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溫情駐英年

正文 chapter.33

書名:溫情駐英年 作者:一流的二貨 本章字數:3782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0日 12:57


  他們四人均沾了酒氣,唯獨代城一人爛醉如泥,跌跌撞撞鬧出很大動靜,嘔了幾下就要吐出口。

  綸寶像只敏感的小貓,外界一點糟雜就忍不住輕輕蠕動了身子,陳穹皺眉,示意多多,——把人拖出去。

  多多和元英連忙架著人就要抬出去,卻被正好回來的卓磊堵住,他抬起代城的下巴,眼見他整張臉癡癡傻傻紅得像晚霞,就拍了拍他臉,那個力道啊,整間宿舍都能聽見手和臉接觸和諧的清脆聲,這個傻.逼。他對元英說道,“把人抬回去,我有事和你說。”

  哦。元英趕緊把人扶正,沒想到代城就在這個時候吐了,一灘穢物正中suitsupply義大利黑襯衫,穿這一件的人就是卓磊。

  眾人看著臉黑得像煤炭一樣得卓磊,不禁摒氣大氣不敢出。多多反應較快,夾著膽大包天的罪人,逃了。

  卓磊黑著臉脫下襯衫往垃圾桶一扔,又惡狠狠地瞪了眼暗笑地陳穹,隨手套了件外套。

  過了一會,面色緩和,“給你看個娃娃。”

  卓磊手指在螢幕內刷兩下就有張照片應入眼簾,那是一個眉眼與他三分相似的小男孩,他已經會走路,一年不見個子見風就長,寶寶瞪大圓眼咬著紅包一動不動。

  這是誰。

  除了他的弟弟元寶,寶寶。還有誰。

  元英小心翼翼捧過手機,生怕一個不小心,把相片上的人摔碎了。他用手機輕輕點了點寶寶的鼻尖,圖片局部被放大,他看清了寶寶脖子上的繡著歪歪扭扭的寶字香囊,眼眶一熱。那日離耶誕節還有兩天,從媽媽針線堆裡掏出一針一線,用心在求來的平安符裡縫上寶字。拿鉛筆寫了底字,原本照著筆劃來繡還能像點樣,可是那根針一點也不聽使喚。

  在那以後,元英堅信男人的手絕非做女紅的料。

  他偷偷溜到寶寶身旁,假兮兮地說了句,我什麼都沒幹哈。轉手把裝了平安符的香囊掛在寶寶脖子上。

  隔了許久,林素英過來看寶寶,喜到,人家寶玉銜玉出生,吾家寶寶戴囊破蛋。

  噗——元英聞言急急忙忙問道,“媽,媽——敢情我們都是蛋生的?那你以前說我從垃圾堆裡撿來騙人的?”

  林素英,賞了大兒子一頓暴栗,抱著小兒子施施然走了。一邊嘀咕道,這個字醜不拉嘰。

  元英淚眼汪汪地看著被針戳破口子的手指——“媽,媽我也是你兒子...”

  ......記憶,模糊眼眶。

  他揉揉眼睛說,“他有話讓你帶給我不?”

  呀!卓磊往他腦袋輕輕一敲,“看來,你也不笨。”

  他原是難以啟齒的,這下順勢圓過去。

  “元德叔,咳咳——也就你爸,讓你...再有骨氣點。”

  元英撇撇嘴,“就知道,他沒什麼好話。”

  “你怎麼和林榮說的一樣,幼稚。”卓磊忍不住給她腦袋一巴掌。

  林榮聞言看過來,贊同地點頭。

  “他,畢竟,是你爸,做人,要,講良心。”

  元英臉色一沉,又鑽入自己的死胡同,讓人無可奈何。

  ///////////////////////每年產的特種兵都很珍貴,每年每個軍區只挑三人,人人爭得頭破血流也不一定可以得到機會,因為挑選尤為殘酷,挑選的方式層出不窮,甚至有人用關係在前一天探到的內定名單,第二天都可能更換。

  總之,這是一件神秘而嚴謹的事。

  今天和往常一樣,七點出操。

  眾人楞,這裴元英是嗑.藥了嗎,跑得這麼賣力。

  他們熱完身就繞軍區兩圈,元英大概領先了半圈,他們從一個彎裡跑出來還能看到他的身影,隨即他又在下一個拐彎處消失。

  剩下半圈,代城乾脆咬牙衝刺,差幾米...差幾米就趕上元英,沒想到那廝又突然加快。代城淚,元英君,等等奴家吖。

  白賣力了,真正的考驗是漫長的。到了中午,來了十個扮成兵人的刑警,到其中有一人是真正的指導員,上頭雖沒有明確表示,但這麼點動靜還是很容易被猜出來。

  元英第一眼就認出十人中高大的身影——仲夏。

  仲夏在十人中央,經過他身旁時側目微微一笑,但笑容很淡,幾乎不被察覺。可元英樂壞了,看來這次有戲!

  他還記得那日在森林公園的山底下仲夏曾誇讚他是好苗子,他當時苦笑,好馬也需要伯樂賞識,沒想到伯樂這麼快就來了,且來的巧來的妙。

  ”首長王之事在國旗下說了幾段慷慨激昂的言論後,提到重點,為了歡迎十位同志到來,今天我們將盡東道主的禮儀,游區一天!

