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溫情駐英年

正文 chapter.30

書名:溫情駐英年 作者:一流的二貨 本章字數:3490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2日 10:56


  曹禺的劇本——《雷雨》曾有過這樣一句犀利的話。

  “沒想到吧?侍萍的相貌有一天也會老到連你都不認識了。”

  完全道出元英的心生。

  沒想到吧元英的相貌也會成熟到連爺爺也不認識了。

  葛爺爺駝著背,從桌上抓起老花鏡,仔細端詳眼前高壯的身影。

  “你當真是元英?”

  “爺爺,是我,我回來了。”

  “哎呀呀,十幾年前剛走才一個小球,現在都長成一個大球啦!”

  葛爺爺的比喻,無比...形象。

  可元英卻慶倖,這樣一位老者還能記得他,還能在世間安好。

  “你過來過來。”

  葛爺爺留了元英吃午飯,爺孫兩清湯拌面湊合一頓。

  而後,拿了黃連讓元英試聞,這仿佛回到當初,阿溫和元英在旁邊幫忙。

  元英問,:“這是黃連?”

  葛爺爺說:“你嘗嘗唄。”

  好...噗、苦!爺爺你欺負我!

  葛爺爺丟過白眼,是你自討苦吃。

  元英瞪大圓眼委屈不已,爺爺你為老不尊。

  “呸!信我拿掃帚趕你不?!”

  元英囁嚅,嘟囔幾句乖乖跑去洗碗。

  “這麼大一人,還傻乎乎的。”葛爺爺往他水壺裡倒滿草茶湯。

  元英有十年沒有喝到山裡最純正的草茶湯。

  這下又淚眼汪汪,爺爺爺爺你對我真好。

  葛爺爺樂了,“不就點湯嗎,至於擺出一副感恩戴德的摸樣?”

  這必須的啊,元英點點頭。

  “你包裡一股窮酸味,你這幾年是沒人寵還是怎麼著呀。”

  葛爺爺翻著元英的行李,臉色愈發沉重。

  一塊肥皂,五件衣服,一副手錶,一個水壺。

  沒了。

  “哼,你爹官當那麼大,捨不得給兒子好過,真清廉還假清廉啊!”

  葛爺爺不由得憤懣一番,特別是想到當年元英的病,火氣就更大。

  元英默默喝湯,爺爺啊你鹽巴下重了。

  花了整整一下午的時間,元英才從集市搬回一扇牢固的鐵門,他在鐵匠鋪學得快,拿回家就會自己按了。

  這會哼哧哼哧的踏進小木屋,直把地板踩得嘎吱嘎吱響,爺爺怒,“你要敢把我地板踩爛了,就踩爛你!”

  元英委屈,“爺爺,我好累你遷就下我嘛!”

  葛爺爺罵道:“你這豬腦子,不會喊貨車來載嗎?還是你搞笑把自個兒當牛使?”

  “爺爺,表生氣~”

  哼!

  按好門後,元英拿著鑰匙教爺爺怎麼開門,由於這是智慧門,比普通門費的周章比較多,但也比較安全,元英就是沖著第二才買的。

  爺爺聽完元英的嘮叨後說了句,“我活不了多久,你這門關上的就只是具要死不死的屍體。”

  元英緘默,他知道,老人家都愛說這樣的話。

  夕陽西下。

  因為和多多約好了,他不得不離開。

  “爺爺,我還會來看你!”

  葛爺爺站在風鈴底下,目送他離去,心底一陣酸澀,你下次來看我時,恐怕只剩一捧白灰。

  ////////////////////////////////////

  元英剛到旅館門口,多多也到了,可不止多多一人。還有代城及其家屬。

  天色暗沉,他沒有仔細去觀察立在代城身旁的女孩。

  多多和代城均背上軍包拖著行李,元英不禁詫異,“你們兩這是要跟著我混了?”

  代城丟開行李,撲向鐵黨,濃情四溢,“艾瑪,元英君,奴家好想你!古人有雲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呀!”

  “小妞,爺也想你,並且想你想的想睡覺。”

  ......兩人在一旁你儂我儂,多多雖已見慣不慣,但還是忍不住在這寒風徐徐的店家門口瑟縮起來。

  韋曉曉也忍不住翻白眼,心想果然腦殘,她揪了揪哥哥的袖子問,“那二逼哪位啊?”

  “不許沒大沒小!”多多聽到二逼二字敲了下妹妹的腦袋,他們韋家祖上撰了本宗書,其宗旨為以禮待人以禮服人,世代遵從。“按理來說,你還得開口叫聲哥。”

  韋多多打了個寒戰,讓我叫他哥?真神話!

  代城把現在身後靜得無聲無息的妹妹代倩退到跟前,“六兒,這我妹妹,長得還不錯吧?

  代倩的臉霎時焉紅,原來玩溜溜球的叫元英。

  元英元英,放在口中,百念不厭。

  元英這才真正去看了看代城護在懷中的妹妹,果真是漂亮,不過太容易臉紅了。今天中午在集市遇見這姑娘是也是如此,臉色像夕陽紅日。

  他說,“代小四啊,你知不知道你妹妹早上錢包被偷?”

