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溫情駐英年

正文 chapter.51

書名:溫情駐英年 作者:一流的二貨 本章字數:4258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0日 12:57


  仲夏不在的第二天,往瑞士打了幾個電話,最後一個,溫良忍不住說了句比平時稍狠的,“溫舒佟!瑞士現在淩晨兩點半,麻煩你先對好時差表。”

  舒佟嗚咽,誰都不告訴她夏夏究竟去了哪。早聽說,他的工作危險性很高,隨時喪命,這怎麼可以。

  她還沒有像約翰.戈達德和仲夏寫下生命的清單,相約活到22世紀。

  外面傾盆大雨,不知道他有沒有被雨淋到,又或者帶傘了嗎。

  可每次,淋雨都

  可每次,淋雨都好像沒關係,不會像她一樣,說感冒就感冒。拿著傘,身體也濕了大半,多好,把不會被淋到的空間讓給她。

  他說,我樂意為你做個撐傘人,就像酈染墨。

  舒佟總掛在嘴上的酈染墨,愛上孤魂青卿,她不能見日,卻又渴望分分秒秒陪在染墨身邊,於是染墨為她撐了一輩子的傘。

  酈染墨十八歲,青卿十六歲。

  酈染墨二十八歲,青卿十六歲。

  酈染墨八十歲,青卿十六歲。

  又一世輪回,酈染墨八歲,青卿仍是十六歲......青卿說,酈染墨我見過你結婚生子兒孫承歡膝下兩鬢斑白,每一世你都在我懷裡安靜死去,我唯一的遺憾就是無法與你休戚與共。

  容顏易逝,滄海為水,愛仍未泯。

  老虎哥無奈笑笑,“小說看多了吧,仲夏哪能輕易地死,還非得說的全天下怕你傷心,因此瞞著你。沒騙你,真不知道他去哪了。”

  ......

  花兒對她笑,她對花兒愁,雙手捧臉,哀怨連連,好似林黛玉,一副愁雲慘澹,淚滴點點,阿溫刮了下她的鼻尖,“你依賴他越來越超乎我的想像。”

  舒佟楞,吸了吸鼻涕,眨兩下,眼淚落得更凶,她一直錯誤的認為仲夏是自己的私有物,像溫舒佟這樣的名字這樣的身份,不可取代亦不可失去。沒想到,擁有反變依賴。

  “舒佟。”阿溫笑了,聽了溫良曾說過的他們,有趣美妙的他們,只能平行的他們。“你想仲夏什麼?想他給你的溫暖,想他為你安排的一切,或者是能給你任性的地方嗎?如果只有索取,我希望你,換一種客氣的態度會比較合適,起碼,人家對你的確沒有義務。”

  “可是,我一直都是這樣的啊。”鼻涕眼淚糊了的臉,因為辯解,漲的通紅,乾乾淨淨的瞳仁裡,執拗起來,“而且,為什麼要。”

  “我隨便說的。”阿溫挑眉,模樣尖銳從容,說不清楚自己想表達什麼,但總想一根針插到底,不見血不痛快。成長向來俱是打碎了牙咽回肚子裡。她一出現,舒佟倒真成長不少。“那你,給我說說,你是不是既喜歡又依賴人家呢?”她善意微笑,拿著帶露的玫瑰,撩了舒佟的鼻尖,敏感羞澀女兒紅。

  她嘴上說,“阿溫你真的越來越壞了呀。”卻是被說中心思愉悅的害羞。

  “呵呵。”她半蹲,目光斜視,輕蔑的口氣一如反常,“你喜歡而已,不意味ta會要你。”

  舒佟煞有介事地回頭,目光如炬,天生的公主病,撩了火,狠狠推倒阿溫,“你憑什麼這,麼說!”

  阿溫一個趔趄,玫瑰率先掉落,手撐附在枝幹,玫瑰刺紮了進去,她知道,手卻不動,嘴角反而彎的更深,“不信,你試試?”

