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溫情駐英年

正文 chapter.31

書名:溫情駐英年 作者:一流的二貨 本章字數:3368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0日 12:57


  他們三人下車時,站長飛奔而來,往每人懷裡揣了袋城東的特產——槐花糕。這本不是什麼稀罕貴重物,但在元英和代城眼裡格外珍貴,唉!終於可以名正言順的帶東西去宿舍吃了。

  站長夾腿,挺著筆直的身子,熱淚盈眶的做了個標準的敬禮。

  “祖國未來的建設就靠你們了!”

  三人也慷慨激昂地敬禮,吼到,“是!”

  引得車窗裡的人紛紛側目,這三兒吞炸彈了?真能轟!

  接著悲劇了。

  軍區偏西北,風大沙塵多,特別是公交站那個位置,處於三岔路口交界線,風毫不留情面呼呼地掃過去。

  三個健碩的小夥子,止不住一陣又一陣地顫抖,嘴唇凍得發紫,29路公交硬是還沒來。

  最慘的是元英,大冬天的,沒有圍巾,沒有手套,沒有口罩...沒有它們,快說,冬天怎麼過!!

  代城心酸的脫下一隻手套,往元英涼硬的手指上套,“要不,你別跟你爹鬧了,乖乖認個錯...”

  話到這裡就戛然而止,因為元英那張臉已經臭得發黑,他脫下手套甩回去,跟他爹認錯是他不可觸碰的禁言。

  “要不咱們走進去吧?”韋多多仰天,軍區的天氣說變就變,他擔心等會可能要下雨夾雪,那樣可真沒處躲,直接被凍成冰棍。

  說時遲那時快,元英扛上軍包,哼哼吃吃地跑出去,這廝打算用跑的。

  代城咦了聲,也趕緊追上去,只剩多多一人在原地含淚,“八公里啊先生們!”

  無奈,最後追上去。

  卻沒有人發現身後慢悠悠的奧迪。

  顧明樊跟著電臺音樂,打著哼哼,覺得小夥子們狂奔的模樣格外賞心悅目。

  “仲夏再慢一點,他們三,快沒氣了。”

  仲夏拉了拉手杆換檔,線條分明下巴微微下沉,望著最前頭不停摸汗的人兒笑開來。

  “我看,跑最前頭的很能耐。”

  顧明樊掃視了裴元英一眼,哈哈大笑,“回去再讓他跑個四公里。”

  “你這麼看重他,唯一保薦名額肯定給他了吧。”

  “不。”顧明樊否定,“他還年輕。”

  “我以為他早已經是不二人選。”

  “呵呵,仲夏你幫我看看,那個穿紅色跑鞋的如何。”

  仲夏放眼望去,第一眼就認出來。“城東的太子?”

  “不錯。韋老爺子百年後,勢必會把掌門座椅授予他。”

  “哦?我大概能知道你為什麼推薦他,可現下城東並不安寧,我不能相信他能憑一些小聰明整頓好城東。”

  顧明樊確實是看上韋多多的聰明才幹,但更多的還是旁枝問題,“他前面的那人,是城西代家長孫。”

  “聽說代老爺子的兒子跟老子翻臉,帶著全家定居在城東。如果說想城東太子借城西的勢力,恐怕...”

  “沒錯。要拿到城西管轄權,根本不可能。”

  “難道...”仲夏眼裡閃過一抹光,欲言又止。

  “你說下去。”顧明樊微笑。

  “代老爺子快...不行了?”

  仲夏對上顧明樊昭然若揭的眼神,心下更加肯定。一年以前,溫安集曾收到代老爺子的親筆信,如實相告,葬禮就在兩年之內,望溫老司令常到鄙舍走動,互通有無。

  他們代家世代獨子,家業又只傳男不傳女,而唯一可托之人,恐怕非代城莫屬。

  這也不過是仲夏的猜測,可就在顧明樊下一句話中,看到塵埃已定的局勢。

  “不出半年,代城必名聲大振。”

  顧明樊自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保薦多多,也不過是借韋家肩膀讓代城平步青雲,因此他多了一隻強有力的右臂。

  ......軍區門口的傳達室裡一直住著位老伯,據說中年時受過傷,又捨不得離開部隊,只好謀了個門衛的職。

  老伯脾氣不好,每次他們九班違紀,聽說了總要打元英一頓,不動別人專揍他。

  老伯的口頭禪是,“廉頗廉頗尚能飯否。”

  有一次,元英被他莫名其妙的來了個過肩摔,一時火大,不顧眼前是個五旬老人,反手擒拿摔得他腿傷復發。

  老伯卻特別開心,一連幾天笑嘻嘻,也沒再對元英怎麼著。

  隔了個把月未見,老伯第一刻就是沖出來,要摔元英。

  元英哪受得了,他剛跑完全身筋疲力盡,老伯氣勢如虹,根本攔不住,元英連人帶包被摔在地上。

  老伯嘿嘿地拍拍手,得意的沒空觀察地上人的異樣。

  元英倒在地上蜷縮在一起,捂住心

口,痛苦萬分。

  相繼而到的代城和多多見狀連忙扶起他,看著他慘白的臉不停冒虛汗,面面相覷不知如何是好。

  最後把如劍目光射向老伯,一人扭脖子,一個摩拳擦掌,要練是嗎,來吧。

  ......元英感覺走入一個黑漆漆的匣子,四處均是銅牆鐵壁,密閉的空氣堆裡他漸漸窒息。

  接著有人往他嘴裡塞東西,他本能的嚼動,一股薄荷清香充斥口腔,呼吸竟一下子被打通。

  他虛弱的睜開眼睛,看到一人做著掐下巴的動作,“三哥...”

