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溫情駐英年

正文 chapter.28

書名:溫情駐英年 作者:一流的二貨 本章字數:4222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0日 12:57


  回到溫宅時正好趕上一場中式宴,說是正好不如說是安排。機關大院裡的宴會,既隆重嚴肅又簡介樸素,在阿溫印象裡溫安集似乎是走清廉的道路。但令阿溫匪夷所思的是,溫安集的首腦大臣宴,竟多擺了她的一雙筷子,還有神色不明的裴元德。許久未見德叔,阿溫的眼眶刹時紅豔豔。裴元德慈愛的掐了掐她的臉頰,“我們溫溫又長大了呢。”

  阿溫一時忍不住在長輩們的面前潸然淚下。眾人更為憐惜的歎了口氣。

  阿溫像只小貓,趴在自己的位置上小口小口的噎食,一對杏眼如南國小風般濕潤。裴元德自己未動半分,也不理會其他人交頭接耳的討論聲,顧自給阿溫夾菜,好像想一下子把一年裡未夾的份兒補齊了。

  待眾人推杯換盞間,仲夏推開大門帶著一份印了“密”字的文件風塵僕僕趕來。

  溫安集示意可以開始了。

  仲夏挺直身子,向各位長輩問好後對阿溫說,“阿溫小姐,這是你父親的一些資料和追加的榮譽,請認真聽好——”

  原來這是給爸爸開的宴會,怪不得德叔總是悶悶不語。

  “俞敬中出生於一九六五年的九月一號,十五歲入伍,十九歲入黨,後因成績優異提攜為十九連指導員,在南海一站領導得力,又曾累獲集體一等功二等功等赫赫榮譽。於一九九二年調到中央軍區十一團擔任政委一職。一九九三年下旬臨危受命,帶領編號為1798的部隊壓鎮藏獨份子。一九九四年,被一名反抗的藏獨殺手一槍擊中太陽穴,因公殉職。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母法條約......“阿溫聽到這裡,耳朵嗡嗡作響,再也聽不進任何追加給爸爸的榮譽,她眨了眨眼睛,淚珠就成串掉落。

  仲夏看向溫安集,見他對自己點了點頭,於是合上檔,走到阿溫身旁。

  “阿溫小姐,舒佟在房間等你。”

  阿溫淚眼婆娑,只聽到德叔輕輕說了句,“去吧。”

  就起身離座。

  出了門,阿溫在拐角處跌坐,把腦袋埋進手臂裡,微微啜泣。

  仲夏回頭,看到縮在牆角抱成一團的阿溫,真的覺得女孩很渺小。他不忍,蹲下來從西裝口袋掏出紙巾,“阿溫小姐?

  ”阿溫抬頭,整個面部濕漉漉的模樣嚇到了仲夏,她接過紙巾,喃喃說到,“為什麼呢?爺爺為什麼要這樣呢?”

  “司令也是一番好意。”仲夏自然知道為什麼,但他作為溫安集的心腹,再怎麼不忍也得守口如瓶。

  “爸爸不要...不要這種結果呀。”

  “像俞政委這樣的光榮人物,是需要榮譽來讓後人記住的。”

  “名留青史嗎?可是沒有真相,爸爸不會瞑目。”

  “阿溫小姐,事隔十年,你不應該強求司令為令尊翻案。更何況,一個偉人死過百年後才許人去研究。令尊的榮譽,來之不易,是司令親自上了中央用自己的名義求來的。”

  求...來的?阿溫心裡酸酸,那是他的爸爸呀,為國家奮鬥半輩子連家庭都顧不上的爸爸呀。阿溫苦笑,卻一瞬間如夢初醒,她不求誰了,真相只有自己找的才最真。大大吸了口氣,“我們認識有一年了,可不可以別小姐小姐的?”

  仲夏一愣,果真有其父必有其女。

  “阿溫,你比舒佟更適合做溫家小姐。”

  “為什麼?

  “因為,你接受事物的能力遠遠比她強。”

  “......舒佟怎麼了?”

