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溫情駐英年

正文 chapter.52

書名:溫情駐英年 作者:一流的二貨 本章字數:3251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8日 14:31


  當一張“住宿家長簽名單”被下了力道,躺在桌面時,舒佟學著外公的模樣瞪圓眼睛,血絲斑駁,“別人上高中都住,我也要住宿!”

  溫安集看了眼簽名單,心道以為是什麼事呢,幽幽開口,“你有專車接送,別家孩子有這麼慣著?”

  “就是不想,不想被慣著。外公,舒佟已經長大了。”舒佟帶了哭腔,鼻音濃重,眼睛紅成這樣,到底是哭過了。

  “你媽呢?這事找你媽說去!別鬧我心。”溫安集煩躁地揮手,便要這麼著的把人支走。

  “外公!嗚嗚,您...再這樣我離家出走!”舒佟說著已經泣不成聲,嗚嗚咽咽離家出走四個字直把溫安集嚇了一跳,勃然變色,一把甩掉簽名單,“胡鬧!真是從小到大把你慣壞了,這樣大逆不道的話也敢說,敢踏出門,打斷你腿都有。”

  舒佟聞言哭的更厲害,憤恨地跺一跺腳,鼻涕眼淚混合物已經快吃進嘴裡,溫安集看的頭疼,掰過她的小臉蛋,一把鼻涕擤在手掌,換了口氣,“跟你媽小時候一個模樣,哭鼻子羞羞臉。”

  她破涕為笑,看著外公手中的東西,臉色通紅通紅,抽了面巾紙遞過去。

  溫安集彎腰撿起地上的簽名單,目光炯炯,偏身揉揉老腰,最近變天,他的身體起了反應,人啊一旦上了年紀,便越發受不住刺激。“去,把我桌案上的鋼筆拿過來。”

  舒佟楞,半晌沒個應答,溫安集拍了拍她後腦勺,才有了反應,樂呵呵的“搬”鋼筆。

  ......客廳席上,溫安集端坐泡了壺好茶,說道校長別拘謹,來喝茶。校長夾著一身冷汗,趕忙雙手接過茶杯,顫抖的茶水快濺出來...哪能別拘謹,這機關大院的,哪哪兒藏一坦克都可能。

  老人家含蓄的問,洋人那種四星級的有吧?校長小雞啄米死命點頭,宿舍就算沒有也得整啊。說著又從桌底下掏出紅紙包成巨大的一塊,含蓄的說,校長買房呢是吧,這些就算給你添塊磚,唉,別顧著數幾張,喝茶先。

  溫安集說畢,掂起茶杯,夠到嘴邊恰好隱去勾起的笑容。

  誰說的,錢能使鬼推磨。以前窮怕了的日子,哈哈哈,一去不復返啊。光想想,溫安集便心情大好,立刻感覺自個像能個活百歲的人。

  ......旋轉樓關口,阿溫抱臂,嘴角噙笑,“你看你把她刺激的離家出走都敢說。”

  仲夏皺眉無奈,想起那晚表情便不自在,“你究竟知道什麼啊?”

  阿溫坦白攤開雙掌,聳聳肩,“我不知道啊。”

  他瞥了一眼阿溫,抿唇不語,這丫頭越來越可怕。一向保持沉默寧靜的面孔,內心到底是聰明得過分。

  從一開始就不該小看的角色,日後是好是壞,刹那間模糊局面。

  ///////////////////////////////////////////////////////////這幾天刮了颱風,附中停課,舒佟也就住在學校,校長一日三餐噓寒問暖準時無誤,惹得同宿舍的幾個女孩聯合不待見舒佟,小丫頭差點又想一陣風似的刮回家,再不提住宿的事。後來風小點,人人都去食堂,就剩她,思忖的半天,終是放下手中的行囊,掏出日用品自己衣物一件一件放回原處。

  對著鏡子,深呼吸,呵呵笑。

  溫安集腰部有舊傷,上了年紀,天氣稍微潮濕便犯病,以往疼了就喊舒佟來給他掐掐,她少出門平常都叫得到,今兒舒佟叫了百聲,也不見回應。溫安集索性閉眼休息了,劉媽在廚房聽見叫喚,心知是溫安集舊病重犯,用圍裙擦乾手,正要走過去,卻被攔住。

  阿溫目光流轉,親昵地勾起劉媽的手臂,往廚房裡帶,“我來,您去煮飯。”

  “好。”劉媽欣慰地拍了拍阿溫的手。“老司令用的藥水在左邊抽屜,那味兒挺嗆鼻,你帶了口罩好做些。”

  阿溫一連點頭,蹲在溫老身旁,手掌搓了藥水,認真仔細,腰部有條猙獰的疤痕,阿溫的手從旁開揉起,力道漸增,頗有模樣。

  溫安集仍迷糊,道以為是舒佟,直誇讚。卻聽到一聲嚅軟,爺爺,恰與舒佟平時清脆的嗓音截然不同。

  “阿溫?”溫安集眯開眼,看人形雖然有些模糊,但阿溫還是能認。

  “嗯...爺爺您再休息一會。”阿溫說著,從旁拿出毯子蓋在爺爺身上。“

醒來您腰上還不舒服。就喊我。”

