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溫情駐英年

正文 chapter.35

書名:溫情駐英年 作者:一流的二貨 本章字數:3449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2日 10:56


  ]積雪壓斷褐色枝頭,還沒來得及落葉歸根,就在掌心悄然融化,一灘碧水。

  老樹下,黑色風衣翩然浮動,一頭短髮粗黑雪花淺鬣寸許,棕色皮靴深深陷入,他站了多久?差不多快被凍得失去知覺。挫敗,狠狠刺穿,狠狠擊潰。就像一隻黑蝴蝶,只能伏在皚皚白雪中,接受命運。

  突然,被揍倒在雪地裡,冰雪四濺,鼻子鮮血泊泊,一片殷紅而碩大的血花悠悠綻放,他猝不及防,圓圓的眼毫無生氣,眼前怒氣洶湧的大哥,茫茫然。他不說話,兀自擦血。

  “裴元英你他媽窩囊!”卓磊平地一聲雷,靜謐的雪地,回音嫋嫋——窩囊——窩囊——他指頭微微顫動,冰霜落在指縫,血管被冰封,一絲熱情不堪一擊被冷卻。

  他就保持被揍倒時的姿勢,不言不動,在哪裡倒下就在哪裡呆著。

  最後結果,失敗?多令人難以置信。他瘋了地賣命,只買到一場教訓。

  此後,他不與卓磊不與代城說話。

  代城碎發掩眸,濃眉糾成一團,愧疚的對他說,你一直很努力,大家都看在眼裡,但是抱歉,我...確實被選上了。

  他一言不發,走到冰天雪地,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兄弟們都知道代城的事,他不是被美國收買,而是反間諜。國產間諜戲,戲劇化出場。可憑什麼?是你?

  卓磊抱臂,高高在上,嘲諷,“那你憑什麼以為,會是你?”此刻不可憐他,反而看不起他。

  “你要麼自大,要麼盲目。偏偏在這方面死心眼沒好結果。留的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有種,明年選上,別他媽大冬天裡折騰人,半夜三更不睡覺跑這裡面樹思過。你爹教的那些處事大道理都硬得很,偏偏遇到你這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兒子,你不稀罕聽,得了,全喂狗?”

  元英闔上眼皮,刹時悲傷逆流成河,他錯過一舉成名的機會,拿什麼跟他爹抗衡?

  窩囊,是啊。所有人,均不看好他。他還傻傻希冀,三年不鳴,一鳴驚人。甚至連風光的藍圖,都已勾勒成景。

  一切,幻化成泡沫,啪——因為有瑕疵來不及欣賞就破裂。

  元英,多半是廢了。

  六個人,把他扛回宿舍,他不掙扎,就一雙圓眼,空洞無物,怪滲人。

  綸寶寒顫,總覺得扛的是一具死屍。

  此人,三天不喝水不吃飯不上廁所。

  陳穹評價得一點也沒錯,元英的新陳代謝已經脫離人類生物工程理論。還能二十四小時對著天花板睜眼連眼珠子都可以不轉動,簡直造物的奇跡。

  卓磊冷笑,他爹媽造他時估計哪個零件給他沒安好,就他現在這個死相,做標本剛剛好。

  ......元英直直躺在床鋪,無動於衷,像是沉溺於另一個世界,無法自拔。

  綸寶看了半天,戳戳臉,撓癢癢,自娛自樂,哎,六哥就這麼植物人了嗎。咕~不行不行,綸寶捂著肚子,五官皺成一團,憋的難受還一邊絮絮叨叨,“哥...哥...哎呦不行,中午吃壞了,我上下廁所哈,你別亂動,等著我!”

  咻得一下,奔出去,還沒邁出檻,就撞上門板,哎呦呦得邊叫邊跑。

  床上的人,慢悠悠得轉過腦袋,看飛奔而去的身影消失,幾不可聞得歎氣。

  他廢寢忘食想了三天三夜,連多少年前某某某坑他零食之類陳芝麻爛穀子的破事都翻出來流覽。

  於是,肚子抗議了。

  你丫的這不是白幹活不給錢?!

  裴少捨得離開躺了三天,捂得發黴的床了。連站著,都會發昏。止不住幹嘔一番,怕綸寶回來擔心,留了紙條,覓食去了。

  外面呼呼得刮大風,裴少還在想,我宿舍窗戶沒關應該沒事吧。吸吸鼻涕,不成,吃飯先。

  宿舍內,桌面白色字條,搖搖晃晃飄入床底。

  綸寶哼哼吃吃,越想越氣,廁所水管怎麼給堵住了?害他差點熏死。嚇,那第二天報紙豈不會有他死在茅坑驚悚的照片?標題為,某廁所排糞管道被堵,十八歲兵人重熏而亡。

  TT好悲慘。

  床鋪空落落,風雪從窗戶爭先恐後灌進來,綸寶跌坐地上,嗚嗚啜泣,完了,六哥沒了,就他現在這個模樣嗚嗚嗚,被拉去做標本怎麼辦?

  /////////////////////////////

  “什麼?我不是讓你出去前得把門鎖了以防他詐屍嗎?你到底聽哪去了!”

