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溫情駐英年

正文 chapter.50

書名:溫情駐英年 作者:一流的二貨 本章字數:3721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2日 10:57


  有場夜晚,星星在天邊,離月亮最遠的角落偷偷眨眼,並不想吵醒黃土上熟睡的人們。而有俊俏少年摩擦石頭紋路,低頭一吻,隨後往上拋,正中窗戶。

  少年說,“嘿,阿溫,蹺課嗎?”

  少女或是回頭,皺眉不解,或是推開窗戶,涼風捎來一句話,“在那別動。”我這就下去。

  銀白色月光,受傷的眼閃爍其詞,“不要嫁給他,求你。”

  猩紅的血暈開,淡成薄雪,他瘋狂的啃著她的唇瓣。

  憤怒悉堆眉角,無辜的飄雪,融成淡水,涼透眼眶,背影決絕,“你讓我心、寒。”

  吻,刻苦銘心得過分,卻不是甜的。

  忽而想起,另一種味道,窒心柔,甜甜的,像口中含了顆阿爾卑斯。

  喧鬧的喜宴,依稀記得溺水情深,唇齒交磨的感覺。

  那一刻腦子便自我放空,沒有弦的牽制,一切格外飄然。

  熱辣的氣息,風吹也就散了,喧鬧聲打回現實,她看到多種異樣的眼神。

  有刮目相看有失望透頂有愛恨交織有嗤之以鼻...這才是真正的溺水,根本無法呼吸。

  她中途退了場,回到自己小小庭院,褪下涼鞋,掛在手指上,一晃一晃,光著腳丫子,走在鵝卵石之上。裙擺被她頑皮踢了又踢,忽而張開雙臂,轉起圈圈,像一朵午夜曇花,怒放恰好。

  是因為太開心嗎。

  就一個吻。

  可又好像沒有那麼開心,究竟是誰說的,希望越大失望越痛。

  她需要靜一靜,思考爸爸和幸福誰重要。她在向前走,也在回頭張望。就是不要溫良陪。

  於是,他有了空檔。

  仲夏仰躺在沙發,面色懨懨說,“交易對象確定了,就是你猜測的那幾個沒錯。顧明樊,陳老,代老爺子,除了代老爺子以外,其他人均有攜帶夜光玉其他殘體。”

  溫良若有所思點點頭,看了仲夏一眼,見他無精打采,領帶被自己煩躁胡扯,以為出了什麼事。

  仲夏悶悶開口,“沒什麼,就一些鬧心的小事。”

  溫良明瞭,微微笑,明眸皓齒,“又是舒佟,她老讓你cao心。”

  他苦笑,沒了應答,是啊,除了舒佟還有誰。

  “雖然,你比舒佟大了一點,但憑著在家這幾年,爺爺有朝一日會把舒佟許配給你。”溫良倒開水燙了茶葉,慮過一遍,學著阿溫泡茶的姿勢,有模有樣,“喝杯茶,醒醒酒。”

  許配?他是仲隱的私生子,憑身份根本配不上舒佟,加之他如今身份特殊,日子裡生死徘徊遊蕩。根本無法預測會在那場任務裡掉了性命。

  起碼的保證都沒有。

  高攀的念頭到此為止吧,他掐了掐鼻樑,有地方疼的厲害,司令中意元英,也罷,這是個人才,又是裴叔的長子,就算裴不能和仲比門第,無論如何,長子的身份總要更為光鮮。

  他有些疲憊,忽而想起件事,“陳穹等會有事來找你,就在以前陳老和司令下棋的榕樹下。我還得奉命護送代老爺子回城西,一時半會兒回不來,有事打電話。”仲夏一口飲淨茶水,撐起精神,“舒佟要問起我,你說不知道就好了。”

  “為什麼?她好歹是我妹妹。”

  “這樣說會比較好。哦對了,”仲夏不想因為自己怎樣對待舒佟而和溫良有任何口角,畢竟這樣的事在過去還是有的。

  “明天阿溫歸寧,要回趟城東,裴叔他們全家也一道,司令吩咐了,讓你也把舒佟帶過去,讓裴叔的兒子帶她四處轉轉。”

  仲夏說完,從桌面挑了只順眼的打火機,塞進外套,大步流星地走了。

  他恍然大悟,原來爺爺是別有用心,要把舒佟和元英牽在一塊,著實叫人心寒。

  //////////////////////////////////////////////////////////////////////陳穹說,“沒錯,這是DNA報告。”

  一頁一頁翻開,溫良的眉頭越皺越緊,“你的意思是,綸寶和那個叫家敏的女孩...”

  話音未落,便得到陳穹肯定的眼神,溫良只覺得看了這樣一份檔,是惹禍上身,眉眼冷然,“你們家裡的私事,給我看做什麼?”

  是。”陳穹輕輕勾起嘴角,“你可以撇的一乾二淨,裝作什麼都沒看見。但起碼,會錯過一些什麼。”

  溫良抿唇低頭思索,陳老和B市一文一武北顧家向來無所交集,既然家敏是陳家的孩子,現在住在顧家其中一定有人牽線。只有爺爺能做到這一步。爺爺曾說過,仲夏是城北仲隱的私生子,名門中私生子是最不可要的醜聞,亦不可白白辜負了一條生命,往往是給孩子按個住所。為了防止醜事不走漏,各種骯髒交易。

  他緊了緊拳頭,直視眼前個子相當的陳穹,早知道他與尋常的孩子不同,一雙眼,敏銳如劍,幾句話,字字珠璣。

  “你既然告訴我,就勢必想得到些什麼。”

  “沒錯,因為我已經發現你和仲夏,對溫

爺爺已經有所調查。我想知道一些資料。”

  “資料?陳穹你很聰明,可是你哪來的自信,怎麼說那也是我爺爺,你認為我會背叛他嗎?”