  “舒佟的爸爸趙騰和小姑離婚了。”

  仲夏口中的小姑就是溫慕容,他父親和死去的溫慕成是結拜兄弟,溫慕新以及溫慕容溫慕燕都成了他世叔世姑。

  “麻煩你幫我勸勸她,她不吃飯不喝水,不停的摔東西。小姑在司令的安排下,出國散心了。現下,連我也勸不住。”

  阿溫怔然望著仲夏一臉苦笑,耳畔不知怎地冒出舒佟撕心裂肺的哭鬧聲,心頓時有些疼。

  忽然,仲夏向舒佟房間的方向跑去。阿溫隨即反應過來,自己沒有幻聽,連忙加快腳下的步伐。

  舒佟跪在一片玻璃廢墟中,眼神空洞任廚房裡掌勺的劉媽擦拭手臂的血痕。

  劉媽心疼地不得了,老淚縱橫,她看著舒佟長大早已視如己出。

  一邊嚎啕一邊上藥,“傻孩子呦,你咋敢拿玻璃紮自個兒?得多疼哩!”

  劉媽是南方水鄉人,來了半輩子,仍舊是滿口家鄉儂音。此刻聽來,分外悲愴。

  仲夏黑著臉脫下外套裹在她凍得發紫的腳,俯身抱起她,卻被她死死咬住手臂,破了皮滲出點點腥紅,他悶哼一聲,沒有鬆手,直到把她抱到床上。

  和阿溫交換了眼神後,一言不發的離開了。

  安慰走了劉媽,阿溫坐在床邊,搓熱了手敷在她的兩片臉頰上,直到她眼裡漫出一層氤氳的水霧。

  “阿溫,我爸有外遇我媽獨自躲在國外,他們離婚,我卻是最後一個知道的,沒有人考慮過我,我是不是太可悲了?”

  哈,可悲這種事。

  “知道祥林嫂嗎?”阿溫問。

  舒佟簡單思索了一下,那個嫁過兩個丈夫,兩個丈夫早死,兒子被狼掏空內臟,受封建毒害而亡的婦女。

  “她才是真的可悲、可憐。”

  “可是我...我呢?”

  有些人總是執拗得認為,世界上沒有誰比自己可憐。

  “舒佟,我帶你去個地方好不好?”阿溫悄悄地眨了眨眼,眼裡浮動地晶瑩有些令人好奇。

  “...好。”

  只有這裡的白漆讓人心生肅穆,刺鼻濃重的消毒水充斥鼻腔,還有提著保溫瓶疾走的家屬,好不容易追上日理萬機的醫生,“醫生醫生,我孩子又吐了,您幫我看看...”

  不遠處的舒佟攥著阿溫的袖子,細細絞動,陌生而膽怯。

  “阿溫我們來醫院做什麼?”

  “我問你,”阿溫拎著一袋水果,指關節微微泛白,一身灰色冬衣立在走廊右側,面色平靜,“你從小到大上過幾次醫院?”

  “一次也沒有...以前生病都是外公請醫生...”

  也對,像溫安集這樣的人物,動一動手指就能讓這裡削落一層皮,哪家醫院敢容他這座大佛。

  “真是...不食人間煙火。”

  阿溫冷笑,側過身子,讓一輛推著藥品的小車經過。舒佟瞪眼仔細打量,隨機反應過來。

  “什麼?”

  “...沒什麼。”

  “你不是要去看朋友嗎?”

  “不急,先帶你去看一些特別的人。”

  ......有多特別。阿溫說,這個女孩,前幾天別仇人潑了濃硫酸,半個身子和臉毀得面目全非,一個月前又哭又鬧,右手腕動脈自刎三次,沒死成。現在冷靜了,決定活下去。

  下一個,還是個六歲孩子,就查出敗血症,刮了個小傷口就血流不止,這個禮拜剛送進來,家裡人每天都變著法子哄他開心,帶他做每件他喜歡做的事,除了化療。血這樣流下去,不出三天,虧血而亡。

  這個呢,和你一樣的年紀,二八十六。家裡經濟不好,只能天天啃麵包泡泡面。被送來時,查出晚期食道癌,就差不多這兩個月的事了。學校領導過來捐款慰問,聽說,不出問題應該是要保送重點高中。

  ......她們從重症病房的走廊裡一一穿梭,時而透過視窗,看見毀容的姑娘安安靜靜地喝藥;六歲小男孩手纏著繃帶在木馬上歡快不已;還有食道癌的女孩在筆記本上記錄她有限的一切......舒佟緩緩掩面,難過地為他們掉淚。真是個心地善良的姑娘。

  最後,她們來到一間伸手不見五指的重症病房,“啪——”

