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溫情駐英年

正文 chapter.3

書名:溫情駐英年 作者:一流的二貨 本章字數:2886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0日 12:56


  黃昏過後,夜幕降臨,都市愈繁華,華燈初上。

  元英欣賞這夜景,他可不是什麼閒情雅致的人,只是難免被華美不殷實的假像迷了心。

  “元英。”

  “…嗯。”慢悠悠的答到,他早就發現阿溫站在她身旁。

  “我問你…”俞溫換口氣,“你很喜歡這裡嗎?”元英不假思索:“喜歡啊。”

  “那比起城東老家呢?”

  “老家也喜歡啊。”

  阿溫面對他這般隨意的回答啞口無言,她以為元英是個念舊的人,也許心裡還記掛這城東,但困倦異常懶懶的呵欠不再詢問,今天搬家坐了蠻久的車實在累了“我睡覺了。”

  “我今天看到愛玲姨了。”

  “是嗎?”阿溫自從搬到苑和園,就很少見到阿媽,濃濃的思念,讓她內心壓抑。

  “好像去見了一個男人。”

  阿溫抿嘴,梨窩下凹,不樂、不信。“你不要胡說。”

  元英訕訕,他說的不假,放學回家他和同學戲耍繞道走回家,確實見方愛玲進了一家算是高檔的飯店,而在一個陌生的男人,與她並肩。但看到只是側面,他也不能斷定。

  “也許看錯了,愛玲姨應該在城東呢。”

  阿溫打著哈似乎不以為意地回房間了,直到看到那幅淡墨的松柏,臉色不鬱,沉默、沉默。

  //

  炎炎夏天,阿溫開著最大檔的風,不過無濟於事,那風悶熱的讓人窒息。雖然新家不再有滿屋子噬血的蚊子,卻沒有清新涼快的柔風。

  於是沒有了看書繪畫的意思,所幸過兩天就放假了。

  “阿溫。”轉身看見元英笑得十分開心。

  “幹嘛?”

  “跟我出來。”

  阿溫好奇得跟上去。

  在走廊裡就感覺但到哪裡不對,卻十分舒暢。

  “阿溫,躺這裡。”他指著竹枕。

  她雖然頗有猶豫還是趟了下去,冰涼的地面衝破衣服的阻礙接觸到肌膚,她舒服的一笑。

  “嘿嘿,你從小就怕熱。”

  “這裡的地板怎麼這麼涼快?”阿溫閉眼享受。“我拿濕布覆著,時不時灑點水,然後等了不久就收起來地板就變得冰涼冰涼的了。”

  也就是水蒸發吸熱阿溫想著,很快沉沉睡過去。

  林素英被外面的高溫熏得眼冒金星,正想著她是不是看錯了,這兩個孩子怎麼躺地板上睡覺。元英極沒形象地臉貼地,旁邊還有亮晶晶的液體,估計做美夢然後口水溢出來了。

  而溫溫連睡著都掛著笑臉,小手盡往涼快的地方蹭。這孩子從小懼熱,絕不出門,那小臉十分白淨。

  她頓時心花怒放,這兩個寶。

  //

  附中坐落在B市的東南方,早幾年這裡就繁華浮世。

  自然,學校的風貌顯赫,入此大多數學生必定是非富即貴,阿溫便覺得自己與這裡格格不入。

  到底還是因為裴元德,裴元德的父親在司令部任職許久應該是新中國的老功臣,發現他不是財大氣粗庸俗之輩對他很是提拔。

  阿溫很尊敬裴元德,也許是得到缺漏的父愛,從小對於德叔的安排乖到言聽計從,起碼比元英乖得多。所以受到的寵愛也會更多。但是她不能大肆揮霍裴元德的寵愛,比如,裴元德要給她辦場氣派的生日。

  裴元德欣慰的說阿溫是個懂事的孩子。

  於是,生日那天沒有氣派的生日會,但有一棟三層蛋糕。點蠟燭前,怎樣也找不到元英。林素英說,指不定上哪野去了。裴元德冷冷哼一聲。方愛玲握著女兒的手切蛋糕,一邊溫顏勸解,大家先吃蛋糕,元英可能上同學家了,再等等他可知道今天是阿溫的生日,不會不到的呢是吧阿溫?

