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靈異推理 > 冥王追妻:夫人哪裡逃

第八章 史詩級白月光

書名:冥王追妻:夫人哪裡逃 作者:枕月清松 本章字數:3546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8日 23:40


容臨一臉晦暗不明地注視著人群離開的方向。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容臨露出這樣鬼裡鬼氣的表情。

陰沉注視中帶著一絲恨意,讓我都有點懷疑,他是不是遇到前世仇人了。

嗅到一絲八卦的味道,我賤兮兮地湊過去問。

“容臨,遇到冤親債主了?”

容臨回過神來,嫌棄地撇我一眼,跟我拉開距離:“沒有。”

“那你幹嘛是這副表情?”欲蓋彌彰,我死咬著他的漏洞不放。

誰知,容臨竟然沉思了一下,又朝剛才的方向望了一眼,說道:“或許是我感覺錯了吧。”

感覺錯了吧?感覺錯了什麼?我好奇心頓時起來了,話說回來,我還不知道容臨身世呢,容臨對前世一直忌諱著不談,搞得我很是好奇。

“嘿嘿,容臨。”我八卦兮兮地湊過去,“你到底是怎麼死的?”

容臨面無表情地撇我一眼,“不是同你說過,吊死的嗎?”

撒謊都不打草稿啊,這人!我氣呼呼地指著他的鼻子,“你上次說的是淹死的!”

“哦?”容臨很淡定地道:“那就是我記錯了,是淹死的。”他沖我聳聳肩:“你懂鬼活久了,忘記自己是怎麼死的,很正常。”

這貨又在騙我,但我當然都不信,吊死的不吐舌頭,淹死的身上沒水,可能嗎?

我一臉怨氣地盯著容臨。

容臨目光移過來,輕點著我的額頭笑道:“打住,你知道,我不喜歡死纏爛打的女人。”

打開他的手,我極不滿地努努嘴,告訴自己,算了,不要和鬼一般見識。

容臨忽然問我:“我給你的玉符呢?”

“哦哦哦,在這裡。”我連忙從衣領裡掏出玉符。

容臨撇一眼我胸口的玉符,對我說道:“我現在還很虛弱,待會兒進去了,可能就察覺不到外界的情況,你一切多加小心,等到能我放出來的地方,你敲三下玉符,我就知道了。”

他還虛弱?昨天不是剛吸過我一口的血?我有點訝異,普通鬼碰血,都能威猛上兩三天的。

在我驚訝之余,容臨已經化作一團紅光,眨眼就飄進我胸前的玉符裡了。

如果是電影,此處應該還有“miu”地一聲的音效。

但很可惜不是,我整理好衣冠,準備走進賣場大門。

將要進行一場驚天的偷盜,我覺得自己轉身的那一刻,周圍都響起了《碟中諜》的BGM。

踩著BGM瀟灑地往裡走,我的腳步最後在走廊裡的一對年輕男女面前停下,腦中的BGM也戛然而止。

年輕男女也看見我了,臉上皆閃過一絲微妙的驚訝和尷尬。

我也很尷尬,心裡罵道,冤家路窄。

冤家結的不是什麼仇、也不是什麼怨,就是前任男友和其現任女友而已。

前男友叫葉雨杭,是我的大學學長,英俊帥氣,才氣十足,當年就是在校園歌手舞臺上用一首《離人》把我騙到手的。

而他旁邊的那位現女友,身份就微妙了,在我倆還在一起的時候,這貨的身份還是前女友。

準確的來說,是前前前*n女友。

這般史詩級前女友,我們都叫她白月光。

都說,一個合格的前任,就要像一個死人,在分手的那一刻就應該安息了。

可這位白月光,不僅天天回魂,還陰魂不散地拆散了他好幾任。

其中當然包括我。

而且她擠走我的時候,還直接上位了,重新做回了正牌女友。

當然也不是沒有原因的,葉雨杭當時簽了一個唱片公司,準備要出道當歌手了。

明星太太,誰不想當?

說實話,剛分手的時候,我是有怨氣的,還很大,走路上厲鬼看了都要繞到的那種。

但現在兩個月過去,我早沒感覺了,現在看到他們倆……

媽的,還是很恨!!!

可路那麼寬,我打算大路朝天,各走一邊,互相不幹預算了。

但我沒想到,白月光卻不是這麼想的。

她突然拱了上來,一臉擔憂地問我:“石笑,你怎麼在這?不是讓你別來糾纏雨杭嗎?”

糾纏?我聽得一臉黑人問號。

但我也是新鮮了,她竟然也會覺得前女友出現是糾纏?當初她做小三的時候可不是這麼想的啊……

想到她當初那些兩面三刀的樣子,我就氣不打一處來。

本來打算放過她,但她自己上來找罵,那就怪不得我了。

我挑釁地扭頭看她:“徐安安,你懂不懂得,什麼叫先撩者賤啊?”

還未等她回答,我就裝作恍然大悟地樣子:“噢,你當然不懂了,你要曉得賤字怎麼寫,做事就不會那麼缺德了。”

“你……”

徐安安也被沒想到,當初在她面前從來都是弱勢的我,有朝一日也會那麼理直氣壯地罵她,氣得小臉一陣紅一陣白。

“夠了,石笑。”葉雨杭終於開口了。

他黑著個臉上前,把徐安安扯到自己身後,皺眉低頭看我:“是我對不起你,你不要再來找安安麻煩。”

大哥,你還知道是自己對

不起我啊?我一臉新奇地看著葉雨杭,想看看他狗嘴還能吐出些什麼屎。

結果誰知,他忽然道:“石笑,我們不可能了,我希望你明白。”

“等等等等。”我伸手止住他道:“不明白的到底是誰?”

