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溫情駐英年

正文 chapter.37

書名:溫情駐英年 作者:一流的二貨 本章字數:4678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0日 12:57


  寬敞明亮的辦公室靜謐得連針掉落的聲音都能察覺,忽而時而有指尖扣桌一下一下的清脆聲。他抬眸,眼神威嚴而銳利,直直朝眼前垂頭的人掃射,十指交錯支於桌面語氣低沉,“怎麼樣,考慮清楚了嗎?”

  元英恍恍惚惚抬起頭,原本清澈明亮圓潤的雙眼此刻隱含的情緒錯綜複雜,他這幾日有些頹廢,下巴鬍鬚青渣。許久沒有開口,這下連自己的聲音都覺得淡淡陌生,距離遙遙。

  “意思是,我得先調離軍區,在刑警隊裡歷練嗎?”

  顧明樊輕輕挑眉,不言而喻。

  他想著裴元英估計是閑的蛋疼這幾日才鬧情緒,不過就是個吃力不討好的名額,這廝竟耿耿於懷。他想成事,何苦走這條路。條條大路通羅馬,做前輩的指點指點也是應該。讓他離開c市去歷練,同選上特種兵去歷練性質其實一樣樣,莫不是他不懂,否則這廝為何還悶悶不樂。

  “能,給我考慮下嗎?”

  顧明樊淡哂,真敢說考慮二字,架子架大了也不怕砸到自己。這事果真沒什麼好考慮。

  機會就放你跟前了,你不願伸手,誰也拿你沒招。可你也別不知好歹,犯得著事沒成就跟自己過不去?”

  他是指他這幾日鬧得彆扭,活活讓區裡的人笑話了三天,具說,顧明樊啊顧明樊你手下那位哪來的奇葩?連糧食都給你剩了。

  所有人元英具不給予好臉色,還以為哪哪招到他,殊不知,他只是和自己過不去。

  並沒有怪代城怪卓磊。

  他本事不足,與人無關。

  到底哪裡不平衡他說不上來。

  總覺得,這份機會不屬於他。

  也許,真的不需要考慮。

  算了。不是自己的要不得。

  “政委,我考慮好了,我還是繼續...”

  話還沒從腹中吐出來,就硬生生被打斷,元英大致有4.5天不曾見過仲夏,他們不是走了嗎?

  在公佈人選的那一天,仲夏背光告訴他,元英,我確實不是你該巴結的人,我,不是指導員。

  當時,連心都被仲夏周身的光圈刺痛,現下已然麻木。

  仲夏汗水淋漓襟濕徹底,面部淡定得模樣雖然很成功,但錯雜淩亂的腳步出賣了他此刻的內心。

  “溫司令有命,向181軍區撥出一輛直升機,營、救!”

  字字鏗鏘,顧明樊反應尤為迅速,撥了內線,簡單吩咐交流一番,一邊整理密封檔一邊抽空詢問發生了什麼。

  仲夏重重跌坐在轉椅上,沉著腦袋,元英倒了杯水放在他跟前的檀木桌。

  “前幾天,溫司令國外至交之子有意于舒佟,特地送來一隻親手組裝的熱氣球。我不留心讓她知道了。她忍了兩天,趁我出任務,獨自坐上。”

  “她不是會玩這玩意兒嗎?”

  “熱氣球送來的第二天,劉媽打理花園時,除草機撞壞降落系統。正是因為她會駕駛我才不許她玩,降落系統壞了故此上去了就下不來。這兩天我也忙渾了,忘了抽空稍人去修理...”

  “這丫頭!脾氣急得跟猴似的。”顧明樊哭笑不得。“現在情況怎麼樣?”

  “燃料已經快燒盡,她們也恰好正往這邊駛,可沒有人敢保證直升機營救來得及。”

  “...那玩意兒上沒有備救生道具?”

  “有!”顧明樊稍稍鬆氣,既然有丫的當事人毫髮無損反而嚇死人!

  可仲夏下一句話確實嚇死人,不償命。“氣球上有兩人,降落傘包只一個。”

  他記得,舒佟被他圈在懷裡做試卷時嘴裡時常嘟囔,選擇題什麼的最討厭了。

  現在雖然只有兩個選項。

  要麼生要麼死。

  可她只是個孩子。起碼小了他六個春秋。

  “什麼?!”顧明樊大概猜出熱氣球上另一個人是誰,除了俞溫,偌大的溫家誰會讓她好說話?辦公室的電話愉悅的響起,顧明樊簡單的回應後,抄起外套,走在前頭,吩咐到,“走!裴元英你也跟上,俞溫在那。”

  //////////////////////////////////////////////////////////////「見到她空降的過程,心猶如煉獄般經歷重重撕扯。她就像折翼的天使,遼闊的天空已沒有立足之地。」

