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溫情駐英年

正文 chapter.6

書名:溫情駐英年 作者:一流的二貨 本章字數:4718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13日 15:24


  十二月初,B市飄雪,厚厚地疊起來,是阿溫不曾見過的。城東鄉下飄的只是零星的雪花,眨眨眼就融化了。社區樓下成群結隊的人,男女老少,都在雪堆裡嘻戲,林素英當日出院,肚子還沒有顯懷卻因為裡三層外三層的毛衣羽絨服顯得臃腫,臉色因為住院間營養齊全紅潤有光澤,裴叔眼裡溫柔如水俯身在她額頭上蜻蜓點水,元英笑嘻嘻的捂眼睛說爸爸媽媽真是肉麻死人了,結果被林素英追著打。

  裴叔一把撈起兒子妻子,兩頭罵。“你現在是兩個人了,也不多注意點。”雖然語氣是責怪但明顯的情意綿綿,對元英則是虎著臉嚴厲地責駡,“再惱你媽,老子就把你的皮卸一層下來!平時就算了,過個把月你就當人哥哥了,得有個成器的樣子知不知道!”

  元英小雞啄米,猛點頭,越過父親的肩膀看到笑得妍麗而幸災樂禍的阿溫,嘟嘟嘴瞪了她一眼。

  “外面好熱鬧,阿溫你們去堆雪人吧。”林素英站出來給元英解圍,花音剛落,元英就走到窗戶旁,呵出的氣形成一層霧,爪子趴在上面一明一暗,潔白的小虎牙明燦燦,阿溫看他那模樣,就知道自己不去也會被他輕而易舉的拎出去。長得高力氣大了不起阿!

  “對啊!”轉眼間元英站在雪堆裡,腳陷了一層,啪啪啪的雪球俐落地砸向俯身捏雪球的女孩,阿溫猝不及防地挨了好幾個,額頭的劉海被雪水打濕,臉紅得厲害,那是被氣的,元英仗著力氣大趁她還沒準備好就朝她砸雪球,她雪球捏成團,他就看準時間跑,陣地轉移來轉移去,阿溫早就累的上氣不接下氣,他仍精力充沛,亢奮得像只猴子。

  “裴元英!你丫的瘋了吧!”阿溫怒摔雪球,紅色的圍脖淩亂的倚在肩頭。

  “哎呀,不好玩嗎!”元英說著又朝阿溫甩了個雪球。

  “好玩你別跑,讓我砸試試!”

  “好啊!”元英拍掉雪土,把手擱在口袋欣然應允。

  阿溫低頭細緻地捏了顆結實的雪球,左右看了看,朝他走近了幾步,瞄準了鼻子眼睛用力打。雪球離還不到一米時,他一個掃腿踢飛,雪球在空中炸開星星點點般灑落,腳放在原地,整個人看上去就是半點沒挪位泰然的模樣。阿溫氣結,跺腳,“耍賴!”

  “我沒有跑呀!”元英笑嘻嘻,那對囂張的虎牙好像再得瑟,你打不著我打不著~引得她牙癢癢。

  “再來!”她挽袖,又造了顆雪球,比之前的小,一個拳頭大,她靠近他一步,他就退一步,“說好別跑的。”

  元英訕訕地收回步伐,一雙手從口袋裡取出來,警惕性地擱在胸前。阿溫嘴角一彎,梨渦狡猾而妍麗,掌心時不時搓揉雪球,繞著元英走來走去,像在醞釀從哪下手。

  忽然,元英的肩膀探出一個腦袋,她問,“猜猜我是誰呀。”

  “阿......”元英一張口,就被塞滿雪,涼的他倒吸一口氣,“噗——”主要是味道不好吃了還會拉肚子,他一個勁的吐,阿溫在一旁笑開,聲音如銀鈴。

  “嗚嗚——”元英舔舔舌頭,五官難受得扭在一塊兒,撲向阿溫,把她摁在雪堆裡,一個勁兒的揉她耳朵鼻子,叫喊道,“你使詐你使詐!”

  “哼!彼此彼此。”阿溫邊說腦袋邊甩動躲著他的魔爪,“哎呀,裴元英,你戳到我眼睛了!”

  元英當真中計手上動作一頓,掰開她掩在臉上的手,“我看看。”

  阿溫趁機推了他一把,讓他摔了個狗啃泥,靈活的跑開,笑聲縈繞。元英從地上爬起來,拔腿就追阿溫,本來幾下子就能追到,可惜她太狡猾了,總是在他還沒觸到衣服時就溜走,有時候混進人堆裡更抓不到她,只能聽她的笑聲來判斷在哪個方位。

  就這樣,在長長的雪地裡,夾雜著若干人的腳印,有一對腳印,大的追隨著小的,重疊開來,蜿蜒而深淺不一,在青春的回憶裡,留下不朽的一筆。

  對面樓層的落地窗經陽光反射仿佛鍍上一層金紗,一個高大結實一個清影柔弱,“老德。”林素英靠在德叔的肩膀上,悠悠地喚著他,下唇翻動,猶豫著要不要開口。

  “別擔心。”德叔反握她的手,悄然隱去眉間的憂慮,“一切有我。”

  “你是不是又有事瞞我?”林素英猛然推開他,冷哼一聲,“十年前你也是這樣說,讓我們娘倆依靠你,結果就出了事!”

