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溫情駐英年

正文 chapter.19

書名:溫情駐英年 作者:一流的二貨 本章字數:2946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0日 12:56


  家敏攀在樓梯口的扶手,向離她更低處的顧凡拋杏仁,不管扔得怎麼偏,顧凡都吃得到。

  她有些惱火,本想整整他卻整不到,看到顧明樊領著個活人包袱回家,笑吟吟得對顧凡指了指門口,一個反手把杏仁向上拋。

  顧凡見了家敏的手勢回過頭,來不及叫聲父親就被杏仁砸了腦袋,嘟嘟嘟,杏仁蹦到門口,這丫頭!

  顧明樊俯身拾起杏仁,一個抛物線砸到家敏的額頭,而後又彈到顧凡腦袋。

  “你啊,少不了被家敏賣了的一天。”顧明樊一向脾氣溫和,和這些年輕人也無任何溝通上的代溝。

  所以,這家敏對顧明樊父子常常騎上頭,但又拿她沒辦法,她從小被縱容慣了。

  家裡那頭有保護得比尋常人家周到。說是什麼女孩子得嬌養,有心人都知道,全憑家敏爭取,太奶奶才捨得沖全家人發號施令,——善待這丫頭。

  “伯伯~”家敏嗲這嗓音討好的奔到顧明樊身旁,“想死家敏了!”

  “得得得,正常說話。”顧明樊只覺毛骨悚然,今兒性情大逆轉。

  “哎呀!”家敏一跺腳五官縐得兇狠,“有外人來,您真不給面子。”

  顧明樊爽朗一笑,“從軍區回來,你就成天想著變淑女?”

  家敏翻了翻白眼,這大伯怎麼老掀她底兒,她不回話盤算著明兒怎麼和太奶奶告狀,她好不容易想做顧家的大家閨秀呢。

  “可不是,”顧凡眨眨眼眼儼然是又要揭她底兒,“昨天還穿了裙子給太奶奶請安~呢~”

  顧凡故意加重了了“呢”,其意無窮啊。

  家敏手裡還捏著幾個杏仁,不加考慮狠狠得朝顧凡砸過去,沒砸到人,倒掉了滿地,氣呼呼的向顧凡奔去。

  顧明樊倒也不惱,看著一追一跑津津樂道,顧凡被爆頭還連聲喝彩叫好。

  元英為了不顯得沒有存在感,也附和著起勁的鼓掌,“好好好!”

  這下好了,顧姓三口人齊刷刷看向裴元英咧嘴巴八齒關不住笑得可燦爛,過會他被看的不好意思了就憨笑,背挺得筆直。

  最先收回看奇葩的目光是顧凡,徐徐走來,向他禮貌握手。

  顧凡除了筆挺的鷹勾鼻,一張臉搭配起來竟過於稚嫩,元英在心底搖頭,這人手不能提肩不能抗,pass!

  顧凡的手白皙修長,一把握到裴元英時偶感不適,他的手相比之下更為黝黑,而且在軍區吃穿用靠自己一雙手,五指厚繭甚為磨人,加之那雙茶色的明眸閃爍精光倒可以感覺他不是容易被妥協的人,精壯挺拔的身姿陽剛之氣渾厚。

  而他顧凡,不需要這樣的氣質。

  也許,這就是巧合中的巧合。顧凡和裴元英的第一次見面就不是好的開始。他們互相摒棄彼此。

  何為無知?

  咳咳,巴金說,“自己無知還以為別人也同樣無知,這的確是可悲的事情。”

  ////////////////

  初雪消融草長鶯飛,白茫茫的天際掩住陽光,連綿起伏的山脈遮住了更遠的視野,目標是山頂,一群人繞是氣喘吁吁為了最終的目標仍不亦樂乎的攀爬,笑聲洋溢。

  舒佟明顯有些吃不消,她今日穿了磨腳的皮鞋路姿有些不穩,但爺爺有命,人人得步行上山不得有人中途退出,更何況他老人家老當益壯正在前頭領路。

  溫慕容心疼的扶著女兒,時時溫言軟語眼底無盡的溫柔。阿溫就在溫慕容的右側,忍不住眼眶發紅,狠狠壓住洶湧而來的思念。

  終於到了半山腰,溫老雙手叉腰,猶如他年輕帶兵時英姿颯爽,這曲折的山路忽然讓他年輕起來。

  他發號施令,“大家就在這些樹下休息,吃些東西填飽肚子。”眾人呼了一聲,如釋重負一般。

  阿溫坐在一塊石頭底下脫下自己的運動鞋,只一雙襪子,踱到舒佟前面,溫慕容知曉阿溫的意思,未待她開口便說,“阿溫快穿上,過會著涼了。”

  “沒事的容姨,我熱著

呢腳底都出汗了,您快讓舒佟穿上吧!”阿溫彎彎柳眉說的甚是輕鬆,倒讓溫慕容有些盛情難卻,讓女兒受苦她雖然不願意,可..阿溫從入了溫家處處小心她看在眼裡,這般委屈她怎麼忍心讓她打著赤腳。

  “阿溫阿溫,你來給我送鞋了嗎?”

