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溫情駐英年

正文 chapter.36

書名:溫情駐英年 作者:一流的二貨 本章字數:3518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0日 12:57


  短短七天,阿媽整理好包袱,輕輕抱了抱睡眼惺忪的女兒,揉揉烏黑秀髮,溫和說道,“要聽溫爺爺的話。阿媽著了空就來看你。”

  曙光撒下,看到了閃動的淚花,阿溫就像只溫順的小綿羊躺在羊媽媽懷裡,撒嬌。“阿媽,阿媽,我等你來看我。你要快點...”

  方愛玲心狠狠抽了一下,帶著對孩子滿滿的愧疚信誓旦旦的說好。可其實,連她自己都不知道何時才能著了空。

  昨晚就與溫安集道別了,溫安集語重心長說道,“愛玲啊,知道你對敬中的癡心,可溫兒是你唯一的女兒,做母親的最不可狠心。這孩子嘴上不說,但心裡指不定怨著你,念著你。哎,你可忍?”

  怎麼能忍,無數次想把女兒接回身邊,像過去一般放在心口呵護。可雛鳥終將離巢,最難過的諾言就是天長地久,夫妻再恩愛也不能日日相寐,父母與子女總是半世陪伴半世離殤。花謝花開春去秋來,也許時光的喃喃囈語就在某一刻戛然而止,在一方心中埋下中斷點。

  如果要評最佳伴侶,強悍不過自己,你我ta看透的不是塵世,而是塵世中被掩埋或嶄露頭角的自己。

  所以,阿媽總和我們阿溫說呀,愛自己沒有情敵,我愛你爸爸半輩子,才會總是和自己過不去,拿你當依託。

  阿溫,思索半天還是不懂。

  舒佟手腕纏著兩隻氣球,一粉一藍,而後又從兩個大口袋裡撈出一把又一把的氣球囊,攤在桌面像調色盤似的,五顏六色。

  “阿溫,愛玲姨走後你就半天不出門,咱去坐熱氣球好不好?”

  阿溫合上書本,枕著腦袋,輕輕向後仰,看著舒佟亮晶晶的瞳孔,懶懶問道,“是吹氣球還是坐熱氣球?”

  舒佟拆下粉色的氣球,系在阿溫的手腕,愉悅不已,“坐在熱氣球上,吹氣球!”

  ......任何人,都擋不住意外。

  溫宅後院有片大草場,溫老稍年輕時,騎馬和打高爾夫一流。

  溫良高中時期就常在這裡辦聚會,舒佟幾次生日這裡都對外開放。

  後來基本用不上,鐵門鎖著,未經許可不得入內。

  溫老心長,定期遣人除草。

  開門而入一股清新滌蕩身心,阿溫向來喜歡這種意境。

  草綠、花香、鳥語。

  遙遙一看還有一抹彎腰忙碌的身影,那不是劉媽嗎?

  劉媽踩著塑膠水靴拖著長長的水管,澆花。

  水線彎成高高的一條弧,劉媽掐著噴頭,噴出的水扁成一朵透明清澈的水花。撒的很均勻。

  冬天才剛剛過去,春寒料峭。

  阿溫上上下下審查一座粉飾成彩虹的熱氣球,惴惴不安,“這安全嗎?”

  “安啦。”舒佟一邊回應,一邊在上面蹦蹦跳跳,顫動程度可以直接表現她的興奮。

  “燃料夠不夠?”

  “昨天才買的呢...”

  “那氣球檢查過有破洞沒?”

  “新買的怎麼會有!”

  “那...”

  “好啦!”舒佟揮揮細長手臂打斷在她眼中阿溫的杞人憂天。“believemeOK?”

  OKOK,阿溫敗了,恢復能力真好,年輕一點果然還是有差。前幾天對於爸媽離婚還悶悶沉沉,現下活蹦亂跳,巴不得蹬一腳蹭的一下飛上天空。

  舒佟熟稔的點火,熱氣球果然如她所保證,平平穩穩升空,一開始有淡淡不安的晃動,但很快就被脫離地面淩空俯視的放鬆愉悅之感取代。

  兩個女孩靜謐安詳的面孔,緩緩張開手臂迎接春風。底下的劉媽沖她們招手,嘴巴一張一合,她們聽不見,舒佟反而更加雀躍,扯著喉嚨,“劉媽——看!我好高!”

  劉媽還是拼命招手,眼見無效趕緊丟掉水管,奔出草場大門。

  眼前壯闊的草場,以及潔白無暇的浮雲深深吸引阿溫的視線,她一身飄飄然,並沒有注意到劉媽古怪的行徑。

  熱氣球離地面越來越高,視野裡除了草場,還可鳥瞰全城,b城最高的大廈竟不知不覺成了指甲蓋般大。這麼一比劃,倒覺得心飛得過高了。

  “阿溫...”

  恩?阿溫回頭,不解舒佟為何花容失色,唇白手顫,握住她的手,分外冰涼。

  “這個背上。”她伸出一隻系著墨色紐扣彈簧繩的背包,沉甸甸的樣子。“等下,拉這條繩子。”

  她的語氣,淡定得讓接下來的阿溫誠惶誠恐。

  “降落傘?”

  無法否認,舒佟點頭,這是最後一隻。

  “你實話告訴我,到底怎麼了?!”她壓著嗓音,儘量讓自己保持相對鎮靜。

  “阿溫,降落...系統壞了...”