  “你不會背叛他,可是,你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嗎?”陳穹對自己接下來的事態深深鞠躬,他從小不輕易叫別人哥哥,這次他低頭,“阿良哥,十六年前開始到七年前那場動亂間,死了多少人,哪個人的血溫爺爺的手沒有沾過?綸寶的爸爸,陳綰、你的大伯,溫慕成、還有...俞溫的父親,俞敬中。這些人,你該如何面對?沒錯,你父親溫慕新無法面對,所以選擇離開了,你也大可帶著俞溫躲在瑞士一輩子,她可以什麼都不知道,不知道自己父親得到的那些冠冕堂皇的榮譽全是溫爺爺施捨的!”

  溫良狠狠揮過拳頭,一點也不信,眼前的人,和幾年前偷摘堅果給弟弟綸寶的孩子,“你到底還知道什麼?”

  “我還知道,溫爺爺籌備了十年,把海外跨國企業倒賣的資金融入國內,差政府幾個印章就完結了。”

  溫良說好,反手又摔過拳頭,把他直直打趴,嘴角淌出血,“繼續說!”

  “我還知道,你利用瑞士公司,阻止了溫爺爺的計畫。”陳穹呵呵一笑,很開心地抹掉嘴角的血跡,兩個拳頭就把溫良激怒,真劃得來,溫良一把揪住他的領口,揚起拳頭眼看就要落下,換了把呼吸,把他從地上拉起來,張開拳頭替他彈去灰塵。

  “你知道的,只是知道而已。兩面人你演的還算成功。但很可惜,你說的這些,並不能代表我就願意,幫你。而有些事情,一旦踏入就沒有後悔路,你還是回去想想,陳爺爺今年也六十有幾了。”

  溫良撿起意外掉落的別針,不由分說離開了,面目比月色冷清。

  身後,陳穹咬牙,“我不會後悔,阿良哥!你不能就這麼走了!”

  溫良這一走,就意味著他要回到瑞士,這個天如何變,都要與他無關。

  這怎麼可以!他的籌碼,他獲勝的籌碼,是溫良的能力。

  但說什麼也沒用了,溫良何時離開,只有阿溫知道,當陳穹趕到B市機場,亦只有阿溫平靜地說:“陳穹,你既然能知道那麼多,既然有自信走到他面前,就應該具備那樣的能力。”

  “他都告訴你了?”陳穹驚訝,難道溫良信任的人只有俞溫了嗎?

  “沒有,”阿溫咬唇搖頭,溫良這一走,只在她高考以後才會回來,她哪還有那個念頭去問昨晚那麼晚回發生了什麼。“他知道你會來,讓我呆在這裡留話。哦對了,他還說讓你必須安全地送我回去。”

  ......

  陳穹的心思全在昨晚的對話,以及目前的局勢,根本沒空去分析阿溫狡猾的言語。

  當然,當她央著溫良離開時不告訴別人可以,但一定要捎上她,懂嗎,這叫叫夫妻。

  溫良明白,嫁雞隨雞嫁狗隨狗。

  阿溫怒,到了B市就後悔了,她和溫良一起來,現在溫良走了,她就要自己一個人回F市,現在陳穹來,好機會啊。

  正待她一副理所當然又從容地上了車,陳穹欲言又止的眼神已經掃了好幾遍。那個模樣跟元英以前有幾分相似,只是想一想,阿溫就變了心情,裝作什麼事也沒有發生,一路無話。

  /////////////////////////////////////////////////////////////////開門時,林素英一把推開元英,往他身後看,“奇怪,你結拜的弟弟呢?長得挺俊,很容易臉紅的那個。”

  “媽...你兒子這麼大個人站你跟前,你還想著別人家的孩子。”

  “誰讓你沒他好看。”林素英說的理所當然,元英臉色微慍,哎,沒他好看究竟是誰的錯?“你不是說沒空回來嗎?”

  “我怕被吊樹上打。”元英悶悶地丟了幾個袋子,往房裡走了。“裡面有雙皮鞋我爸的,”他降低嗓音,“今天我看他穿的那雙有點裂了,肯定又是你不捨得花錢買好的。”

  “你爸今天酒喝多,早睡去了,明兒,替你轉達心意啊。”林素英挑挑眉,笑得燦爛,把那皮鞋瞅了好幾遍,別說,皮質看上去很好的樣子。孩子長大了,也懂得為家人買辦。

  元英表面說隨你,心裡還是暖暖的,“寶寶睡哪?”

  “和你姨媽在偏房睡著。”

  “你去抱出來,讓他晚上和我睡。”

  “開什麼玩笑的吧你?”林素英上身往後仰了一下,“你可不知道你弟,和你以前一個樣,晚上都要尿回床才睡的爽。”

  “真的假的!”元英上身也往後仰,好似被嚇到了,“這麼渾,晚上讓他和我睡,我調教一下。”

  林素英掩嘴偷笑,說成,明兒別頂著一股尿騷味來見你爸。

  小意思。這話幾乎是從鼻子裡哼出來的。

  可到了第二天早晨,某人頂著弟弟睜大圓圓大大的眼,哧溜溜的往衛生間裡跑,洗了好幾遍,用了半瓶沐浴露才把尿騷味兒去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