  卓磊本就煩躁,又聽綸寶哭說元英不見了!脾氣一下子被提上來。

  “得了。”陳穹明顯不爽,護弟荷爾蒙的強大眾人心知。“裴元英發抽又不是一天兩天,他想幹嘛沒

有人猜得到。你要想發脾氣,請注意發對人。”

  “夠了!”平時總是沉默得好似不存在的林榮黑著臉,“你們的,私心,別以為,沒人,知道。”

  陳穹冷然,一雙明眼千百回轉,卻掛著笑意,“榮二哥,你再說一遍吧?我怎麼都聽不懂呢?”

  “你,陳穹,對溫家,虎視,眈眈,卻想,借著,元英,興風,作浪。你以為,你的,心思,很隱密?聽過嗎?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他這次,為什麼,沒有,選上,你比我,清楚。”

  結巴反而字字珠璣,陳穹臉色唰一下,慘澹如雲。

  “榮二,我果然小看了你。”

  卓磊是陳穹第一盟友,自然要盡盟友之責,大哥之權。

  “榮二,適可而止!”

  “呵。”林榮轉身,以另一種顏色面向卓磊,口氣輕蔑,“卓磊,作為他,小叔叔,你不會,感到,慚愧嗎?”

  “打算,連我也教訓?”

  “不。我說,陳穹,幾句,完全,是因為,他一聲,二哥,而你,我不會,逾越,也是,因為,你是,大哥。做兄弟的,我有,分寸。”

  言下之意,陳穹卓磊,你們是怎麼做兄弟的?

  卓磊拳頭緊攥,“受教了。”

  他和陳穹均是聰明人,林榮不點破就表示,他知道的並不是表面。可說實在,林榮,你知道卻不阻止,果真兄弟。

  他和陳穹,結盟以來各取所需,兄不兄弟,倒還懸。可元英呢,他承認,沒有像陳穹對待綸寶一樣,呵護若寶,但若要憑關心,林榮,你並不比我好。

  林榮罵完一通,眾人有些清醒,代城心懷鬼胎,裝作不解風情,隨著大家滿世界找元英。

  陳穹和綸寶一道,綸寶在林榮的話裡聽懂幾個字眼,不安道。“三哥。我是不是幹壞事了。”

  “你只不過沒看好小六,怎麼叫幹壞事?”

  綸寶啃指甲,“助紂為虐不就是幹壞事嗎?”

  “瞎用成語!”陳穹拍他腦袋,嚴肅幾分,現在連林榮都需要忌憚,“不是我說的,你都不許信。”

  “好...那哥我可以問你件事嗎?”

  “問。”

  “榮二哥說的溫家,是溫爺爺的家?”

  “...是。”

  “為什麼要...要溫家?”這個說法,連不諳世事的綸寶,都覺得十分嚇人。

  “不是要。而是討公道。”

  “替誰討?”

  “替一個,你最陌生的熟悉人。”陳穹,思緒萬千,只在那一秒薄荷梨花白,他敬仰半世英年早逝的男人,恐怕至今猶死不瞑目。

  他卻難以啟齒道,綸寶,那是你爸爸,被溫安集害死的爸爸。如果有幸,也許你還有個妹妹。親妹妹。

  “可是,這和六哥什麼關係?為什麼榮二哥這麼生氣,而且我感覺榮二哥有時候好偏心,對六哥特別好。”綸寶既疑惑又委屈地摸摸鼻尖,想到榮二哥給六哥帶了雙霸氣側漏的皮靴子,還有一條手工純棉圍巾,好生羡慕。陳穹頓時起不打一處來,使勁揉他腦袋,白疼你了?

  “你六哥腦子全是豆漿,取得目的只會用蠻力,三哥只是幫他一把,而你榮二哥的心思也差不多一樣樣。”他偏頭,目光緊縮綸寶,替他理好外套,“寶寶記得,不是三哥親口說的,你都不要信。”

  ///////////////////////////////最後是在一家小吃店裡發現了元英,五碗陽春麵,二十塊錢,代城欲哭無淚,清湯拌面你怎麼連渣渣都不剩?人果然是不能餓的。

  多多心細在床底下發現了紙條。

  元英舔乾淨筷子上的湯漬,丟了個眼神過去,並不打算開金口。

  吃飽了有點熱,他扯了扯在脖子上圍得不透風的棕色圍巾,轉頭,看到林榮死死瞪著他的爪子,好似下一步就要吞下果腹。他訕訕放下手。

  卓磊也吃了碗牛肉麵,拿筷子戳戳元英的臉蛋,:“恢復了就好,這事咱就告一段落。”

  元英揭去臉上的湯漬,視線與桌面四十五度,儼然是,沒恢復。代城偷偷抹淚,元英君,你這般混樣,叫奴家如何是好?

  多多一陣惡寒,跳離百步遠,突然想起件算得上好事。“六兒,顧政委喊你,三更去找他。”

  元英突然想起初中看的名著西遊記裡有個片段,菩提祖師很生氣,手持戒尺,打了孫悟空頭三下後,倒背著手,走入裡面,將中門關了,離去。

  悟空明白菩提祖師的真正暗示的意思:在頭上打了三下暗示今晚三更,倒背著手暗示從後門來見我,就是要悟空今晚三更自己從後門進來見我,我應你所求,莫要聲張。

  應你所求。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