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溫情駐英年

正文 chapter.12

書名:溫情駐英年 作者:一流的二貨 本章字數:2361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8日 14:31


  溫安集說,:“要沒什麼事就少回去,多在這裡走動熟悉下環境,我老了走不動遲早要在這裡安生,就等著你們孝敬。”

  她手心攥著的紙張,一串阿拉伯數字,第一眼就刻進腦海。

  嬸嬸說:“去了幾天都沒消息,頭一次打來就問起你,這孩子忘不了你,我心想你們都要成年了,自己的心事好好處理。寶寶說想姐姐,你著了空就回來。我等著。”這句話觸動了她的心房,想起人想起的事如暗湧,吞噬淹沒窒息無聲動情之處悄然落淚。

  這一刻,她不要再選擇忘記了。

  她終於放下卑微到不被稀罕的尊嚴求溫良。她望向他,面容誠懇,淚眼婆娑。溫良輕輕揭去發亮的淚珠,會刺傷他眼睛的淚珠:“爺爺那我來說。”

  悄然,觸動一片柔軟。

  所以她現在在花苑社區,她曾生活十年的家。卻物是人非。捏著家中朱紅的固定電話,一下一下摁著8個按鍵,從話筒裡傳來的是自己心跳加速的呼吸。

  “嘟……”林榮問元英,“你有,喜歡,的,人麼?”

  興許是因為林榮的口吃,他又笑了,很難受的笑。

  “我喜歡的一直把我當親哥哥。”

  林榮同情的眼神,似乎比元英還受傷,語言難以安慰,他就拍拍背部希望他不要太難過。

  林榮記得自己哭得很凶,帶著哭腔外人無法聽懂他。他和藹的外祖母就一下一下輕拍他的背,給他順氣。就像他現在,就覺得元英笑比哭難看,心情得有多沉重。

  元英很享受,因為林榮拍的力道剛剛好,今天站著半天的軍姿腰酸背痛。

  直到有人喊道:“裴元!裴元!傻帽,你電話。”元英怒,摔過一本書,“滾你吖的,叫老子傻帽抽死你。”對方笑嘻嘻的,“尼瑪,還藏了小媳婦,瞧媳婦來電了。”

  “我怎麼不知道我有媳婦。”元英低聲嘟囔,抄起電話,喂了一聲,還沒來得及開口說一句你哪來的我媳婦,就傳來一陣盲音。

  他愣神了好一會,迷迷糊糊的晃回宿舍。

  只記得一件糗事,他們洗完澡人人身上只掛一條內褲,而他的偏偏印有英文CK穿反一眼就明瞭。被其他人笑話一番是難免的,反常的卻是裴元英只顧著傻笑完全沒聽見似的。

  據林榮回憶,當晚仿佛聽見有鬼咯咯的笑還不時飄出一句不清楚的話。“她…打…我…花…娘…”她給我打電話了。

  後來大家都在搜羅花娘這只女鬼,元英問道,花娘怎麼這麼像古代妓院老鴇的名字。

  他今日心情格外高昂,出奇的好,竟沒有多損他們一言。

  只是他們這是郊區,往中心的是城市,在某家機關大院裡有人狠狠打了噴嚏。

  她心中有疑惑,莫不是有人說我壞話來著?

  “阿愀。”又一個。哦,感冒了。她想著想著就去添衣服,怕到時候又被良子念叨自己笨不曉得照顧自己。

  她昨晚耳畔常縈繞一個人的聲音,熟悉再不過,然後輾轉反側失眠最後著涼。

  她詢問自己衝動下掛電話是怎樣的心情,未果。她甩頭自己又泛了情緒怪不得元英說她有時傻不拉嘰的。唉,果然懊惱了,早知就不退縮

,掛了電話白白產生笑話。

  她在嬸嬸身邊呆了兩三天,一切都很舒適,談話間阿溫懂得進退,恰好迎合嬸嬸避重就輕的問題。嬸嬸心裡明鏡,卻裝糊。

  只是將她攬在懷裡時問她:“我們溫溫,躲在被子裡哭了對吧。”

  阿溫吸吸鼻子,這都被知道了。“沒有...好啦,就一兩次。”嬸嬸卻啞了嗓音,眼淚欲奪眶而出。

  “好孩子,別怪你媽心狠,她有不得已的苦衷。沒辦法都告訴你。”

  ......半晚時分,一輛墨色奧迪駛進社區,從車上下來一位二十歲左右西裝革履的俊朗的年輕人。

  他走向阿溫,“阿溫小姐,司令讓我接你回去。”

  “仲夏...能不能讓我走回去?”

  仲夏劍眉緊鎖,但阿溫紅色眼眶一眼便知是哭過的,他不懂少女的心思,但知道此刻,她需要自己靜一靜,更何況,老司令只說讓他來接,並沒有特指幾時回家。

  “有事直接按快捷通話。”仲夏遞過一隻墨色的手機,而後同墨色賓士絕塵而去。

  走在回溫宅的路,天際橙紅,黃昏啊,總有那麼多念想即使骯髒即使美好都被盡數勾出來,不自覺憶往惜。

  她原以為只有騙子願意真心騙她。

  腦海掠過長長一副畫,十六年的輾轉,路過的人都給予他們認為的好,饒是該滿足被關注的罐子裡泡大的十六年,卻有愁怨一個勁騰升。

  好似她蒙著眼摸索,明明是有眼睛看得見的,然不得不走在盲道舉步前行有人攙扶走著不是自己的路,受了牽絆也不會讓他人擔驚受怕笑著說:“我哪裡會怎麼樣。”

  哦,是了阿媽教的。看著看著就學會了。

  縱心海萬丈心事也如海底撈針,問不到究竟的。

  難道她沒有在彷徨夜裡哭泣麼,她在哭她沒得選擇身邊的人樂意就來,不高興揮手不吭一聲走了。

  就是父親不在世誰真心疼愛她為她停留。

  阿媽轉手將她託付溫家,要她尊敬爺爺和上下的人融洽,要她必要時言聽計從…她看著阿媽臉上橫生厲色,沒有割捨的忍痛,她第一次,第一次痛恨她半點傷心都不洩漏的面具!

  然後呢,嬸嬸不言語默默地將她物什完整收進行李箱,然後放在她腳旁。若是提起箱子走出家門恐怕只剩她一人彳亍。

  她哭得可悲,抱著嬸嬸好久好久才哽噎出,我不走。

  嬸嬸淚又染了眼眶紅了鼻頭,說著我的好阿溫,乖。於是,將她的好阿溫推出了懷抱。

  德叔給了一張儲蓄卡,只知道握在阿溫手裡以至心上都是沉甸甸的,這樣就算打發了一個過客麼。她好難受吐不出一句委屈埋怨,因為阿媽的話刻深了。

  她還是孩子坐上豪華香車不懂得享受坐墊舒服的奢侈度,只知這一別她又換歸所。

  淚就嘩嘩的流。

  父親去世她俞溫做了裴元德十年乾女兒,勉強冠上了裴姓。

  而現今她卻稀裡糊塗的又冠上溫姓。照舊社會角度去理解,她俞溫是溫家的童養媳。在成人之際終要嫁給溫良。

  若要說溫老和俞溫的父親定下的姻親是父母之命,那溫英的這十年算不算得上是媒妁之約。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