  元英知道,從他蹦上氣墊的那一刻就被一雙銳利暗藏城府閃爍芒光的眼盯上了,他便做好準備迎接捕捉他的網,而後撕成粉碎。

  原本得到溫安集指令預備一撲而上攔截元英的警衛被顧明樊喝止,接著不緊不慢得對老相認說道,“他,就是元德的兒子。

  ”“呵,怪不得,眉眼還有幾分相似。”溫安集輕描淡寫的掃了一眼女婿算是打過照面,仍一顆心懸在搖搖欲墜的熱氣球上。良久,語氣欲揚頓挫。

  “晚飯留他一道,你也來。”

  顧明樊對於老丈人不慍不淡的態度已經領教千百回,依舊十幾年如一日低眉順眼的說是。

  沒辦法,愛他女兒,就得愛屋及烏。

  更何況顧家宗譜第一條就是,百善孝為先。

  再不濟也得做做樣子。要想讓晚輩對他心悅誠服,就算他本事再大在b市能只手撐天,品德還是不夠用。想他自個兒的親生兒子,日日雙腳不著家裡地,還不是為了避見他。

  好在他顧明樊在親生小崽子跟前形象還是很高大,還很平易近人。

  想此,顧明樊眯眼放鬆姿態仰天,那架直升機緊張轉動,仲夏在上面親自營救舒佟。

  可惜了,這麼好的人才被老毒蛇放在身邊時刻準備鮮血。

  哈哈!好在還有九班那群俐落的小子。

  ////////////////////////////////////////////////////////////////////兩條鐵鍊鉤緩慢從機身旁側延展,駕駛員,調好機身,務必與參照物保持平行...好,鐵鍊已鉤住吊籃邊緣並自動扣緊,再繼續發放另外兩條,鐵鍊向與機身75°方向延展,停,釋放鐵鍊,鉤住吊籃另一側,又自動扣緊。很好,b號駕駛員,請扣動機板,行駛命令鐵鍊操作,將吊籃靠近機門...接著,向吊籃裡放出救生梯../好,很完美...仲夏說完,便挽起袖子,站在機艙門前準備實施救援行動,他神

情是視死如歸般堅定,而手臂暴起的青根既看出他健碩的臂膀以及懷中信念。

  吊籃裡,可是他寵愛到大的人呀。

  “隊長...”營救員關虎猶豫地站在他身旁,抿唇捏了把拳頭,“這太冒險,還是我們來比較合適。”

  “不。”仲夏一邊果斷拒絕一邊扭動脖子,將骨關節練得咯吱咯吱響,權當熱身。“你們來,她會怕。”

  關虎楞,雖說他名字裡有一虎,可人確實憨態可掬和藹可親呀,整一小熊維尼的形象,據說人見人愛,小朋友一見更是臉上花開。再說司令的千金聽說天不怕地不怕...他初來乍到並不知目無天法活蹦亂跳半夜裡躲在廚房覓食的竟是人言司令最疼愛的孫女。

  於是,在不知其中利害的情況下追著她當老鼠滿司令府上躥下跳,打碎的鍋碗瓢盆瓶瓶罐罐不計其數。

  也是這麼一次機會,讓關虎在司令府裡有了甚微名氣,溫安集心血來潮,也就將他歸於仲夏差遣。

  聽聞他叫關虎,舒佟一開始咬牙切齒的說,好一個關門打虎的貨!後來尊稱老虎哥,因為從他那才能打探到,仲夏幾日未歸幾時回來。

  仲夏知道了。兩個月不讓她聯繫關虎......(何必呢何必呢!!!愛就愛,無理由。)

  舒佟吃穿不愁,為何半夜覓食?

  話說兩個月前她還沉溺于父母離婚事件的苦痛中不能自拔,處於絕食賭氣狀態。

  夜深了,肚子餓,怎麼也睡不著。

  這就是與老虎哥不打不相識的橋段。

  ////////////言歸正傳/////////////機艙門在小熊維尼的圖像跳出來時,恰好打開,救生梯也在那一刻延展的動作戛然而止。

  吊籃裡,只能看見一個弱小顫動的肩膀,她把頭埋在裡面,縮起腦袋,如果這樣面對死亡,可以很好避免腦漿迸裂。可仲夏說,有我在,你就會平安無事。

  幾步而已,他就能觸摸到她柔軟的秀髮,卻不得不走的謹小慎微。

  他沒有走進吊籃,而是一手捏著系在腰上的繩索,指環節泛白,另一手空出,徐徐伸向她,像海一般的距離,心無比沉重,也不得不跨越。

  她從手臂裡拔出腦袋,已然是梨花帶雨的模樣,傻得可愛傻得可笑。她看見半空中碎發打濕額頭,正一步步像他靠近的仲夏,前一刻如沐四季,潮的悶的燥的寒的,此時此刻春風化雨,哇得一聲哭出來。地下仰望搖搖欲墜的熱氣球的人,還以為幻聽,這麼洪亮的哭聲,八成,活蹦亂跳。

