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溫情駐英年

正文 chapter.26

書名:溫情駐英年 作者:一流的二貨 本章字數:4104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0日 12:57


  他們驅車來到遠郊,這裡更為南方,所以沒有降雪,一派四季如春,樹木墨綠。

  他們有七人,顧明樊,溫幕燕,阿溫,家敏,顧凡,元英,舒佟,在山腳下整裝待發。

  顧明樊口中的森林公園顧凡和家敏年幼來過,據說這座公園本不存在,只是有個牛逼哄哄的人,削了山尖,像天山池的形成一樣,中間建了個偌大的湖泊,四周全是各類樹。本來是要蓋個別墅的,後來這人死的早無福消受,建築工人就只修了長亭,權當紀念。

  時間久了,這裡長成一片綠園,週邊的樹直聳入天,內圍的樹像是為了迎合,特地長得較矮,坐直升機俯視這片綠園,森林內地外高的層次感就更加突出。而且那湖泊與地表融會貫通,每年湖裡的水都和地表更換,至今仍清澈見底。

  除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還有一些園藝師別出心裁的設計。

  在這片美不勝收的綠園裡,阿溫內心格外舒暢。她枕著背包,鋪了層毛毯,就著土膏的香氣躺在湖邊,享受夕陽的沐浴。這麼好的地方,野營可真瀆褻了。

  那又是一個怎樣的人呢,選擇去建立一座和自然相連的地方安家。也許那是一個願與魚蝦為伴麋鹿為友的,閒人。不知不覺就睡過去了,醒來時湖邊已經升起了篝火,大家都圍在一起烤火,看星星,嘻笑聲此起彼伏。

  阿溫身上蓋了件貂皮大衣,隱隱約約還能聞到清幽的薄荷香。她順勢看向篝火,這個狂妄不羈的少年,好像還不是那麼能讓人記恨。

  做起身子卻發現身旁有個纖薄的身影,天色暗沉看不清她的面部表情,但那雙丹鳳眼卻悠悠泛著藍光,手裡還捏著斷了弦的手柄。阿溫知道,她從一開始都表現得不太喜歡自己,卻意外她主動說話。

  “你醒啦?”家敏好像在微笑,盤腿坐著氣氛輕鬆。

  “嗯。”阿溫輕輕回應,而後又覺得這樣回答太過蒼白,於是又問,“剛才放風箏嗎?”

  家敏不假思索的點頭,瞥了一眼手裡的東西,“放了一會,繩子就斷了,風箏就落在那——”

  家敏指著遠處的樹林,依稀有塊白色的風箏的縮影停在樹上。

  “也許,斷了就再也收不回來了。”

  她這一句,若有所指,似乎藏滿無奈與遺憾,阿溫一時無話。

  時間靜靜流逝,家敏看了阿溫莫不靜好的側臉許久,才道,“你真漂亮...”又覺得這麼直接不好於是又說,“我餓了,走走...去吃飯。”

  阿溫啞然,哭笑不得。

  但不遠處飄來孜然幽香,確實是有些餓了。剛睡醒的阿溫食欲大振,吃的比舒佟多了許多。

  燒烤板上冒著嫋嫋炊煙,元英拿著刷子刷油,時不時翻一翻,考完一批又一批汗水直冒都無暇理會,只要阿溫吃的好他都高興。

  顧凡吃得有些拘謹,畢竟他是客人,而且元英勞動的光輝一面又讓他心裡產生那種初次見面時的彆扭感。於是在旁邊打下手,加加煤炭搭把手遞一遞材料,不過有時候遞錯調味料,把家敏的孜然羊肉考成麻辣羊肉,辣的她眼淚鼻涕止不住,這下不僅反幫倒忙還被挨打。只好洗洗手退到一旁,等吃。

  顧明樊也就一開始教他搭燒烤架和升了個篝火,就和媳婦在一旁你儂我儂了。拿他的話來說就是能者多勞,誰讓他燒烤這麼拿手,大家乖乖坐好,小二——上菜!

