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溫情駐英年

正文 溫安集(特別番外)

書名:溫情駐英年 作者:一流的二貨 本章字數:1746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0日 12:57


  他很小就失去了雙親,嫂子待他一點也不好。飯常常是別人吃剩了,就給他留一口,衣服破了,也不給他縫補。鄰居一個寡居的女人看他可憐,便常常把他叫到家裡,給他做一點好吃的,這讓年少的他多少體味到一點母愛和溫暖。後來,他參了軍,在部隊裡一干就是二十年。

  直接提拔為國家軍區幹部。他中年時為人質樸,實戰經驗充足,後來嘗了許多名書,富有見識,很快提拔到中央。

  他經常回去看望那個當年接濟他,如今已過花甲之年的女人,而對於那個一牆之隔的嫂子家,他是不去的。上了年紀以及手中握權越多,許多事沉澱起來,讓他很多思想膨脹。他曾在心裡恨透了她,並發誓永遠不見她。

  那個寡婦一直活到八十多歲,在生命最後時刻遲遲不肯咽氣,渾濁的眼裡充滿了期待和不舍。他來了,她顫抖著的手摸了摸他的臉,這才放心地閉上了眼。

  送走了她,他心裡感到一種莫名的失落和煩躁,特別是那時他剛犯了暮年以來,或者有生以來最大的錯誤。他私自在國外買了私人飛機私人別墅私人湖泊等等在國內做不了的事,幾十年幾十件軍銜擺在那裡,他聽見自己蒙羞的聲音,卻又利慾薰心。他有個得力的手下,俞敬中,卻差點死在手下手中,因為俞敬中知道他太多,他害怕,便把俞敬中調到新疆塔城,越遠越好。卻沒想到,俞敬中狠了心與他抗衡,他早已被浮雲蒙蔽了雙眼,不顧一切,毀之滅口。

  到了年關,他常常站在窗前,對著自己的家鄉陷入沉思...以前再窮再無地位,起碼內心坦蕩蕩,現下人人都防。

  又一年春節將至,他大點了幾個包裹,叫凡事都應他的兒子慕成開車,回到了想下,一下車,他就徑直去了嫂子家。

  嫂子對他的不期而至感到十分吃驚,局促地把手往衣襟上擦了擦,忙著炕上清理出巴掌大的一塊地方。這些年,她過得並不好,老伴病逝,小兒子又有瘧疾,生活的苦難讓她看上去比實際年齡蒼老許多。

  他把帶來的包裹放在一邊,噓寒問暖,走時又硬往她的衣兜裡塞上一把錢。嫂子拉著他的手,不住抹眼角,:“都是我沒福氣,小時候待你不好,你能過來看看,我就很知足了,哪裡還能要你的錢呢?”

  他說:“過去的事不要再提了。”

 

 她聽了越發羞愧不堪,淚流滿面。

  他像是看透了她的心思,又說,:“其實真該自責的是我,有時候想想,嫂子待我再不好,可畢竟還給我吃的,要不我早餓死沒人管,所以我也早該來看你。”

  隔膜一旦捅破,心就變得亮堂。從那以後,嫂子經常打發自己的兒子來看望他,有時候自己也坐車來。每次都會捎上家鄉的土特產,溫安集老了念舊,對家鄉的東西越來越有好感。也常把城裡的稀罕物讓兒子捎回去。一來二去,中斷多年的親情,又變得像姐弟一樣親密。

  七年前,慕成死了。

  溫宅鬧了一夜,第二天又像表面一般風平浪靜,只托個人把慕成的屍體帶回來。

  這個托就是嫂子。

  所有人都以為,溫安集的嫂子是慕成口中唯一的奶奶。

  他教慕成陳述自己是孤兒,只有一個相依為命的奶奶,慕成聽了,當真說給所有人知道,誰都信了,誰都不知道慕成是B市太子爺。

  誰都知道,虎毒不食子。

  誰都不知道,溫安集害死了溫慕成。

  ......

  他依稀記得兒子決然離去的背影。他說,“爸,我替你坐牢。”

  坐牢而已,來不及保釋,卻被打死獄中。

  他一病不起,夢了一夜因己冤死的兒子。嫂子就在他身側,擰了一遍又一遍的毛巾,擦拭他滾燙的額頭。

  第二天燒退了。卻起不來,腰部舊傷發作。

  嫂子說,你哥在世的時候上山砍柴,大腿被枝丫劃了口子,挺深,在的那幾年,就傷口那部位常疼的死去活來,後來從一個郎中那裡討了一個方子很見效,你不妨試一試,那方子我還放的好好的呢。

  他依照那個方子配了藥,療效神奇的很,腰果真好了,變天也不再犯,拿女婿的話來說就是到廣場跳個扭秧歌也不成問題。

  女兒女婿外孫都來了。

  他拍腿,對著女婿說,“那幾年還以為這輩子就這麼完了,沒想到還能活到現在,多虧了我嫂子。”

  顧明樊坐在對面,看著他說,“其實你最該感謝的是你自己,是你自己治好了你的腿。”

  他若有所思,點了點頭說,“我這輩子,確實還有很多事未贖。”

  顧明樊呵呵一笑,撿了茶葉燙過一遍,不作下文。

  錯,是用來認,怎麼認?單字,贖。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