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溫情駐英年

正文 chapter.9

書名:溫情駐英年 作者:一流的二貨 本章字數:4308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2日 10:56


  從校服到婚紗的愛情,為整個學院人人所豔羨,鮮少人知道其中暗藏的三角關係。十來年,裴元德丈夫父親的身份,做的天衣無縫,讓人找不到噱頭指責。只有何清水明白,橫在那段婚姻中間的女人,從始至終都存在。她的女兒,如今被他們像女兒一樣照料,不分你我。卻硬生生卡在林素英心頭,每每看她一眼,都仿佛看見了過去被愛情嘲笑,卑微到塵埃的自己。

  回憶到摯愛,她真後悔啊,為什麼白白浪費感情去死命追求一個稱不上良人的混蛋呢?當年怎麼能夠幾十年如一日般替他事事周全,以那種幾乎算得上是逼迫的方式將他栓在身邊。

  這個女人,拼勁力量守護自己的一寸一土,不讓外人染指侵犯,原來是怕失去她逾生所愛的男人。高傲的心性和卑微的等待使她十幾年來在那個幾近完美的女人抬不起頭。包括她的女兒,她甚至沒有辦法展出最真切溫柔的微笑,只因為她心小再也容不下任何,哪怕是一顆塵埃。

  而接納她,為的仍是不讓那個男人為難。

  “自從俞敬中喪生,你為她們母女所做的超乎一個故友的職責,我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你實話告訴我,對我好,是不是因為感到愧疚?是不是覺得,你的妻子明明辛辛苦苦的為你生兒育女,而你心裡始終放不下另外一個女人?”

  “看來下回我要和清水好好談談。”星夜時分,裴元德從背後摟住嬌弱的妻子,愛憐的撫摸她鬢角的柔軟,和濕潤的臉龐,心裡卻微微歎息,怎麼每次懷孕都像個小可憐,要麼發脾氣要麼哭,明明有了一次經驗,依舊讓他無措。都怪何清水,今天來了一趟就給他惹出這麼一出。

  “和清水無關。如果你想轉移話題,那就是你預設了。”她腦袋埋得更深,想到了什麼,仿佛被撕開一個大口子淚水泊泊外湧。

  “我以為許多年前我們已經談妥了。老婆,試著相信我有那麼困難嗎?”

  “我也想啊!”她像受到了什麼刺激,翻過身做起來面對著丈夫,抽抽噎噎。“她老公工作中突然失蹤你就陪她找了兩天兩夜才回來。我那時剛懷元英那會,身體還不穩定,那兩天除了婆婆來看過我,你想過我和元英的死活嗎?對,新婚燕爾我不該鬧你也彌補了,足月不出戶就為了陪我,所以你沒錯。又過了十年前,她老公出事了,你沒日沒夜的忙,你告訴我你做了什麼,你整天守在她身邊安慰她!還讓人瞞著我!我以為過了那麼久那麼久了,你早該淡了,可笑的是連你自己都沒想到會陷得那麼深。何苦呢裴元德,為什麼當年不像個男人,把她搶過來,咱們又何必假惺惺的做恩愛夫妻。”

  裴元德聽她說了這番心裡話,即便以往吵得再凶也沒有過的犀利語氣,不由得僵住,最終,在她咄咄逼人的眼神裡敗下陣,拉她躺下蓋好被子而後起身。

  “你去哪?”她睜著一雙潰散發紅的眼,啞聲問道。

  “書上說孕婦情緒激動的時候最好先讓她冷靜冷靜。我去書房看會書。”

  她一陣冷笑,抓起枕頭朝他丟過去。“你心虛了心虛了!我就知道。”

  他回頭,眼睛眉毛藏在陰暗,燈光照耀不到,但卻能讓人感知他注視的地方。他說,“你覺得我對愛玲的好,可以用愛來解釋嗎?”

  “難道不是?”

  “不是。我和你說過,我於她,比親人疏遠比情人羈絆,只在這中間,不多不少,涇渭分明。如果你只能狹義的概括為愛,老婆,十幾年來你都沒有懂過我。”

  裴元德離去的時候沒有聲音,關門以及步伐的動作牽扯著傷口,疼痛而緩慢。而林素英耳旁只剩下嗡嗡耳鳴,她悶頭大哭,好一句沒有懂過我,徹底將她瓦碎。

  加上上一次未好的心結,冷戰進一步加劇。

  阿溫經常看見德叔半夜帶著一身歸來,雙手撐在盥洗盆上,吐得一塌糊塗。她乖巧的燒開水,泡嬸嬸刻意留在客廳的醒酒茶。德叔眼瞼猩紅,醉迷的模樣,心中仍一片清明,再烈的酒似乎都無法緩解他心中被撕裂的痛。

