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靈異推理 > 冥王追妻:夫人哪裡逃

第三十一章 五德將軍 回十

書名:冥王追妻:夫人哪裡逃 作者:枕月清松 本章字數:2444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3日 19:43


立筷問鬼,是民間的一種技法,俗稱“立筷子”,從古至今廣為流傳。

在鄉下,每個村裡總有那麼一兩個神婆,通曉此類方法,除此之外,有些家裡上了年紀的老奶奶,可能也會知道。

教我立筷問鬼的,就是我們村裡一個老奶奶。

小時候的寒暑假,我姨總會帶我回老家,回到那個閉塞的、破舊的、小小的山村裡。

那是一個小學暑假,我姨又把我帶回了村裡,可她好像有什麼事,把我甩給隔壁家獨居的老奶奶就走了。

那個老奶奶,總是穿著深藍色的棉布衫,兜著一條同色系的軋染花布圍裙,會給我煎糖糕吃。水和上糯米粉,加一點點紅糖,簡陋的原料,煎出來的糖糕金燦燦的,咬下去,軟軟糯糯,油、水和糖絲絲的甜,滿滿的奶奶的味道。

我喜歡銜著糖糕,在前院裡和隔壁家小男孩玩,他留著年畫裡娃娃的髮型,整個腦袋光禿禿的,只有頭頂一小撮留了個蓋。他很沉默寡言,我們平時裡活動就是玩泥巴,用濕泥土和小石子搭建土屋,捉來幾條蚯蚓,強行讓它們安家。

大部分時間,他都不怎麼理我,但我們玩得還是很愉快,直到有天奶奶從屋裡出來。

“妞妞?你在和誰說話?!”

奶奶端著剛煎好的糖糕,驚恐而詫異地看著我說道。

“和隔壁家六叔的兒子呀。”

我眨眼,不明所以地答道。

奶奶聞言怔神,手裡糖糕差點握不穩。

“你怎麼了,奶奶?”

奶奶緩緩撫平神色,沖我招手:“奶奶沒事,你快回來吧,糖糕要涼了。”

“可我小夥伴還在這裡呢。”

我回頭一看,哪還有人,只剩一個搭到一半還沒搭成的土房子,六叔兒子站的地方空蕩蕩的,連雙腳印都沒有。

我雖不是很懂,但隱約也感覺到不對勁,沖著紮進奶奶懷裡,那舊棉襖、舊圍裙裡淡淡樟腦丸味兒混雜著少許油煙,才讓我漸漸安心下來。

奶奶拿粗糙的手掌一遍一遍地搓磨著我的頭,悲傷而近乎憐愛地說道。

“我的妞妞,命怎麼那麼苦呢?”

從那天起,我就開始發燒,非常嚴重,整個人都要蒸起來了,肺裡像著了火,呼吸都是熱的,可身上卻是覺得冷的,如凜冬厚雪覆蓋的冷。奶奶把我用花棉被一裹,抱著就去縣醫院,縣醫院裡吊水三天,半點不見好。醫生建議奶奶說,還是送去市里,到大醫院裡檢查檢查,或許不是普通的感冒。

奶奶聽完沉默了,沒有帶我去市里,而是折返回了家。

回家之後,奶奶沉默地燒水,先幫我擦了遍身子,而後拿出一個白瓷碗,一根我們平時用的橡木筷子。將冷卻開水倒入到白瓷碗裡,奶奶一邊拿筷子攪,一邊念念有詞,筷子尖繞著我的頭走了三圈停下來。

奶奶把白瓷放在床頭桌子上,筷子尖頭向下放進水裡,神奇的事情發生了。奶奶手撤回去的瞬間,那根筷子竟然直挺挺地屹立在那裡,矗立不倒。

奶奶看見筷子立起來,目色更凝重了,嚴肅地問筷子。

“是你纏著我們家妞妞嗎?是,就立好。”

讓人後脊發寒的是,筷子仿佛聽懂奶奶說的話,一動不動立在那裡。那筷子頭明明是尖的,沒有截面,不可能立起來的呀……

奶奶繼續問。

“你是六叔家的孩子嗎?是,就不要倒。”

筷子還是一動不動,矮瓦房裡老燈泡發出

昏黃的光線撒在它身上,詭異至極。

“你為什麼要纏我們家妞妞?是想……帶她走嗎?”

