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仙俠武俠 > 步步登仙

第三章 巽風傳說

書名:步步登仙 作者:天荒 本章字數:4411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7日 13:22


“什麼?”風南天這回可傻了,自己居然跟妖精在一起。沒辦法了,嶽琦說的也對,家是回不去了,事實上自己也沒有家了,臉上泛起一絲苦澀。不過他倒是聽出來了,自己還能活很多年,也不錯,看來自己以後要經常和這妖精打交道了,真不知是福是禍.“對了,岳兄弟,這世上當真有妖魔鬼怪,神仙嗎?,可我生活這麼多年也沒聽說啊!”風南天還是不敢相信。“當然了,你哪能遇的上,就算遇上了你也不認得啊!這世界太大了,就我知道的就有佚凡界,天界,戾妖界,魔殺界,洪荒域和天神界這六界。

佚凡界很大,就是普通凡人和一些能力高強的武者生活的空間,包括現在你生存的世界,一些修真的門派都在這一界,其中以六大聖門最著名。還有很多這樣的地方,只是可能各自生存的方法不同罷了。其實老仙洞府的水池就是一道通往其它凡間界的幻門,可以通往其它空間。他們的實力在佚凡界幾乎是無敵的。

天界一直是個迷一樣的地方,傳說那裡的人與我們正常的人不一樣,具體哪裡不一樣,我也不知道。只是聽說他們的實力等同於天神界。戾妖界自然就是我們這些妖精和變異的妖獸生存的空間了。

魔殺界則是一些人修行魔道的場所,遍地殺戮,講究強者為尊,任何人都可以通行這界,前提是要有強大的實力。因為他們的行事全然沒有規矩,所修功法與正統修真有很大區別,加上每個人都是滿手血腥,所以被稱為魔。洪荒域我也只是聽說過,傳說那裡的每一個人都有毀天滅地的力量也有天地間最珍貴的奇珍異寶,可惜從沒人去過。

至於天神界,顧名思義就是神居住的地方。一般的神人都是修真者突破天道後飛升才成天神的,神界也分很多等級。最低級的稱為仙人,只有通過更高級考驗的的仙人才能成神。當然如果你的修為可以打通神界的通道也可以成神的,只是最近三千年來,從沒聽說有人闖的過去。一般來說,各界都守著各界的戒律,從不輕易越界,都怕惹來強大勢力的干涉。

當然如果你規規矩矩誰也不會理你的。風老弟,總之在這世上一切要靠實力說話,你明白嗎?”風南天點點頭,他有點相信嶽琦說的話了,這世界還真有神仙鬼怪之類的存在。只是自己不知道罷了.同時也被嶽琦的話打動,以前的他從沒有束手待斃的習慣,只是一時間難以接受。

人就是這樣,能好好活著,誰會選擇死呢?何況風南天已經在鬼門關前轉了一圈。這時他還不知自己以後是多麼感謝今天嶽琦對他說的話,這對他的人生觀,以後的目標前途都有重大的意義。

風南天一時間覺得前途一片光明,灰死的心重新復活。那就像溺水的人,突然找到一根浮木,必將抓住不放。他知道嶽琦肯定有點本事,雖說是妖,可看樣子和自己想像當中的妖根本就是兩回事。算了,還是想想要怎麼才能讓他教自己呢?跟他套近乎,不行,人家跟你非親非故,就算回到五百年前他也還是姓嶽啊!拜他為師,更不行,自己一個老頭子拜一個小孩為師,傳出去還不讓人笑死。他可不知嶽琦非但不是人,就連歲數當他的祖爺爺也足夠有餘。

想來想去,也沒想出個頭緒來,只好開門見山的說“岳兄弟,那個,你可以教我那個修真的方法嗎?”他覺得叫岳兄弟比較親切。“教你,”嶽琦圍著他轉了一圈,風南天的心也跟著提了一圈。“沒問題,”風南天高興的直想跳起來,“不過”嶽琦頓了一下。“你要幫我個忙”。風南天差點沒讓他整瘋了。恨不得掐死嶽琦,話老說半句。發誓以後一定要找回來。嘴上可不敢怠慢,“你說,咱們是兄弟嘛!有什麼我能幫上的儘管開口,我是赴湯蹈火。在所不辭。”風南天慷慨的說。

他知道這會兒猶豫不得,這時他商人的精明表露無疑。其實他也沒有選擇的餘地。成功了就可以讓嶽琦欠他一份人情,至於失敗他可不敢想像。岳琦有點感動,風南天叫他岳兄弟他根本沒在意,身為妖類的他平時並沒什麼朋友,當然更沒什麼心機了,不過幾千年的修煉讓他很快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緒。

