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閻王重生

第二十八章 張忠情況

書名:閻王重生 作者:鬍子流氓 本章字數:2381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14日 21:45


左洪直接把他忽視了,只聽見手機裡面傳來:敵軍還有五秒到達戰場!

即便是正在擔心自己爺爺的張喻晗都差點笑出聲來,自己這年輕師父也太不把人放在眼中了吧,不過一想到他那高深莫測的武功,就連自己爺爺都敬佩,張喻晗還是心甘情願當這徒弟。

陸軍也是苦笑一下,他是知道左洪的實力,但其他人不知道,特別是那段長慶,更是鼻子都氣歪了,冷哼一聲,道:“張老弟,這就是你們家的人拜的師父啊。”

張振山也是有些生氣,所有人都在在這裡著急的等著,就你一個人在這打遊戲,也不看看是什麼場合。

“小晗,他真是你爺爺讓你拜的師父?”張振山沉聲道。

張喻晗點了點頭,走過去道:“師父,我們把手機收起來吧。”

“那老頭還在裡面呢,等他看了我再進去。”

“什麼?你還想進去?你當這裡是酒店嗎?想來就來,想進就進。”段長慶咋呼呼的道。

左洪終於看了他一眼,不過這一眼還不如不看,因為左洪只是抬了抬眼皮,給了他一個鄙視的眼神,道:“又不是你家,你管我?”

“你!”

安懷仁拍了拍他的肩膀,笑著道:“何必和一個小子動氣,安靜點等華老出來吧。”

再說房間裡面的華英祥,進去之後見到邊上擺著一台台西式儀器,還有一副副銀針,看來不管是西醫還是中醫都來看過了。

而張忠靜靜的躺在床上,華英祥歎了一口氣,走過去道:“老朋友,你可千萬別早早的就去了。”

華英祥說著就在床邊坐了下來,並且開始給張忠把脈,而華英祥出自中醫,一手針灸聞名龍國,不知道治好過多少疑難雜症。

但是當他接觸到張忠的脈象之後,臉色越來越沉重,一些傷在六十年前就存在了,不過好在張忠是武者,憑藉高深的修為把傷勢壓了下來,而且很多傷是後面長年累月積累起來的,一直到前面一段時間突然受傷,才導致所有老傷一併爆發出來。

華英祥眉頭緊皺,以這老傢伙如今的地位還有誰能傷得了他,而且傷了他之後至今還沒有消息傳出來。

華英祥再次查看了一番,發現張忠傷勢爆發之後,已經有人給他吃過藥了,藥量不僅多而雜,並且中藥西藥都有,看來現在的年輕人真會亂來啊。

華英祥口中的年輕人自然就是外面那些五十多歲的名醫,估計也只有華老這樣的人物才敢說他們是年輕人了,即便是外面的段長慶和安懷仁聽見了也不敢反駁。

差不多半個小時之後,華英祥擦著汗水走了出來,而左洪也剛好打完這把遊戲,只見張振山連忙迎上去問道:“華老,家父怎麼樣?”

華英祥搖了搖頭,所有人都是一驚,連華老都沒辦法嗎?

張喻晗和張振山身體一個踉蹌,差點就沒站穩,只聽華英祥道:“我用針灸把他暫時救醒了過來,你們現在進去見他一面吧。”

華英祥點了一下頭,道謝之後快速的走進去,而張喻晗把目光看向了左洪,道:“師父,你說你能救我師父的。”

“我看看吧。”左洪也沒想到會這麼嚴重了。

“哼,還你看看,你難道比華老還厲害嗎?”之前出來那劉醫生冷聲道,他剛才出來就聽另外幾個醫生說起左洪,內心不免有些不

滿。

段長慶也冷言冷語的道:“張姑娘,直接把他趕出去吧,這種人進來都有辱張家大門。”

張喻晗恨了她一眼,道:“辱不辱張家的大門也不是你能管得著的吧,自己治不好人,難道還不允許別人看嗎?”

段長慶一怔,也不好再說什麼,華英祥連忙道:“算了,小段也不是有心的,小晗快進去看看你爺爺吧。”

張喻晗點了點頭就進去了,華英祥看了看段長慶一眼,道:“小段啊,做人還是多花點心思在醫術和學問上。”

“是,老師。”段長慶恭敬的道。

段長慶和華英祥正是師徒關係,所以才對段長慶多說了這麼一句,而左洪倒是有意的看了華英祥一眼。

張喻晗才進去沒多久就跑了出來,連忙道:“師父,你快進來,我爺爺說要見你。”

所有人再次一怔,這小子真是華老認可的張喻晗的師父啊!

沒有張振山的許可,外面的人一個也不能進去,所以房間裡面就只有左洪四人,左洪走過去見到張忠的臉色蒼白,就連嘴唇也沒有絲毫的血色了,而且額頭還擦著三根銀針。

左洪略微吃驚,倒是沒想到華英祥還能使用扁鵲九針的前三針,看來我龍國醫術並沒有完全失傳啊。

左洪感慨了一下,張忠發出低微的聲音,道:“左先生,來了。”

聽到張忠稱呼左先生,張振山吃驚的看著左洪,這年輕人究竟是什麼身份,怎麼連自己父親都如此尊重的樣子?

“張老不要說話,我先給你看看。”左洪說著就在邊上坐了下來,開始給張忠把脈。

張忠道:“左先生,恐怕我是不行了,小晗這丫頭雖然調皮一些,但是習武天分還是很高,以後就拜託給左先生了。”

習武天分很高?這年輕人是武者?

張振山雖然沒有習武,但是自己父親是個什麼樣的人他還是清楚的,不過聽父親這語氣,難道這青年比他還厲害?

左洪站起來道:“我可以把她教出來,但是你也別亂說,還死不了。”

聽到左洪的話,張喻晗和張振山臉色大喜,張振山連忙道:“左先生真的能救家父?”

左洪點了點頭,道:“是可以救,本來沒這麼嚴重的,但是這兩天你們給他吃的藥太多,而且還很雜,有西醫的止疼藥,止血藥,也有中醫的補藥,張老五臟六腑本來就被損壞得差不多了,還吃補藥,不知道虛不受補嗎?”

“雖然內臟出血,但是那止血藥是隨便吃的嗎?能止肺裡面的血,但是加劇了脾胃的損傷,難怪這麼快就不行了。”

此刻張振山已經大汗淋漓,倒不是因為左洪的訓斥,而是因為外面那幾個庸醫差點害死自己的父親,真是該死的。

華英祥從外面走了進來,正好聽到左洪的話,臉色也是變了變,沒想到這青年竟然看得比我還透徹,我龍國什麼時候出了這麼一個年輕俊傑啊。

張振山低著頭道:“左先生訓斥得是,還請左先生先救我父親吧。”

“你先出去吧。”左洪擺了擺手就朝邊上桌子上擺著的那些銀針走去。

張喻晗就準備出去,左洪道:“喻晗留下來。”

張振山臉色大喜,看左洪的樣子很有把握,還把小晗留下來,這是要教小晗東西啊,連忙道:“小晗,好好跟著師父學習。”

“是,大伯。”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