  溫安集莞爾說好,便讓阿溫回去複習功課,備戰高考。

  回到院子,阿溫透過玻璃窗,發現倒了一地的花花草草,淩亂不堪。

  她頓時惱怒,照了以往肯定是要把老天擱在心裡吐槽好幾遍。這廂,只怪自己把它們當溫室花朵,太過悉心,反而疏忽了天災面前它們太弱小。

  滿地殘花斷枝,阿溫架上畫板,抄上畫筆,削了筆,低頭描繪。

  蹭了蹭滿手鉛筆灰,阿溫放下畫筆,抬頭,外頭天色已經暗沉,風打雨,斜著飄落。

  劉媽喊了很久,不見回應,這會子親自過來,拉著阿溫碎碎念,“姑爺一家子來了呦,我趕忙添幾個菜,忙的糊塗忘了喊你來喝補湯,要高考哩,腦子耗得厲害。顧凡少爺尋你時,說哦,你在作畫,還真的是哩,手阿烏漆抹黑...”

  ......阿溫聽得怔然,轉眼就看到餐桌多了三人,她不好意思地理了理蓬亂的頭髮,“慕燕姨,姨夫。”

  顧明樊微微點頭,“阿溫志願填了嗎?”

  “沒呢。”阿溫伸手接過劉媽遞來的補湯,鼻尖動了動,稍稍皺眉。

  “上B大吧,和小凡一塊,都別離家太遠。”溫慕燕到底是捨不得孩子,B大號就在本市,孩子離得近什麼事都能照料到。溫安集覺得中肯,也連連點頭。

  顧凡自個兒是想去Q大,但又聽見媽媽哄著阿溫去B大,心下擺動不定。

  這時大門旋關口,仲夏掛了傘,抖了抖身上的水漬,邊說便往餐廳走,“F大吧,我那兒畢業,溫良也在這大學做過交換生,F大確實挺不錯的一環境。”

  “哪兒不錯了?”溫慕燕說,“敢情年年都有學生跳樓,那環境就不錯?”

  仲夏啞然,挨著溫安集坐在顧明樊對面,微微點頭打招呼,接著轉回話題。“那都過去了,再說逐年減少,很可觀阿。”

  “咦。”阿溫從補湯裡探出腦袋,“今年跳樓上頭版的不就是F大嗎?”

  仲夏剜了她一眼,要不溫良吩咐最好讓你上F大,他才不自討沒趣。

  “跳樓都個別心理有障礙的,你心理正常擔心什麼。”仲夏肚子餓得厲害,接過飯狼吞虎嚥,溫宅算他自個兒的家,餐桌上的都是家人,溫老待他就像待溫良一般,外頭的人都給面子,客氣的稱呼仲夏二少。

  “我要進去了心理就被整得不正常怎麼辦?”阿溫一問,仲夏突然咬到舌頭,半晌說不出話,心下納悶,她今兒話算多了。

  顧明樊見此呵呵笑道,“阿溫和小凡兩人心裡先打個照影,考哪家裡都支持,只管六月份努力就成。”

  “是啊,”溫慕燕附和,頓時緊張幾分,“劉媽,你趕緊補的,四物川七雞湯多燉給阿溫喝,回回見她都像瘦了,這怎麼好參加高考。”

  阿溫聽了感動的,一口氣喝完補湯,亮了空碗,“慕燕姨你看,劉媽每次燉,我都喝完了,我很棒,不會瘦。”

  眾人紛紛詫異,均覺得今日的阿溫不同尋常,好像...越來越孩子。

  溫慕燕微笑頻頻點頭,好孩子我知道你很棒。

  此話又不知濕潤了誰的心田。

  ///////////////////////////////////////////////////////////////////////////坐久了,腰也酸得厲害,但底下兒孫一派熱鬧,一句搭一句,正聽得津津有味不捨得離席,溫安集輕輕把手背在腰部,揉捏起來。

  顧明樊眼尖,忙問,“幾年前不才好,又犯了嗎?”大家聞此,目光齊齊聚在主座。

  “藥使頭一次靈的很,第二次就不見效。”溫安集趕忙從背後抽出手來,“不礙事,等會喊溫兒,給我揉揉就成。”

  “要不爸,我給你弄弄。”顧明樊提議,溫慕燕點頭,“是啊,爸,明樊按摩有一手。”

  “別。”溫安集嫌棄拒絕,“讓他一弄,我老腰非給擰斷了不可。”

  顧明樊笑笑了之,拍了拍兒子的肩膀,“去,給外公揉揉。”

  顧凡接過藥水,擰開蓋子,立馬被嗆得眼淚直湧,阿溫連忙抽了紙給他擦拭眼淚,又掏出新口罩,戴上時指尖撩過臉頰。完了鬆口氣,“忘了提醒他這味很嗆鼻。”

  顧凡呆了一會,心中異樣,紅暈才悄悄浮上來,戴了口罩便不讓人察覺。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