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溫情駐英年

正文 chapter.2

書名:溫情駐英年 作者:一流的二貨 本章字數:2896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0日 12:56


  而此時的裴元英感覺這下課鈴響得如此悅耳。

  他從一樓飛奔到二樓的三年二班。

  裴元英立馬同射出去的箭,明目張膽地奔進班級。

  阿溫正慢條理斯得整理書包從容不迫面色平靜的說“十秒不許動,十、九、八、七…”而脫了韁繩的野馬當真紋絲不動,這十秒仿佛過了半世紀。

  然後,十秒過後,馬所有的束縛都徹底沒了。於是…場景換做食堂牆後面的桑樹下。“它們怎麼了,我整天爬樹上給它摘新鮮的葉子,它怎麼就不吃了。”

  俞溫小心翼翼得趴在木板上觀察著這些小東西。

  她從一年級同老師住在宿舍裡,有老師照料卻十分乏味,因為住宿的就她一位,不是她特立獨行,學校也有規定可以收學生住宿。

  無聊時總能找到令人感興趣味的。

  比如說養小動物,種植花花草草…樂異無窮。也許是孤單,阿溫把所有耐心寄託在它們身上,一天天等待它們成長,生根、發芽、開花、而後結果。一步步,不溫不燥。不滿十歲的女孩尚且如此,十幾歲的她,就懂步步為營。

  阿溫心裡最欽佩的謀士便是諸葛孔明,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在龍臥五丈原諸葛亮祈壽未成死去時,阿溫不知怎的,淚如雨下,那種惺惺相惜的難過。

  她抬起頭,軟儒的發音“它們要纏繭了,這樣就是要…長大了。”

  裴元英頓時眼前一亮。他都不知道怎麼受這的感染喜歡養動物,特別喜歡討難養的。一如他的性子,總是在隘口尋找突破,總是在艱難處掘出天地。

  而他喜歡阿溫也如是,明知那時的阿溫,心如磐石不可移,他仍只中意她只待她好無怨無悔。

  自己起初不辭辛勞爬上高大的桑樹摘幾片破葉子喂蠶小子,後來給幼蠶喂了五顏六色的植物,導致吐出來的蠶絲五顏六色很是豔麗。

  某一年的某一天。

  元英數學突飛猛進,語文的字也不再歪歪扭扭,讓老師們大跌眼鏡,只歎數年不鳴一鳴驚人。

  其實還有不為人知的背後…所謂不為人知就是裴母毫不留情地揪著兒子的耳朵,說:“你要是沒考上附中,我和你爸就帶阿溫轉學到附中,把你丟在這裡!”

  元英抱著作業淚眼汪汪得沖向俞家,抓住阿溫問東問西的,以前的東西只有阿溫會,現在的東西他只能靠請家教,但是家教按點上下班,劈裡啪啦劈頭蓋臉的講了他現在的知識點從不涉及以往,敷衍的很徹底,卻很現實的沖他這麼一小屁孩總結,我一研究生經過無數次考試從來沒有一次比小學畢業考簡單。

  而後無數次拍拍元英的肩膀,安啦,隨便都能過,反正你爸有點是錢,沒錢了也有權,呵!

  嘲諷裸.露無遺,拼爹的時代。

  阿溫起先不予理會他的撲騰,誰知道他又搗什麼鬼。

  “阿溫,你就幫我補習把,我要和你上一樣的中學。”

  阿溫的鉛筆突然斷了…“走開。”

  元英又死乞白賴地粘上去,“阿溫…”阿溫向旁邊挪去,他們何時這麼熟了,真是...

  “救救我…我親媽下的狠話是肯定能做到的…”

  鬼信你能好好讀,阿溫無奈地歎了口氣,仍了一本字帖。

  “那你從練字開始。”

  “好...”

  “啊,阿溫,我筆沒芯了,你的筆借我。”

  “……”

  裴元英沒等到回答就打開筆袋,裡面的學習工具應有盡有。

  “你怎麼這麼多東西,我回去叫我媽也買。

  哎呀,阿溫你寫的字比我們班那些貼在後面牆壁的好看多了…我也帶數學來了等會教我…”

  裴元英寫沒兩個字就左翻右翻,兩眼習慣性飄向阿溫,她在做數學的幾何。

  她也自然是習慣性的盡可能忽略。裴元英終於知道自己的無趣,埋頭學著阿溫的字練。

  外面突然下了暴雨。

  元

英像是突然想到什麼問道,:“你生日在什麼時候?”

