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溫情駐英年

正文 chapter.27

書名:溫情駐英年 作者:一流的二貨 本章字數:4164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0日 12:57


  森林裡的濕氣較重,但空氣更為清新,起到了醒腦的作用。元英因為感冒引起的腦袋昏沉竟好去了一半。林中樹木長得比較高大,從外看是不知道藏了叢林,進一看才知道有好幾座灌木從,顯得神秘感十足。這片林子長得比較多的是野生萵苣,很快就采滿一竹籃。

  但還差一味調味的食物,阿溫和元英不約而同的想起了高山密林地區茶樹生長的一種野生蕈菌,茶樹菇。

  說來也巧,在城東,後山茫茫一片茶樹,七八歲那會子,林素英常帶著阿溫和元英上山采。他們小時候吃的基本是原生態的茶樹菇,和現在改良的品種味道差了許多。

  林素英常用茶樹菇做調湯的料理,家裡都喜歡吃,在茶樹菇生長的那段日子幾乎日日能喝到茶樹菇的湯。

  而這座森林,恰好也長著這樣的樹。

  剛從樹上摘下來的茶樹菇,質感柔嫩,色澤光鮮。

  簡單清洗一番就可以下鍋,在骨湯裡沸騰了一會,茶樹菇的沁人心脾的香氣就充盈在每個人的鼻子裡。

  舒佟吞了吞口水,對著骨湯摩拳擦掌,元英則在一旁指揮。

  哎——下點鹽,半勺左右,對就那些...下了面和和剔了頸的萵苣,一切就大功告成了。

  就在大家食指大動準備吃時,元英又命顧凡把萵苣的頸削皮,切著圓片,兌了醬油白醋和一些糖,製成了香醬瓜。

  阿溫微微訝異,這麼一年他變化可真大。

  骨湯麵為主,香醬瓜為輔,眾人吃的不亦樂乎。

  顧明樊夫婦攜手出現,來得早不如來得巧,一人一碗跐溜的吃起來。

  溫慕燕對香醬瓜讚不絕口,故意開起元英的玩笑,:“姑娘嫁給你,這輩子也清閒了。”

  不用下廚的女人,當然清閒。但拿顧明樊的話來說,:“這年頭,會煮飯的男人基本是好男人。”

  溫慕燕睨了眼丈夫,瞧那得瑟勁,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在誇元英,知道的人都會看出你在吹噓自己。

  不知是被骨湯麵熏的還是怎麼的,元英臉蹭蹭的冒紅,他也快奔2的了,連談戀愛是啥感覺都不知道。

  “其實,今天這些是他們煮的。”

  元英看了身旁吸著麵條的四人,憨憨一笑。這時候,他碗裡多了塊肉肉。

  “這塊有肥肉,我不吃,給你。”家敏翻著麵條,看還有沒有殘餘的肥肉。

  哦。元英低頭吞掉肥肉,這兩個月以來,他不像從前紈絝,而總是對下頓的吃食精打細算。畢竟,他離開了那個家,就得真正品一品自食其力。

  溫慕燕美眸含笑,目光在元英和家敏身上流連,而後讚賞的點點頭,心想,這孩子倒還真不錯,對家敏也挺特別。

  還曾妄想,從這方面補償。

  逗留了一會,才準備下山。下山的時候,元英只提了背了帳篷的包袱,輕鬆不已。因為他還帶病,顧家父子兩人背著本元英一人的分量,顧凡氣喘吁吁。顧明樊畢竟有底子,還能和妻子有說有笑。

  顧凡臉色紅一陣白一陣煞是我見猶憐。元英不忍,說還是我來吧。顧凡拒絕,不行你現在還是病人!

  上山和下山的待遇差太多,裴少受寵若驚。

  仲夏靠在車門,等候多時。舒佟遙遠一見,就被仲夏帥氣的姿勢迷得神魂顛倒,這老男人隨時都要自戀的秀一下妖精的身材。唉,人家也只大你六歲而已啊舒佟小姐,至於...老男人嗎。仲夏如果知道舒佟這麼腹誹他,立馬抓起來一頓修理。

  舒佟不是什麼矜持的千金,看見仲夏除了被電倒還有喜悅,這不,八爪章魚的撲向仲夏,小腦袋在他懷裡撓啊撓的,開心壞了。

  “夏夏,你怎麼來了呀?”

