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靈異推理 > 冥王追妻:夫人哪裡逃

第二十四章 五德將軍 回三

書名:冥王追妻:夫人哪裡逃 作者:枕月清松 本章字數:2742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05日 19:47


“貓。”

辛伯乾癟的聲音從我身後傳來,“那是三爺的貓。”

貓?我驚訝地回頭看辛伯。

辛伯盯著自己黑布鞋的腳尖,似是喃喃自語,又似是對我解釋:“三爺養了好多貓,十幾隻,那些東西上竄下跳的,老是嚇著人……”

聽口氣,辛伯似乎對三爺的貓頗有微詞。

三爺,應該是這家排行老三的男丁吧?我在資料裡見過,從照片上看是個有些陰柔的男人。

沒想到他還喜歡貓?我有些意外。

辛伯帶我安頓下來就走了。

一個人在古宅院裡獨處,空氣瞬間陰冷許多。我不想在空蕩蕩的院子裡多待,趕緊進屋。

進屋前,我低頭看了一眼門檻,這裡屋子每一間門檻都很高。

門檻,在古代裡是有說法的,說是象徵著這家主人的地位,身份越尊貴越高。但我知道,在鄉下,關於門檻其實還有另一個比較玄乎的傳言。

鄉下裡流傳,僵屍是不會彎膝蓋的,只能跳著走,所以把門檻設置得高一點,晚上僵屍就進不來。

大宅院裡想起這一出,我寒毛倒豎,趕緊把屋裡的燈打開。

“啪——”,暖黃色的燈光從頭頂上撒下來,老宅子什麼都舊,電燈上倒是跟上了時代,按了個功率大的,明晃晃的氛圍下,感覺好很多。

我在房間裡瞎轉悠,果然如辛伯所說,這間宅子裡貓很多,房間都差點成了貓窩,桌子、衣櫃、床鋪上全是貓毛。

這何止是養了十幾隻貓啊?得有幾十隻吧?

我嫌棄地拎起床上的被褥,細細碎碎的短毛粘上面,白的、黑的、黃的、灰的,五花八門,讓我瞬間打消了補個覺念頭 。

身後突兀地傳來桌椅的輕響,在寂靜的空氣裡尤為清晰。

誰?!我驀地回頭看去,發現月門紗帳外影影綽綽地站這個人,隱約穿著紅衣服。

容臨?我狐疑地問了聲:“容臨,是你嗎 ?”

無人應答。

“容臨,別鬧了!”我有些氣憤地走過去掀開簾帳。

沒人。

“喵~~~”

我低頭一看,一隻黑貓和一隻扁臉的加菲正蹲在我面前,圓碌碌的大眼睛正水潤地望著我,無辜到人心坎裡。

“是你們?”我驚訝,還有點驚喜。

“喵~~~”兩隻貓齊齊地搖了搖尾巴,萌到我快噴鼻血。

看著眼前可愛的貓咪,我覺得我是被這宅子之前的事刺激得神經過敏,草木皆兵了。應該就是兩隻貓在外面,我神經高度緊張,自己腦補出了人影。

想通後我心情放鬆下來,用齊衡給的柚子葉逗貓。

貓咪肉墩墩的爪子,不停地撲向我手中的葉子,還躺下來沖我翻出肚皮,嬌憨的樣子,讓我完全沉溺在擼貓中,根本沒有注意自己的背後。

一隻明明穿著紅色織錦緞馬褂,卻完全不能說是人類的手,悄悄地伸向我的後腦勺,它粗糙的皮膚上生滿褐色的毛髮,尖而下勾的指甲,像貓一樣無聲無息地緩緩伸出來,輕輕起勾住了我一縷頭髮。

我專注於玩貓,對此一無所知。

“石笑!”

容臨聲音冷不丁地傳來。

我被他嚇了一跳,扭頭看去,容臨兀然地出現在房間中,一臉嚴肅。

“喵——!”

手下的兩隻貓咪無比敵視地低吼,全身毛像海膽一樣地炸開,沖容臨齜牙。容臨快步走過來,兩隻貓瞬間夾起尾巴,溜得沒影了。

“幹嘛?!”我沒好氣,容臨早不出現,晚不出現,一過來就把貓弄跑了!

容臨沒理我,徑直穿過我走向我身後。我回過頭,只見他狐疑地站在月門前左顧右盼。

縱是傻我也察覺到不對勁,猜疑地問他:“怎麼了?”