  “六月二十八。”

  哦。六月二十八,剛好放假。“阿溫,你想要什麼?”

  阿溫瞥過一眼,哼哼一聲表示謝謝,不用。

  元英像是癡傻了一般兀自的說道,“你喜歡松鼠嗎,那種淺棕色毛毛茸茸只爬松樹只吃松果的小松鼠。”

  阿溫又瞥過一眼表示這還用你說,爬松樹吃松果的當然是松鼠。“還可以。”

  “恩恩喜歡就好。”

  “......”

  雨停了。初夏的陣雨,來匆匆去匆匆。斜陽露出側臉。

  於是黃昏像個精靈,從窗戶頑皮瀉蓋在兩個孩子的身上,這個年齡美麗季節總是萬里晴空一片和諧愜意,不用懂太多淩空傲視世界。

  犯錯是他們特有的權利,千千萬萬的煩惱怎麼擋得住放肆紛至遝來。

  1997年,阿溫要離開母親身邊了。此刻她仍認為,阿媽和她是連在一塊的。

  這一天,陽光明媚。苑和園。是社區的名字,每一棟樓都有著雷同的奢侈。阿溫和元英的新家在第三棟。

  該搬動的傢俱都已經被搬運工人一一搬入。大人都已經來過這裡,所以也把房間分配好了。

  總共有四間房間,應該說有五間。

  原本有一間房間比較大,德叔便要求隔成兩間房間,兩間房的面積都和客房差不多。

  那是元英和阿溫的房間。

  桌子深棕色,和米白色櫃子極不協調,俞溫入眼十分喜歡,深深的一種歷史不朽的氣息同桌上精緻花紋一應合成。

  來來回回地摩擦那棵蒼柏的紋路。找了張白紙,還有鉛筆。她想將柏樹的怪幹奇枝畫出來

  每項令她意興盎然的事物不是刻在腦海裡就是描繪下來。

  畫技無師自通,無所謂畫畫的功底,她只是通過自己的觀察勾勒成藍圖再運筆。

  一隻鉛筆,納盡萬物。

  黑色白色原始更般配。已經覺得這是最好的色彩。

  比起會說話的五顏六色,她更喜歡這樣子。

  後來初中了,她在興趣小組的繪畫班知道那叫素描。素描素描,原來如此。

  畫到崎曲不平的岩石,絕巘多生怪柏,此柏蒼勁挺拔無不令人由衷生畏。松柏於岩石,盤根錯節緊繞。

  岩石于松柏,養育哺乳不棄。

  她莞爾一笑,想起阿媽。對松柏更甚喜愛。

  松柏圖清秀竣工,每筆都有形。

  她曾在年少時想,只做個安貧樂道的畫家也好呀。

  阿溫喜靜,元英見她安安靜靜伏在桌面專注於她的畫,也就閃到陽臺,盤腿,戴上耳機。

  他喜歡音樂。rap、搖滾、pop、鋼琴、弦樂。輕柔、激辣、舒緩抑或悠揚。只要入了他耳,就有說不出的妙趣。

  他也曾想,戴上耳機在只有音樂的世界裡就夠了。

  1997年,他和阿溫走過了第三年。以前小,不覺得生日有什麼意義,好吃好玩便足夠,現下,眼裡的阿溫開始變得特殊,相伴的人,就像紅酒,越釀越醇。

  情深久伴,他曾想過,不管自己以什麼身份,勢必要陪著阿溫一直一直走下去。

  可是,在往後那缺席的一年裡,他卻沒有勇氣見她。

  “如果沒有遇見你我將會是在哪裡日子過得怎麼樣人生是否要珍惜也許認識某一人過著平凡的日子不知道會不會也有愛情甜如蜜任時光匆匆流去我只在乎你心甘情願感染你的氣息人生幾何能夠得到知己失去生命的力量也不可惜所以我求求你別讓我離開你除了你我不能感到一絲絲情意

  如果有那麼一天你說即將要離去我會迷失我自己走入無邊人海裡不要什麼諾言只要天天在一起我不能只依靠片片回憶活下去...”

  任時光匆匆流去我只在乎你

  元英輕哼,明明還稚嫩,明明還不懂在乎,卻仿佛,可以有那麼一個人值得他寧負天下不負卿。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