  “小心點,動作太大會引起胎動。”德叔皺眉,被推的人反過來擔心她。“溫家那邊是什麼意思我還摸不透,總之現在事情還沒定下來,阿溫待在我們家,我們就得保她無憂,不能讓她受半點委屈。”他想起以前的糊塗事忽然有些哽咽,“畢竟是我們欠她的......即使你再容不下她也要裝裝樣子的好。”

  “放屁!我哪裡容不下她了。”林素英白了他一眼,一巴掌往他手臂招呼,打掉他伸過來抱他的動作。

  德叔笑笑,無奈地捏捏眉心,這懷孕了脾氣變得好大,“我以為你多少有點看不慣我把那孩子放在咱家擱著,和元英同吃同住。”

  他記得先前和她提過請保姆的事,結果被她一口回絕,理由是家裡多個外人她不舒服。

  “這孩子比元英好上好幾倍,我疼愛都來不及,你真是小看人。”

  “也好。那你平時多為她打點些,過個年總得買些新東西。”德叔又不動聲色的把她圈在懷裡,嘴角輕輕勾起。

  “唉,這方面真是煩死了。你和元英的衣服幾年來我都好置辦,阿溫就是奇怪,給她買什麼衣服她都說好,結果來來回回穿的都是愛玲留下的那幾件,這脾氣真是像極了她媽。”林素英說著,神色多了幾分愁意。

  “不,是像她爸。”德叔恍惚起來,眼裡仿佛蒙上一層莎,擋住人的視野,探知不出他心底的波瀾有多壯闊。

  正如他所說,錯在他一人,老天休想報應到他家人身上。休想。

  這個時候,社區出了事。元英和一個胖了他兩圈矮他半個個頭的女孩扭打開來,一時誰欺負誰,大人們分辨不清,但看那女孩眼眶紅淚眼婆娑的模樣就拉開元英,把他摁住。

  阿溫連忙捂著破了口子的額頭,沖到元英跟前,“叔叔們你們放手呀,他手剛崴到了。”

  那兩個年輕的男人聽到阿溫這樣說連忙松了手上的勁兒,元英就趁機掙脫開來,脫下脖子上的圍巾繞在阿溫的腦袋上

,把她腦袋按在肩膀上,“阿溫,沒流血沒流血,你不要怕。”元英一遍說著一遍惡狠狠得盯著胖胖的女孩,那女孩也不甘示弱,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狠狠瞪回去。

  “我知道流血了。”阿溫嘴巴被封住,說出來的話加了重音,唔唔地不甚清晰,不過她更尷尬的是元英就這這麼多人的面抱她,她只能在他肩膀上扭動,極力掙脫。

  “快透不過氣了,放開啦,我不會暈過去的。”

  元英聽到阿溫嗡嗡地抗議著,手腕刺骨的疼痛才緩緩傳來,他鬆手放開阿溫。

  咳咳,其實事情是這樣的。兩小無猜的青梅和竹馬在雪地裡你追我打歡快的奔跑,那個胖女孩,也就是叫林美美元英的同班同學實際上不怎麼美的女孩也想插一腳,結果發現兩人打鬧來打鬧去愣是把她當作小透明,在家養尊處優嬌氣跋扈的林小姐一下子受不了這個氣兒,抄起學鏟往兩人身上招呼過去。頭一回沒砸中,阿溫看見腳邊飛撲而來的鏟子和遠處胖胖的女孩,想起這位不就是某次吃面的時候元英拿來跟她比較,學習特牛逼一口氣解決兩大碗牛肉麵的林美美嗎。於是,阿溫起了壞心,抓起鏟子在林美美面前和元英丟來丟去,做出一副好像玩的很開心的樣子。林小姐想到自己的東西被玩地那麼開心就氣結,沖過去一把推到阿溫,阿溫也不示弱,抓起雪就往她眼睛糊,林美美反而處在下風躲著阿溫的魔爪。元英看見林美美碩大的身影正扭動在阿溫身上,就肯定阿溫是被欺負的一方,抄起手裡帶鋼圈的雪鏟朝林美美扔。不過方向有些偏頗,不巧地砸到阿溫。裴少爺就怒了,死活不信是自己扔歪了,咬定是林美美使壞,兩人就怒吼來怒吼去,漸漸上下其手扭打開來。而阿溫捂著額頭覺得發暈,還左右的勸架,心裡極具不平衡,為啥受傷的是她,她還要拉住天雷勾地火的兩個肇事者。