  “接你們回家。”仲夏大手撫過她冬日涼風吹拂過的臉頰。

  而後,立起身子,對著顧明樊點點頭,眼神已簡單的交流,仲夏就徑直向阿溫走去,經過元英時腳下一頓。

  “我見過你...”

  元英不禁詫異。

  “你是個好苗子,別白白浪費了一身骨頭。”仲夏老成的拍拍他的肩膀,信步走到阿溫身側,提過行李,溫和一笑,“阿溫小姐,我們應該走了。”

  阿溫一愣,點頭,給了溫慕燕輕輕一個擁抱後,走向仲夏墨色的奧迪。

  顧明樊面上波瀾不驚,但心裡卻對岳父大人此舉嘲笑不已。

  如此急切,好像阿溫在他顧家會被誰拐跑了似的。

  這是元英第一次目送阿溫被帶走,被溫家的人帶走,顧明樊在他不敢造次,還有仲夏那句話也讓他不敢逾越。原來,他真的不能怎樣。時光就算倒退到一年以前,他不在遠赴軍區的路上,他在家人身旁,阿溫的離開也是無能為力的吧。

  突然,想到一句詞,閉一眼,誰最狂這世道無常,註定敢愛的人一生傷。

  “你又冷了嗎?”家敏的語氣格外尖銳,這麼些日子她不可能看不出任何端倪。

  元英收起劇烈顫動的手,一言不發的走了。

  回到顧家,整座別墅恍若空蕩蕩,所有人各有心事。家敏冷冷收拾東西,搬回自己的家,其中不與顧凡多說一句話。顧凡皺眉,不懂她彆扭些什麼,忽而看向元英,覺得這傢伙周圍散發著陰森氣息,一句話也不說,領著衣服就向浴室去。洗完後,輪到他,他發現元英根本沒洗熱水,整個浴室也是冷兮兮的,熱水器的溫度錶還是七十多度。

  顧凡搓搓手臂,哼哼的洗澡,想著這幾天和俞溫的交流拉近了兩人的距離,便不自覺微笑。

  /////////////////////////////樓上,元英仰躺在床上,手臂掩在額頭,閉

目,腦海卻出現昨日夜幕下坐在篝火旁擁著火光沉思的少女。

  顧明樊說的沒有錯,現在聰慧的阿溫不需要自以為是的保護,再說裴元英你連自個兒溫飽問題都解決不了。

  言下之意,裴元英你在你爹面前揚言要把人家娶回家簡直是天方夜譚。

  在那夜他用石子敲開阿溫的窗戶前,顧明樊曾有過這樣具有先見之明的話。然而,他不以為然,信誓旦旦的為之一博,以十年為籌碼。後來碰壁了,看開了些,但也沒有到哪裡去,只是回頭一想阿溫這不還沒嫁人嗎,只要趕在結婚前把人抱回家不就萬事大吉了嗎。

  裴少自我調理一番,也算充電完成,喜笑顏開的下樓,吃晚飯洗碗嗑瓜子看電視,說說笑笑自娛自樂。

  顧凡頓時對裴元英刮目相待,好不容易長出一點好感,就在第二日聽到他要離開的決定。

  “這幾日打攪政委和阿姨了,元英在此謝謝你們的照顧,但眼看還有個把月假期就結束了,我還有項計畫沒實施,容小輩改日登門再拜以謝這幾日的關照。嗯...顧凡很期待下次與你相見。”

  顧凡張了張嘴,本想說幾句挽留的話到了口中卻變成,“我也是,你不和家敏告別嗎?”

