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溫情駐英年

正文 chapter.32

書名:溫情駐英年 作者:一流的二貨 本章字數:3732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2日 10:56


  “代城我,不怪你。”渾厚的嗓音卻令人深刻感受到何為六月飛雪。

  卓磊拍拍手,把行李往床鋪扔,拿了幾件“壓歲錢”送給眾小弟。

  代城也有份,他的是份大紅彩紙的紅包,樂得迫不及待拆封口。看到裡面厚厚一遝錢,重點是均為美元,他臉色一沉,目光灼灼面向卓磊問,“為什麼——”

  卓磊坐在床鋪高傲地翹起二郎腿,嘴角一抹輕蔑,“你不是很喜歡錢嗎,還特別是美金,這些算我卓磊賞你的。”

  代城憤怒的抽出錢,撕得粉碎,碎片在整個宿舍裡洋洋灑灑,飄到卓磊的床鋪時,他不動聲色地彈掉,仿佛在嫌棄它骯髒。

  “大哥——”多多驚愕地看著沖出宿舍的代城,他勉強能猜到一點這裡面的周章,但萬萬沒想到卓磊會以這樣的態度侮辱代城,那畢竟是同一條褲子長大的兄弟,多多追著代城的腳步也沖出宿舍。

  元英神色複雜的看了眼卓磊,不由分說,尾隨多多。

  林榮慢悠悠地穿好鞋子,又順手捎了件代城的外套,替他們關好宿舍門,也隨著元英的腳步而去。

  陳穹拍拍綸寶迷茫的臉龐,吩咐道,“拿耳機塞緊耳朵,音量調到最大,總之,讓自己聽不見外界的聲音就可以。”

  他很少問陳穹做事的原因,於是,乖乖聽話爬上床鋪,塞上耳機抄起小人書。

  陳穹踢了踢滿地碎成片的紙幣,拍了下卓磊的大腿讓他往裡挪,接著坐在他身側。

  “至於嗎,跟弟弟計較。”

  卓磊總算復原點霸氣本色,“你不知道事情,所以別來教訓我。”

  “不妨說說看。”陳穹撩了撩下巴,一派風輕雲淡,似乎早已篤定會撬開卓磊的牙關。

  確實如此,他不說,那整個宿舍的兄弟都會因代城給他擺臉色,情況比較壞,就可能演化到兄弟之間裂縫橫生,畢竟卓磊這種人眼高過頂,桀驁如他是不會多加解釋。那至於為何避開綸寶,他想他很清楚陳穹護弟心切,不願他捲入遭受池魚之泱。所以,為了自己的大哥地位,他只能坦誠相見,更何況兄弟一場,他也沒有那麼厭惡代城。

  只是。

  “他與美國軍隊有資金交流,深入調查,代城已被美軍收買。”

  一向泰然自若的陳穹也不禁眉頭緊蹙,眼珠下沉,事態若要嚴重來說,他代城便是,叛國通敵。

  “我覺得,這樣的侮辱太輕。”

  不過是幾張美元而已。

  “這只是嚇唬他而已,我私自動了我家勢力,封了消息,可以保證個把月內絕不走漏。”

  卓磊是真的兄弟情,他差不多已經犯了包庇罪。陳穹啞染失笑,“你這頭髮,就是卓總滅的?”

  卓磊丟了個明知故問的眼神,“最慘的還是我爹要把我拉到特種兵的路送美國演習去。”

  陳穹忍不住幸災樂禍,“這不失為一個好辦法啊,你看,你命國家一下子給你保住了。”

  而後,卓磊兇神惡煞怒目而視,差點一巴掌把他拍死,明明都知道他卓磊只對經商鍾情,哪會稀罕什麼狗屁榮譽軍銜。

  陳穹識相閉嘴,言歸正傳。

  “你饒過代城是不是因為還有什麼內幕。”

  卓磊瞥了眼精得跟猴似的人,忍不住腹誹,你還真打破砂鍋問到底,但卓磊偏偏就喜歡聰明人,“我懷疑,代城恐怕是被迫的。他爸代岳,是前任峰會理事長,據說被退下來是因為查出不良風氣和貪污的嫌疑,因此被代老爺子趕出家門。你聽說過傾城碧卡絲嗎?”

  陳穹簡單在腦海裡過了一邊,“我記得代城提過他小媽叫沈碧,英文名就是——碧卡絲。是個金發藍眼漂亮的外國女人。”

  “那你知不知道,十五年前這個女人曾把B市鬧得滿城風雨,說她傾城碧卡絲就是說她美貌過人,溫安集,B市那位老王爺,你應該熟悉不過,曾因為他的兒子和她有染並且騙走份要件,調了五個連,滿城逮捕她。”

  陳穹掐著下巴力道漸狠,他笑原來卓磊這麼八卦,可他說的這些,自己確實聞所未聞。只是談起碧卡絲,他聯想起那位英年早逝的舅舅——陳綰,綸寶的父親。

  那樣一個令他仰慕半生的男人,卻因為一個婚外女子,斷了性命。

  “莫不是她慫恿代嶽?”

  “沒錯。”卓磊點頭,“她的父親曾任國防部秘書,動動手指就能幹出一件大事。”

  “這個女人,到底想幹什麼?”

  陳穹提出疑問,他感覺這是迷霧重重的局,有人布下天羅,坐等收網。

  使他原本的計畫出現警報。

  可問題就在這裡,卓磊表示無從下手,加之當年一些關鍵事件全被封鎖,水過無痕。

  “如果能知道碧卡絲和溫安集的一些恩怨就好了。”

  卓磊歎息。

  陳穹狡邪一笑,“也許有個人...”