  有一束橙色昏溟照亮病房,舒佟看見一張蒼白得如同一張薄紙的臉,那雙眼睛像烏雲一般灰,一般浮空。

  她盯著天花板一言不發,卻在阿溫開燈的一瞬間裡笑了。笑得無聲無息,直至落在塵埃,也在一陣清風中顯得虛無縹緲,隨時等待消散。

  莫道不銷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溫兒,你還帶朋友來了呀。”文靜虛弱的微笑,對著舒佟說。“你坐吧,不用客氣。”

  舒佟點點頭,只是微微向阿溫靠。

  阿溫自己搬了塊椅子,靠近病床,拾起一個蘋果俐落地削皮,一邊問道,“阿姨呢?”

  “我媽回去給我拿衣服了,最近換得勤...”

  哦。阿溫知道,文靜躺了半年病床,生理器官失禁。

  “你最近也來的勤。”文靜取笑道。

  “嫌棄我了?”

  “哪敢!”

  文靜文靜,人如其名,溫文安靜,這樣的女孩,往往外表柔弱內心堅強。文靜喜歡宋詞,特別是李清照得詞。初中時,她揣著宋詞蹦到阿溫的座位上,問溫兒,人怎麼會比黃花瘦呢?阿溫張張嘴唇半字未出。

  現在,她可以回答她,為什麼人比黃花瘦。

  文靜,照照鏡子,你看你的身材已經達到弱柳扶風,何止黃花。

  可是初上高一,文靜患了白化病,毛髮已經面色迅速蒼白。見不得太陽,受不了紫外線,睜眼閉眼全是漆黑。一開始,文靜撫過髮絲說,白魔女可漂亮。

  後來,青絲白絲一應隕落,每次她都央求媽媽收起來,攢夠一把,系上紅繩,寄給相思人。

  阿溫切下一瓣蘋果,喂到文靜嘴裡,吃過兩口吞不下。收刀,沖洗一番,又擰了把毛巾替她擦拭身子,除了一陣癢癢,文靜並沒有感覺到任何不適,只有習慣了才不會抗拒,也許阿溫常來照顧她。

  接著,阿溫理床鋪、倒垃圾、換開水...一切熟稔而成。文靜媽媽自己一個人兩頭顧,時常忙活不來,阿溫就偶爾來幫忙,但無奈不會煮飯炒菜,否則幫的可就更多。

  她打開電視,換台,CCTV少兒頻道,正在播動畫片,當年貓和老鼠熱火朝天。

  湯姆在看書,為了吸引傑瑞假裝笑的很開心,傑瑞很好奇,湯姆擋住不讓它看,傑瑞跑到書裡正要看,湯姆趁機把書合起來,傑瑞被書擠暈了。於是傑瑞要報仇,它用小爪子捂成一個開了縫隙的拳頭,一隻眼睛往裡看,假裝爪子裡面有東西,笑的前仰後合。湯姆好奇,伸長脖子去看,傑瑞故作神秘一邊躲它一邊緊張兮兮地捂緊爪子,湯姆就繞著傑瑞轉,

  傑瑞把爪子伸出來,意思你想看嗎?湯姆小雞啄米地點頭,湊上前一看,傑瑞用勁甩過一個拳頭,砸中湯姆的眼睛,隨機飛一般地溜了。湯姆嗷嗷叫,反應過來,追著傑瑞滿屋子跑......三個女孩都呵呵地笑起來,笑容明媚。

  文靜突然問,“外面有太陽嗎?”

  “有呀。”舒佟滿臉笑意,湯姆好笨好笨。

  文靜一默,央求的語氣,“溫兒,拉開窗簾好嗎?”

  陽光一點一點泄進來,阿溫的手拂開窗簾,整個身子立在陽光右側,看不清表情。

  文靜掙扎下床,舒佟連忙扶她,她步履蹣跚,一雙溫潤的玉足站在陽光底下,光,將她舒展手臂的影子拉長,落在舒佟的眼裡,猶如一幅安靜而和煦的壁畫,生命之息在畫內湧動,天使揮動翅膀純白染遍她每一處。

  生命。

  人們說的最珍貴,正在悄然流逝。

  半天光陰,感受一場生命的華麗,舒佟如同重生,從頭到腳煥然一新,她明白,她有時間沉溺於苦痛,可有些人卻沒有時間來做這麼一件奢侈的事。

  於是舒佟,你終於看出自己有多幸運了嗎?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