  阿溫咬著雞排,看著地面,一滴兩滴的數著他掉落的汗水,不知怎麼的覺得嘴裡的雞排美味極了,頓時覺得自己有點...無良。但是又看到家敏給他擦汗,那一點點愧疚感也就煙消雲散,他有美女相伴還有什麼不滿呢。

  阿溫一開始,真的以為家敏是喜歡元英的。不然厭惡感這麼明顯呢。可是除了她,家敏厭惡的可多了。有時候,連自己都不放過。

  她媽媽他爸爸,兩雙眼睛都是茶色,唯她的寶藍色。只怕顧家人,溫家人都把她當傻子了。

  家敏看著相濡以沫的顧明樊夫婦還有臉上總掛著微笑的顧凡,這家人十幾年裡當真待她不錯。

  她記得小時候不愛講話,但有一次爆發,哭鬧著為什麼別人都說中國的小孩沒有藍眼睛,就她有就她不一樣。溫慕燕就買了對藍色的美瞳,給自己戴上,哄她,小寶貝不哭哈,你看伯母是不是和你很像?

  家敏對著那雙藍色的眼,當真止住淚水。

  爸爸媽媽常在w市定居,家敏幾乎是窩在顧明樊夫婦的臂彎裡長大的。

  後來,在這樣一個書香世家的豪門裡當千金,見多了懂多了聽多了,心思也多了。

  這個家族裡,沒有什麼比能說會道討人歡心更強了。

  她在魯迅的紀念劉和珍君裡讀到,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如果,她真的心甘情願承歡太奶奶膝下,顧家的掛名千金,也許她還可以無憂無慮的嫁個好人家,然後再與顧凡毫無瓜葛。可從懂事她就不再打算這樣下去,她要失去也要得到。失去本不該屬於她的安樂,得到屬於她的公平。

  她仰望星空,閃爍點點,注視著西南方向的星星在心裡喃喃問道,“我是不是應該再表現得快樂一點?嗯...家敏,聽好了你該姓什麼姓什麼,最好沒心沒肺點。”

  //////////

  顧明樊夫婦去搭帳篷了,元英剛想說去搭把手吧,結果被顧明樊踹回來。家敏一臉憤憤拉他坐下,“人家二人世界你湊什麼熱鬧?”

  元英慶倖,還好顧明樊只踹他一腳。

  顧凡提議玩遊戲唄。

  舒佟雀躍,家敏聳聳肩膀

無所謂,阿溫隨你們,元英雙手以及雙腳贊成。

  顧凡問,你們軍區裡都玩些什麼?

  元英掻腦袋,也沒什麼,就偶爾拉拉歌。

  舒佟鼓起勇氣,湊進元英,“你...拉拉?”

  元英彆扭了,不好意思的訕笑,那我來兩句純粹娛樂,你們別笑啊,特別是你大麻將。

  家敏冷笑,我為什麼要笑,不就唱歌嘛你也真看得起自己。

  阿溫一言不發,靜靜目光裡悄無聲息的流淌著冗長思緒。

  123,321,123456。快快快,不要像個老太太!咚咚咚,不要像個老太公!耶,耶,耶!

  唱得好!唱的妙!再來一個要不要?要!要!要!叫你唱,你就唱。扭扭捏捏不像樣!冬瓜皮,西瓜皮,不許耍賴皮!

  ......舒佟忍不住噗嗤,口水都噴出來,阿溫也忍不住,還是強硬的忍了,抽出面巾紙往舒佟臉上拍,這丫頭口水亂噴了。

  顧凡覺得有意思,跟著剛才的調有一句每一句的學著。

  家敏完完全全笑倒了,嘴裡還念念有詞,你模仿兩個人對話,太搞笑了。

  元英就笑不出來了,就知道大麻將靠不住...誰說的,看不起我...元英又看了看鎮定自若的阿溫,心想青梅竹馬就是青梅竹馬,被我笑話一籮筐訓過來的果然不一樣。你們三兒笑點真低。

  其實元英一開始也笑抽了,青春不都這樣嗎,圖個新鮮勁。

  大家在湖邊搭帳篷,他們五個人的帳篷前後排列。顧凡這兒的帳篷比較小,兩個大男孩睡著不夠舒坦,元英靠湖邊,為了讓顧凡睡得自然,他就半個身子露在外頭。他上頭睡著阿溫,阿溫被舒佟一個旁壓也給擠到外面,那這樣她腳在內,上身在外是不能舒展的,於是連腳也伸出來,這樣比較好睡了。等於說,阿溫和元英都睡在外頭。阿溫抽出大棉被,往整個人蓋,昏昏欲睡慢慢進入夢想...突然做了個驚世駭俗的夢,她夢見黑白無常來取她魂魄,先是銬上手鏈,然後要往她腳鏈動手,於是她不停的撲騰,然後...然後把黑白無常踹入湖水裡了...再然後就醒了,元英在湖水裡撲騰,一個勁兒喝水,顧凡在旁邊拿根竹竿疑似在撈他上岸。

