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溫情駐英年

正文 chapter.34

書名:溫情駐英年 作者:一流的二貨 本章字數:3291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8日 14:31


  附中開學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年段統考,很多人在寒假裡拼命惡補,為了能在新學期的伊始嶄露頭角。

  阿溫整個寒假都很閑,閑到思念心上人的時間都綽綽有餘。溫良給他寄了幾本文豪著作,她天天就溫在異國風光的淤泥中,寫作乃至見識都有長進。所以這次文考她一篇名為蘇城卿心的雪景散文成功獲得眾位老師賞識。恐怕人人都會以為,她一定去過蘇黎世。

  她只不過在溫良的世界裡,加了幾筆自己的影子,隔了半個地球,哪裡知道雪是不是一樣的美。

  而顧凡卻恰恰相反,他整個假期都陪家敏幹一些無聊的事,雖然有時幫她溫習功課,可不出十分鐘,家敏就會來一句,“你餓不餓?”

  “你渴不渴?”

  “累不累?”

  “無聊不?”

  “吃不吃薯片?”

  ......

  顧凡說。恩我不餓不渴不累不無聊也不吃番茄味的薯片,所以你能否認真聽我給你講的內容?!

  對於家敏來說今年真的挺重要,她要畢業了。初中畢業。

  顧凡日日紅著眼眶不知疲勞地給她溫習,決心要讓她高中上附中。

  如果她在繼續留在現在這個普通中學裡,難保不被社會上一些人渣帶壞。

  作為兄長,他有義務二十四小時除了吃喝拉撒督促她學習。

  可家敏像是不知道有人正為她嘔心瀝血鞠躬盡瘁,還是一貫胡鬧。顧明樊和溫慕燕由著她去,她就變本加厲常把顧凡氣的跳腳。

  說來也稀罕,在這個家族裡,她能討人人喜愛,唯獨顧凡一家能見到她刁鑽古怪脾氣暴躁的真面目。如果父母在家,她又是一副小家碧玉溫順乖巧的模樣。難怪她要給自己的網名取名為——倫敦的天。

  她的心就和倫敦的天一樣,變幻無常,一年四季春夏秋冬溫熱涼寒無一不有。

  說到天,顧凡開學的這一天下了中雨,恰好沒帶傘。這種天氣自行車是不能騎了,於是只能搭同學黃軍的傘到公交亭下搭車回家。

  剛走出校門口就看到家敏明媚若花的笑顏,她穿了件粉色朝氣的羽絨服,黑色小腳褲,一明一暗的倩影,踩著一灘一灘淺窪,伸出手來,“給,你的傘。”

  顧凡接過格紋傘撐開,從黃軍的傘底下鑽出來。

  “你怎麼來了?”

  家敏寶藍色的瞳孔一閃一閃,在陰沉雨水聲中笑如銀玲悅耳動聽。“怕你被水沖走了,沒人收屍咯。”

  顧凡被損多了也就波瀾不驚,“走吧,帶你搭公交。”接著面向另一人,“黃軍,一起嗎?”

  黃軍目光停留在家敏身上好一會後,迅速點頭,生怕失了面子。

  家敏笑嘻嘻地收了傘,跳進顧凡的傘下。顧凡無奈地把傘往她那邊靠,還一邊警告她別老踩水。

  她自然是不答應,用力往水窪一蹬,水濺得顧凡滿滿一褲腳。大冬天裡,他欲哭無淚。

  家敏平時住在學校,週末回家有司機接送,沒搭過公交,這會子正在公交站亭下東張西望,人群裡上竄下跳。趕在車來前顧凡趕緊把她揪到自己旁邊,覺得匪夷所思,我媽怎麼會讓這傻妞來給我送傘呢。

  過一會,家敏安分了許多,他稍稍鬆氣,卻又在她下一句話裡差點重心不穩摔下月臺。

  前面駛一輛綠色公交,車窗上掛著八路二字,家敏咦了一聲,興奮地說道,“嘿黃軍快跑八路來了!”還有一些同行也許相識的學生都抱在一團笑得潦倒,一塞耳機哼DJ的非主流哼著哼著身子都彎了,不知在哭還是在笑,老大爺睨了眼,心想非主流沒一個正常!誰爹給他孩兒取名叫皇軍?

  顧凡窘迫,押著家敏上車,時不時回頭給滿臉黑線的黃軍道歉。他看著她不停顫動的肩膀,怒道,“你故意的?!”

  家敏收起笑,接著闡述了一件風馬牛不相及的事。“你昨天沒騎車上學,我就騎你的車,四處晃,看到有個大叔帶兒子拖三輪車賣烤地瓜和玉米,沒人買,然後我開玩笑問大叔兩根玉米5塊賣不賣。他說姑娘我一根只買2塊。我覺得他誠實就買了。”

  所以呢?我們家敏好心了?

  “哈。”家敏仰身躺在靠墊上,微微笑,“一切都是因為我,太無聊了。”

  顧凡俊眉緊蹙,“我怎麼越來越不懂你?”