  也就是說,一天不用訓練,綸寶在一旁扭身子表示爽歪歪,“哦啦啦,哦累累——”那十人隨即爽朗一笑。陳穹覺得丟臉,一巴掌拍過去按住他腦袋,把人拽進人群,順便封了嘴,他眼神掃射到元英身上,發現那廝正掩嘴偷笑,他也沖他微笑。

  元英馬上反應過來,識相的打住,那微笑太危險...他覺得末日正步步逼近,陳穹還在微笑...上次去k歌,不知道是哪位大神點

歌,導致這首DJ元英洗澡的時候也放,上廁所也放,後來演化成高興時就來一句。久而久之倒流行起來,所以才造成綸寶在大庭廣眾之下失態,好裴元英,陳穹記著了。

  懲罰很快就來了。

  軍區後山的演習場地是必到之處,他們十人一時興起,要重回當面當兵生活,在水上木樁一較高下,於是其他人就在旁邊的草場席地而坐,欣賞高手之間的競爭。

  陳穹咳了幾下清清嗓子,手肘往元英懷裡一戳,“幫我買瓶水?”

  元英專注于仲夏快速的腳法,一時沒醒過來差點爆粗口——你丫的不會自己去?可是又看到陳穹貌似和藹可親的笑臉,一下子凍結住,無奈打著呵呵說好。

  剛起身走沒兩步,身後就傳來刻意加大嗓門的聲音,“幫綸寶也買一瓶,他要七喜,錢回來拿給你——”

  元英頓時僵住,三哥你要不要這麼黑我...錢可以不要給我,但是能不能不這麼大聲...果不其然,在他還來不及逃時,就有一群人圍過來,“元英你要去超市?幫我也帶瓶...”

  “哎——我要鹽碘...”

  “順便幫我帶包口香糖唄?”

  ......這麼坑爹的場面原以為在學生時代後就遠去了,沒想到還是逃不過被一哄而上的畫面!

  咳咳——腳自己耳朵都想在他身上,元英君完全可以逃,可有句話說的好,如果一個人一直倒楣那就不叫黴運,叫命運!

  仲夏從一百二十個木樁下來時恰好有些口渴,又聽見元英要去買東西,正好讓他帶下路,卻不知怎麼地看見他頂著苦瓜臉。他剛想說,要是為難的話給我指下路就可以——元英卻突然跳起來,拉著他一路奔下山,跟逃命似得......到半山腰,目測那些人不會跟上來,這才彎腰雙手支在大腿上,大口喘氣。元英看見面不改色的仲夏,頓時不好意思起來,才跑這麼點就在人家面前喘成這樣...於是他趕緊挺直腰,領路。

  “哈哈。”仲夏快步走在他右側,爽朗地笑了一聲,“我見過你三次,每次給我的感覺都不一樣。”

  三次?哦對,他恰好想問除了今天和上一次森林公園山腳,還有哪裡?為什麼他沒有印象。

  “我好像不記得第一次...”有些吞吞吐吐。

  “恩,你不記得也正常。”仲夏輕輕看過他頭頂,“那時候你還只到我咯吱窩那兒。”

  咦?

  “你還記得你上山抓松鼠不?”

  “哦!那一次啊...”元英搔搔腦門,有些慚愧,“大概四五年了,那時候還麻煩了不少人。”

  當然了。滿城找一個小屁孩,確實需要不少人。

  “你真不記得我了?”仲夏把臉湊進讓他仔細瞧,“是誰把你從枝丫裡揪出來知道嗎?”

  “哦——”元英長長一聲,又仔細地看仲夏,圓圓的眼睛好似透著天真、無邪!“不知道...”

  其實當時天黑,他根本看不清當時那人的長相,並且還戴了墨鏡,身後還有兩個小的,感覺就像入了黑社會的門,滿腦子就是怎麼逃!

  他雖然腿腳靈活,但在車上無法施展,做了很多次嘗試,都被“黑社會老大”揪到座位上,被威脅說是不安分就扔了松鼠!

  從這裡,他就看上元英。

  他覺得,一個少年敢獨自爬上深山老林更不怕嚴如虎威令如山的親爹,勇氣真是爆滿。

  並且他懂得在樹上呆著以免遭受什麼野獸攻擊,還是挺有腦子。毅力也很好,能抱著松鼠半宿不動。

  這不就是傳說中的伯樂?

  元英抱來一堆飲料讓仲夏挑一瓶,仲夏楞,“你這是要喝幾年?”

  “沒,這都是他們要的,剛才一個個喊我買呢。”

  唉認命!

  “這麼好。”仲夏拿了瓶鹽汽水咕嚕一下沒了半瓶,開玩笑道。

  “需不需要年終來個史無前例好人卡?”

  元英嘴角頓時抽搐,他相信這事仲夏在顧明樊前嘮嗑一番,好人卡就到手了。可那就是個燙手山芋,以後勢必不安生。沒事找事呢,趕緊扯開話題。

  “那時候真的是你找著我的?”

  “怎麼。”仲夏挑眉,“不像嗎?”

  “也不是,隔很久都記不清了。”

  而後換來一場長長的沉默,元英終於憋不住,“那個...不是那天嗎,你跟我說的那句話...”

  那什麼那...不就誇了他幾句,好樣的還惦記到現在。

  “你確實是個好料子。”

  元英抱著一堆飲料卻樂了,“那這次我是不是有機會?”

  仲夏淡咂,有些無話,“你心思花錯了,也許我根本不是你想該巴結的人。”

  這不是用了也許嗎,所以,“我想我沒有錯,你就是我要找的人。”

  仲夏不知道他哪來的篤定,但最終拍拍他的肩膀,“你可以嘗試一搏,但是也要準備好接受失敗的勇氣。”

  失敗?怎麼可能,他不會失敗,不會讓失敗有機會乘虛而入。

  自信的人往往有很強的沖進力,自滿的人往往會否認失敗的結果,而他正處於這兩者的並集。多糟糕。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