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溫情駐英年

正文 chapter.5

書名:溫情駐英年 作者:一流的二貨 本章字數:3672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3日 14:10


  住一趟醫院跟逛超市似得,買一送二。元英發燒,阿溫也被間接地感染了,到底是口水相對時還是不小心喝了同杯水又或者是離得太近,就是說不清傳染的介質是什麼。

  自認倒楣,阿溫鬱悶地躺在元英曾經躺過的病床。

  林素英不知道是不是被元英氣的,又加上照顧阿溫,心力交瘁,只覺得腹脹,噁心發嘔,一個勁得吐,除了一堆酸水就是吐不出個所以然。

  不像是吃壞了。

  身旁的護士攙著她,一下下拍著她的背,嘴上念叨,“你也真是,忙起來就傻傻拼命,你家老裴也不心疼心疼你,兩孩子哪應付得來...”那名護士是林素英的舊交,眼下的話卻是掏心窩子的,說時還瞟了眼阿溫,正在輸液的阿溫伸著脖子探衛生間裡的動靜,那護士向她掃來的眼神令她微微退卻。

  林素英抓住護士的手阻止她再說下去,“其實前幾天就這樣了,只是反應不像現在這麼大。”

  護士一怔,湊到她耳旁試探性地詢問,“你那啥多久沒來了?”

  林素英頓時打了個激靈...恍然大悟過來,抓著護士的手愈發用力,“快...帶我去檢查下...”

  於是,在阿溫旁邊的床鋪多出了一個孕婦。

  裴元德怕這幾日不安全,雇了月嫂就安排她住院,穩穩地保上半個月胎再說。一個禮拜後,阿溫的感冒徹底好了,月嫂這日有事走不開,托元英和阿溫放學時順道把保溫盒裡頭的補湯送到醫院去。

  林素英百無聊賴地躺了一個禮拜,感覺自己全身上下都發了黴。

  阿溫細心地把補湯勺在碗裡,小心翼翼地捧到林素英面前,月嫂說了,這湯要趁熱喝,才有效果。金黃色的雞湯林素英遠遠便聞到眉頭緊皺,阿溫捧到跟前,妊娠反應變得強烈,她推開雞湯作嘔不止。

  這時候,那位護士恰好進來,一把推開阿溫,冷冷道,“沒有除腥的雞湯最好不要給孕婦喝!”

  “清水!”林素英怪罪地看了一眼護士,而後溫柔的對阿溫說,“把雞湯放回去吧,晚上讓月嫂不要做了,乖啊溫兒,領元英回家做作業去,不要讓他四處跑。”

  阿溫手微微抖了一下,點點頭說好,把雞湯緩緩倒回保溫盒,背好書包和林素英揮揮手離開了。元英跳下床旁邊的米色沙發,躲過護士要撫摸他腦袋的手,一蹦一跳地跟上阿溫。

  阿溫抱緊保溫盒一言不發地上了車,司機是裴元德派來接送阿溫和元英上下學的。元英坐在旁邊瞅了瞅她,晃晃腦袋,突然弓起身子,拍了拍司機的肩膀,附在他耳邊低聲說了幾句話。只見司機面露難色抬手看看手錶,卻無奈地點點頭,東臨門一般九點半關,沒什麼要緊事去一會應該是可以的。

  他只當小孩子玩心大,逛逛夜市。

  下車走遠了,元英才想起什麼,邊掏口袋邊問阿溫,“你餓不。”

  “你餓了嗎...我書包裡頭有雞湯。”阿溫才想起,她和元英都還沒吃晚飯,他飯量不小,容易餓,所以個頭總是比她大好多,這幾年更是狂草似得瘋長停不下來。

  “我才不吃。”他一臉鄙夷。那是孕婦喝來安胎的。忽然又覺得這話說的不對,“阿溫呀,要不咱去吃面。”