葉雨杭被我問得一愣。

我眯起眼睛道:“你們怎麼就那麼肯定,我會有閒空,不遠萬里跑到這裡來,就是為了糾纏你們?”

葉雨杭又是一愣。

我掏出拍賣牌,沖葉雨杭臉上一砸一砸:“我是來拍賣的,拍賣的,拍賣的!”

葉雨杭被我砸得一躲一躲。

“怎麼可能?”他身後,徐安安滿臉震驚,不可置信地小聲說道:“這牌子三十萬押金,你怎麼可有……”

“老娘特麼中彩票了,得不得?得不得?”我掉過頭去砸徐安安,小婊子也被我砸得手忙腳亂。

把這對狗男女趕到牆角,我收起牌子,警告道:“好了,我要進會場,你們別擋我的路,要是再檔。”

我惡狠狠舉起牌子,狗男女齊齊條件反射捂住臉。

我心滿意足地收起牌子,掉頭往入場安檢處走去,邊走,邊聽到後面那對狗男女在討論。

“雨杭,她怎麼會突然有那麼多錢?”

“可能真中彩票了吧。”

“怎麼可能!她那種運氣的人!一定是被人包養了!”

“好好好,你說啥是啥……”

我不屑地揚起嘴角,心道,老娘養鬼了,一群傻逼沒見識。

“女士,包請過一下安檢,還有麻煩請出示一下入場牌。”

安監處的小哥對我說道。

把包放在傳送帶上,我將號碼牌遞給安檢小哥,余光看到葉雨杭和徐安安也朝這邊走過來。

他們也是來拍賣的?

看來葉雨杭當歌手後賺了不少錢啊,拍賣會都去得起了。

看到我在安檢處,這倆傻逼方才被我拍怕了,竟然一時不敢上來。

過了一會兒,安檢小哥回來了,把入場牌遞給我,卻說道:“女士,您的牌子我們識別不了。”

我聞言大驚,“怎麼可能?!”

安檢小哥說道:“要不然,您給我們報一下您的姓名?我們查一下。”

姓名?我不確定容臨弄牌子的時候,會不會把這東西報上去,但還是報了:“我叫石笑。”

過一會兒,安檢小哥又回來了。

“石小姐,很抱歉,您的名字,我們查不到。”

我開始有些慌,“那你們查查,容臨這個名字,降臨的臨。”

片刻,安檢小哥一臉抱歉地對我說:“也沒有……”

我腦中嗡地一聲,一片空白。

不甘心地把牌子塞給安檢小哥,我請求道:“麻煩你再幫我查一下,這對我來說很重要。”

安檢小哥點點頭,接過牌子後手卻一頓,“小姐……”他看向我眼光有些猶豫。

“怎麼了?”我趕緊問道。

他指著牌子說道:“您這塊牌子,怕是假的……我們家的logo,是老虎。”

我愣愣地順著他指的方向看去,媽的,一隻招財貓。

容!臨!

我心中怒火蹭就上來了,簡直要咬碎滿口的牙!

他不是說欠他的人,燒他一輩子紙錢都還不完嗎?!

怎麼要搞拍賣牌的時候,就弄成山寨的了?!

山寨也就罷了!特麼敢不敢假得更明顯一點?

我整個人羞恥成紅燈籠,死不死的什都忘了,根本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安檢小哥。

安檢小哥也是一臉尷尬,低頭把入場牌交給我。

我正要接,一隻白白的手搶在我前面拿過了入場牌。

我扭頭一看,徐安安正帶著挑釁的笑翻弄著我的山寨牌,“老虎變貓,好有創意啊。”她目光諷刺地看向我。

“你把我東西還給我。”我伸手去搶牌子。

徐安安把牌舉高,譏諷地笑著對我說:“石笑,你不是中彩票了嗎?不是來拍賣嗎?”她學我的樣子用牌子往我臉上拍,“你拍,你拍,你拍呀。”

我一把搶過號碼牌,惡狠狠地看著她。

徐安安抱手嘲諷的笑,“我告訴你,你不覺得這種高檔地方,隨便弄張牌就能混進來,人家有機檢的!還有,不要覺得,欲情故縱能換得雨杭回心轉意,你這招要是有用,雨杭當初也不會拋下你選擇我,而且……”

她拖著長音嫌棄地上下打量我,抬頭說道:“你下次租奢侈品,眼光能精准點嗎?你這條裙子,一看就是假貨!”

操,氣得我想上去撕她。

“說誰穿假貨?!”我心裡氣憤又委屈,這條裙子明明是正品!

“還不服氣?”徐安安勾起嘴角傾身道:“看看你的樣子吧,喪家之犬。”

我氣得拳頭握得都發白了。

正要與她相爭,忽然,我聽到不遠處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石笑,好巧!你怎麼會也在這裡?”

聞聲我微微一怔,憤怒被驚訝代替。

我繞過徐安安,朝他後面看去。

只見,走廊深處,黃皮子穿著一身帥氣西裝,甩著尾巴,大步流星地朝我走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