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溫情駐英年

正文 chapter.39

書名:溫情駐英年 作者:一流的二貨 本章字數:4245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0日 12:57


  清晨,翻了個身預備醒來,張開眼卻對上一雙圓溜溜轉動的眼,距離之近,連忽閃的睫毛都清晰可數。

  大清早,被嚇得不輕。

  那雙圓眼軲轆的轉了幾圈,嘻嘻問道,“你醒啦。”

  阿溫嘴唇蠕動,感覺到滿嘴的腥味,不想開口便只哼哼幾下。

  他輕輕撥開她散落額間的碎發,大拇指溫柔捋過眉毛紋路,指尖再轉到鼻樑摩擦沙沙,最後雙手掬起她的小臉,親昵地道了聲,“早安。”她被他如癡如醉的神態嚇傻了,看著他輕巧地跳下床鋪,穿戴整齊的離開。她想,也許他昨晚何衣而睡,也許他早早就醒來,卻唯獨,沒注意他五官是怎樣的一片的景色。

  於是,翻過身枕著手臂,氣息溫吞,再入夢鄉。

  這次昏睡得不久,寐了一個小時而已,便想起床。

  她立在半個人的鏡子前,被自己蓬頭垢面的形象引得發笑。取出木梳,一下一下理順髮絲,一頭瀑布青絲泄在背上,阿溫睡了半個月懶裡懶氣,竟不想紮起來,記憶中好像有人評價過阿溫的頭髮垂下來格外好看。她只捎了件披肩包在身上,蹭上棉拖出了房門。

  古代名門閨秀身藏深閣足不出戶,只偶在自家小院閒庭信步,賞花歎月睹物思人。

  她立在老榕樹下,滿眼系上紅飄帶的根須,那紅飄帶寄情眾所周知。就像一句詩說的,我每想你一次天上就落下一粒沙,於是有了撒哈拉。

  可不一樣的是,滿樹飄帶算是溫良留給阿溫的。

  他說我有多思念要你看得見。

  一個人的單相思,不盡情。要你也懂我的思,這樣我才有想你的勇氣。

  溫良用一個晚上為她準備的離別,那個畫面狠狠擊中胸口,到最後只嘔出一灘淤血。

  阿溫癡然望著掌心的血跡,這心藥原來不是元英。

  到了中午,阿溫的病近乎神奇的好了。

  也許是那攤淤血的功效。

  元英做了南瓜盅犒勞自己犒勞阿溫戰勝病魔。

  “你過來。”元英正給南瓜去籽,滿手渣渣,淺淺望了眼慵懶倚在門口的倩影,便把她招過來。“閉上眼。”

  阿溫站定,乖乖闔上眼,剛想問你有什麼驚喜是嗎。額頭卻觸到一絲冰涼,鼻腔內吸進一股薄荷清香,她張開眼,迎上元英整張臉。他在做什麼?手支不來,於是額頭對額頭探測她是否還燒嗎。他也閉上了眼,鎖著的眉頭漸漸鬆懈,阿溫連忙閉上眼。

  只要眼睛閉上了,就不會尷尬不是嗎?她猜元英一定是這麼想,究竟是把自己放在阿溫心中尷尬的位置。是那種會即使從小一塊長大,還會時不時尷尬的哥哥。

  隨他吧。隨他這麼定義自己吧。

  額頭相觸時密密麻麻的酥癢散開了,他滿意的微笑,“真好,額頭不燙了。”

  阿溫也微笑,“這次是真的退燒了。”

  讓你擔心了。

  元英狹長的眉毛得意上揚,“你餐桌那兒坐著,劉媽開了暖氣。”

  阿溫說我想偷學藝。

  元英果斷拒絕,一邊把阿溫推搡出了廚房掐在餐椅上坐定,不行不行這是我的看家本領,少打搶我飯碗的算盤。

  阿溫呵呵的開玩笑,你這人,不去開餐廳真是暴殄天物了。

  元英偏頭抿了下唇,等祖國不需要我了,也許我就真的去開餐廳,到時候賞臉啊。

  阿溫低低嗤了一聲,我賞臉我全家都賞臉。

  元英笑眯眯,一會兒功夫就端出黃澄澄的南瓜盅,推到阿溫面前催促,“賞臉嘗嘗!”

  她未動湯匙,只吸點香氣,便蓋棺定論。“好吃。”

  身後又傳來一個稚嫩的女聲。“嗯!好吃!”