  斜對面的街道有間老字型大小,門口掛著一塊朱漆牌,遠遠看著,裡頭燈光溫暖微醺人流絡繹不絕生意似乎不錯。元英時常和夥伴逛東臨,對這裡瞭若指掌,哪裡的面疙瘩好吃,哪裡的灌湯包香,又或者哪裡的KTV裝潢華麗,哪裡的酒吧燈光好。這些都是阿溫不知道的。

  他似乎有些得意,輕車熟路的領阿溫進了老字型大小,一招手,要了兩碗牛肉麵。

  約莫她兩個巴掌大的碗,上頭飄著橙紅的油腥子,阿溫想起最近新聞有說,地溝油能致癌,執起白淨的勺子,濾掉油膜,順帶元英碗裡的。

  元英英氣的劍眉埋在氤氳中,哧溜不已,漸漸地,額頭滲出了汗,卻習慣性地夾了肉和菜堆在阿溫碗裡,嘴裡還念叨著老闆真小氣,一碗二十塊錢的面,就幾塊肉末丁子。說不上來什麼感覺,總覺得,這樣的他,是另一番陌生的模樣。

  酒足飯飽。

  阿溫棄勺,“走不走。”

  “在吃兩口...”元英抱臂,屁股不挪半分。

  她瞅了眼他一乾二淨的碗,有些痛苦的咬了幾口面,“行了。快走。”

  這是她吃過最多的一次了,抵得上她一頓早餐和晚餐的量,元英卻搖頭,“阿溫你這樣不行的,吃這麼少不飽,你太瘦了風都能把你刮上火星,你知道嗎,我們班有個叫林美美的,這麼大一碗飯,”元英將雙手攤開,“她一個人能解決掉兩碗。也不知道是不是吃出來的,腦子還特別好使,每次都妥妥考前三,只是不給我抄。”他摸摸鼻子,無辜受驚的模樣,好像那個林美美在她面前驕傲放肆。“你雖然不要像那死胖子一樣,但是人要用腦,用腦得吃飽飯,你每次為了考得好哄家裡人開心

,有時候早飯不吃就上自習,成績好就那麼重要嗎,非得拼命似得...”

  阿溫聽到他拿自己和林美美做比較,用手把他耳朵擰了一周,耳蝸褶皺間漸漸泛紅,燈光微染,透明而紅嫩,顯然是上了力道。她說,“是,成績對我可重要了,沒考好我會死的。不像你呀少爺。”

  元英掏掏耳蝸,有些彆扭,“阿溫小姐,能不要叫我少爺嗎。搞的我十分資本主義。”

  阿溫噗哧,“你當整條東臨街誰不認識你。”

  “咦?”元英笑眯眯地拉起阿溫,藉故轉移話題,“溫溫呀咱吃飽了,去溜達溜達唄。”

  “我不告訴德叔,但出了事你可得自個兒兜著。”阿溫瞅他那小樣,摔開他的手,放回口袋裡,剛吃完面嘴裡鹹甜,有些口渴。

  “你放心吧。打架事件我可一件沒攙和。”

  阿溫睨了他一眼,無話。東臨門雖然熱鬧,但是治安不太好,開店鋪酒吧賭場KTV的都沾染了點黑道上的事,因此以東臨門是唯一有宵禁的街。有些紈絝子弟常在這裡尋樂,因為這裡新鮮的東西多,元英也經常來,但忌憚家中的老頭子,不敢越界。阿溫擔心的,也是這個,嘴上這麼說,倘若元英出了半點錯,她也不會撇的乾乾淨淨。

  街道中央是一片人工水渠,水底鋪了很多螢光石,在夜間閃爍,色彩斑斕非常漂亮。水渠上還搭建很多供人閒話的拱橋,還有襯著燈光柳樹嫵媚,遠遠望去,一層疊一層,好不雅致。元英第一次來時,就決定要帶阿溫來看看。

