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醫途生香

第七章 庸醫害命

書名:醫途生香 作者:公子小白uu 本章字數:3155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9日 13:50


在舍管員辦理了入住報導,林歡隨即就提著東西進了宿舍。宿舍是在三樓,門牌號是308。林歡進來的時候,宿舍裡面已經入住了兩個人,一個正躺在床上玩著手機,另一個則鋪著自己的床鋪,明顯也是剛到不久。

躺床上玩手機的舍友叫周洋,是來自山東青島的,對於剛到的林歡只是冷淡的打了一個招呼。鋪床鋪的叫夏傳鵬,是一個黑瘦黑瘦的男生,是廣東人,很熱情的和林歡打招呼,還主動上前幫忙林歡放東西。

鋪好鋪蓋,一些帶來的衣服則放進了宿舍的鐵櫃裡,林歡還特意出去在學校超市里購買了一些日常用品,終於算是初步辦好了自己的入學事宜。

跟兩個舍友說了一聲,林歡便出了學校,叫了一輛綠色的計程車。

在來的時候,林如海特意叮囑過林歡好幾次,來上京了一定要去看看林山秋林二叔。仔細想想,林歡自己也好幾年沒見過林二叔了,記得小時候林山秋每次來看自己,都會給自己不少零花錢,還會帶各種各樣的小禮物。自己既然來上京上學了,不去看看二叔也說不過去。

林家原本是上京城世代相傳的杏林世家,最輝煌的時候甚至是滿朝文武的座上賓,天子生病第一個想到的也是林家。民國戰亂,林家珍藏的醫學典籍散軼大半,林家也就敗落了下去。紅色年代,林如海響應國家號召,十幾歲就離開上京來到永川成了知青,也是在那時,林如海遇見了林歡的母親,兩人相識相愛,後來為了林母,林如海又拒絕了回到上京的機會,從此徹徹底底成了小鎮上普通的一員。

林歡聽林如海說過不少次關於林家的事,也知道二叔林山秋在上京城裡也開著一個叫“回春堂”的診所,他一直覺得“回春堂”應該非常豪華,每天慕名而來的病患無數,但林歡來到地方的時候,卻不由大吃了一驚。

回春堂在瑞平區,這裡是上京城著名的老城區,在一片現代建築中,回春堂卻裝修的很復古,格外起眼。但令林歡吃驚的是,此刻回春堂的門卻緊緊閉著,門上還被人惡意潑了紅漆,寫下了觸目驚心的四個大字。

“庸醫害人!”

庸醫?林歡神情變得很難看,雖然與林山秋見面次數不多,但他對自己這個二叔印象卻不錯,在他心目中,二叔雖然算不上名醫專家,但一手醫術也絕對不差,怎麼可能是庸醫?

上前敲了半天門,卻沒有人回應。林歡很不甘心,他攔住了一個經過的路人問起了情況。

“你是問回春堂的那個大夫吧!”路人有些不屑道:“聽說那個庸醫醫術太差,把一個病人的腿給治癱了,病人家屬就找上了門,那庸醫應該是出門躲去了吧!”

林歡心中震動,難以置信。

把病人的腿治癱了?難道自己的二叔真的出了醫療事故?不會啊,二叔他那個人做事一向謹慎認真,怎麼會犯下這種錯誤?

“你是找他看病嗎?”路人好心勸道:“我建議你最好別找這種中醫小診所,十個有九個都是騙人的,身上有毛病了最好還是去正規的大醫院,貴就貴點,但靠譜啊!”

“行,我知道了,謝謝。”林歡點點頭,他再看了一眼門上“回春堂”的匾額,只覺得內心沉重。

仔細再思索了一遍,林歡覺得自己還是難以相信二叔會把人治癱,他拐進了一旁的巷道,想詢問周圍居民更具體的情況。

剛出巷道,林歡便聽見了一陣吵鬧聲,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他看見一個面相刻薄的中年婦女正坐在輪椅上嚎哭,旁邊穿的花裡胡哨的小青年正指著一個中年男人的鼻子痛駡,罵聲很難聽,而中年人則一臉慚愧,只是低著頭,一句話也不敢說。

周圍還圍了一群人,正指著場中低聲議論著。

林歡瞳孔猛地一縮,此刻被痛駡的中年男人,正是自己的二叔!不再猶豫,他立刻往那邊快步趕去。

被小青年指著鼻子怒駡一通,林山秋終於抬起頭,終於開口,只是聲音裡的底氣明顯不足:“你……你別罵了!我……我這次來就是想給黃彩霞確診一下……“

小青年一聽林山秋這話,立刻激動了起來:“你這個庸醫,你以為是我們訛你嗎!”說完,小青年還轉身煽動周圍圍觀群眾的情緒:“大家也都有眼睛,都把我媽的情況看在眼裡,我媽原來多健康啊,就一點小風濕,結果被這個庸醫

紮完針我媽就癱了,雙腿什麼知覺都沒了,現在出門還得做輪椅。結果現在這個庸醫不認帳了!艸,這個世界上還有沒有天理了!”

