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靈異推理 > 冥王追妻:夫人哪裡逃

第二十一章 續命

書名:冥王追妻:夫人哪裡逃 作者:枕月清松 本章字數:2993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01日 22:23


這貨竟然在?!

我震驚,心中無名火起,怒得一攤糊塗。

“你才有病!”

我憤怒地沖著他噴道。

“你全家都有病!整個族譜都有病!你讓我做誘餌,你家誘餌,全是用來犧牲的嗎?!!!”

容臨被我罵得臉色很難看,眼神中驀地燃起殺氣,五指成爪,寄出一團鬼火,直沖著我臉抓來。

一言不合就殺人?!

我嚇懵了。

想躲,腳卻不聽使喚。

預想中冰冷的鬼火,並沒有落在我的臉上,我猝不及防,落入一個略顯纖瘦、有些冰涼,卻很熟悉的懷抱。

容臨單手攬住我的腰,將我往他身側一撥,另一隻手中的鬼火,與我擦肩而過,狠狠地打向我的身後。

“啊——”

女人淒厲的一聲尖叫,混合皮肉,燒焦的聲音,在我身側響起。

我扭頭一看,容臨的爪下,方茴痛苦掙扎著。她死已經有一段時間,鬼顯死態,她此刻不是我記憶中的方茴,也不是頭七那天敲我窗子的方茴。

她比那時,還要可怖。

血紅流膿的眼眶,眼珠子和下水道裡腐爛的貓咪發白的眼珠一樣,那已然淡去的紅唇,泛著說白不白,說黃不黃,青中還帶有點紫的顏色,唇角殘留著斑駁的口紅,幹得發暗,還和血塊凝在了一起,她整張臉的皮膚,腫脹得有點透明。

就這麼一張臉,此刻正在容臨的鬼火中活靈活現地扭曲出各種的表情。

場面之駭人,我無言可以形容。

方茴在容臨的爪子下痛苦地掙扎著,身影越來淡,漸漸消失不見。

容臨回過頭來看我,眼神冷淡而疏離,“你不信我會救你?”他問。

媽的,被他這麼一嚇,誰還敢說實話?!

“我……”我支支吾吾,小心翼翼地選擇措辭,心驚膽戰地道:“不是……不信你,是你好久沒有出來……我才急眼……”

“不是她。”

“啊?”

容臨看著我一本正經地解釋道:“我不出來,是因為跟著你的不是她。”

我一激動,聲音高起來:“那你也不能!”想起那一團子鬼火,我又敗下陣來,委屈地嘀咕:“那你也不能,放任她嚇我……我都跪地上了……”

容臨面色閃過一絲複雜的糾結,解釋道:“我剛使冥簡認主,氣息不穩,那人黃雀在後……我不敢輕易動手。”他臉色很不好,每次讓容臨承認他自己不足,他的臉色就會極鐵青。

而這次,他臉色鐵青之中,還帶著懊惱,非常煩悶的懊惱。

我頓時醒悟過來,他是怕保護不了我,才不敢出手嗎?看到我受傷,又耐不住了,也不管暗中那人會不會威脅到自己,不顧一切就沖出來了?

忽然有種被人看重的感覺,我沒那麼生氣了,意外的有些酸酸的甜。

女人真是很好哄,我瞬間原諒他了。

“那現在,那人走了嗎?”我緊張地東張西望。

容臨的話讓我汗毛倒豎。

“沒有。”

沒有?!!我蹭地躲在到容臨身側,緊緊拽住他的袖子,驚恐而詫異:“那你還悠哉哉和我聊天?不怕他……”

“他不會出手了。”容臨淡淡道。

“?”

“方才他不出手,現在就不會出手。”容臨淡然地看了我一眼,用只有我倆能聽見的聲音輕輕說:“這人不簡單,他的目的並不是想和我們硬碰硬。”

我更緊張了,後腦勺像是有一雙眼睛盯著,我渾身不自在。

“朋友。”容臨的聲音空靈的回蕩夜空中,“你對我們沒有敵意,就不要再跟著我們。”容臨的聲音變得犀利起來:“不然,我也不會再客氣!”

久久的,毫無回應。

我都想問容臨,那人走了嗎,正想開口。

容臨泄了一口氣。

“走了。”

他的聲音裡有些如釋重負。

有那麼怕麼?我剛想問容臨,手腕卻被人舉了起來,容臨正盯著我捏著酒瓶碎片的手。

我這時才意識到自己的手上還有傷口,頓時疼得齜牙咧嘴。

“二貨。”容臨責怪地刮我一眼,抽我手上的酒瓶碎片,沖我手上呵氣。

吹一吹,痛痛飛?這人那麼幼稚的嗎?我驚奇地盯著他,這麼深的傷口應該趕緊上醫院,呵氣頂卵用?

