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溫情駐英年

正文 chapter.21

書名:溫情駐英年 作者:一流的二貨 本章字數:2584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0日 12:57


  斜陽沉澱滿地碎影,還有兩重交錯拉長的身影,一人雅致一人悵然。

  “他是好哥哥。”阿溫只能這樣評定元英,當然,只為溫良。

  “So?”陳穹撫眉輕勾嘴角。“你預備舍他全己?”

  不不不。阿溫搖頭。“我是舍他舍己。”

  “我明白了。”陳穹觀摩揣測她的心境,也只是笑的更開。“你有顧慮。不惜舍己。”

  阿溫完全坦誠的點頭,這時候她的處境已經被剖析透了,她知道,對陳穹掩飾,完全沒有必要。

  “我會通知他,他失戀了,還有...如果,你沒有顧慮的可以考慮一下,把他撿回去。在這期間我免費幫你保管。”

  陳穹似笑非笑的盯著她的表情略有舒緩,所以又特別好意思的補了句,“不用客氣!”

  阿溫松了口氣發覺和陳穹對話不會太艱難,“如果你不想保管了,或者他...不小心抽風得了不治之症把你整鬧心了你就直接踢給他爹媽,不用和我商量。也不用和我客氣。哦對了,他胸口有毛病,不用帶他上醫院,給他備兩塊綠箭嚼一嚼就成。然後最好把口香糖那層粉濾掉,嫌麻煩可以不用,前提是看他嗆得死去活來。”

  阿溫聊表完自己的意見不客氣的只丟了個背影就踏著落葉走了。

  啊有意思。陳穹第一次見到阿溫的這一面,覺得如此聰慧的一姑娘竟肯默默無言的居住在溫家接受一些冠冕堂皇的世俗,還真把溫老當親爺爺伺候。這是什麼,天下掉下個...呃,溫妹妹。

  而後轉念思忖,不自覺哈哈大笑,原來這才是她的智慧。以退為進。小六啊小六,你糊塗一世總算聰明一時。

  ////////////

  住了兩天,早上起來就陪顧明樊溜溜腿晨練晨練。

  顧凡最忙的時候是早上,他完全認可一日之際在於晨,他親口和顧明樊擔保上了工作就天天陪他晨練。顧明樊晃了晃心神算是默許,卻在笑等你工作了我也老了。於是,自打上了初中,顧凡免了晨練。

  又於是,元英挺傻的問了句,“您平常就自個兒出來溜兒?”

  顧明樊努努嘴愉悅得哼完幾個調後,揪了揪大白。

  “平常就帶著它,今兒帶你和它。”顧明樊笑的真的特溫和,真的沒有一點要玩笑元英的意思。

  再於是乎,那只貴族血統的警犬之後——大白,純白的毛髮赤裸裸的亮瞎他的眼。

  他緩緩回笑,心裡自我安慰道,這顧明樊也真是又拿人家跟一天吃幾百塊奢侈口糧的寵物比拼了。

  他靠軍區裡分的薄利,三天才許一餐好的,一個月添件背心。比?嗯高攀高攀。

  有些人,有時候真的生活的不過一條狗。裴元英呵呵的笑。又怎樣呢,他可有志氣,不要他爹一毛錢。

  就去年中秋,團團圓圓的好日子,他整碎了,他媽抱這滿月沒多久的元寶泣不成聲,他爹惡狠狠的攆他出門,特別誇讚他有骨氣,他要是敢用娶的把人帶回來他就能廢了他四肢。

  被攆出家門的人,還不知死活的抱著電話往家裡打。

  “嗯媽我挺好的,宿舍裡大家都很照顧。是啊,我會洗衣服還會洗床單了。嗯...嗯我沒生他氣。你別再和他因為我吵架啊。好...這裡上級說准我回家我就回去看你和寶寶。嗯...寶寶睡了啊好我知道了,那媽我先掛了,省得被老頭發現,連累你我可不會再求蘊姨電話借你啊!好好好,我開玩笑的。你好好照顧自己和寶寶還有

...我爸。”

  林素英依依不捨的掐斷電話,淚痕滿面,她壓低嗓音握著蘊宜的手,“元英他真的懂事啦。他會自己洗衣服收拾自己,他說他不生他爸的氣還讓我好好照顧他,元英他真的變了。可他不在我身邊,愛玲...我好想他,兒子...他離我太遠了......”