  家敏闔上眼皮,睫毛安靜垂下,面容純潔清澈,看不出任何思緒。

  此刻。她稍稍放鬆。

  //////////

///////////////一年沒有見過母親,阿溫又哭又笑,親情什麼的永遠不會在時間的衝擊下退化,思念反而瘋長。

  方愛玲坐在阿溫的書桌上,圓潤修長的手指翻著作文本,臉上的笑容越堆越厚。還記得她握著阿溫稚嫩的小手一筆一畫寫過一紙歪歪扭扭,母女兩相視哈哈大笑。如今,阿溫的字已經工整的不像話,也已經沒有她教過的痕跡。老師評語裡的批評以及讚揚,都是她所陌生的。我們阿溫語言運用很嫺熟了嗎,我們阿溫細節描寫不夠細膩嗎?

  唉,方愛玲輕輕歎氣,實在錯過太多,她輕撫阿溫細白手臂,溫言軟語,“好了嗎?”

  阿溫不知阿媽何時剪了短髮,又在黑黝黝的短髮裡發現了白絲,莫名其妙煩躁地撥弄,“再等等,就快找到了——”

  方愛玲微微笑,拾起阿溫的手纏繞胸前,輕輕落吻,“傻瓜,老了就是要長白頭髮的。”

  阿溫低頭,盯著那根閃閃發亮的銀色髮絲,自己額頭上的青絲掃到眼角,酥酥癢癢酸酸澀澀。“去染染吧?”

  方愛玲不理會女兒好似見不得生老病死的那股執拗,一邊又一邊地問,身體有不舒服的嗎。月經經期迴圈規則嗎。有沒有什麼事想做的。

  阿溫淡淡臉紅回答,身體都很好,也沒有什麼事,恩...就是星期日能不能帶我去趟遊樂園,上個禮拜同學去了說是很好玩...方愛玲讓女兒繞到跟前,把她的碎發捋到耳後,“想要做的,非得和我一起嗎?”

  “也不是非得一起。”阿溫並不想做個纏人的小孩,“如果你忙,趕著回去我們下次好了。”

  下次嗎?阿溫想,這就是客套話吧。

  “做過山車會暈嗎?”方愛玲突然一問,這好像表示她沒有拒絕。只有這麼一個女兒,錯過了陪伴的最佳歲月,如果連一次小要求都不允許,哪有這樣的母親。

  “恩...暈吧。”

  “不暈就奇怪了,我和你爸第一次做過山車,差點吐倒在車上。”

  阿溫一楞,傻傻望著阿媽粉染雙腮,那是不曾見過的美麗,於是好奇心像成群螞蟻密密麻麻接踵而來,“阿媽,你給我講講你和爸爸的故事好嘛?”

  “...我和你爸呢,是高中同學,前後桌位置,當時啊你爸像個小流氓成天揪女生頭髮,把每個女生都惹哭了,唯獨我沒有,我脾氣強著,生怕哭了他就如意,還會變本加厲的欺負人。結果你爸就成天跟著我但隔得老遠,他說他想知道我呀是不是沒眼淚的小孩。我罵他無聊,他說他確實無聊,想去實驗下哪種女生的哭聲會讓他反感,他說可惜了可惜我不哭。接著,他就如願聽到我的哭聲。那天放學他一邊采狗尾巴草一邊離了百步遠跟著我,你姥姥家治安不好,土匪山賊一抓一大把。你爸當時才十六七歲,哪能博得過他們,手呀被劃了一刀。於是,我兩都被關到地窖,那時你爸臉色特嚇人,手臂流了很多血滿滿一灘,任誰看到了都會掉淚。你爸卻慌了,我以為我哭了他應該得意的不行,沒想到他抱了我半天安慰我,你爸說我當時臉紅得特別厲害,也不知道是害羞還是哭的。我兩被困了三天,他發現地窖有個不結實的地方,接著破牆而出。我又哭了,喜極而泣,你爸又慌,忙給我擦眼淚忙安慰,他說我錯了原來你不是不會哭你一哭起來眼淚就像黃河水一樣...你爸算是我救命恩人,你姥姥盤算著把我嫁過去,別奇怪,當時社會就是這樣...你姥姥命薄,我剛成年就仙逝,你爸一家見我孤苦伶仃就把我接過去住。後來,我和你爸決心出去外面闖一闖,當時很流行叫做闖關東,我和你爸就去了城東。開始幾年很不濟,政策松了以後就好很多,剛決定把你爺爺奶奶接過來一起住,請知道村裡那幾年鬧饑荒活活餓死許多人。子欲養而親不待,這一直以來是你爸心中無法癒合的傷口。好在很快就有你,你爸轉悲為樂,你一生出來就天天圍你轉,小時候吃喝拉撒從不要我過問。你的名字是他取得,他說他有一生死之交,姓溫,有一個兒子,和我們女兒很般配,於是就定了這事。溫家是大戶人家,我一開始反對,一入豪門深似海,要是你受苦了怎麼辦?我只希望你一生安穩,富貴只憑天命。更何況,年代在更新,我也怕你厭惡娃娃親。不過,現在看來都還好,你爸也能安心...”

  原來如此。

  她與溫家的緣分,是爸爸早就定好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