  他朝阿溫暖心一笑,想抱一抱她,手抬在半空卻張不開來,這個男人永遠無法隨心所欲。他說,“今天是應酬的最後一天,去睡吧,下回不要等我了。”

  阿溫打了哈欠,揉揉惺忪睡眼說好,德叔晚安,脫了羽絨外套鑽進被窩,小小心聽著門外的動靜。硬質皮鞋的跟同契合的發出清脆的咚咚響,路過阿溫門口時她能感知距離之近,步伐聲直到隔壁就停止,沒有門轉動時螺絲咿呀咿呀的吳儂軟語,阿溫就快進入夢鄉,那個響聲突然出現,朝書房方向彌散。

  裴元德帶了一身酒氣回家,每夜都不敢打擾安睡的孕婦,而是屈就自己倚在書房的旋轉椅上小憩。

  林素英缺少了暖爐一般的懷抱,幾天幾夜沒有睡好,天微濛濛亮,她突然從夢中驚醒,摸臉,一片濕潤。這時,浴室傳出窸窸窣窣的沖水聲,她回頭,橘黃色的光從門面透出來,一下子激起她的心酸愧疚。起身,赤腳,旋開浴室的門,她雙腳踏入濕淋淋的浴室,從背後緊緊抱住裴元德健碩赤.果的背,花灑的水從他背後滲入她睡衣領口,澆在心頭上,疼得她泣不成聲。

  “老德,對不起。”濃重的鼻音,委委屈屈的模樣讓裴元德一消幾日來的陰霾。他關掉水,脫掉她的睡衣,取了浴袍將她裹住,胡亂的擦乾自己身上的水漬,小心翼翼抱起她,放在床上。轉身換上睡衣,他的妻子仍哭的梨花帶雨,他心室裡仿佛充滿了許多啃咬人的螻蟻,一下一下的抓撓,欲罷而不能。

  滿是自責溢於表面,都怪自己,沒定好她的心。老給她患得患失的錯覺。

  他溫柔的拍打妻子的背,緩一緩她的哭勁兒,心想,倘若生個姑娘,定然像她一般照三頓沒完沒了的哭,那可得了。強大的甜

蜜和幸福感充斥著他,天知道他多麼慶倖她在身邊。而面對她的猜疑妒忌,他始終無能為力,有什麼辦法呢,于公於私他拋不開方愛玲的。

  如果還能回頭,再做一次抉擇,他寧願自己和妻子做一對貧賤夫妻,不去貪求富裕權貴,從而保住了一個平安的三口之家。偶爾,兩家人相約出遊,湛藍的天空下,碧綠的青池旁,男人把酒言歡,女人家長里短,孩子放飛手裡風箏,載著幸福安穩。再老了,兒女成家,含飴弄孫,四個人兩兩相互攙扶,挽手遙指夕陽,談及過往,是那般明媚。莫不道琴瑟和鳴,歲月靜好,人生如初。

  裴元德做了冗長的一個夢,安睡到晌午,直到接到仲夏的電話,說是溫老那方得知城東告急,給了妻子一個象徵和好的吻,匆匆出門。

  裴元英見狀,知道雨過天期,捂著臉笑得燦爛,又一次開起爸媽的玩笑。林素英氣紅臉,罵小兔崽子哪裡學的不三不四,追著兒子打,上竄下跳,雞飛狗跳。

  阿溫也咯咯的笑倒沙發,嬸嬸打得好!

  過年家裡要大掃除,除舊迎新,月嫂總攬大活,林素英就拾掇拾掇元英和阿溫的房間,在書架的暗格裡呼啦啦的倒出一堆玩具,全是些他爸不許他買的暴力不良的東西。她回頭看了眼阿溫,元英讀書時沒個正經,書包不常背,這麼大一堆工程,他定是每天都在計畫。阿溫心虛,悄悄挪到門外,朝元英指手劃腳,喂你被發現了。

  小丫的臉色一青,聽到一陣河東獅吼,撒腿就跑。

  還沒出門就撞到親爹的肉牆,“慌裡慌張的幹什麼。”裴元德展露淡淡笑容,語氣甚是無奈,一把揪住兒子的領口,往門內提溜。

  元英看到父親身後的人,眼睛一瞬間亮晶晶的,一聲洪亮,“愛玲姨!”

