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溫情駐英年

正文 chapter.10

書名:溫情駐英年 作者:一流的二貨 本章字數:2442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2日 10:56


  A區高亢唱著軍歌,B區卻啞這嗓子哼出軍中綠花。

  寒風飄飄落葉軍隊是一朵綠花親愛的戰友你不要想家不要想媽媽聲聲我日夜呼喚多少句心裡話不要離別時兩眼淚花軍營是咱溫暖的家媽媽你不要牽掛孩兒我已經長大站崗值勤是保衛國家風吹雨打都不怕衷心的祝福媽媽願媽媽健康長壽待到慶功時再回家再來看望好媽媽待到慶功時再回家再來看望好媽媽故鄉有位好姑娘我時常夢見她軍中的男兒也有情啊也願伴你走天涯只因為肩負重任只好把愛先放下白雲飄飄帶去我的愛軍中綠花送給她寒風飄飄落葉軍隊是一朵綠花親愛的戰友你不要想家不要想媽媽聲聲我日夜呼喚多少句心裡話不要離別時兩眼淚花軍營是咱溫暖的家不要離別時兩眼淚花軍營是咱溫暖的家....

  腔調明顯的哽噎,不要想媽媽不要想媽媽…在場潸然落淚的只有一個,班長沖著他吼,“三排右數第四滾出來。操場,蛙跳兩圈。”

  所有人看慣了罰人場面,有眼神似同情似僥倖似嘲笑,盡數射向灰頭土臉的他。

  標準抱頭一躍一蹦,一圈四百幾乎力竭繞到隊伍面前卻不慎被小石子絆倒,狠狠摔在草堆裡,像是爛泥附注滿地只餘窮掙扎。

  他耳畔聽見陣陣刺耳的笑聲,想必都在笑話他。

  朝夕相處也有個把月,非人的苦練人人都在煎熬,只不過受了罰笑話他人有意思麼,風水輪流轉,他人受罰時怎麼就沒想過輪到自己被笑話是該怎樣的心境。

  至少他不曾笑話過別人,但願尊重是相互的。

  爾後,班長又吼了一聲,他們消了音,被喊去站分解軍姿四十分鐘。

  他勉強站了起來恢復了些力氣,卻一步也邁不得,立馬倒了下去。

  班長凝了神色板著臉走向他,班長個子不拔尖,走的步伐卻氣宇軒昂、雄赳赳煞是有種折服人的氣場,見他這麼就天天就一張臉,現在也是,板著臉色踹了他大小腿幾腳而力道剛剛好。

  “最後一圈五分鐘,超了晚上別吃飯。”拋下一句話昂首挺胸頭不回走了。以往何時在乎過晚飯,輕蔑的環視操場接著起身。五分鐘的事。

  後來他花了近十分鐘,反而晚飯的時候多了碗蛋湯,他清晰的記得班長喝了保溫瓶裡的開水配著飯菜毫無營養。

  他輕易忘記自己蓬頭垢面,想家流的淚。

  日子見序漸遠,久而久之,沒有阿溫的日子霪埋漸漸消散,另一種溫情風和日麗。

  溫的情英的年,錯綜複雜,又偏偏在某個人的心裡長駐,一刻也不願離開。

  早上的訓練似乎短短一會功夫就結束,支著全身汗流浹背地做到樹陰下,天空穿過葉縫一點點泄進來,愁雲慘澹般刺痛雙瞳,這晴空萬里一朵雲竟帶點奢侈,爾後,入了誰的眼。

  “元英,吃飯,一起。”林榮說話時磕磕絆絆。

  他呆這已近半年,和這東北旱鴨口吃拜了鐵把子。

  林榮不會游泳。

  記得當時不深的游泳池只有他一人戰戰兢兢,仿佛下油鍋。

  隊裡有人平日欺負他口吃,訓練游泳時往他背後悄悄推了一把。

  他下了水嗆的半死,險些噎過去,口吃正對著他,結結巴巴向他呼救。上了岸,又結巴的道謝卻因嗆了一口水把眼淚都要嗆出來,他笑口吃

的憨。他舉手比劃道,“我叫林榮。”

  “我裴元英。”

  “元英…咳!”林榮又嗆了一口水,這回是口水。

  ———————言歸正傳———————————食堂已經人滿為患,元英悠閒的拿著鋁制的碗,用指甲敲著軍中綠花的調,他以為他的哼哼只有自己聽得見。

  不然,他旁邊的一俊俏小生笑得肩膀一抖一抖,看見元英的眼睛飄過來後,立馬抿唇,但眼裡依舊是慢慢的笑意。“你好。”俊俏小生很有禮貌。

  元英丟了個眼神給他就轉過頭去,倐的發現林榮也哼哼吃吃的笑起來,忙不迭的用鋁制的玩具狠狠賞了他一個爆頭,壓低聲音道。“再笑回去爆你菊花!”

  林榮立馬肅靜,他可不想屁股被擼。

  食堂有兩個視窗,盛菜的有兩個大媽,一個大媽問吃什麼,一個大媽用眼神示意。

  “麵線糊,不加蔥,鹵蛋和臘肉切碎...”

  “麵線糊,不加蔥,鹵蛋和臘肉切碎...”

  別懷疑,不是作者打重複,而是俊俏小生和野蠻粗人異口同聲。

  於是乎,俊俏小生與野蠻粗人面面相覷,眼神交流一番後,背道而馳。

  吃飯的時候,兩人只隔一桌,面對面吃飯,俊俏小生慢嚼細咽,野蠻粗人狼吞虎嚥...

  俊俏小生吃完後發現對面有雙眼睛虎視眈眈的盯著他,代城問,“多多,你兩認識?”

  俊俏小生姓韋名多多,城東豪門韋老太爺的貼心寶,在他旁邊個頭高高臉蛋卻長得萌勁十足的代城是他的發小。

  “不認識...”

  “那他看你幹嘛...”

  “誰知道他是不是嗑.藥了。”韋多多起身。元英也起身。

  代城偏了偏腦門,在他耳旁低語,“凶多吉少。”

  韋多多回答,“敵不動,我不動。”

  “......”

  他們倆離了座位,元英正要追出去,卻被林榮拉著,“我...還沒,吃完。”

  “啊...”元英騷著腦袋,“你先吃著,吃完回宿舍等我一起沖澡。”

  林榮吸著麵線糊目送他離開。

  “敵來了...”代城輕咳。

  “喂——”元英繼續搔頭,“剛和我打招呼的。”

  “你好。”韋多多繼續打招呼。

  “那什麼,我覺得你眼熟。”

  韋多多挑眉像在問所以呢,顯然對這樣的對白覺得無趣。

  代城倒覺得有趣,“我也覺得你眼熟特別眼熟。”

  元英的眼眸瞬間點亮問代城,“哪裡眼熟。”

  “好像在...鳳姐的合影集裡看過你。”代城自覺誠實,韋多多和元英卻滿額黑線。

  “我是覺得你們兩像的氣息像是城東人,口音更像。”

  代城和韋多多面面相覷,代城開口“我們確實是城東人,你眼睛真明亮。”

  “啊...因為我老家在城東。”

  “是嗎,那回頭請你吃槐花糕!”代城熱愛老鄉。

  “槐花糕啊...”元英咽了口口水,腦海裡突然蹦出雪白的槐花糕,“好吃的緊。”

  “好吃吼,光想想就流口水。”

  恩恩。兩人目光相觸,好像兩塊碩大的槐花糕正互流口水。

  韋多多扶額,你兩能矜持點不。

  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