  溫慕容輕輕拍了下她探出得腦袋。

  嗯嗯!阿溫笑著點頭,蹲再她旁邊將舒佟得皮鞋脫下來,才發現他的腳跟磨出斑斑血跡,溫慕容看得有些心疼以至於沒狠下心阻止阿溫。

  舒佟自己穿上了鞋子,鞋碼大她一號,穿起來不再磨腳,她雀躍的蹦噠。

  阿溫笑了笑把皮鞋放進袋子裡,溫慕容在這時制止了,她說,“阿溫喜歡穿皮鞋嗎?”

  啊?阿溫有些怔然,那雙皮鞋黑的發亮的色澤似乎在沖她眨眼,好笑了,她竟產生幻覺,皮鞋長了一雙手一雙腳在她腦海跳躍說道“快來穿我吧穿我吧..”

  唔..皮鞋啊。

  她不由自主得點點頭,溫慕容眯起眼笑得很開,“快穿上吧。”

  阿溫突然楞了一下,沉默著拿出皮鞋慢條理斯得穿起來。

  有點..緊。

  她起身,輕輕點了點鞋頭,溫慕容欣然笑道“挺好看的。

  ”盤算著回頭送一雙過去,怎麼說阿良未來的妻子還是不能怠慢。溫慕容若真這樣把阿溫當成自己人倒好,可若不是呢?

  阿溫淡淡笑容,睨了眼洗得發白得運動褲,想到,白白浪費了一雙皮鞋。

  另一邊。“父親過了十五我該回去了。”溫慕燕啟了保溫瓶,倒了一半粥遞給溫老。

  溫老不急著回話,灌湯似的喝粥,用袋子給自己鋪了一席之地,再像往常一樣給女兒摘幾片葉子鋪成一個窩,似乎沒有聽見剛才的話。“坐著。”

  溫慕燕煞時鼻頭一酸,父親從小就嚴厲把女兒當成男孩子一樣養,她總是羡慕隔壁院子的陳老,給女兒買玩偶、背著女兒滿院子跑...但其實她的父親時刻關注著他們的成長,對他們的習性掌握得細緻入微。

  比如慕容喜甜食所以常牙痛他就會托勤務兵買支噴霧劑;慕新若不是當年被老家逼著上學今日的成就也不至於令溫家牌匾蓬畢生輝;比如她...磕著硬的東西心裡就會發毛,當然這不是怪癖而是母親的死造成的陰影。

  她無法忘記她用手去推開廢墟石堆。

  那時候她還不足十歲,一切的罪孽她都怪於石頭,是那無情的石頭壓碎了母親。

  殊不知戰爭才是罪魁禍。

  久久之後,溫老輕歎,“顧明樊還照顧不好自個兒嗎?”

  溫慕容目光閃爍,眺望很遠。

  仿佛那邊就是家。“他..自己還可以,就是凡兒吃不慣他煮的,況且凡兒說家敏住家裡,明樊還帶了客人,他們三年齡一般指不定把家翻過來。”

  “凡兒可不淘氣!”溫老撅嘴顯然不信他外孫會鬧騰。

  “凡兒自個兒在家我是放心的,就是..家敏,她性子活,凡兒被她一帶撲騰起來厲害得很,明樊一人制止不住不說,反倒會縱容了他們。”

  她想起貼心的活寶不察覺的笑得更開。

  溫老說,“她小時候倒不哭不鬧,安生的很!”

  溫慕容並未察覺話中的情緒,收不住笑容緩緩說道,“是啊,這些年出落得窈窕,活潑勁兒更討人喜歡..”

  溫老話題一轉,“你回來可給陳爺爺請了安?”

  “唉,還沒。除夕那夜本要過去的,但明樊從軍區回來要打點的事太多。”溫慕燕在顧家的二十年裡,不說三從四德,但丈夫兒子打理得井井有條,活脫脫一枚顧明樊的賢內助。

  “明天走前去趟,順便把家敏給他們說說。”

  溫慕燕沉默半晌,竟忘了老人家最忌諱陳年舊賬,便會意的點點頭。

  她二十年前能與顧明樊如魚得水成為夫妻,歸功於家敏。

  溫老拍拍女兒的肩膀,“那家敏真有這麼寶氣,你明日也把阿溫帶下去吧。”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