“放心沒那麼嚴重,只是要你幫我找件東西。”“是什麼東西連你岳兄弟都找不到,我行嗎?”風南天疑惑道。“這東西就在這洞府裡,叫做陷天鏡,我也沒見過,只是聽說它是一面防禦力極佳的寶鏡,用時泛起五顏六色的光芒。它藏在老仙的一口大鼎裡,我雖然有把握進去,卻沒把握出來,因為我是妖,當初老仙飛升前也是怕這些法器神兵落入妖魔鬼怪和心術不正的人手裡,所以在他的密室裡布下了一座生死幻滅陣。進去時一點事都沒有,但是只要對裡邊的寶物起了貪念,瞬間陣法就會發動,讓你頃刻間形神俱滅。

除非是天神,否則不管你有多高的修為,也難逃脫此陣。我正是因為知道自己進去難免不起貪念,所以不感輕易進陣,只是這陷天鏡對我實在有用。所以。。。。。,”但是你不同了,首先我看你見到我和墨龍時表現出來的鎮定,還有你能進到這裡,說明你可能與老仙有緣,還有一點就是我雖然借助心蓮的靈氣從獸妖修到天妖的級數,但還是無法徹底掩飾身上的妖氣,而生死幻滅陣對妖魔時比對一般修行者時威力更大。你則沒有這顧慮。當然決定權在你。如果成功我會盡我全力助你,決不食言。”嶽琦一口氣說完,只等著風南天表態。

“岳兄弟,你別說了,我說話還是算數的。雖然不知道你要那陷天鏡有何用,但我這把老骨頭也拼了。”風南天只有賭一把了。

“好,風兄弟,我果然沒看錯人,你放心,一會兒我會在陣外接應你。另外我把大羅天網交給你防身,萬一有事也可保你不受傷害。”“可是我不會用啊!”“這你放心,我把大羅天網凝成玄珠,用時你可擲於地下。他自動會展開防禦,拿著”嶽琦遞過一粒乳白色的珠子。風南天只覺入手很輕,帶著一股清涼,自己馬上精神許多。知

道是件寶貝。“墨龍,你就在這呆著等我們回來,到時帶你出去,風兄弟,事不宜遲,咱們馬上就去,跟緊我,給,把這衣服穿上,”嶽琦揮手扔過來一套白色長袍。

這時風南天才發現,自己早先的一套休閒裝,只剩幾道布條掛在身上,原來因為接連的奇事出現。使他根本沒有注意身上。雖說對方是個少年,還是感到一陣尷尬。連忙穿上,發現這是一件絲制的長袍,還挺舒服的,就是有點寬大,配上自己瘦削的體形,真有點不倫不類的感覺。

隨著嶽琦在雲霧裡來回穿梭,陣中雲彩不停變化並不時伴有各種風雷之聲。風南天倒是覺的挺新鮮的。一點也不為到來的事情煩腦。

穿過最後一道雲霧,嶽琦停在了一塊空地前。空地也不大,方圓也就十來米,呈四方形,正中一隻大鼎巍然聳立,鼎的四角分別立著四根亮銀色柱子。最奇怪的是地上的泥土居然不是黑的就是紅的,黑的透紫,紅的發亮。還不停的翻動,每翻動一次,大鼎也跟著震顫一下,並從鼎口升起一團紫霧,散入空中。風南天正想開口詢問。

嶽琦已先開口了。“風兄弟,看見沒有,中間那口大鼎就是威震天下的巽離鼎了,重九萬八千斤。傳說當年此鼎的的主人巽風真人拿著它降妖伏魔,威風八面。只是後因與天神界發生摩擦,與天神界四大星君決戰於冰坨島,雖說靠著巽離神鼎,大敗四大星君,卻也引的羽皇震怒,親自出手,把巽風真人禁錮在一個叫星龠天的地方,只是卻沒人知道那是個什麼地方,後來羽皇因感于巽風真人除魔有功,特意頒下羽皇令,把巽離鼎移到這,說是只要此鼎重新認主,便是巽風解禁複出的時刻,唉!多少年了從沒人能收服此鼎,漸漸的便沒人再來了。”

頓了一下,嶽琦又道“我還是不放心,風兄弟,一會兒我會元神出竅附在玄珠上和你一起進去。”沒想到此鼎居然牽扯到如此驚天動地的故事,風南天一時聽的入迷了,聽見嶽琦說也跟他一塊進去有點急了“岳兄,裡邊很兇險的,你還是。。。。。。。”“岳琦不理風南天,他決定的事是不會輕易改變的,他盤膝坐下了。