  阿溫元英均回頭,看到舒佟那張燦爛的笑臉,這廝又來蹭飯。元英心歎遭了他只做了兩份,竟忘了這丫頭。

  不成,他餓了半天說什麼也不會讓,阿溫那份更不用說。於是,他趕緊把湯匙塞在阿溫手上,自己坐定捧起南瓜盅大口吞咽,還一邊警惕地和她交流,以防她得空討吃。

  “你能自己走出去來了?真棒。”

  “嗨!沒什麼,我...”

  “你...小心點別碰到。”

  “好,我...”

  “你...你身上的藥換了嗎?”

  “還沒等下夏夏就回來了...我...”

  “你...要不我等下幫你換吧?”

  咳!阿溫惡狠狠的嗆了口湯,話說舒佟傷到的地方連仲夏都不好意思看,這是鬧哪門子!小氣巴拉的。

  “你那份給舒佟,自己再去做一份不好嗎?!““噗——”元英忍不住,噗出湯漬,阿溫姑娘你說的好輕巧...“呀!裴元英,你怎麼還和以前一樣,每次吃東西都亂噴。”

  阿溫怒意潮湧,用手背蹭掉臉上粘糊糊的渣渣。

  元英連忙抽出面巾紙,一臉人畜無害。心下默默流淚,我人見人愛的阿溫,糧食第一啊。都說,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的慌。更何況為兄為了你的健康已經三頓未吃正飯!哪裡還有力氣再煮。

  “我先吃完...好不好...”

  阿溫黑線,不去看他。

  他看了看美味清香的南瓜盅,再看向阿溫徹底放棄的表情,最後盯了眼舒佟。

  她正慈眉善目沖他天真無邪的微笑,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他一下子軟下來,沒想到這姑娘也是有心機的主。

  於是,最後姑娘歡天喜地的吃上南瓜盅,裴少又搗弄了一份,剛端上桌面,兩位姑娘的肚皮均圓滾滾,正心滿意足地抹嘴。那感覺像是對不勞而獲的戰利品吃幹抹淨的無比舒暢。

  舒佟滿意地打了個嗝,自言自語道,咦?我來這幹嘛的?不對不對,我不是來喝南瓜盅的...裴少聞此,頓時食不下嚥,拍案而起,“那你幹啥

吃我的?”

  “你...和阿溫讓我吃的吖。”舒佟眨眨眼,她從始至終都沒說過要吃...阿溫倒了杯水,撇開某人幽怨的眼兀自喝起來,先前在森林公園那種既幸災樂禍又假兮兮的愧疚又回來了...元英嗚咽了一聲,悶悶填飽肚子,握著湯匙的指縫緊了緊。舒佟說,仲夏還千叮萬囑我不能忘了!呀討厭!一瓢南瓜事就溜了...外公說晚餐讓你們一道去前廳吃。

  阿溫淡淡地嗯了一聲,輕描淡寫地轉移話題。“給我看看脖子。”

  舒佟熟稔的一撕下脖子上的縫合布,一圈一圈繞出繃帶,一條針穿過的痕跡觸目驚心。

  “哎呦,沒事啦,雖然看著恐怖,但其實不怎麼疼。”

  阿溫酸酸的,“那,會留疤嗎!”

  女孩子最是在意容貌,她嘴上說的輕巧,聽的人心裡都隱隱作痛。

  “唔,受傷的痕跡會比較淡,夏夏說醫生用的藥很特殊。”

  元英聞言,拔起腦袋,掃了眼舒佟白白淨淨的脖子最猙獰一條疤,面色平靜,“這有啥,藥物內沒有加去疤蘆薈膠大部分也能脫落,比起我腰部,你倒幸運。”

  “腰?你腎虛!”舒佟詫異,她盲腸痛時不懂那個部位是盲腸,結果瞎嚷自己腎虛,夏夏拍她腦門子面色怪異糾正地說道,男人才會腎虛。

  元英一個趨冽,差點翻進南瓜裡,腎虛這種事...能亂說的嗎?!趁他把持不住暴走前,阿溫理智地扣桌問道,“你腰怎麼?”

  “沒啥。”元英理好面部表情,順帶白了眼口不擇言的舒佟,結果被阿溫撞上,悻悻縮回目光,正視答道,“訓練過激烈,整個腰部裂了不大的口子。”

  “在哪?”