  溫安集的心臟簡直快要跳出嗓子眼,他老了,眼睛往白茫茫的天空看上一會就會止不住的發酸,生淚,但還是強行目不轉睛,生怕心肝兒掉下來,來不及接。

  溫慕容並不知道女兒此時的危險處境,她現在正在滿地鬱金香的國度,風車之國,荷蘭,辦離婚後續。年輕氣盛不懂人情世故,跟著心上人風風火火瘋狂的跑到外國註冊並結婚,雖然幾度把溫安集氣的跳腳,但還是能輕易被原諒。可現下,只怕是自己難以原諒自己。

  舒佟哇哇的說,夏夏我想媽媽想外公想哥哥想阿溫想姨姨想劉媽...她說了這麼多人,唯獨少了一個,究竟是忘了還是重要得不便輕易開口呢?不過,都不要緊,重點是仲夏說,我知道我知道,你捨不得死。雖然你最善良最懂得謙讓,可還是膽小得不敢輕生。

  人巨大的正能量,往往只在一刻爆發。而後,只記得自己腦子發熱過。

  所以,乖乖的把小手伸出來放在我的掌心好嗎?

  夏夏我怕...別怕,有我在,你就會平安無事。

  可是...我的腳軟了...嗚嗚爬不起來。

  哎...仲夏低低無奈輕笑,記得教你的踝腕關節運動嗎?俯身,雙手按在膝關節,雙腳併攏踝腕打璿扭動。誒...乖。

  舒佟使勁立起來,儘量俯身,卻因為腳麻痹太久,一時重重的跌回去,在仲夏一聲誒中,又使了把勁,按照他教的,運動起來。他一聲乖,似乎在某一方面滿足了她稚嫩的癡心。像幼稚園,午休完畢疊被子,笨手笨腳不會疊,卻因為額頭上一朵粲然的小紅花,勤快而笨拙地疊起來。

  麻痹疼痛的感覺漸漸被抽離,腳得以恢復,站穩了些。

  她八齒齊露笑的明媚若蘭,儼然忘了身處何境,於是仲夏像哄騙小孩一樣,騙她拉住自己的手,小心翼翼扶她爬階梯。

  由於舒佟越來越大亭亭玉立的女孩已經不再適合被他按在胸口捏搓圓扁,加之他越來越受器重,出任務次數越來越多危險程度也越來越高,這才有了疏遠的理由。

  久違了懷抱。舒佟下意識一頭窩進去,扭動幾番哼哼幾聲,像小貓在母貓懷裡撒嬌一般,小鳥依人。

  仲夏心口微微濕潤,姑且放縱一回吧。就一次,就一次...有人慣著,才有人說,怎麼老是長不大。

  也偏偏有人樂意不希望她長大。

  長大了是要離開,歷練,戀愛,結婚,生子,教育,抱孫,執子,偕老。

  而又在她被預設的未來中,沒有安排他的出場。

  所以誰會稀罕,一段不能由始至終的陪伴。

  關虎悄悄扣著機艙門板,虛咳,說了句“隊長,好了嗎。”

  仲夏偏過腦袋,點頭。

  關虎臉色飄著幾抹粉霞,轉身鑽進機艙。

  事實向來最愛向人類證明,福無雙至禍不單行。

  仲夏一手掐住她的腰吩咐她抱緊自己,一手拽著繩子往回攀。他們兩旁鉤住吊籃的鐵鍊,繃得緊致,讓人惴惴不安。

  突然,身後的熱氣球慘烈的嘶鳴,舒佟下意識往後看,卻發現熱氣球五彩繽紛的七彩氣球往下癟,吊籃正往下沉,儼然是燃料耗盡虛脫之勢。她驚悚地咽了咽口水,加緊手臂。

  人員已經完全脫離危險物,鐵鍊自動行駛收縮命令,像條蛇,扭動身軀,也會伺機咬住獵物。當鐵鍊從她身邊甩過,除了脖頸生狠而火辣辣的疼痛就是腿部涼嗖嗖的感覺。

  她暈暈沉沉,進入機艙時,她身後還拖了一條狹長蜿蜒的血跡。

  她隱約聽見關虎用沙啞的老虎嗓音說小祖宗,你總算上來了。

  她還沒笑嘻嘻地說,老虎哥,距離你上次把我當老鼠一樣逮已經兩個月了呀!

  誰知,眼前一黑渾渾噩噩不省人事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