  矛盾就這麼個開始和經過。結果的時候是在醫院。躺在病床上輸液的是阿溫,左右是裴元德一家和林家爺爺等一干老小。

  元英手裡纏著石膏,坐在阿溫旁邊一顆顆葡萄在他和阿溫嘴裡來來去去,愣是一眼也不看對面可憐兮兮的林美美。

  林美美沒有比他倆好大哪裡去,小丫頭臉蛋青腫了幾塊,一雙漂亮的大眼睛因為挨了元英一拳一大一小,畫面太美,元英真的怕一看就笑出來,那他爹不得把他另一手也坳折。

  林老爺子脾氣很隨和大方,孫女被揍雖然有些心疼,但也分外喜悅,他的寶貝兒小孫女從小跋扈橫行誰都不放在眼裡,他很擔心因為家裡的寵愛讓她日後是難有歸所。現在,她的小孫女小可憐的眼神帶了不少歉意時不時飄向元英折了的手,他就高興得不得了。

  “元德阿,你這崽子同我家美美真是有緣分。”

  元英聽到緣分兩個字就毛骨悚然,回頭看看自家母親,一雙眼果然幽幽地泛著綠光,看著林美美的眼神又滿意又憐愛,而林美美低下頭,作出一副嬌羞狀。

  我靠!元英低罵,只有阿溫聽得見,她抿著薄唇,眼裡的笑山水寫意。不過元英明白她這是幸災樂禍!

  “是啊。”德叔伸出手揉揉林美美的腦袋,動作溫柔得令阿溫詫異,“美美別怕,那小子再敢對你動手,叔叔揍死他!”

  “好的叔叔。”林美美飛紅了臉,小小聲地說。林素英對這本家姓的姑娘也有了好意,心疼的撫摸她臉上的傷,嘴裡還是丟了幾句責怪的話,“這麼漂亮的臉蛋,裴元英真該打是不是。”

  “不不不...都是誤會,我不怪他。”林美美聽到裴元英兩個爸媽都要打她,心裡就有點慌,就說裴元英怎麼是那副欠營養的模樣,原來是爹不疼娘不愛的。唉。

  “聽見沒有!”林素英回頭假意怒視元英,餘光卻悄然掃過阿溫。

  阿溫指尖瞬間涼意透徹,“美美。”

  “啊?”林美美聽到阿溫叫她,驚訝地回頭,這小姑娘讓她還是有點怕的......“對不起。”阿溫吸吸鼻子,眼看淚水就要出來,元英的目光又要兇惡起來,林美美又慌亂起來,擺擺手,“不不不,都是誤會,我也有錯。”

  “那我們能做朋友嗎?”阿溫眉眼彎彎,笑得特別善意。

  林美美一眨不眨得看著阿溫好看的眼睛,疑惑的目光使勁刨著,奇怪,剛才的眼淚呢?!“好...好啊。”

  “聽說我們美美讀書很好是不是?元英告訴我們,你在班裡都是前幾名呢。你有空就多指導指導他呀。”林素英誇獎她語氣溫柔又令傻裡傻氣的林美美陷的天昏地暗。“我看我們兩家可以多走動了,林老。”

  林老爺子打量了眼林素英,加贊點頭,多少替裴元德又個賢內助而高興,但最終打的算盤是——美美嫁過去不怕發生婆媳爭鬥。

  大人們又寒暄裡幾句,林美美就在各種溫柔友好的炮彈下砸的頭昏腦脹,在爺爺撒潑滾圈鬧著回家,林老爺子無奈,帶著一干保鏢走前留下一張邀請卡。

  七十大壽。

  林素英仔細地看了那張系了金絲綢緞奢華的邀請卡,朝德叔揚揚手,“老德,有這個我才不怕。”

  德叔無奈的看了眼妻子,攬著她往門外帶,“醫院消毒味重,我先帶你回去。你也真是的,剛老爺子只是試探下,我們還有退步,你倒好,答應地那麼爽快。”

  “這事我要事先做好打算,你不是說溫家那邊還沒有准信嗎,那邊的小姐那麼矜貴,給咱家做......”

  而後的話不知道是因為腳步遠了還是聲音被壓小阿溫和元英都聽不到。阿溫一翻身躲在被窩裡,任憑元英再怎麼叫喚都不伸出腦袋。

  “都是你,我明明沒有錯還要跟她道歉!”

  “你傻呀,誰讓你和她道歉的。”元英伸手去扒她的被子,阿溫死死抓著,從被子裡傳來的聲音低沉委屈,“你才傻呢!”

  那種情況下,家裡都不指望裴元英能道歉,林素英給她的眼神是要讓她知道對方惹不得。阿溫沒什麼心機,體會不到其中的利害,但是知道那種疏遠怪罪的意思,是她心頭一震從而低下聲來道歉。

  林美美身上的傷沒有一點一寸是她傷的,林美美的學習好阿溫的也不賴,林美美長得再漂亮討人喜歡臉毀了也不及阿溫的十分之一。

  但是林美美生的比阿溫好。有個隨手一揮招來呼啦啦一堆保鏢的爺爺。這是阿溫比不上的。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