但他每呵一口寒氣,撲到我手上時都麻麻癢癢、冰冰涼涼的,還挺舒服,我也就任由他吹了。

吹了一會兒,奇跡發生,我手上的傷口火辣辣的傷口,疼痛竟然舒緩不少。

“答應我一件事。”容臨忽然抬起頭來對我說道。

“嗯?”

容臨認真地注視著我說道:“以後無論情況有多危急,都不能用傷害自己的方式來驅邪。”

我眨了眨眼睛,“那我怎麼辦?等死嗎?”

容臨無奈地撇了撇嘴角,鬱悶地道:“你難道就不能試著依賴一下我嗎?”

我眯起眼睛懷疑地看他:“你值得依賴嗎?你也不想想看,你坑過我多少次了?”話雖這麼說,聽到容臨能這麼講,我心裡還是挺高興的,有些酸酸暖暖的感動。

從小到大,便沒有人對我說過“可以依賴他一下”這種話。石家人都比較淡漠,我和我姨生活在一起,有什麼事我去找她,她也會幫我辦,可事後總要甩我一句,“這些小事,你自己不能解決嗎?”久而久之,我就識相地不敢再去麻煩她。

後來有什麼事,我都是自己解決,這麼多年來已經習慣了,沒想過去依賴別人。

我悄悄地看一眼容臨,不過……這種被人關懷的感覺,還是很好的呀。

一陣冰涼的觸感從手臂上傳來,像是有水珠兒劃過,我抬眸一看,掌心傷口的血從邊緣溢出來,順著胳膊往下流,流到了快手肘的位置。

容臨見狀“哦呀”一聲,喃喃自語了一句:別浪費了,伸出舌頭去接。

稍怔,還未等我反應過來。

半截濕漉漉的粉紅的舌頭,已經猝不及防地印在我手肘上,恰好接住一滴搖搖欲墜的血珠。

皮膚上傳來,容臨舌尖冰涼而濕潤的柔軟觸感,我怔住,像觸電似的,體內宛如有一道電流經過,手腳都麻了。

容臨微垂著眼眸,專注地順著那條血線往上舔,一路舔到掌心的傷口附近,像小貓舔毛似的,他輕輕地舔舐著我傷口周圍的血痕。

昏黃的路燈下,掌心被他遊走過的地方,蒙著一層淡淡的水光,亮晶晶的。

我心跳一頓,該怎麼呼吸都忘了。

反觀容臨,他的眼神倒是一片澄澈,可越是這樣,越是讓我有一種被勾引的意亂心慌感。

我的臉嗖地一下紅了,紅得發燙。

“你是變態嗎?!”我猛地抽回手,羞極成怒地盯著容臨道。

容臨舔了舔嘴唇,一臉無辜道:“浪費也是浪費了嘛。”

有言有理,我一時語塞,無言以對。

容臨一臉壞事得逞後的笑,似是回味地咂咂嘴說道:“香呀。”

我被他那一臉享受的表情,激起一身雞皮疙瘩,氣得拿手去錘他,一錘又碰到傷口,痛得面部扭曲。

容臨不合時宜地爆發出一陣輕笑,扯過我的手,又開始替我呵氣。

“別弄了,別弄了。”我不耐煩地把手抽回來,“我自己來得了。”我從包裡掏出餐巾紙,把紙壓在傷口上面止血,打算等會兒回家後再消毒。

我嗔怪地刮容臨一眼,沒好氣地道:“冥簡呢?”

容臨伸手祭出一根長簡,“這兒呀。”

我皺眉撇撇嘴,“趕緊的,用它給我續命。”

容臨怔了怔,環視周圍,有些不可置信:“在這裡啊?”

我疑惑斜眼看他:“不行?”心裡怪怪的,我警惕地瞅容臨,遲疑道:“不會還需要什麼特別措施吧?難道還需要……脫衣服?”

容臨眼中意外一閃而過,捂嘴偷笑道:“石笑,你還真是豪放啊。”

“別廢話。”我又開始揍他,這次聰明地換了一隻手,不痛。

“沒啥特別需求就趕緊的,我的命可是不等人的!”

“好吧。”容臨看向我,認真道:“那你可做好心理準備了。”

心理準備?我驀然一怔。

緊接著,失重感襲來,我的手腳不知怎地開始漂浮起來,仔細一看,有熒藍色的發光的鏈條纏繞在我手腳上。

怎麼回事?!

慌張中回頭一看,容臨正漂浮在我前面,紅衣淩淩,黑色長髮在空中胡亂飛舞,鬼氣森然又妖媚。

他目光犀利,聚精會神地盯著我的眉心,五指成抓,祭起冥簡,毫不猶豫地沖著我刺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