  方愛玲抱著林素英哭泣而顫動不已的肩膀,濕了眼眶。

  她會不會太狠心太自私了?她的阿溫離她已經遠的不像話,誰敢想像被女兒...恨!

  只是——門外,一隻孤單略顯蒼老的背影緩緩走開。

  元英掐了掐鼻樑,心裡很酸很酸。他需要成長的空間來磨礪自己,更需要學會控制。比如眼淚比如思念。

  從一開始,他確信這世界壞得不夠壞,好的卻很美好,他看家敏像看四哥像看元寶,

  這些人幾乎有著一樣的靈氣,純淨得不容瀆褻、染指。

  //////////////

  家敏是盞十萬伏特的燈泡,熱哄哄。顧凡比較忙一點就打發她。她覺得無趣,就每半個小時邀元英轉悠。

  第一次搓麻,才發現元英是個貨真價實的麻瓜加拜辭。搓麻和擺桌倒可觀,而且還見他擺出風輕雲淡的樣子。她以為他在這方面一定很高深,直到上了桌,拉顧明樊和隔壁顧小小湊人。裴元英憋了半天,緩慢自摸怯生生的推出一塊,弱弱開口,“一......”

  家敏以為自己眼睛瞎了才湊上前看,說,“一條?”

  裴元英異口同聲不同詞,“一隻小鳥。”話音剛落,臉紅不已。

  後面那句話,推翻了麻將的存在意義。

  “碰!”顧小小收起“一隻小鳥”和自己的放在左手肘的桌角。麻將只是遊戲的道具,他無所謂稱呼。

  家敏摸了張五萬,看了自己頂好的一牌,得意的向顧小小看去,於是乎闊氣將五萬的甩出去。暗笑,顧小小你應該又要吃吧,姑姑可不像裴元英那廝蠢得白給你吃,你吃了,苦頭就來了,嘖嘖親愛的全校冠軍。

  顧明樊抿著養肝茶觀賞這些小輩的神態,他純粹滿足家敏的湊人數,撫著一排清一色不動聲色。

  “啊!”裴元英驚呼。

  顧明樊惡狠狠的嗆了一口茶,要不是兩個孩子在。他一個掃堂腿廢了他。

  “八萬!”裴元英也貌似闊氣的甩了出去。

  家敏嘴角不斷抽蓄,“裴元英,你要逆天是不,下什麼八萬?”

  “你下五萬,我沒六萬沒七萬只有八萬九萬。”某人自以為誠實的攤牌。

  然,石化一片。

  顧明樊笑的支不起身子,回到書房想也不想就撥了電話。“喂——哈哈...老朋友。你兒子是奇跡,真的,我很少這麼誇人你知道的...什麼事是嗎?來我告訴你...”

  樓下麻將桌前,顧小小縐著秀氣的眉毛蹦下椅子,決心違背他最敬愛的人也不和奇葩玩!麻!將!“姑姑——我回家吃飯了哈。”

  家敏無奈的點頭,於是顧小小揚起俊臉飛一般跑了。

  “我小侄子,顧小小十三歲搓麻小冠軍,雖然沒有贏過我。”

  元英點頭,後面一句才是她想表達的重點他懂。

  家敏覺得點頭表示默認默認表示贊許,於是乎,心血來潮將自己誇得昏天暗地後裝作勉為其難得收他為徒。

  而後一個一個子兒得教他。“來,這個叫一條,嗯不是一隻小鳥...”

  ......只想補一句,二逼真好......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