筷子一動不動。

“你為什麼要帶她走?!她還那麼小,命還長呢!你不能這樣!你快走!你快走!”

無論奶奶怎麼喊,筷子就那麼立在那裡,紋絲不動。

“我最後警告你一遍,快點走……你要是走了,明天我去鎮上買兩件衣服給你,如果你不走……待會兒……待會兒我就要去拿刀了!”

筷子還是那樣,奶奶鼻子裡沉沉出了一口氣,轉身佝僂著背走進廚房。

不消片刻,奶奶拿著平時切菜菜刀出來了,那時農村裡還沒流行不銹鋼刀,那就是純鐵的老式菜刀,刀身是黑的,只有開刃的地方磨得發白,像一道彎月牙。

奶奶提著菜刀,走到筷子跟前,惡狠狠地舉起來。

“你快些走!再不走,我坎死你!”

說罷,怒氣十足地作勢朝筷子斬去,而就在那一刻……

“啪嗒”

一直立著不動的筷子忽地倒下,沒有任何推動,就這麼突然之間倒下來了。

奶奶舉著菜刀滯在那裡,半晌,緩緩地松了一口氣,過來搓磨我的臉。

“妞妞沒事兒了……妞妞不用離開奶奶了……”

在筷子倒下之後第二天,我的病一夜之間全好了,奶奶帶著我去鎮上給六叔兒子買衣服,她沒有帶我去商場,而去了一家紙紮鋪。紙紮鋪的啞巴媳婦幫我們紮了兩件花童裝,回來的路上,奶奶沙啞著聲音對我說。

“妞妞,說到底,立筷子就是扶乩中的一種。”

“扶乩,是一類“降神”的問事方法。但有時候,扶乩降的不是神,反而是些怪力亂神之物,所以你要記好,以後要是遇到這種情況,奶奶告訴你一個辦法,讓他們發現不了你:鼻子別呼氣……”

“鼻子別呼氣……別呼氣……記住了嗎?”

拿著白瓷碗和筷子從廚房裡走出來,我發現周家廚子今天也蒸有糖糕,放在廚房中間的長桌上。心隨意動,偷偷拾了一塊嘗了嘗,已經涼了,早已沒有記憶中熱騰騰甜滋滋的味道。

嚼著剩下半塊糖糕,我拿著盛有半碗水的碗和筷子走出廚房。

選擇立筷問鬼,我也是經過深思熟慮的。第一,這是一個比較穩妥的方法,這個穩妥是對於鬼魂和施術者自身來說的,就像兩國建交,友好會談和洲際導彈差別是很大的。第二,這是一個很好的問事方法,能很快問清楚,筷子對面的究竟是什麼東西。

說實話,到現在,我還沒弄清楚纏著周家的究竟是什麼東西,鬼嗎?妖怪?還是屋子自身的煞氣?

立筷問鬼能很快幫我排除掉這些疑惑。

是鬼,是妖,還是什麼東西,一問就明白了。

按著記憶中的辦法,我挨個院子立了一遍,出我的意料,我敢保證自己的步奏絕對沒有出錯,可奇怪的是……

筷子沒有一次立起來的!

周家的事都邪門成這樣了,還沒有鬼?說實話我有些不信,就算沒有因由相關的魂魄,普通的孤魂野鬼總能有一兩隻吧?這麼大的宅子,幾百年了,怎麼可能乾乾淨淨的?


就是招不來!

事情陷入一籌莫展,我焦躁地院子裡踱步。別的方法我不是不曉得,只是……一是我不熟悉,二是我也把握不准,用了的後果是什麼。

正苦惱著,我忽然想起一點:還有一個院子忘了立!

我住的院子。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