  舒佟,真的有公主病,朝阿溫哼一聲,跨過她附在地板的手,說試就試,不容侵犯。

  慢慢地,阿溫抽出玫瑰,同時滑下一滴血珠,她卻單單撫弄花瓣,輕輕問道,“弄疼你了嗎?對不起。”

  而後,看向抹著淚大步離去的舒佟,對不起。

  她想起前天,半個腦袋縮進手掌,只露出毛茸茸的黑髮,悶聲問道,“我這樣是要遭天譴的吧。”

  “誰敢劈你。”溫文一笑。

  “舒佟。”

  “我以為你要說仲夏。”

  “仲夏肯定劈你阿不劈我。”

  溫良啞然失笑,“舒佟不劈你,她依賴你。”

  “為什麼?”少女彎了眼眸,卻成一灘汪洋。

  “整個院子裡,就她一個女孩,爺爺保護得好,沒和一幫大男孩廝混成假小子,但女孩子啊從小念到大都是想要個伴。”

  阿溫掩面,不敢笑得沒形象,“我也是。我也是。”

  //////////////////////////////////////////////////////////////////////////////仲夏忍了足足五天,歸來了,卻意外發現舒佟比任何人都要平靜,讓他不知所措。

  阿溫看在眼裡,暗暗發笑,對著仲夏挑眉,等著瞧唄。

  仲夏臉色黑了幾分,溫良到底讓你做了什麼好事?

  阿溫噓,好事不是用來分享的。

  /////////////////////////////////////////////////////////////////////////////“夏夏...”

  舒佟貓著身子竄進仲夏的房間,見他慵懶的倚在桌案前,沉沉的發音,“嗯?”,墨色的襯衫襯得他愈發身姿挺拔俊朗非凡,她不由得一陣臉紅,低低開口。

  “晚上同學聚會,我想把你介紹給他們認識。”畢業了些日子,附中成績比想像中好,溫爺爺開心,許了舒佟玩樂。

  仲夏劍眉緊鎖,這一略帶為難的神情讓舒佟原本堅定的一條弦,嘎嘣,斷了,明明心裡錐心的疼表面卻又一副笑嘻嘻的模樣。

  “沒事啦,你有事我自己去也可以。”

  “那你...注意安全,別喝酒也別和男生離得太近,有事打給我。”仲夏將舒佟得碎發捋到耳後,溫柔開口,見她乖巧的點頭說好,他心裡好似壓著百擔

沉石。

  舒佟對不起,在我排除路上的絆腳石之前,我無法給你任何承諾。

  七點多,夜幕降臨華燈初上,仲夏開車兜到江邊,臉上拂過的柔風都會讓人起雞皮疙瘩。他一身墨色隱匿於黑夜,風吹起他的碎發,他的眼神眺望蜿蜒的江河,沒有人去猜測他深邃的眼眸裡藏著怎樣一片碧海藍天。

  眼前晃過一對情侶,女子小鳥依人言笑宴宴,他忽然回憶起舒佟今日的笑,頓時嘗到一種莫名的酸澀。

  他掏出手機,遲緩了一下,便放在耳旁。

  哆啦A夢的彩鈴。仲夏在這黑夜中不經意的勾勾嘴角。

  耳旁卻傳來一陣糟雜,“喂——”

  “......”

  “舒佟?”

  “......”

  “在聽就哼一聲!”仲夏微怒,猜測她定是不聽話喝了酒。

  果然,舒佟的確灌了幾杯杯烈性紅酒,引得眾人紛紛側目,舒佟舒佟你是失戀了嗎。

  舒佟呵呵的傻笑,望著亮著的螢幕,仲夏的頭像不停跳動,許久後酒精發作,她癡迷的呢喃,“夏夏...”

  仲夏聽見她的聲音,怒氣瞬間被澆滅,柔聲問道,“不是讓你別喝酒嗎?”

  “夏夏......”

  “恩?”

  “恩!”

  “......”

  “夏夏......”

  “嗯?”

  “...我想你。”

  我想你想你想的肝腸寸斷,全身火燒火燎,嗯夏夏...我喝酒了,只有喝酒了我才敢放肆的說我想你...是啊,阿溫說的沒有錯,你沒有義務任我索取了。

  仲夏心下已柔軟的一塌糊塗哪裡知道她心裡的疙瘩,他後悔送她到酒店時竟忘了問。“你在哪間包廂!”

  “唔......”舒佟好像沒聽懂,迷糊起來。

  “算了,你現在下樓,我馬上到。”

  仲夏跳上車,飛一樣的奔出橋頭。

  舒佟的眼神繞了一圈包廂,“夏夏,沒有樓梯...呃...”