  她狠狠倒吸了口氣,高處不勝寒,冬季寒風盡數灌進五臟六腑,比前腳

踏入鬼門關還恐怖。她死死瞪著舒佟,直到把她瞪得梨花帶淚慚愧垂頭,眼裡才漸漸蒙上一層霧氣,緩緩抱著舒佟,悄然落淚,輕拍她肩膀給她調勻氣息。看得出來,她是真的嚇到了,半晌,連話都吭不出一句。

  阿溫,一邊小心翼翼地說不要緊得否極泰來否極泰來,一邊不動聲色地把背包套在她身上。

  飛了半天,熱氣球燃料也快用盡,嗶嗶作響,儼然一副欲要罷工的姿態。有人心慌有人抽空想心事。不知怎地。阿溫有些想見一見元英。終究是甩了把淚水,微笑地罵自己好不爭氣,活該了,誰讓你和他賭氣成癮。

  小時候賭氣,長大也賭氣。

  幼稚鬼。

  //////////////////////////////“阿溫。好重,你先幫我,背下!”

  舒佟剛掉了缸鹽水,徐徐恢復了元氣,這下有了力氣撒嬌。

  阿溫剛想習慣性溫柔地點頭說好,卻又立馬虎著臉罵道,溫舒佟少來這套,你給我背好了,在跳下之前你要敢亂動它我就把你直直丟下去。

  “那你呢?”舒佟委屈的呀,當真不敢亂動。

  “我跳下去給你陪葬。”阿溫為了唬她,五官扮得猙獰,語氣不善,騙只黃毛丫頭倒輕車熟路。她看著舒佟捏著背包的背帶,小媳婦般委委屈屈,頓時心情大好表示輕鬆無壓力。

  來去赤條條無牽掛,要真死了也不能拉只不諳世事天真無邪的千金小姐當墊背的炮灰吧。

  按舒佟得寵程度,溫安集恐怕連完屍都不會給她留下。

  所以何必自討沒趣。

  死了也不安生。

  她記得,曾因溫良一句就算死也要幫你完成...終日惶惶不安,原來,死到臨頭,反而輕巧,一切看淡。

  她在想,如果生命只剩三天,一定要還爸爸公道,一定要解除婚約,和阿媽一輩子再也不受限於人。

  多好。

  她枕著腦袋,竟浮起笑容,輕輕掃了眼舒佟的背包說道,“我沒有那麼善良,姑且放心,你外公翻了天也不會讓你死,我自然托你鴻福。”舒佟呆,抽鼻涕,淚眼依舊汪汪一潭,她不解其味,只覺得這樣目空一切的微笑太空靈太漂浮,仿佛這樣的人其實不存在。

  果不其然。

  溫家一大對人馬聚集在郊區,原來在不知不覺中已經飛出b市,溫安集身旁的警衛圍得水泄不通,他支著拐杖,威顏赫赫。如果要撥直升機來營救,熱氣球不會給力得撐下去,到時候恐怕外孫女以及尚未定下的未來孫媳婦都得摔成肉泥。

  於是,他下了命令。

  ——跳。

  意思是,不管有沒有降落傘,都往下跳,下面的人正拼命往氣墊打氣。還有科研局的人專門計算,氣墊放哪,人才能準確無誤的掉在氣墊上,以減小損傷。

  當然,照這個高度,重傷不在話下,他們表示如果有降落傘,起碼性命可以保證。

  可降落傘的包只有一個。

  溫老怒氣衝天,白髮豎起來,直直地。

  放了狠話,務必確保她們的人身安全,否則,你們整個局吃不了兜著走!

  阿溫和舒佟均收到地面上的指令——有降落傘的先下。

  言下之意,沒有的,聽天由命。

  如果直升機飛行速度給力,真呀真是福大命大。

  “阿溫...”

  阿溫聽出舒佟不舍的聲音,於是乾脆閉上眼睛,擺手,意為,快走吧磨磨蹭蹭的讓下麵的人要擔心了。

  舒佟咬牙,憋了半天嗓子終於爆發,炸毛起來,啊啊啊啊的綿延尖叫。阿溫依舊沒張開眼睛,無奈地笑,舒佟這丫頭等下到地面回歸人類社會大概還能存口氣。

  卻突然被人推了一下,還沒反應過來,肩上就扣了個沉甸甸的東西,接著狠狠栽入雲堆,下意識的抽出彈簧繩。上空開出一朵七彩的傘,超重恐怖的感覺一下子得到慰藉。阿溫反應過來,心有餘悸緩緩地睜開眼,發現她與地面...不...與藍色氣墊,與一群黑壓壓的人越來越近...她痛苦的嘶吼,沒有人知道她是在叫一個人。

  溫——舒——佟!

  遠處,一抹軍綠色的身影。

  他緊捏拳頭,整顆心像掛在降落傘下那女孩的身上,隨她下沉隨她被呼嘯的寒風刺痛。

  他聽見了她的聲音,淒婉、悲涼。明明絕望得不行,卻又不知道哪裡來的憤怒。

  而又聽見,溫安集惱怒問道,怎麼是她!

  怎麼不是她!他一時像走入魔窟,瘋了般跳上氣墊,想去接住脆弱飄下的羽毛。

  「7月1日恢復三千日更。很抱歉這幾日要籌備期末考試,有點點忙哈。7月的更新會更加用心,希望能看見我成長一步一步踏踏實實的腳印。^V^祝大家天天開心呦。」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