  “呃...”元英尷尬地指了右腰,他想著如果等下這兩姑娘要求看傷口還是給點面子吧,露點春光而已。他兀自想著,突然發現話音竟戛然而止,三雙眼互通電波你來我去神色淡淡。

  好吧,自戀了。

  舒佟拿準時間,仲夏差不多快到家,她準備藏在門口嚇他,於是提早閃人。

  剩下元英和阿溫,兩人坐在客廳沙發,開電視看貓和老鼠,阿溫半躺著目不轉睛,儼然是一點也不在意身旁躁動的人。元英換了幾個坐姿均覺得不舒服,乾脆訥訥地盯著阿溫,這麼久沒見的心上人多看點,反正不要錢。

  阿溫被看的發毛,低低呀了一聲,抄起抱枕甩過去,“無聊!”

  元英接過抱枕,塞在懷裡,整個腦袋壓在上頭,力氣好像就灌在裡面了。“阿溫...你看不看我的傷口?”

  她聞言差點被一口鹽汽水嗆死,但仍不理會他悶騷發作,果斷拒絕。“沒需要沒義務看。”

  “關心下哥哥唄!”

  “哦。”

  “恩!恩?哎呦!”元英捂臉,簡直要羞愧而死,哪個主像他一樣如此不要臉就為了討個關心,死乞白賴的獻身!可從受傷擦傷藥的那一刻他就做好了在她面前上演一番苦肉計,討憐惜的打算。“你可知,這一年裡哥哥想妹想的慌,喝口香油也不香。”

  阿溫以為幻聽,這人...撒嬌?!“你說什麼?!”

  元英不捂臉,直接埋臉。“我...想你。”

  阿溫淡哂漸漸無話,最後尷尬地說,“那什麼,你傷我看看?”

  .......馬賽克.......據後來阿溫回憶,她只是要看傷口,元英這廝竟然當她的面,脫光上衣,露出他得意的腹肌以及......一條不深不淺的...青龍。

  話說,那條疤被代城嫌棄了半年,元英君為博鐵哥們一笑,當真去刺了條青龍。

  所以元英想要阿溫憐惜的目光以及我見猶憐的眼淚都沒有,換來的只是阿溫又黑又紅的臉色,順便一陣毒打...////////////////////////////////天暗的早,通往前廳私人曲徑旁的路燈久未替換燈泡,燈光暗沉,不免有些詭異。仲夏大手包著舒佟小手,密密層層細緻溫暖。元英有樣越樣,也牽起阿溫的小手,內心澎湃得快要跳出來,而阿溫卻是無動於衷。她沉思了一會,終究無法忽視被捂出汗水的手,悠悠開口,若有所失,“明天回去吧,我病好了你再呆著,會有流言蜚語。”

  “你是怕溫老會對我怎麼樣嗎?”元英勾勾嘴角姿態輕蔑,“如果真怎麼樣,我也不會呆到現在了。真的,別擔心。”

  半個月裡,他一邊照料阿溫,一邊翹首等待風聲。結果,他意料中的事卻沒有來。比如。他父親氣洶洶的緝拿他,然後他借勢再眾人面前強調表明自己對阿溫依舊是日月可鑒心若磐石。溫老大怒覺得顏面掃地,狠了心毀婚。於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媽。不管她俞溫是否接受元英,起碼,醉翁之意達到了。

  可惜。都沒有。也許真的是,知子莫若父,裴元德知道兒子打的如意算盤。偏偏,逆水行舟。

  阿溫卻是真心實意不希望元英被溫安集盯上。那樣,像是在她心門口堵上巨石,身手施展不便,更何況爸爸的案子與裴家算無直接關係。

  如果,元英也為溫老所用,一個德叔加一個元英,將構成極大的阻礙。

  “唉,你能不能體諒一下我?”

  體諒?

  元英腦海裡閃過半個月前一張報紙的封面。那時阿溫昏倒在他懷中,體態柔軟輕盈,他下巴抵在她的額頭,輕彈男兒淚,拂過發稍的手定格在肩頭。

  他小心翼翼裁下那張圖收入囊中,珍藏了一輩子。

  圖文並茂。不止圖還有文。

  ——熱氣球失誤墜落,陌生男子擁溫媳。

  ......這就是阿溫說的體諒。

  “好。”元英揉揉心口,隱隱作痛,“明天記得給我送行。”

  ......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