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溫情駐英年

正文 chapter.48

書名:溫情駐英年 作者:一流的二貨 本章字數:4033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0日 12:57


  到達酒店會場,溫良領著阿溫到後臺化妝間,卻看到一個人手裡抱著粉色盒子呆呆站在門口,阿溫一眼便認出,那是元英。好在他肯如期而至,但不知為何看到他的那一瞬間,心狠狠顫抖,直至溫良捏緊她的手,才好點,用輕鬆的口吻和他打招呼,一時興起開玩笑索要禮物。他打開粉色盒子,裡頭是一條領口綴滿水晶的米色長裙,未攤開芳華全現,和一雙厚底涼鞋。

  “兄妹一場,今天是你的好日子,怎麼說哥哥也要給你備份嫁妝。”

  元英看見阿溫一席運動服就知道自己準備正確了,當他踏上B市時,心就不住滴血,倒不是為了打了半年短工的積蓄就花費在那身禮服上,只是心中依舊難平。

  阿溫仲怔間,溫良語氣淡淡,率先說道,“禮服已經是準備好了的,不勞煩。”

  元英輕輕哦了一聲,眼神黯淡,並不討沒趣。阿溫看見心裡不舒服起來,正想說要不你留下吧我改天穿。他抬眼說道,“先收下吧,我那兒還有人等,祝你們...永結同心。”說完後,大步離開,阿溫看向他的背部,挺得直至地,一日未見如隔三秋,他好像又變了。正看得入神,溫良往服裝間裡走,她被順勢帶過去,霎時神魂虛浮,好像心裡某種東西被狠狠抽離,分外不舍。

  究竟是什麼,眼前也不重要了。

  溫良挑開阿溫頭髮上的繩結,只給她一件淺藍綴白小禮服就把她推進更衣室,他說,“你快換,出來有驚喜。”

  阿溫點頭,抱著軟軟香香的小禮服不知所措,她完整的攤開來,全色淺藍,領口打了個別致的純白領帶,與溫良那身王子裝有種異曲同工的美妙,均有海風的味道。

  換上以後,她低頭被自己雪白的小腿大腿給嚇得不輕,這麼粗...怎麼見人,突然好想穿那件米白色的長裙...忸怩一陣後,她揪著裙擺彆扭的走出來,其動作與瑪麗蓮夢露的經典相似度高達百分之八十。

  她正欲開口,卻只能呆在一雙美目裡。

  “我的溫溫,真漂亮。”方愛玲畫了淡妝,金色逶迤拖地的長裙雍容大氣,頭髮簡單盤在腦後,格外美麗,她輕巧轉身,一席長裙被帶動卷起一層一層波浪,牽起女兒的手,扶她做好,木梳緩緩,含笑說,“雖然沒有化妝師的巧手,但畢竟學了三天,應該能梳出個樣。”

  “媽媽。”阿溫怕溫家說她不識大體,憋了好久都不曾問,阿媽來嗎?我的生日她還記得嗎?阿媽來,阿媽記得。她此刻真的像待嫁的閨女,窩在媽媽懷裡哭成淚人,只一聲一聲“媽媽,媽媽。”地撒嬌,卻像受了多大的委屈。

  阿媽把她的發從中間分開,纖細的指靈活地穿梭著,映著黑髮,益發地白皙。從左側鬢角開始的一縷,細水流長一般,指尖繞了發香,緩緩地辨了四股,綰結,在發頂,用白水晶髮卡固定,而後,是另一側,綰好,與左側匯合,又挑起一縷,重複之前的動作,辮子綰結的地方與第一處錯了些位,因此髮卡也隨著錯了些位,而後依次錯位,直至樊樊攘攘,小小精緻的水晶髮卡在發中綽約,映著墨色的發,一個個晶瑩飽滿,遠望,弧線流暢,卻是一隻漂亮的水晶蝶伏在墨發間。

  “好在你天生麗質,怎樣折騰都好看,來站起來,我看看。”

  阿溫站起來彆扭地扯著裙擺,小心翼翼轉動,轉回原地,只見阿媽的眼繁星閃爍,若有所思。

  “媽媽。”

  “恩?”方愛玲回過神來,女兒那一瞬間脫胎換骨猶如美玉仙葩,原是十八歲的女孩,終該長大了。

  “我能不能,換那一件。”她指著梳粧檯被隨意安放的粉色禮盒,蓋子錯了位,只露出袖口。

  方愛玲以為是什麼稀罕物,鑲了幾顆水靈能招眼些,但顏色太素,倒不如身上那件華貴,來的合身份。

  她不想在女兒面前說的直白,只好把裙子攤直,揀毛病說不是。

  “可是,”阿溫咬唇,“...媽媽那件長裙和你身上的恰好可以配成母女裝。恩...我不想露腿...”

