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溫情駐英年

正文 chapter.47

書名:溫情駐英年 作者:一流的二貨 本章字數:3543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0日 12:57


  六月二十五號開始,阿溫就陸陸續續收到許多禮物,有認識的有陌生的有不留名的,每一樣都讓她苦惱。坐在禮物堆裡鬱悶至極,聯手都不知道放哪,她皺眉詢問案前撰寫論文的溫良,托你的福,這些該如何處置。

  “這些東西,未必全都是因為我,放輕鬆點。”他食指敲著鍵盤,輕輕抬眼似笑非笑的眼流光溢彩。

  “不是嗎?”阿溫苦笑,拆開第一份精緻包裹的禮品就是手錶,可笑的是標籤不拆明明白白印著男士手錶,翻開手錶背面,madeinchina...顯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她已經自從公佈兩人的婚事以後,她的形象究竟被扯碎得多淒慘。“我都不敢再拆第二份。”

  “那扔了。”

  她一動不動的看向溫良,這麼一堆禮物,少說十幾件,就扔了?未免太過風輕雲淡。

  他對上電腦螢屏說,“只留我那份就好。”

  呀,她偷偷從他背後纏上去,蒙住他的眼,手心滲出微妙的細汗。“我才不要扔了,可是你呢?你的禮物呢?”從回來以後就說一直在準備一直在準備,等到那天就知道了。究竟是什麼,遲遲未現,令人好奇。

  她的髮絲帶著水果香氣,掃過他的耳垂遊到脖頸,細細淡淡,風中帶雨深刻畫心。

  “你的第一本瑞士簽證。但你滿十八歲那一天,就可以自由出入國內外。”

  “只有這樣嗎?”她鬆開手,和他並肩。“我還想...”像小說一樣,你捧著玫瑰花,將鑽戒套入我的無名指,無名指從此只有你。

  他問,“想什麼?”

  不對...哪有那麼多浪漫可以揮灑。

  “我好想睡覺。”她打著哈欠,眼睛眯成縫,好似真的有那麼困,“我先去睡了。”

  他笑而不語,要廝守一生的人,不是只有一本薄薄的簽證,而是要用淺吻訴說的承諾。

  ///////////////////////////////////////////////////////////////////////////////////////六月二十八日破曉時分,她起早親吻清晨,捧著書到了教室,今天考完這個學期就結束了。班長恭候多時,“小小禮物,不成敬意,請收下。”

  當一份用藍色星空圖包裹成的禮盒出現在視線裡時,阿溫完全沒有被“原來還有人記得我生日!”的幸福感劈得淚流滿面,而是被班長眼鏡鏡片反射的銳利光芒刺傷。

  “好耀眼。”阿溫豎起書本擋在臉上,掩耳盜鈴的閃進教室。

  由於班長體型稍微龐大,阿溫還沒來得及坐在座位上歇息就被拎小雞一般丟到門口,班長叉腰,“你滴!禮物收不收滴幹活?!”

  “...收。”阿溫輕輕掂起禮物,別告訴她又是什麼男士香水男士手錶男士領帶等等...她已經被醉翁之意不在酒給灌得趴下了。%>_<%“咳咳,裡面還有一盒藍色皮帶...”

  “男士皮帶嗎...”阿溫已經心灰意冷了,班長心虛地抬了抬眼鏡,“那啥,你都知道我就不多說了,記得幫我帶給顧凡。”

  顧凡?阿溫楞。班長剛抬腳,就有個小她的嘍囉領著大包小包哈腰點頭,“大班!你的早餐來了!”

  班長三言兩語的打發了小嘍囉,掂量了手中的大包小包,她很慷慨的分出小包笑嘻嘻的塞進阿溫懷裡,“別客氣!吃好!考好!”而後揚長而去。

  阿溫默默道謝班長你真客氣,打開小包,兩個奶油麵包一瓶牛奶外加一塊酥油餅...她頓時嘴角抽蓄,小包的是這樣那大包的又該是怎樣的風景...她雙手支在桌面,掩住耳朵,喃喃“潯陽江頭夜送客,楓葉荻花秋瑟瑟...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轉軸撥弦三兩聲,未成曲調先有情...”

  未成曲調先有情...溫良說放學來接她和舒佟,這一下子連背書的情緒都沒有,心砰砰直跳,只肯單焦急著,時間你快些走。

  好不容易考完最後一場化學,阿溫提前了十分鐘交卷,雖然提前三十分鐘的大有人在,可當她捧著書本攜一抹紅暈迫不及待離開教室時,還是讓人刮目相看,一陣噓唏。

  她擠著人群踏出校門口,熟悉墨色的奧迪映入眼簾,但可惜只有一抹墨色的身影淺淺倚在車門,身旁時俏色倩影的女孩正是舒佟,不知在談些什麼手舞足蹈的,仲夏淺淺抬手,將她的碎發別在耳後,四周花香繚繞羨煞旁人。阿溫不知怎麼竟邁不出步伐,鼻子酸了酸定在校門口失落一陣一陣。

  “咚咚——”溫良搖下仲夏身後的車門玻璃,問道,“看一看阿溫出來了嗎?”