  他靈光一閃,突然想起傳達室有一張發黃的海報,那上面恰好是個金發藍眼,旗袍加身具有傾城之姿的女人。

  //////////////////////////

////三個小時後有人為了捎一瓶51年的酒千里迢迢從京城坐專機而來。

  三個小時前,卓磊打了個電話。

  因為陳穹說,當年叱吒全城的風雲人物——閆寬,就因為貪杯喝酒誤事,摔廢了一條腿。

  組織上念舊,給他在成名地兒安個職位,讓他心理好過,也相對平衡點。

  數千載歷史的古國,向來有一句話恒古不變,——狗改不了吃.屎。

  所以閆寬嗜酒的毛病依舊還在,而且人上了年紀,往往就越依賴麻痹苦痛回憶的酒精。

  捧著貴得無價51年的幹白,閆寬越發愛不釋手。

  這兩個小夥子,一個雄姿英發一個面如冠玉,一瓶酒正中他下懷。

  才抿一口,全身猶如重新充血,連常因變天就發酸發痛的腿都通經活絡一派舒暢。

  “你倆,有屁快放。”

  酒都喝了,他閆寬又不能吐出來,於是乾脆承了他們的情。

  陳穹表示,閆寬雖然不好惹,可只要不拐彎抹角甜言蜜語,就能保證他兩的人身安全。否則以他獨斷的作風以及強烈的職業病,恐怕會以為你要黑他。缺胳膊少腿難保不是危言聳聽,總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我們來,是要跟你打聽個人。”卓磊同陳穹輕描淡寫的對視一番,用標準的英腔言道,“碧卡絲。”

  閆寬兩杯酒下肚,眼神早已渙散,習慣性望向牆壁的海報不自覺迷離起來,“啊...碧卡絲,許多年沒聽到這個名字了!”

  “您認識?”

  “當然啦。”閆寬突然慈眉善目的笑起來,“這小丫頭,總是惹禍。我第一次見到她時,是在執行任務,她要是再頑皮點,子彈就從她身上穿過去了呢——可惜呀,我和她差了十五歲有餘,我兩鬢斑白,她正值豆蔻年華。呵呵,我就在一旁看她長大談戀愛,那聲大叔仿佛還在耳邊...唉...”

  “那,她有結過婚嗎?”

  陳穹有點緊張,指關節泛白。

  “結婚?她逃命都來不及。她和一個姓陳的小子預謀私奔,臨走前還來和我告別,當時她已經有三個月身孕,結果在第二天就和溫慕新上報紙,報紙上說的很難聽,說她不知廉恥勾引有婦之夫紅杏出牆...他們都錯了!沈碧是我見過最最最單純的姑娘,一個異國長大的女孩,哪裡生出來的惡念?但卻讓世人誹謗成這樣,我心痛極了...如果不是為了姓陳一家安寧,她就不會因為溫安集手中關於姓陳的把柄,而被關入海禁十個月,沒人照顧就自個兒生下孩子。她太傻了,陳溫兩個老奸巨猾的狐狸肯定是勾搭在一起演戲,一黑一白她怎麼就看不清呢?我真恨呀,那晚她來找我我就應該把她留住,否則哪有那麼多痛苦...現在也不會...也不會...呵...阿碧...”

  閆寬酒勁上來,昏昏沉沉睡過去,陳穹還想問,那陳綰怎麼死的?

  卻被卓磊拉住,改日再來。

  陳穹作罷,他今日情緒起伏頗大,差點失控。

  回到宿舍時綸寶果然仍乖乖塞著耳機,放著震耳欲聾的DJ,不過已是熟睡多時,寧靜安詳悉堆眉角,陳穹輕輕拂過時,他的頭皮敏感地抖動,隨著陳穹動作越來越柔和,睡容也漸漸安逸放鬆起來。

  他六歲隨母親住在陳家,綸寶剛會走路正咿呀學語,他說的第一句話不是爸爸亦不是媽媽,而是姑媽——陳穹的母親陳韶華。

  綸寶的同心鏈裡有張裁圓了的照片,上面是和睦的三口之家,那時綸寶還能窩在繈褓裡,不諳世事,而抱著他的女人黑髮黑眸長相普通,人們說的紅顏薄命與她格格不入。但在綸寶八個月時就跳江自殺,死因不明。隨後的半年裡,綸寶的父親陳綰不知為何暴斃。

  陳綰這個人各種榮譽獎章竟多得單獨堆積成一間倉庫。他有幸進去過,十六歲的他初次品讀陳綰的論文集,雖然讀的一知半解,但墨蹟間產生了一股莫名色彩,時而隨意時而嚴謹時而幽默時而深沉,深深吸引住他。

  特別是陳綰一篇社會主義國家經濟威脅論,猶使他佩服不已。

  這樣的男人,不用看相片不用見真面目,只在他的作品林中遨遊一番,仿佛一個鑲金的高大形象就能在人們心中根深蒂固。

  其實,陳穹還是見過陳綰的。

  從他結婚的錄影帶裡。

  活靈活現。

  陳綰西裝筆挺,高高的鼻樑鼻樑上架著一副眼鏡,嘴唇很薄連彎起來的弧度都與兒子如出一轍,但陳穹仿佛猜透,那時陳綰的笑絕非發自內心。

  他與結髮妻子之間差了一臂之距,敬酒也好落坐也罷,那樣的距離仿佛是兩人之間最大的默契。

  接著他還看到了母親陳韶華,她將兩歲的自己拉到丈夫懷裡,起身與陳綰的新娘擁抱,兩人似乎交頭接耳一番,久久才鬆手,而鏡頭卻不小心掃過新娘眼角的淚花。

  原來陳穹是見過陳綰的,只不過那是才兩歲根本記不得什麼。

  陳穹幾乎不可聞地歎氣,這時門被元英推開——他們四個花了半天功夫還是回來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