容臨看了看周圍,冷冷地:“這屋子裡不乾淨。”

嚇得我一個激靈。

緊張地問他:“哪不乾淨了?有……?”我吞了口吐沫,把那個字

咽下去了。

“不是鬼。”容臨倒是坦然,他觀察著房屋裡地陳設,微微皺眉道:“是別的東西。”

我心瞬間提起來:“什麼東西……?!”

容臨撇我一眼,“不用怕,把手拿出來。”

“?”

“別廢話,拿出來。”

我磨磨蹭蹭地伸出自己的手,容臨把我的手扯到身前,雙指比劍,凝神,一筆一劃地緩緩落在我手心,隔空認真地寫了個字。

他在寫什麼?我一臉懵圈。容臨下筆非常複雜,以至於寫得那麼慢,我腦子也完全跟不上他書寫的速度,想像不出他寫的內容。

最後一豎落下時,我掌心黃光一亮,我看到了一個無比複雜的字。

漸漸的,黃光隱沒,那個無比複雜的字消失在我的掌心,容臨緩緩舒出一口氣,十分疲倦地鬆開了我的手。

“你寫了什麼?”我扒著沒什麼都沒有的掌心好奇地問。

“紫薇諱。”

“紫薇諱?你騙我,你明明只寫了一個字。”

容臨用那種看文盲的眼神,無奈地看著我:“紫微諱就是一個字。”

容臨重新比起劍指,劃開空氣,用煙霧給我寫了個放大版的給我看,這一次他寫得很快,三兩下就完成了。它浮在我眼前,上頭是個“雨”字,中間是個“漸”字,下面是個“耳”字。

沒見過那麼複雜字,我苦惱抓了抓頭,“這怎麼讀?”心裡猜想,按漢字有邊讀邊、沒邊讀中間的慣性,十有八九讀“漸”?

誰料,容臨淡淡地道:“此乃花字,沒有讀音。”

語畢,我面前的紫薇諱煙消雲散。

“花字?”我詫異,眨了眨眼睛:“那個是什麼?”

容臨無語地撇我一眼,耐著心解釋:“符籙花字,即神諱。諱,顧名思義就是不能直呼其名,以旁字代之。這道花字,代表的就是紫微星星主,紫薇大帝的名諱。”

神的名字?我還是第一次聽說,好奇地問:“很……”牛逼差點脫口而出,硬生生咽下,改口道:“厲害嗎?”

容臨斜睨著我,輕挑地勾了勾嘴角,“自然厲害。紫薇大帝乃諸天星宿之主,主掌人間禍福善惡,精怪見他,無不亡形喪膽。”

“我將它寫在你的掌心,你放心好了,無論這宅子裡有什麼,都不敢碰你。”

“至於這個東西……”容臨搶走我手上那兩片柚子葉,往身後一丟,嘲諷地挑了挑嘴角:“可以丟了。”

柚子葉飄在空中,還未落地時,便被空氣中兀然出現的漩渦一絞,碎成粉末。

他和這葉子有仇?

我驚訝,轉頭看容臨時,他已經恢復了往常那般事不關己的樣子,好像剛才撕樹葉的人不是他。

撇了撇嘴,我質問容臨:“你之前消失都去哪兒了?”

容臨輕飄飄哦了一聲,道:“去附近查探了一下。”

我認真地問他:“那有什麼發現嗎?”

容臨輕飄飄地:“沒有。”

我狐疑地審視他。

容臨轉頭看過來:“真沒有。”

怎麼可能?我把方才進屋後的臭味,院中的巨樹,還有回房後月門外看到的虛影,都和容臨說了。

容臨聽完只是不以為意地揮揮手:“上百年的古宅,裡面有些東西很正常。”

確實,上百年的古宅裡面不可能什麼都沒有。那到底是什麼?讓周家招惹上那種事呢?

隨即我陷入了沉思。

“別想啦。”容臨扯過我來,湊近道:“這宅子要真有問題,住上幾天自然就知道,趁著現在有空,我們還是來幹點別的事?”

“什麼事?”

我一扭頭,正好看到容臨近距離放大的臉,皮膚好得一個毛孔都沒有,桃花眼裡的瞳仁如黑曜石般閃耀,容臨這傢伙,長得真是好看得過分。

整個人僵住。

容臨薄薄的紅唇輕浮一挑,環緊我的腰,輕輕地:“你說呢?”

空氣瞬間旖旎起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