  阿溫點頭,元英說要給她驚喜。

  裴元德的面色微緩,給阿溫送了女孩子喜歡的毛絨娃娃。

  阿溫盯著娃娃愣神了好久,如果真是父親,送她的也許是一個有

生命的動植物,或者一副水彩筆。她還是笑了笑說喜歡,卻對裴元德,更加靦腆起來。

  蛋糕吃罷。依舊不見元英。林素英焦急萬分沖裴元德說道,:“要不報警吧?”

  “不成,失蹤四八小時才能報警。”裴元德吐著煙圈,面上雖不慍不火,但心裡還是拿捏不准。他靜坐了一會,笑著讓阿溫回去睡覺,阿溫被方愛玲帶回房間後,聽見裴元德在講電話。

  裴元德向司令結了機關大院裡的警衛,全城搜索。

  十一點半,電話響起,阿溫翻過躺在右側的母親,躡手躡腳的出了房門。裴元德掐滅指間的煙頭,“喂——”

  “裴參謀,我們在山坳裡找到了您要找的——十一歲的小男孩,現在我們正往您家去。”

  “他現在怎麼樣。”

  “他除了臉上以及手臂有輕微擦傷其餘並無大礙,只是——”仲夏瞧了眼瞪大眼睛一言不發的裴元英,略微難以啟齒。

  “恩?儘管說。”

  “是,他懷裡抱著兩隻松鼠幼崽,您居住的地方不宜攜帶寵物,那麼我們是否應該替您處理掉?”

  “不用了,隨他。”

  “是。”

  ——“德叔......”

  裴元德反復揉捏太陽穴,聽見動靜兀然回頭微微笑道,“阿溫,怎麼還不睡呢。”

  “元英回來呢嗎?”

  “馬上了。他果真給你帶禮物。”

  “您能不能不要罵他...都是因為我...”阿溫垂下眼瞼。

  “沒事,我不會罵他,今天你是小壽星,德叔聽你的。”

  阿溫看著德叔慈祥的面孔,微微下蹲,“我來幫你按摩。”

  裴元德側躺,阿溫食指中指併攏,指間微微滲出孝順的溫暖,裴元德的眼眶發酸,心裡輕歎,多好的孩子可惜...

  年輕的警衛向裴元德敬禮。

  裴元德賞識的點點頭,“仲夏,辛苦你了多謝。”

  “裴參謀,我們只是盡了一點綿薄之力。”仲夏謙虛的說。

  “恩,回去後切莫驚醒司令,明日我必當拜謁他老人家。”

  “是。”仲夏不做停留,轉身離去。

  而後,裴元德正眼不瞧元英,兀自進了房門,歇息去了。

  林素英摟著元英,這裡看看那裡看看心疼得不得了,連忙翻藥箱給他清理傷口,用酒精清理時元英有些吃痛,“嘶——”

  “你還知道疼,到哪熊去了不回家不知道都在擔心你是不?”林素英嗔斥。

  “傻元英,你怎麼去給阿溫抓這麼兩隻小松鼠呢?”方愛玲哭笑不得。

  元英忽然想到什麼看了看時鐘,還沒十二點,於是沖阿溫笑嘻嘻。“阿溫生日快樂!”

  阿溫有些生氣,輕輕白了他一眼。

  方愛玲看了看女兒,又看著元英掛彩的小臉,溫柔道,“阿姨替阿溫謝謝你了,但是以後不能再這樣,不知一聲就出去知道嗎?”

  元英偷偷瞄了眼和松鼠玩的阿溫,笑嘻嘻的點頭,林素英有些惱火,食指往元英腦門一戳。

  他的兒子,算栽了。

  夜深。

  方愛玲溫柔的撫摸女兒的額角,耐心地詢問她每一件事,事無巨細。

  隨著一句句輕談,房間裡彌漫的溫暖,明媚而動人。

  天灰濛濛亮,方愛玲將阿溫圈在懷裡,柔聲道,“睡覺吧。”

  “阿媽...”阿溫此刻的眼眸時而明亮時而黯淡,“元英說,那天看到你了。”

  方愛玲一愣,心下了然,微微笑,“那只是一個朋友。不相干。”

  隻言片語,阿溫便撥雲見日,她知道阿媽是什麼人。儘管林素英也曾當著阿溫的面提起給阿媽張羅物件,但她始終懂得,阿媽的心,是如何。

  不懂愛情,卻懂何為堅定。

  她那年,也在元英眼中看見了堅定,幾十年如一日的執著於她,那雙眼動人仿佛是說,三千弱水,只取一瓢飲。

  星亮。入夢。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