  方愛玲輕輕跺腳,剛想責怪女兒貧嘴,母女怎能同長裙。但又回想,阿溫這麼幾年都沒在她身邊,打扮什麼的也不講究,沒人打理,裙子什麼的不敢穿合乎情理,歸結起來也要怪媽媽的不是。阿媽因此隨了她,溫良大氣解釋兩句也就過去。

  只是溫安集掃了眼阿溫的裝束,淡淡蹙眉,怪道這些化妝師是怎麼回事,訂婚晏竟不曉得備喜慶的衣服,堂堂溫家,怎麼連個頭髮都整得如此寒酸!千萬別叫在眾人面前抬不起頭,想到待會的交易,溫安集便撐著笑應酬連連。

  溫良簡單看了眼阿溫,一襲長裙,裙擺掃到腳踝,走幾步路裙擺波浪滾滾,青絲飄帶束腰,遠看婀娜多姿,迎著光而來,微笑羞赧,含態百千。

  虛虛攬過她的腰,帶著微醺的酒氣啃了下她的玉耳。

  眾人見新娘到場,起哄鬧司儀,主持切蛋糕,致敬詞。

  溫良站直理了理燕尾服,讓阿溫挽著手臂,穿過人群以及一片熱鬧的喧嘩,來到八層奶油蛋糕前,燈光打在他們頭上,周遭昏暗的氛圍裡口哨聲連連,今兒年輕人居多。

  陳老端著酒杯走到溫安集身旁,“哈哈老傢伙,這麼快就要抱曾孫了。”

  溫安集睨了眼陳老身旁玉樹臨風一派翩翩公子的陳穹,“不急,你孫兒倒也快了。”

  “哪裡!”陳老揮手,“二十有幾了,連個女朋友都還沒

著落。”

  “不會瞞著家裡吧?”

  “小輩最瞞不過爺爺的火眼金睛,還指望溫爺爺能配門好姻緣。”陳穹含蓄答道。

  “你這孩子,十幾年就這,會說話的勁討人喜愛。”

  “那角落的少年是綸寶吧?去,把他領過來。”這話對陳穹吩咐,又換了語氣對陳老撇嘴抱怨,“你這金孫,從小到大見了我就躲得遠遠,好像能把他吃了。”

  陳老學著語氣,抨擊回去。“你這關公臉,誰見了不忌憚。”

  “這話我可當你是捧我了啊。”

  “老傢伙少臭美。”

  陳老啐了一口,掃了陳穹遠去的步伐,正色言道,“老傢伙,十幾年前我托你辦的事成了,今日你要我幫的忙也差不多快成了。”

  “好啊。”溫安集手掌摩擦酒杯底盤,凝視臺上一對正受祝賀的壁人,郎才女貌,多熟悉的畫面。“我還是對不起她們,這整個溫府算作賠償,溫良是我最驕傲的孩子,我虧欠她們母女的這次也算還得上了。”

  “你也甭內疚,早二三十年,四處亂糟糟,也怪誰年輕不曾犯錯。”

  “無妨,我籌備了十年,事總算要成,腳進棺材的人也可以正正當當安享晚年,起碼日後不再招人怨。”

  “你是說慕新啊?格老子的,他就欠抽,越發沒個天王地法,自個兒兒子要成家了,瞧都不來瞧一眼。”

  “不怪他。慕成的死是他心裡的結。”溫安集縷縷惆悵,心裡的巨石已經頂了七年。

  “是啊這哥倆打小就是人中龍,一頭一尾分不得。可慕新還欠罵,從小就傲得厲害。”慕成卻是個極好的孩子,家裡蕭條那幾年什麼苦都往自己身上攬,半點怨言也不吭,鼓著兩個腮幫子,整天笑呵呵。說起來,這倒和溫安集年輕時七分相似。

  溫慕新就比較像溫安集的髮妻,做任何事都淡如水,所有情緒隱匿於心。

  溫安集髮妻身亡以後,他粘哥哥慕成粘的越發緊,溫安集公務繁忙也疏忽了,父子兩感情時好時壞,更多的是冷淡,當溫慕成死去時,他便爆發,離家自食其力,連妻兒也不管不顧。

  死因是什麼,讓他一氣七年不歸家?