  隔天醒來,元英病倒了,所有人的勞動支柱哄然倒下。

  而且昨兒個,他還許諾家敏,帶她野外採集食材,舒佟聽見了,原本生分處了一晚上就感覺到了糊了的地步,於是哥哥姐姐纏著叫著順路帶上她。

  阿溫白了眼淨添亂的舒佟,虛咳,“咳咳——我也去...”顧凡看了眼阿溫,默默舉了手,心裡暗道,如果不是阿溫也去我懶得采什麼野菜。

  卻不得不承認,裴少號召力很強。

  主幹病倒了,眾人覺得不行,裴元英你趕緊好兒,否則我們午飯吃啥。

  元英感歎世風日下啊世風日下,不就感冒嗎,這幾個沒良心的孩子至於把人家當非典病人隔離嗎。

  呲溜的吸鼻涕,圓目極其幽怨的在一夥人身上掃來掃去,再低頭看看自己,包的跟粽子似的。

  外面一層他自個兒的貂皮外套和顧凡的深藍風衣,內兩層三件小棉襖,亮點是小棉襖都是粉色的重點是,一件家敏的一件舒佟的還有一件阿溫的。

  阿溫心道,我有罪...這廝早被捂額頭佈滿密密麻麻的汗珠,可心裡暖暖的。

  心想,就我這身子,大冬夜裸睡都不打緊,要不是昨晚哪個魂淡睡覺還多動的翻來翻去,把他踹下湖!搞得他喝了些湖水,現在肚子裡還鬧著。

  阿溫面色窘得跟豬肝色一樣鮮豔,低頭不肯多說一句。其實昨天她本來是碰不著元英的...啊就...他們兩都睡在外頭...她舒展下身子沒想到就把他踹湖裡去了。

  “小麻將,來張嘴,啊——好吃不?”家敏眉眼彎彎嘻笑道。

  元英的手窩在衣服堆裡,只能靠人喂,阿溫喂:尷尬,顧凡喂:彆扭,舒佟喂:我們還只是七分牛肉和八分牛肉。於是家敏喂:此乃天經地義,正所謂,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暫時當下喂他饑飽的麻麻。

  元英咂巴咂巴的嚼著魷魚片,狐疑的咦了一聲,這味道怎麼有點不對。嘔——稀裡吧啦的魷魚片和生薑片被吐出來。

  “沒烤熟就算了,怎麼還放薑,毒死我!”

  元英一邊吐口水,一邊作嘔試圖把掉進肚子裡的魷魚渣渣吐出來。

  家敏輕蔑的朝阿溫挑了挑眉,提著水壺逕自飄向元英,掐著他下巴親昵的喂水。

  阿溫窘迫,兀自看向別處,舒佟卻扯了扯她袖口笑嘻嘻道,“怪不得你不烤給我吃,原來是要整他呀。”

  阿溫洋怒,瞪了她一眼,這才止了笑。

  這女孩第一次烤魷魚。而且感冒了要多吃薑...哪知道這傢伙挑食,連薑也不吃了,這可是綠色產品...

  顧凡擰著眉頭,看不出所以然,倒覺得家敏變懂事了。

  “其實,我還是可以帶你們去摘野菜的,只要炒菜時你們來。不經過我,就不會被傳染。”元英覺得不應該再讓這群比他小兩三歲的猴兒們折磨他。而且飯點將至,顧明樊父母也要從山下回來了。他們昨晚嫌山上寒氣重,怕溫慕燕脊椎病再犯就移到山下車內。

  “怎麼樣?”元英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齒,笑問。

  “切。”家敏直接從他懷裡掏出自己的棉襖,“你不早說,害我們忙一早上,就為了照顧你。”

  元英額頭佈滿黑線,哪兒照顧了?

  於是,他們各自背著小行囊,拿著小工具,往森林去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