如果這時風南天能看的見。就會發現一隻淡金色有著三隻頭的怪鳥從嶽琦頭頂浮現,這是嶽琦的真身,上古洪荒時就存在的一種天禽叫赤神鳩。極其兇悍,風南天見嶽琦主意已定,知道多言無用。只覺手裡的玄珠一陣異動,發覺剔透的玄珠上多了一道金線,“風兄,咱們走吧!”風南天這時已經是見怪不怪了。知道嶽琦是有大神通的。便也不多問了。

踏上紅黑的土地,波浪般的翻滾此時也停了下來。感覺輕飄飄的,柔軟的仿佛踩在雲霧裡。嶽琦的聲音在耳邊響起,“這是週邊的一座纖土陣,看見那四根亮銀色的柱子沒有,那是此陣的陣眼,發動時四根銀柱與這地下的黑埕與紅垌相互呼應,修為低點的人身在陣中會感覺面對的是大海的咆哮,山峰的崩塌,種種幻象撲面而來,叫天不應叫地不靈,當他陷入瘋狂時,會由這黑埕與紅垌送你出陣。這還是當初老仙慈悲,不願傷人性命。撤走了鎮守此陣帶有火性的裂蜥獸,改由土性的黑埕黃垌取代不然陣中之人恐怕難逃裂蜥口下,儘管如此,出陣之人修為也將大幅減退。心中已種下失敗的陰影,除非另有奇遇,否則終生再無上窺天道的機會。”

風南天不知修行之人一生奮鬥的只為有朝一日能上窺天道,擺脫凡人先天年齡的限制,成仙超聖。一旦知道自己永失進軍天道的機會,那可比死還難受.風南天當然不以為意,心想既然進來了,就要有失敗甚至身死的準備。能活下來總還是會有機會的。他只是不明白自己怎麼都到大鼎這了也沒感覺陣法的變化啊!

正納悶時,四點銀光在四根柱子上同時亮起,銀光瞬間擴大,充滿整根銀柱,使得原本就亮銀的柱子更是銀光大盛,風南天一時也被晃的睜不開眼,不禁用手擋住雙眼,“好了,沒事了,陣法又啟動了,下一次停止就得到四十九天以後了,風兄弟你往前小跨一步,仔細看好了,這陣法的威力。”風南天有點明白了,“這個纖土陣也有停止的時候,只是這段時間很短,自己就是這麼進來的。只是他更疑惑了,嶽琦是怎麼知道的。不過疑惑歸疑惑,他還是按嶽琦的吩咐往前跨了一小步,他也有點想見識一下這所謂的纖土陣。他可不知嶽琦幾千年來一直以另外一種方式潛藏在洞府中。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得到陷天鏡。所以對這洞中的大部分陣勢他自然都挺熟悉的的。

踏前一步的風南天這次看銀柱與剛才在陣外看又是一番感受。現在的四根銀柱少了那種刺眼的銀光,銀柱變成一種半透明的玉色。而地下的黑埕與紅垌也翻滾衝擊著玉柱,並與玉柱一起逐漸融入了黑暗。一時間天地好象靜了下來。

突然間景象一變,風南天好象一個人站在怒吼的波濤面前,巨浪翻滾著向他沖來。他楞了一下,記起嶽琦說過這都是幻象,可是他卻清請楚楚的感覺到海水的濕氣,心裡天人交戰,,逃還是不逃。正猶豫間,巨浪已然當頭罩下。他終於忍不住大叫了一聲。卻見巨浪在到達眼睛時全部消失了,只剩一縷清風拂過。風南天難以置信,正想喘一口氣,眼前一座高山拔地而起,怪石叢生,漸漸的石山開始斷裂,一塊塊參天巨石轟隆隆的從山峰滾下,而在山腳的風南天雖然不斷告訴自己這些都是幻象,不是真的。可他還是忍不住渾身顫慄。最慘的是有不少巨石,已然落在了他旁邊的地上。砸出一個又一個深坑,震的他東倒西歪,好不容易站穩。臉上一疼已被一塊碎石片擊中,一摸,手上全是鮮血。

他有點慌了,不是說是幻象嗎?怎麼都流血了。忽然四周一暗,不是吧!天那麼快就黑了。風南天抬起頭。天啊!只見一塊巨石如烏雲般飛墜直下。眨眼間就快到他頭頂了。這時風南天安靜了下來,是禍躲不過,要來的就讓他來吧!他張開了手,閉眼反而迎向了巨石。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