  陳穹扶他站起來,“你可真糟糕,發病次數越來越頻繁了吧?”

  的確,一個月前,在顧明樊家裡也險些犯病。

  元英蒼白的笑,“這次只是突然被襲擊,不然也不會...”而後回頭,被嚇了一跳,他兩個兄弟把老伯按在地上,一個撓癢一個捏鼻子。還有一個,玩心大起的綸寶,拿著狗尾巴草繞著老伯的輪廓掃來掃去。

  他趕緊沖過去,拉開他們,一臉窘迫的說,“唉...不關老伯...”

  ...的事。

  元英咽了咽口水,老伯憋笑,整張臉進化成豬肝,懨懨喘氣,他們停了手後,就突然坐起來哈哈大笑,而後不省人事。

  完了。這下他又要去擔罪。

  他為兄弟兩肋插刀攔都攔不住,怪不得,老伯見著他總是要巴巴地揍一頓。這樣的人,該打、該打!

  也不知道這天是怎麼了,突然下雨,一夥人趕緊把老伯挪到傳達室的床鋪上,正欲離開,才發現外頭已經完全演化成暴雨夾雪的情景,一時困頓,就勉強擠在狹窄的傳達室裡。

  老伯轉悠悠醒過來時,看到五個人坐在一起笑談風聲,一下子觸景傷情,唰唰淚流滿面。

  眾人不解。

  多多和代城大眼瞪小眼,——完了手下重了,都把人弄傻了。

  ——我猜也是...綸寶驚悚地卷了卷陳穹的風衣,“哥...完了我也有份。”

  “沒事,到時候要算帳,你要麼沉默要麼把罪推給你四哥和五哥那對情深意重的兄弟。”陳穹說的風輕雲淡。

  元英一個踉蹌,衰裡衰氣的摸摸鼻尖,原來你們就是這樣一層一層推給我的!!

  //////////////////////////////////////林榮剛到時又無奈又驚悚,兩個小夥子往他懷裡鑽,這叫什麼事?

  一個內流滿面,“二哥二哥哇唔,求槐花糕...”

  一個無限怨念,“榮二榮二,我的PSP.PSP....”

  林榮兩隻手掌,張開三隻手指,推開二貨“你們,過了年,少一歲。”

  兩人均變幼稚了。

  元英這時候卻在沾沾自喜自戀的要命,:“我就知道過了一年我更年輕了。”

  代城反駁道,“呸、二哥說的是我!”

  “榮二哥說的是你們呀。”綸寶砸吧砸吧地啃著薯片。

  這一句話換來兩兄弟和諧的畫面。

  他們互相抱在一起,代城伸出手在他臉上一陣蹂躪,“艾瑪乖乖,元英君你更嫩了。”

  元英配合地戳戳代城的臉蛋,“哎呦小妞,果真臉色紅潤有光澤。”

  陳穹抄起拖鞋一人一巴掌賞過去,轉過臉問多多,“”這兩個哪放出來的,給我關回去!“多多一臉無辜,”哥,我也是受害者呀。你都沒看見他們這幾天還有更歪膩的...“據說最後一個出場的,往往都是壓軸戲。

  卓磊華麗出場。

  所有人的眼在那一刻被亮瞎,均默契的安靜一分鐘,據說是為了給大哥失去的那一撮毛悼哀,不,是一堆毛。

  一分鐘後,全場爆笑,就連陳穹也把持不住,差點想幸災樂禍來幾句漂亮的諷刺,最後還是忍住,畢竟卓磊的拳頭他還不敢挑戰。

  卻沒想到一向被他護在懷裡的弟弟竟然首先站起來,用手去摸摸大哥光溜溜的腦袋。

  ”哥...你以後怎麼娶老婆呀。“”噗——“代城做作地拿起水來喝,這下悉數吐出來,噴了好幾丈遠。

  很不巧,噴到卓磊的行李包。

  更不巧,卓磊有潔癖。

  他先丟了個警告的眼神給陳穹,陳穹會意,把綸寶拉到身旁,並裝作意味深長得吩咐道,”這幾天別打擾大哥。“”咦?為什麼?“綸寶湊得更近,大哥不是需要安慰嗎?聽說當和尚的人都很寂寞。

  ”記得我和你說的第一真理嗎?“

  ”記得...珍愛生命遠離危險人物。“

  這句話可曾經在元英身上用到過。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