  代城迷茫

,低頭詢問,“倩倩?錢被偷了?”

  代倩咬咬嘴唇,點頭複而搖頭,指著元英,“他——”

  元英高舉雙手,“我碰巧發現然後出手幫忙了而已。”

  代城會意,笑眯眯地拍了拍元英的肩膀,“謝謝英雄救美啊元英君。”

  韋曉曉聞次,露出不易察覺的鄙夷神色,但隨後就大禍臨頭。

  代城問,“誒?曉曉,你中午不是和倩倩一起出去的嗎,她錢被偷你怎麼不知道?”

  “誰...誰說我和她一起出去了。我終於明明和同學逛街。”韋曉曉隨手扯謊,面露不爽以掩蓋心虛。

  “那你為什麼騙阿祖。”代城神色複雜地看了眼妹妹,總覺得她長不大。

  “不然阿祖不讓我出來啊!

  ”韋曉曉受到兩份攻擊後越大沉不住氣。

  “你每次出門,誰攔你了?阿祖那麼寵你,你就成天撒謊。”

  “我哪成天阿?韋多多,我不就說了個謊,你凶什麼凶?”

  曉曉眼淚都快蹦出來。

  代城聳聳肩丟了個你來解決的眼神給多多,他只是小懲下韋曉曉,誰讓她每次幹什麼事拉倩倩當擋箭牌,帶出去以後又時常對倩倩愛理不理。

  然後多多也真心拿她沒辦法。

  所有人都感覺得到她在說謊,偏偏她太自以為是。

  算了,不管她。

  “對了,六兒,你收到信件沒?”多多問。

  “沒啊,關於什麼的?”

  “軍區的,說讓我們提早返回。”

  “真的假的?不是有兩個月假嗎?”

  “我們幾個要提早一個月。”

  “憑什麼。”

  “聽說上頭派指導員來我們這——挑人。”代城借下去回答,最後兩字,意向不明。

  “所以,我們要提早訓練,讓上面做個評估。”

  元英低頭,卸下行囊,回憶前幾天顧明樊和他談論的事。他說,每年軍區都要出去一批特種兵。

  有能耐的被挑走,並且直接被帶到國外和老外演習,聽說回來一趟後地位就搖身一變成為綠神,再能耐點的就是傳說中的綠巨人。

  沒能能耐的就老實待在軍區等待出頭日。

  元英想做第一種。

  他想成為綠巨人,想變...強大。

  “給我看下你的檔,我想知道得詳細點。”

  多多從包裡掏出白皮書,“其實。看我的沒用,每個人的都不一樣。”

  比較代城的,韋多多的頁數更為多。

  元英不禁失望不已,“唉為什麼我沒收到呢?”

  多多分析道,“你現在四處漂泊,沒有固定住址,軍區當然把關於你的檔送到你家。”

  也是。元英長歎。

  代城說。“不過日期是統一的,都是二月二十,也就後天。”

  元英嚇,“那怎麼辦?”

  “安啦,八點半我們就去坐火車。”代城笑嘻嘻地拍拍元英的肩膀,一邊不懷好意地呲牙。“時間還夠,元英君你一定捨不得奴家自己一個人送妹妹回家吼?”

  元英連眉頭都不考慮皺一下就背上軍包,哼哼道,“跟我走吧,現在就出發。”

  代城沖妹妹得意地挑了挑眉,掐了掐她鮮紅的臉蛋,攬過肩膀,讓她往中間走。

  韋曉曉看著三人漸行漸遠的的背影,小氣吧啦地扮了個鬼臉,卻被哥哥爆頭。

  “跟我回去,咱算算帳。”

  韋曉曉面露菜色,頂著張苦瓜臉跟在哥哥後面,“哥,我是你嫡親嫡親的妹妹啊不至於這麼狠心吧...”

  “哼!怎麼不再叫一聲韋多多?”

  “我...錯了...”

  ......

  三個大小夥擠在一張軟臥。

  有點...入目不堪。所幸,他們睡得很安穩,特別是元英,半個身子架空,還能在夢裡流口水,證明,真的很安穩。

  他們趕到火車站得時候軟臥被占了,只剩下一個。站長忙的焦頭爛額硬是沒查出是誰占了位子,止不住的向多杜哈腰道歉。

  多多家教良好,連忙回應,也客氣的哈腰。

  站長受不起憋屈的呀,腰身彎得更低。

  多多看見了,狠狠彎下腰,頭髮直接掃地。

  站長嚇,整個人翻過去,在車間滾了一圈。

  多多倒吸一口氣,扶起站長,您...還好吧?

  站長站直身子,我...還好。韋少爺,要不您們到我們職員的車間裡擠一擠?

  元英這時候拉多多坐在軟臥上,向站長微笑,“我們三個人就擠一擠,也不是沒在一起睡過,所以不用擔心我們會害羞。”

  “是啊是啊,”代城屬於那種對死黨一挺到底的種,於是連忙附和,多多回應大家,也點頭。

  站長幾乎快要灑淚,一鞠躬,少爺們謝謝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