  元英思索了一會,笑著點頭說好。

  溫慕燕有些不舍,這孩子勤快老實,若這麼走了心裡當真有點難過。但人家有人家的安排,畢竟不是自家的兒,[也只能依依不捨的說道,“一定要再來。”

  “有事發個簡訊或傳真。”顧明樊整了整他的襯衫,“一個月後見。”

  “是!”元英立正,端端正正的敬禮,提著行李抬頭挺胸昂揚而去。

  朝陽露臉,顧明樊回到書房,拾起電話。

  “喂,老朋友——”

  ////////////////在那扇鑲了鉑金的大門面前,元英佇立了半小時,才猶豫不決的按下門鈴,五分鐘後才有個頭髮淩亂睡眼朦朧穿著粉色卡通睡衣的女孩拽開大門,一副沒好氣的模樣。

  元英扶額,明明都等了半小時,怎麼還是這個結果和畫面。

  其實,他一大早就收拾停當,顧家一家子都起得早所以他早早告別,但想想家敏覺得她這麼早絕對還在睡夢中,所以在告別之際等候了半個小時才肯按門鈴,沒想到這姑娘日上三竿仍昏昏大睡。於是心裡默默搖頭,嫁不出去。

  果然在她刺耳的尖叫聲和關門聲中,揚起一陣陣濃厚的沙塵,元英還險些站不穩,這丫頭也沒多大啊中氣怎麼足成這樣。

  這裡奢侈程度也不賴呀,古董架上一排一排的瓷器和收藏物,就置於客廳當裝飾品,儼然一副召賊的架勢。

  元英搖頭,有人還拿錢擦屁股呢。

  家敏把自己收拾好了,美美的坐在主坐,嫺熟的泡茶,嘴角的弧度也彎得剛剛好。有人馬上明白,這是在挽回剛才的形象,於是很配合的接過茶杯。

  “請慢用。”

  元英一口茶咳得他上氣不接下氣。

  “哎呀你真是的,品茶要溫吞。”家敏一副賢慧的模樣,在他背上緩緩拍打。

  裴少受用不起,當下被自己口水嗆到,直把口水咳出幾十釐米。家敏一陣惡寒,立刻彈開與他的距離。

  元英擦擦嘴角直奔主題,“我要走了。”

  “哦——”家敏皺了皺眉頭,蹦到門口,為他開門,還很貼心的送上一句,“慢走。”

  元英一愣,隨機反應過來,這丫頭哪裡有智商,“我行李準備好了,要離開這裡了。”

  “啥!”家敏啪的一聲關上門,那一刻好像又濺起了厚重的灰塵。

  “上哪去啊?你行李都準備好了急什麼?趕著投胎啊?不成,你也太不厚道了吧?[4/5]枉為我徒弟!還有啊你還沒出師怎麼說走就走呀?顧凡趕你了?還是大伯?啊這兩個人好像都不太可能,哪你為什麼走?......”此處喋喋不休十分鐘。

  元英面色自然的飲下幾口茶,“掙錢去——”

  “你要錢幹嘛?”

  “我窮嘛。”

  家敏嗤笑,“切,算你傍上好師傅了,要多少,我借你。”

  元英眯眼微笑,“幸好你還看得起我。”

  “毛?”家敏不解。

  元英的意思是,幸好你說的是借而不是給,眾所周知,借的比給的可靠多了。但他笑笑,不作解釋,卻換了一種語氣。

  “你有錢慣了,不曉得自食其力的滋味。”

  家敏狠狠思考了元英這一句充滿哲理的話,還是硬生生擠出一句誇讚,“小麻將,有前途。”

  元英得意一笑,立在她面前背著陽光,揉揉她小巧的腦袋。“好好照顧自己,還有啊別老戴著刺兒,戳傷自己不說,還會把王子嚇跑滴——”

  家敏的笑容瞬間凝結在冰點,被人看穿可真不好受,可這麼些年頂著銳利的皮囊沒心沒肺的活過來了,怎麼又能說戳傷自己呢、

  於是啼笑皆非,“嗤,你哪來的自以為是呢?你以為你是踩著白雲身騎白馬的王子?靠!太惡俗!”

  元英靜靜的看著她的雙瞳,真的覺得好可憐好可憐。

  家敏被盯得雞皮疙瘩雄起,忙不矢的的推他,你丫的趕緊走。

  久久之後,“我會回來看你的。”

  鼻子一陣酸澀,她勾起他的小拇指孩子氣的要求,“拉鉤上吊...”

  他的背影逐漸消失在晨光的照耀下,家敏眼淚簌簌。她今日掉的眼淚可比爸爸媽媽離開時還要真切許多。

  畢竟這是第一個看懂她的,好人,憨厚的好人。

  元英最不屑被頒好人卡了,這樣的人最容易呼之則來揮之則去,也最容易被遺棄。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