  坐在拱橋兩側的石塊坐了不少人,他們撿了塊地兒坐,清水悠悠流光溢彩,色彩太過絢爛極致,第一次見,夠阿溫瞧上好一陣。

  阿溫伴元英去過許多地方,看過各種各樣的人,感受到百態人生,此後暮年,時常感激有這樣一人,挽手,帶她領略他所知道的一切,真心無私。

  所以,流年散去青春不悔。

  旁邊有個一口三家,母親溫婉美麗,父親高大威武,小小可人的女兒一手拉著母親一手攀在父親脖子上。小姑娘被父親逗樂,咯咯直笑,吧唧一口親在父親的臉頰上,濃濃笑意纏繞左右,羨煞旁人。

  “如果我媽生個妹妹那可真棒...”元英回頭看阿溫,一時怔住,手腳都不知放在哪,“別哭...”

  經元英提醒阿溫才知道自己多麼傷心,連眼淚都流出來了,她抬手輕輕擦拭眼角,啞聲道,“抱歉。”

  傻姑娘!元英掰開她的手,將她的腦袋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又替她攏緊外套,眼裡滿滿心疼。

  她說,“我好羡慕你,元英。你身邊的人都是全心全意地疼愛你,然而對於我,更多的是責任,我好像我們的在學校老師佈置的作業一樣,德叔...嬸嬸...阿媽都像在完成任務一樣的對待我。爸爸對我說過最多的話就是聽媽媽的...我也照做。阿媽總以為她什麼的決定都是為我好,從小到大衣食住行從來如此,可是應該問問我願不願意不是嗎?為什麼呢元英,沒有了爸爸我卻好像沒有了一切...包括愛的能力。你也許聽不明白...沒關係,誰都無法感同身受,又或者人和人有些事是沒辦法溝通的。”

  九歲的小小少女,對十一歲不諳世事的少年這樣說,他嚇壞了。

  為什麼阿溫的世界裡好像很悲傷?

  許多年後的記憶中,阿溫在他面前哭,他只有幾次是印象深刻的,一次是現在,一次是元寶生病。

  這姑娘堅強地不曾為自己掉過一滴淚,她總在旁人的感染下變得傷心脆弱,卻又小心翼翼默默地自舔傷口,不叫別人為她擔心。

  所以,不管是以前現在以後,所有人都覺得阿溫是個披堅執銳的刺蝟時,只有元英知道,刺蝟的心像洋蔥,一瓣一瓣掰開會讓他訝異讓他心酸。

  相伴十多年來,他才慢慢領悟。而現在他只能摸摸鼻子,不知所措,腦袋兩個聲音對抗著,嗯...要不給阿溫買糖哄哄她?不行!阿溫不喜歡甜的...要不去KTV唱唱歌舒緩舒緩?那啥,阿溫會打扁我的!

  沒等元英想好陳腔濫調來安慰她,她就離開元英的肩膀,挺直了背,扯開嘴角,梨渦灌滿無奈,“哥哥啊,我們就好好成為一家人吧。嗯,永遠。”

  元英剛想說好,忽而覺得不對,撓撓後腦勺欣喜若狂,“阿溫你叫我啥?”

  “哥哥啊。”阿溫白眼。

  “哈哈,再叫一次!”

  “......”

  “來嘛來嘛!”元英死纏,長這麼大頭回聽阿溫願意叫他哥哥,這簡直是意外驚喜阿!他盼了許久,也不為什麼,就是想找到證據來證明他比阿溫大的,否則這姑娘丫的,做啥都壓他風頭,有時候挺讓少爺受挫。

  阿溫扭頭就走,元英仍窮追不捨,繞著她哈哈直笑,像只嗡嗡作響的蒼蠅。一路上引得不少人莞爾側目,阿溫臉皮薄堵上耳朵,心裡暗暗發誓,以後再也不叫他哥哥了。這個神經病!哼哼!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