群患者的同情注視下,我拿著病歷走進空無一人的精神科。

不愧是冷門科室,候診廳連個接待的人都沒有。

我不想耽擱,直接穿過候診區,往前方大門緊閉的診區走。

推開那扇淺藍色的大門,我訝異了一下,眼前好長一條走道。

可能這個醫院,把走道都分給精神科了。

走道雖然很長,但卻很光亮,一邊是窗戶,一邊是診室,盡頭是一扇淺藍色大門。

我一邊看著門牌號,一邊找檢查室。

一號診室、二號診室……一直數到九號。

我已經走到盡頭了,就是沒有檢查室!

難道,在這扇門後邊?我推開眼前的門,然後,我愣住了。

又是好長一條走道。

我心一緊,趕緊回頭看,擦,身後也是好長一條走道。

啊啊啊——,媽呀,我立即抓狂了,我這是遇到鬼打牆了!

大白天遇到鬼打牆!你說邪不邪門?詭不詭異吧?

而且,這還不是封閉式空間,我看著面前的窗外,和身後的窗外,完全一樣的戶外風景想道。

電影都不敢這麼拍啊……

怎麼辦?我默默地退了一步,關上門沉思。

雖然這畫面如此的像恐怖片,但我不會像恐怖片主角那樣,傻兮兮地非要跑兩遍才會意識到自己的困境。

我知道這個閉環,我沒那麼容易出得去。

因為鬼打牆,一般是發生在半夜的時候,荒郊野嶺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地方。

蒼茫的曠野,容易遇上鬼打牆,有些人發現了,有些人發現不了,但他們最終的結果都會一樣。

被那東西迷惑著走上斷頭路,成為一樁員警眼裡的意外事故。

可我這個情況不一樣,那這絕對不是簡單的鬼打牆,而是有人故

意的。

故意設下陣法,想把我困死在裡面。

說不怕,那是騙人的,那感覺就像三百六十度,從前到後,從地上到天上,無處不有一雙眼睛在盯著你。

我總覺得背後是不安全的,時刻會有一雙手伸出來把我拖走。

我焦躁地轉圈。

一邊轉一邊探查這條走廊,我內心有點後悔。

早知道,今早容臨說陪我出來,我就不該拒絕他。

有他我現在就不用怕了。

我忽然愣了一下,有他我就不用怕了?

我什麼時候還依賴上他了?

第一次在危難的時刻想起一個人,那種感覺給我來說怪怪的。

似是希望,又似是更絕望了。

容臨,不會來救你的,這是你自己造的孽,自求多福吧,我對自己說道。

忽然,我眉間一緊,來了!我身後感受到一股力量,從背後的走廊直衝衝向我地襲來。

我忍下心裡的恐懼,猛地轉身,凝集我所有的精神,惡狠狠地盯著那股無形的力量。

果然,那股力量在接近我眼前,離我只有一步之遙的地方,啪地消散了。

人的精神,是有力量的。

這是我常年遇鬼後的經驗,只要你注意力夠集中,妖邪便無處下手。

我輕輕鬆一口氣,忍不住揚起嘴角,有效!

才剛這麼想,突然,一股更大的力量從後背抓住我,扯著我向後拖去!

嘩——,一下子拖了好幾米。

我慌張地想抓住任何東西,可光滑的走廊上什麼也沒有,我只能被那股力量,拖著往盡頭那扇門裡走。

絕對不能被拖進去!

我心飛跳的同時,唯一僅存的理智告訴我。

我心一橫,死馬當活馬醫,死命咬破舌尖,含著一口帶血的吐沫,扭頭沖身後吐去。

“呸!滾你妹的放開老娘!”我惡狠狠地罵道。

吐沫打中那團東西,抓住我身上的力量忽然一松,我頓時停了下來。

我的血那麼牛逼嗎?

我自己都有點吃驚。

我眼看著,那團東西一陣膨脹,發出一聲淒厲得不像人的尖叫。

“嗙嗙嗙——”跟乒乓球似的,那團東西在走道裡亂撞,最後掉落在我面前,顯出真身來。

我定睛一看,一隻眼冒金星,四腳朝天的黃鼠狼。

我一愣,想起在醫院門口那個擦肩而過的帥哥。

這大爺,還真纏上我了?!

我驚訝。

震驚之餘,我嫌棄地拎起,地上那只眼睛打著蚊香的黃鼠狼。

心想著,要不要開窗把這貨,丟出去?

但本著保護動物的心理,我還是把他抄起來,架在腋下,兜著準備一起去做檢查。

其實,並非是我想帶他做檢查,而是這東西現在的狀況太危險了,他現在是原型,要是遇見熊孩子,那就gg了。

而且,也並非是我怕他gg,我就是怕他不會gg,回頭再來找我麻煩。

帶著復仇目的的妖,那我就應付不來了。

黃皮子暈了,走廊已經回復正常,我能聽到兩頭有人聲,一位護士推開盡頭的門,迎面朝我走來,看見我然後停下來。

“你怎麼回事?”她盯著我腰間的黃鼠狼,訓斥道:“醫院不許帶寵物!趕緊弄出去!”

誒?我一愣,倒忘了這茬了!

我和那只昏過去的黃鼠狼,在護士姐姐一路的教育下,一起被逐出醫院。

醫院門口的花壇,我蹲著拿著根樹枝,輕輕戳面前的黃皮子:“快點醒啊……我還要做檢查。”

黃皮子一滾一滾,就是不省人事。

旁邊兩個熊孩子,看見我在玩黃鼠狼,笑嘻嘻地跑過來,搶我手上的木棍:“姐姐,我也要玩。”

我趕緊護住黃皮子,“不行不行,這是姐姐的寵物。”

“哼。”熊孩子們氣呼呼地看著我一跺腳,轉身跑走了。

我暗暗松一口氣,卻聽見一個帶著笑的磁性男聲說道:“女人,你說誰是你的寵物?”

我扭頭一看,只見那黃鼠狼已經醒了,很有範地站在我面前。

那人模鼬樣的身軀,配上剛才那個磁性的成年男人聲音,滿滿的喜劇感。

我忍不住笑了出來,誇道:“挺像人的。”

遇見黃鼠狼,一定要誇他們像人,否則,必然就會遭到他們的報復。

我可不想日後,屁股後面還多隻黃鼠狼。

“小樣還挺懂行。”黃鼠狼眼中亮光一閃,邪魅的笑了:“女人,你已經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

你能想像出,一隻長條條的動物對著你念出霸道總裁的經典臺詞嗎?

我笑得差點就抽過去。

黃鼠狼顯得很不滿:“哼,哥我有的是機會讓你迷上我。”

“行行行。”我不想和他打嘴巴太極,說道:“你醒了,那我也可以放心走了,你可別跟著我。”

我起身離開,才走兩步,又轉過身,對著鬼鬼祟祟準備跟著我的黃鼠狼說。

“我家中有鬼,跟著我,我放鬼咬你。”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