  且往下話。

  陳老溫老愁雲慘澹一時無話之際,女婿顧明樊領一家三口及眉目冷清的家敏來給老丈人道喜。

  溫安集這幾年越看女婿越順眼,心情一下子調和,眉眼漸彎。陳穹領著綸寶和元英也過來了,一時間,溫安集身旁熱鬧非凡,不禁又多樂了幾分。

  眼瞧元英,英姿勃發昂藏七尺,軒昂偉岸,每次見都有新苗木,年輕人就該這麼朝氣,心下越發中意,把寶貝外孫女召開膝下,獨自問道,“裴叔的兒子,上次住了半八月的那個,你覺得好不好?”

  舒佟還小,聽不來爺爺口中的婉轉,只聽說是在說阿溫的哥哥元英,斷以為評價人品如何,忙不矢地說“好呀好呀。”

  阿溫哥哥煮的東西可好吃了,笑話講得可好聽了,照顧阿溫可認真了...不說好都難,溫安集歡喜地拍了手,“哎,這就對了。舒佟阿,待會開席,你領他坐你旁邊,他是溫兒娘家的人,替爺爺招呼著。”

  舒佟只覺得爺爺的笑另有涵義,但分析語句,並無哪裡不同,呆滯兩秒掉頭說好。

  仲夏就在身旁,一字不差入了耳,攥的拳頭僵硬起來,一日無話,舒佟感覺莫名其妙,從她病好了以後,夏夏又那樣了,刻意疏遠她,不理就不理,真是煩人。

  她果真一言拉著元英入座,鬧騰著要聽笑話,元英無奈,翻江倒海。

  “有一隻公鹿越跑越快越跑越快,你知道最後變成什麼了麼?”

  舒佟搖頭,應該不會變成母的吧。

  “最後變成高速公路...”

  舒佟咦,頓了一秒說,“好冷阿。”

  “嗯,由於個人原因,只提供冷笑話。”元英端了杯子喝幾口果汁便要住了嘴,舒佟忙說“冷笑話我也聽,快冷死我吧!”

  正說著,元英旁邊的位置坐下一個人,她綁起頭髮紮成蜈蚣頭,清秀許多。

  “小麻將,”她手肘戳戳元英。“你們在幹嘛。”

  元英看是家敏,給她添了杯果汁,“講笑話呢。”

  她恰好口渴,順勢就拿起來喝,不過癮,又讓元英添了半杯,喝罷抹嘴說真好喝阿,轉身把果汁名字記下來。

  這一些都入了她的眼,阿溫靜靜立在溫良身旁,眼過到元英這桌,恰好都看到,家敏果然是喜歡他的。

  家敏在這裡不熟絡,跟大伯伯母四處問好,免不了又一陣打量,比如,這孩子誰阿...哦,不是你們的孩子?...原來是侄女...多無聊。也罷聽聽笑話。

  “有一隻火柴棒,頭很癢就伸手去撓,撓著撓著就把自己燒死了...”

  哈哈哈...“企鵝和北極熊見面了,企鵝拔下所有的毛對北極熊說,“哇,好冷。”北極熊聽到這裡也拔下自己的毛說,哇果然很冷。”

  呵呵呵...溫安集剛和一個祝賀的老友寒敘後,回過頭,瞧外孫女和元有說有笑,點頭讚賞,忽而又發現多了一個女孩子,竟是顧家那女孩,連忙喚來剛到不久的裴元徳意味深長地吩咐。“你這兒子可切記留給我啊!”

  裴元徳但笑不語,他明明已經把元英軍區出身的身份隱了,怎麼他立的那點功還是傳到溫老這兒來。

  他攬過妻子的肩膀,說,“去問問元英對舒佟的意思。”

  ......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