躺在輪椅上的黃彩霞也拍著輪椅扶手,呼天搶地,痛哭哀嚎。

“你這兇手,我這麼相信你,結果你卻害我,你還我的腿啊!我要我的腿!”

黃彩霞的慘狀立刻引起了圍觀眾人的同情。

“這哪裡是大夫啊,這明明是劊子手啊!”

“唉,我以前還以為這林山秋是個好醫生呢,現在看來我真是瞎了眼了!”

“他算屁個好醫生,他就是個人渣!”…….

場中頓時一片罵聲,偶爾有為林山秋辯解的,也被淹沒在了這片罵聲之中。

被千夫所指,林山秋臉色瞬間變得無比蒼白,他嘴唇蠕動,近乎卑微抓住了小青年的胳膊,對著小青年道:“,閆鑫,我沒……沒那個意思,我只是想看看黃彩霞,看有沒有治療的辦法……”

閆鑫很不客氣的直接將林山秋的手一甩,指著林山秋破口大駡道:“你害的我媽癱了還不夠,還想再害我媽嗎?”

“我沒有……”林山秋近乎蒼白的為自己辯解。

“你這庸醫還敢否認!”閆鑫眼睛一瞪,揮起拳頭就想打林山秋。這時一隻大狼狗忽然穿過人群,護在了林山秋的面前。

“汪汪汪!”大狼狗怒目看著閆鑫,保護著自己的主人。

“有狗?”閆鑫趕緊退了兩步,看著一臉凶相的大狼狗,他只覺得心裡發虛,雙腿打顫。

“阿黃?”站在人群中的林歡有些驚疑的看著護在林山秋前的狼狗,他越看越覺得這只狼狗就是阿黃。

四年前林家的大狼狗生了一窩崽子,當時林歡最喜歡的就是渾身全是黃毛的阿黃,阿黃很有靈性,幾乎林歡的話它都能懂。那時候林歡每天親自給阿黃餵食,訓練阿黃各種動作,連睡覺都要抱著阿黃。後來林山秋來看望林如海和林歡,提出想帶一隻小奶狗回去給女兒當寵物,當時他就挑中了阿黃。林歡雖然很捨不得,但還是讓林山秋將阿黃給帶走了。

一晃四年過去了,阿黃已經長成了一條大狼狗了。

看著欺負主人的閆鑫,阿黃身上的毛根根豎起,它齜牙咧嘴,涎子順著鋼牙就流了下來。

“你……你這庸醫,你害我媽癱瘓,你還放狗咬我!”閆鑫指著林山秋,聲音顫抖。

林山秋蹲了下來,輕輕撫摸阿黃的頭,神情無比溫柔。阿黃的凶相漸漸收斂,輕汪了一聲,就跪伏在了林山秋的腳邊。

站了起來,林山秋向前走了兩步,他很真摯的看著閆鑫:“閆鑫,我今天來,真的只是想來解決問題的。”

“要解決問題?很簡單。”閆鑫斜眼瞥著林山秋,陰陽怪氣道:“要麼你賠我媽兩條腿,要麼你賠我媽兩百萬醫藥費。如果你能做到,那這事咱就一筆勾銷,我從此也不再找你的麻煩。”

“我想看看你媽的腿,說不定我有解決的辦……”

林山秋的話剛說到一半,就被閆鑫很不客氣的打斷了:“不好意思!我絕不會讓你這個庸醫再碰我媽一下!”

林山秋愣了一下,然後無奈道:“那豈不是我只能賠你兩百萬了,但我哪來的這麼多錢啊!這可是兩百萬啊!”

“我不管你!”閆鑫很不耐煩道:“林山秋,總而言之,你要是賠我兩百萬,這事就算完。你要是不賠我,我就天天找你的麻煩!我要所有人都知道你是個無能的庸醫!聽說你老婆是個老師,女兒也在上學?我還要再去學校鬧!”

“不要!”林山秋神情頓變,他怒聲道:“閆鑫,你對我不滿你要報復你來找我,不要牽扯我的家人!”

“行啊,拿出兩百萬。”閆鑫看著林山秋,眼珠子忽然轉了轉,他裝模做樣歎了口氣,然後道:“要不然這樣吧,林山秋,我也不為難你,你那個回春堂小是小了點,但也能值個百八十萬的吧……你把回春堂轉給我,這事就算完。”

“這絕對不行!”林山秋毫不猶豫就拒絕了,他斬釘截鐵道:“回春堂是我林家一代代傳承下來的,我決不允許它毀在我的手裡!如果把回春堂轉給你,我有何顏面去見祖宗!”

“兩百萬你說你沒有,回春堂又不想轉,林山秋你難道還想耍無賴不成!”小青年聞言大怒,看著離自己不遠的林山秋,小青年惡從膽邊生,他忽然抬腳,猛地朝林山秋狠狠踹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