  仲夏聽見她打嗝,用力掐了掐眉心說,“把手機給你旁邊的人。”

  舒佟獨自坐在沙發上,看了看左邊看了看右邊,夏夏說不要和別的男生離得近。

  “我...旁邊沒人。”

  仲夏太陽穴突突直跳,“隨便找個人接一下。”

  哦。舒佟拉著剛進門的服務生,說,“夏夏找你。”

  服務生看著長相甜美的女生遞給他電話,倏地臉紅,“喂您好,啊你女朋友...”服務生看著醉窩沙發的美女說道,“是的她在我們XXX酒樓中,嗯..206房,哦好的。”

  服務生將手機放置舒佟手旁,彎腰說道,“小姐,您的男朋友正在路上...呃...”

  舒佟醉了但耳朵還好使,頓時坐起來對他傾城一笑。服務生瞬間被電倒。

  夏由服務生帶領推門而入,眾人回頭,全場譁然眼睛頓時被點亮,一稍成熟的女生自信的撩了撩一頭波浪,“帥哥,找誰?還是...要喝一杯?”

  仲夏第一眼就看見倒在沙發上的舒佟,劍眉再次皺起,這丫頭...他輕輕抱起她,啄了啄她的額頭,面向一屋子的人,“不好意思,舒佟醉了,今日不方便打擾諸位的雅興,你們請便,這頓算我的——”偏頭對服務生低語,“記在仲家仲夏賬上。”

  服務生驚呼,“啊二少,小店怠慢請...原諒。”

  仲夏點頭,輕扯嘴角,抱著舒佟退出房間。仲隱的名號果然好用,連私.生子也能沾光。

  路走到一半,舒佟就鬧騰著要下來,仲夏無奈將她輕放,任她拉著自己瞎跑。一會累了,醉意湧起,兩隻手臂小蛇般纏著他的脖子,“夏夏,背...”

  仲夏啞然失笑,忍不住挑逗她,“親我就背。”

  如果不是醉了,他也不敢放肆。

  舒佟說好,笑嘻嘻的吻在他嘴角。時間很短,仲夏卻品到她誘人的酒香,一時被撩.拔,抵著她小腦袋低低索.吻,用舌頭撬開她兩排牙齒,長驅直入卷起她舌頭溫柔吮吸,好似在品一盅甘露,溫柔耐心。

  舒佟在他懷裡香汗淋漓,嬌.喘細細,若不是怕她窒息,他還真想就這麼吻一夜。

  仲夏一路背到溫宅。

  溫安集已經休息,他示意警衛不要驚動他老人家。便兀自將舒佟抱回臥室,替她褪.去棉襖外套,大手捧著她的腦袋輕輕安放在枕頭上。

  月光灑在她瀑布般的青絲和精緻的小臉上,他俯身唇瓣從眉心掃到嘴唇,遲遲不肯離開。

  舒佟蠕動嘴唇,嘴裡的香氣忽然滲入仲夏的鼻子裡。仲夏不由得打了一個激靈,這丫頭,怎麼隨時隨地都在誘.惑他。他快速咬了口她的唇瓣,她雙眼迷離的望著仲夏,“夏夏...我要...”

  仲夏突然全身一熱,欲.望被惡狠狠的撩起,強大的電流在他全身包括大腦裡橫衝直撞。

  他壓在她的身上,瘋狂索.吻,像一台絞肉機,遊走在她的脖子和鎖骨,留下點點紅印,他的手已經探入毛衣內,推高她的胸.罩,滾燙的手掌不停揉捏。

  舒佟初涉雲雨,生澀的扭動腰枝和發出低低的嬌.喘來迎合他。

  仲夏兀的停下動作,指尖頓時僵硬,他對懷裡的人愧疚起來,“對不起。

  舒佟知曉他現在的心境,哼哼兩聲裝作睡過去了,怎麼忍心讓他為難。

  仲夏默然整理了她的衣服,在她額角留下一吻,悄聲退出。他走出房門後狠狠的往牆壁揮過一拳,該死,差點把持不住,而後眼裡滑過一片碧海藍天。神情視死如歸般堅定,舒佟,在沒有給你穿上婚紗之前,絕不能脫下你的衣服。

  房內,前一刻由她點燃的欲火慢慢冷卻,他的氣息漸漸散離後,獨剩她黯然淚下,夏夏,你果然不要我。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