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溫情駐英年

正文 chapter.17

書名:溫情駐英年 作者:一流的二貨 本章字數:2266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8日 14:31


  “老頑童,你這院子生機勃勃,在門外大老遠的就覺著喜氣洋洋啊!”

  “哈哈,臭老頭,你可來了。”

  “咋了,想我了?”

  “去,沒個正經。我要想也想你家那壺神仙不換。”

  阿溫記得陳爺爺來向爺爺討過,卻也只拿走了兩三兩,泡不了多少。

  兩人一人一句來回倜儻,不亦樂乎貌似家常便飯,不這麼拌兩句誰都不成。

  溫老招顧凡到跟前,讓他乖乖得叫了陳爺爺。

  老人家眼前一亮,“幕燕的孩子?”

  顧凡點頭。

  “怪不得,可神似。好久沒來這了吧?我見你那會,十歲出頭,嫩娃娃一個。”

  “這些年假期都不在家,B市又離這尚遠,都沒能有機會來拜訪陳爺爺。”

  “孩子啊,有這份孝心就好。”陳老欣慰地笑,也伸手招來陳穹綸寶。

  “還記得那個是你穹哥哥嗎?”

  陳穹穿著軍綠色風衣,支手撫著眉梢,這動作貌似是他的隱僻,嘴角淡淡笑意,一派翩翩公子。綸寶眼珠子圓溜溜,眼睫毛長長忽閃忽閃,虎頭棉拖,稚氣尚未盡褪。

  顧凡的眼在他們身上逗留好一會,指著陳穹。陳老笑,“這孩子記憶還不錯。”

  說著說著,陳老的女兒女婿已準備好棋子,榕樹旁一張瓷桌,桌面一格一格紋路刻得分明,棋子圓潤,黑白分明。

  溫老伸手要拿裝白棋的銅缽,卻被陳老反手一擋。

  “不可不可,每次使黑棋都讓你圍得水泄不通。”

  “呵,與棋無關,是你技不如人!”

  陳老被這一句技不如人激了起來,“不如你使白棋我使黑棋,倒看看誰不如人!”

  “你還和我瞪鼻子上臉了哈?”

  “我使白棋使白棋。”

  他一撈,把白棋抱個滿懷,這廂,溫老由於慣性下意識去搶,卻被阿溫攔住。“

  “爺爺,棋子的黑白只是一種分辨的方式,其實他們都一個模樣。”

  “話雖如此,但我用慣了白棋,平常都不見這傢伙跟我爭棋,今日是怕在晚輩前丟臉。”

  阿溫一向拗不過溫老的頑固,此時頓時無話。若是若干年後,誰多麼有理的長篇大論話都不如她一字千金來得奏效。

  陳韶華見兩位白髮老人爭起雞毛蒜皮之事,突然感覺這兩位年輕氣盛必定爭得你死我活過,畢竟她16歲以前都是同母親生活,之後接來歸來父親膝下,卻由於學業不曾見過兩人閒時拌嘴,有也只是聽母親絮叨過。

  她睨了眼身旁的丈夫,心知他除了小說還有…自己,其餘都搞不定,甚至從小腹黑的陳穹。

  (咳咳,介紹一下,這對夫妻就是陳穹的父母,陳母是陳爺爺的親生女,與才華橫溢的陳父一拍即合,但陳父與陳家絕無關係,儘量別往這邊想,恰好同姓。現代女性為了讓兒女與自己同姓也就找了同姓男子戀愛結婚,雖說同姓者五百年前幾有可能時一家,但看陳穹精明腹黑的摸樣,應該還算正常。)

  她示意兒子去解圍,陳穹裝作沒看見卻更往瓷桌

靠,打定主意看戲。

  陳母無奈也不在袖手旁觀指望她人,硬著頭皮溫言軟語想從自家父親中斡璿,陳老卻擺擺手對女兒說,“你只當這是笑柄看去,我們的交情你不懂,不礙事。

  陳母點頭,凝重地退步。撇嘴思量,她父親和溫老天天都這樣嗎,那不存在孤單,定是連爭執都有趣。

  她怕自己不夠孝順。

  想到這,也就松眉,靜靜觀看他們美妙的爭執。

  “白棋還來!”

  “你用黑棋。”

  “呵,你怎麼不用。”

  “以往你來我這下棋,不都是我在用黑的。”

  “那你就應該一直用下去。”

  “不可,今日我非用白棋。”

  “得,跟你爭浪費口水,老規矩辦事成不?”溫老著實不耐煩。

  “是,我這輩子口水用得最多的就是跟你吵……老規矩!”

  老頑童…

  陳家三代都是拿著搶杆說話,收藏的兵械各種型號數不勝數。

  陳老撥通內線,就有兩個勤務兵端著兩把槍桿子,姿勢昂揚步伐齊整,到底是槍把人襯托得威武。

  這兩把40年代的機關槍,一出場就把溫老深邃的眼眸點亮,這老傢伙到底還有多少寶貝?

  在場只有陳穹面不改色,外公早就領他把機械部參觀透了,更頂級的他都抱起來耍過,這兩把小貨色有什麼好驚訝。

  他沒有太大的表情還是因為對這些意興珊闌,對於搭在他肩膀充滿好奇心的綸寶他還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火神M61,是外公的父親當年突破國民黨分支隊的圍剿,反敗為勝的戰利品。”陳穹娓娓道來。

  顧凡豎起耳朵,一字不差聽了去,心懷鬼胎。

  父親曾與他說過,陳家長女的兒子,若他能將他顛覆,那麼就能達到有能力。

  溫老半個眼神一掃,陳穹被打量得十分透徹。

  他不引為意,退到陳老旁邊。

  陳老哈哈大笑,伸手抓起一把塗了防銹紅漆的機關槍,放置案前,俯身左手扣住槍柄,右手輕輕摩擦月牙狀的開關,右眼凝視目鏡,那副猶如面臨洪滔大軍,欲求痛快掃淨的磅礴氣勢,使溫老的眼眶熱了起來。

  “我爹把國民黨打飛時,繳來它,恰好作為我十六歲成年禮。”

  一個男人16歲,隨父征戰血氣方剛,收到的成年禮是可保家衛國、戮敵如屠狗的槍械,

  至暮年,年少時的熱血仿佛又沸騰。

  “你這是要拆了這寶貝?”溫老此話一出,眾人倒吸了口涼氣。

  他們的老規矩就是比拆和組裝。

  從年輕到年老的老規矩,都已經臭得發黴,儘管這是一個本事的較量。

  但是往常拆散和組裝的都只是尋常的步槍和巴掌大的手槍。

  “這把“火神”美國佬發明後賣給中國人打中國人。我早就想拆,只不過礙于我爹。他早已百年,我也不忌諱啦。”

  陳老擺擺手,示意,不用大驚小怪。

  溫老嗤笑一聲,把勸阻的想法歸置腹中,托下巴默默打量“火神”,漸漸蹙眉。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