  方愛玲一襲深褐色長裙,腰身處綴滿含苞欲放的梅花,隨著裙擺搖曳生姿,清幽的梅香沁人心脾,及腰長髮捊出幾股,辮成細細卷卷的柳枝合著花苞,盛放在左腦勺,貼著脖頸,溫婉美麗。這般用心打扮,是希望在女兒心中她還是如初。

  阿溫倒頭撲在母親懷裡,一瞬間紅了鼻頭。“阿媽...我以為你不來了。”

  方愛玲蹲下身子,把女兒攬在懷裡。老時坐在搖椅,左手清茶一盞,右手古書一卷,靜靜回想平靜的一生,對得起丈夫的綿綿情意,卻最對不起女兒。

  “阿媽看看,我們阿溫長高了沒有。”方愛玲理了理女兒的衣領,忍住思念彙集的淚水。

  “愛玲姨你看,我比她高。”小少年昂首挺胸,得意的站在阿溫旁邊,斜視刻意去打量那巨大的高度差。

  “確實呢。小元英,新年快樂,歲歲平安。”方愛玲取了紅包塞進元英的口袋,小丫的有錢收開心的一蹦一跳。

  “愛玲——”林素英在元英房間的門後聽了許久,這才扶著腰走出來,聲音卻是沙啞的。她看見方愛玲,如初驚豔,尤其這幾年更添風韻,但卻因為走不出丈夫已亡的苦痛,清瘦了許多。也就在此刻,忽覺愧疚。

  裴元德一個箭步走過來,溫柔的扶住妻子的肩,回了令人安心的眼神。

  方愛玲左手托住她的手臂,柔聲道,“別站在這,你身體不方便。元德哥,扶阿英坐著吧。”

  “沒關係,不礙事。老德你快去沏壺茶,愛玲遠來,肯定累。我待會讓月嫂多添些菜,你看你...准是沒照顧好自己,瘦了太多。”

  兩個女人坐在一旁話家長里短,裴元德在一旁不做聲,卻時不時搬些墊子讓林素英坐的舒服。

  “敬中的祭日當天,家裡兩老沒有見到阿溫,都以為我把他們的孫女拐到天邊。”

  “俞老爺子怪罪你了吧。他們二老自從敬中出事後就在海外不問世事,怕是不知道孩子在B市讀書。只是,過了這麼久怎麼才想起來看阿溫?”林素英手裡捂著暖茶淡咂,當年方愛玲和俞敬中的婚事是遭到二老反對的,都覺得這樣的女人是不會給兒子帶來事業上的幫助,結婚六年俞敬中就喪命,愈發覺得方愛玲必定命裡克夫,雙雙拂袖去了美國,再不認這個兒媳。

  “我已經稟明,老人家感念敬中這點血脈,所以我打算把阿溫帶回去過年見見二老。”

  “愛玲,你再考慮一下。”林素英有些擔憂,“孩子帶回去,依兩老的作風,極有可能把阿溫...帶回美國。”

  同樣為人母,林素英便是深刻明白孩子倘若徹底離身,做母親的切膚之痛。方愛玲失去了丈夫,再沒了女兒,照她如此敏感的心性,怕是生無可戀。

  “這件事,元德哥也提醒過我。”方愛玲抬頭,眸裡平靜恬淡。“倘若他們執意,我勢必斡旋到底。最差,最差不過法庭相見。”

  “放心吧,我和老德都會幫你。”林素英緊緊握住她的手,真誠友善。裴元德也不由得一愣,微微釋然。

  “阿溫才不去美國。”裴元英舉起拳頭,抗議。剛才阿溫在他耳旁輕輕的說,“我死也不去。”

  這話,堅定了少年心,便脫口而出。阿溫說不走,就不會走的,所以突然從美國冒出來的勞什子爺爺奶奶,見鬼去!

  “我們元英捨不得妹妹。”方愛玲開起小玩笑,聽進林素英耳裡臉色鐵青,這孩子,對阿溫執著過緊,真怕日後想不開。

  “要不晚上住著,大家一起吃頓晚飯,明天再讓老德司機送你們回去。”林素英把話題拉回來。

  “今天剛好有人送了幾袋上號的炭,我們兩家很久沒有開灶圍在一塊吃火鍋了。”裴元德也表示同意。

  “那也把月嫂留下來吧,大家一塊熱熱鬧鬧。”林素英看向丈夫,頗有些徵求意見的味道,裴元德自然是同意。

  “這樣也好。”女兒投來殷切的目光,方愛玲啞然失笑不由分說就答應了,兩家確實很久沒在一起了,自從敬中離開後。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