  仲夏簡單看了眼川流不息的校門口,阿溫的身影一眼便中,但她似乎在猶豫

什麼,腳步未挪半步,轉身輕叩車窗,“她在門口,你還是過去接她一下比較好。”

  溫良揉揉太陽穴,頗為頭疼,他已經換好了晚禮服也做了髮式,整個人看起來很虛假,拿舒佟的話來說就是童話書裡走出來的白馬王子。...這麼幼稚,怎麼得了。

  正是因為如此才不敢在母校招搖的出現,所只坐在車裡不肯下。

  仲夏外表淡笑恭敬從容的開車門,其實憋笑憋得內傷,他一定覺得自己的形象八成是毀了,好吧替他挽留一點,仲夏輕輕彎腰打了個標準紳士禮,溫良下來時還是白了他一眼。

  原本學校裡出出入入的學生視線都已經在西裝筆挺的仲夏身上,現下車上又下了一個神一樣的人,視線直接黏上去,站住腳嘰嘰喳喳唏噓不已。

  溫良硬著頭皮,走到阿溫面前,一聲不吭牽起手,往前走時阿溫怔然,書散了一地,她...從未見過這麼好看的溫良。

  他聽見書本掉落的聲音回頭彎腰,一本一本撿起來,握住阿溫的手未鬆動半分。

  A說,“王子和公主嗎?好美滿啊!”

  B說,“什麼公主!公主穿運動褲嗎?明明就是灰姑娘。”

  C說,“D,D,D,快給我一巴掌,這是真人還是假人啊?該不會是套著人皮面具的機器人吧。”

  D:“啪——一巴掌給你了。疼吧,我手都疼了。”

  E說:“快看啊!竟然連彎腰揀書的動作都那麼帥氣!考!男人,快抱住我我要暈了。”

  E的男友無語凝咽.........撿完書,溫良牽著阿溫,不,更形象的是飛一般地拖著。剛上車,他如釋重負,對著仲夏用比平時稍微兇神惡煞一點的語氣吩咐,“我限你十分鐘到達會場,否則你也得跟著我穿這種衣禮服!”

  讓仲夏穿他最厭惡的純白燕尾服,打著亮色的蔚藍領帶,和磕腳的皮鞋,比十分鐘到達原本需要半個小時的會場更不可能。當然,他會答應溫良這點,但提前是他必須確保無辜者的安全,他準備了兩副眼罩,分別給阿溫和舒佟,再仔仔細細給她們扣好安全帶後,掛檔,拉油門,一秒內消失。

  相傳,一百五十的時速死亡率高達百分之八十,其中百分之五十是被嚇死的。阿溫與舒佟戴了眼罩渾然不知與周身的物體正飛快擦過,舒佟問,“誒,阿溫檢驗二氧化碳要通入澄清石灰水沒錯吧。”

  “沒錯,考了?還好給你複習過。”

  “嗯考了,不過我是後來才知道是澄清石灰水。”

  ......溫良艱難的掩嘴,以免承受不了叫出聲來,緩了一緩,他說,“給你十五分鐘,你...稍微減速。”

  仲夏微笑目不斜視,“來不及了少爺。”

  十分鐘後。

  仲夏抬手對著手錶開心的爆了句,“perfect!一秒不差。”

  溫良沖下車,他暈的厲害,幹嘔幾下,“仲夏,我真想廢了你。”

  “隨時歡迎。”仲夏攤開雙臂,表示輕鬆無壓力,後來突然想起他這人最容易暈車,從兜裡拿出噴了芳香劑的方巾遞過去。

  “算了。”溫良拍掉他的手,“別忘了今晚的目的。”

  仲夏收回方巾,“抓出交易對象。”

  “加油。”

  兩人撞拳擊掌勢在必得。

  ///////////////////////////////////////////////////////////////////////////////////S市自從收到一封亮澄澄的請柬以後,元英已經泡在水裡遊了五個時辰,正常人應該虛脫抽筋暴斃了。綸寶掐著手錶不知所措,於是打給三哥。陳穹正在穿衣帶領,預備陪著爺爺去參加溫家訂婚,接到的電話屬於意料之中。

  “寶寶,你現在去禮服店要兩套禮服,然後定兩張16點20回B市的機票,蹲在旁邊等你六哥覺醒。”

  “16點?”綸寶欲哭無淚,六哥這架勢16點前能覺醒嗎。“哥,現在都十五點半了...”

  “你放心,他那顆熾熱的心再淋個半小時也差不多涼了。而且,憑他點出息勁,估計還會再去禮品店挑個禮物,你們趕到機場綽綽有餘。”

  好吧。綸寶掛了電話,趕緊飛奔到外面依照三哥的吩咐辦好一切回來游泳館後,果然,六哥人已經不在水裡,光著身子倚在牆壁,氣息漸弱唇色發紫。

  “哥...咱還去嗎?”都這模樣了還是別去S市了吧,既虐人又虐心。

  元英單手俯在心臟的位置,還能清晰的感受到跳動,閉上眼仿佛有迸出的熱血流淌,生命有痕跡,時光荏苒,這一天竟這麼快。

  姑且先如一些人的願吧。

  “...去。”

  沙啞的聲音,過於虛浮。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