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溫情駐英年

正文 chapter.53

書名:溫情駐英年 作者:一流的二貨 本章字數:3419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0日 12:57


  年關到了,溫宅門前倒不如從前熱鬧,代老爺子怕是度不過這個寒冬,溫安集不顧自己埋入棺材的半個身體,日夜忙碌起來。連訪客亦盡可能敬之門外。前個日子,暈倒在書房,不得不請了私人醫生,最終診斷出高血壓。

  溫安集最愛的食物番薯羹,以前窮苦挨餓時,吃到的番薯羹美味極了,後來,便是一輩子也忘不得。

  偏偏,高血壓忌這類易產生腹氣的食物。

  哪裡幹過裝睡這種事?自個兒偌大的溫宅,要睡就睡,不睡崩攔,任誰能管?

  溫安集換換張開右眼,咕嚕轉溜一圈,人不在!又把左眼張開,拉開被子,躡手躡腳地走到門口。警衛恰好換班,守在門口的警衛換了一個年輕新來的,他並不知道溫安集的病情,只知道服從命令。

  “福泉胡同左轉,哪兒就有賣番薯,你喊內大嬸去皮拌成羹,就說照老溫以前的口味調就成。”

  溫安集悉悉索索地吩咐完,又趕忙回到床上躺著,當真像阿溫說的那樣,被子掩到下巴,不許露出雙手。

  門輕輕被推開,少女柳眉如煙明眸善睞,捧著何首烏大棗粥,眼彎成清潭,“爺爺,喝點粥。”

  溫安集起身,阿溫支出一手墊了兩層枕頭讓爺爺躺著,便把手中的瓷碗遞了出去。溫安集一瞧,幾顆紅棗清清掛在白嫩的人參上方,哪是粥,半點米粒也沒有,湯水在瓷碗的映照下,清澈碧透,全然沒了食欲,只剩一隻白玉湯勺攪啊攪,心中惦念起香香濃濃軟軟甜甜的番薯羹。

  阿溫見了呵呵笑,心下亮堂,“爺爺別盼了,您托的那人,被仲夏帶出去執任務了。”

  溫安集彆扭地從鼻孔裡冷哼,沒了自由也算了,連吃食都制約著,嘎哈不盡心,活著還有個啥意思。心裡儘管碎碎念,手上卻不怠慢,舀了湯往嘴裡送,實在不對味,無奈喝了幾口便要和阿溫敷衍過去。

  人家自有招數,十八九歲的姑娘聰明著呢。

  阿溫閃著亮晶晶的眼,悄悄把別在身後,油紙包成番薯羹拿出來,“爺爺您要喝完了,可以吃一點。”

  那個警衛兵兒雖然真的和仲夏出任務去了,但老司令的吩咐還是不敢怠慢的,急忙買了番薯羹塞進恰好端著何首烏大棗粥的阿溫。

  阿溫鼻子一嗅,惱了,爺爺不乖。又看看手中的碗,本就盤算著怎麼和爺爺對招,現下有了。

  溫安集喝淨了湯,還出奇地吞下幾片首烏,輕了許多的碗回到阿溫手中,他說,“可以了吧!快給我吃,饞死了都@#$%&....”羅裡吧嗦一片。

  阿溫不用遞,爺爺就直接搶過去,砸吧砸吧地咬起來,全沒了往日威風形象。阿溫又不知從哪變來了一杯泡了羅布麻的水,趁爺爺吃完,要他喝了。

  這幾日,理屈,溫安集幾乎處處都聽阿溫的,二話不說,咕嚕咕嚕的喝淨,還贊味道不錯,要阿溫多泡幾次。

  她自然是說好,“羅布麻有助於降低血壓。”

  自從醫生日日量血壓,溫安集煩了,最聽不得的就是血壓,最不想吃的就是降壓食品,誰提就跟誰結梁子,當然,阿溫除外。

  今兒,嘗了頓好的,便樂呵呵的央著阿溫出去溜溜腿,說說自己的陳年,夕陽是哪般紅。

  以往阿逢人便說溫兒多好多好成績可棒手動能力可強等等等等,現在阿是說溫兒呦什麼都管,吃不許吃坐不許坐嘎哈都不許,可煩了。格老子的,嫁了兩女兒清閒個幾年娶了個孫媳婦耳朵又嗡嗡作響,你說煩不煩煩不煩?

  陳老眯瞪眼,直直罵溫安集呆愣子,有個孫媳婦伴著還嫌棄,人不嫌棄你老頭子走不動路就不錯了!

  阿溫呵呵笑,對著諾幹長輩說,“呵呵,爺爺話越來越多。”

  陳老撫掌找著機會捅了溫老一刀,“瞧吧!老傢伙遭嫌棄了,讓你不知道好歹。”

  其他長輩拍腿大贊,笑聲爽朗,都說溫安集命兒就是好,白白撿了個好孝順的孫媳婦,同個歲數,想抱曾孫都還沒個著落。

  ////////////////////////////////////////////////////////////////////////////////////////////////////////自從病了話癆就一路沉默,到家時阿溫放了熱水,溫安集連往浴缸撒了浴療精油都沒怪罪就是一個勁兒的沉默。

  劉媽納悶瞧著不對勁兒,問阿溫,她也搖頭,這時溫老叫喚阿溫,說了幾通話,從房裡出來,輕輕掩門,腦袋埋在手臂裡,肩顫抖個不停,問咋了,半天答不上

來。

  笑了一會緩過來,滿臉通紅,竟淚花閃閃。“他問我是否嫌棄了他嘮嘮叨叨的,笑死我了劉媽。”

  劉媽皺眉,“嘎哈子呢?(幹啥子呢)”

  “噢。”阿溫舒了舒氣兒,“今兒,幾個爺爺輩的取笑爺爺。”

  劉媽恍悟,連連點頭,“起碼溫家孫媳婦你呦坐定了!”

  這是哪跟哪呀,阿溫苦笑,回了房,充耳不聞,夢境裡雲霧繚繞,竟不知不覺做了一場冗長而空靈的夢。

  有位白袍老者一派仙風道骨地坐在雲堆,羌管弄請撫弦奏樂,身旁的金童唱道,三更天火五更眠,故居西邊念公瑾。三十四載輝煌盡,如今回首淚滿襟。淚滿襟。

  竹杖芒鞋青山踏,一蓑斗笠惹珠滾。我心自固已泰然,何妨爾來虞詐甚!何妨爾來虞詐甚!煙火世俗事事俗,分明怨恨曲中論。曲中論。

  層層音浪欲揚頓挫,興許是夢中仙境濕氣太重,阿溫身處霧霾,領口汗涔涔眼眶也濕濕。

  曲罷,老者抱琴而寐,金童退到右側服侍,在茶几上點燃麝香。茶几不知從何而來火不知從何而來,香煙卻嫋嫋升騰。假作真時真亦假。

  她向前一步,偶有踩空的幻覺,但馬上意識到這不過是夢而已。

  “仙君,可否向凡塵之子指點?”

  老者指尖扣膝,緩緩張開眼簾,虛虛問道,“你為何稱我仙君,又為何說自己為凡塵之子?我曲中無迷津,指點談不上,若你果真有悟性,再聽一曲罷。”

  金童向前幾步,俯身朝他作揖,腦勺綰青絲的飄帶垂在肩頭,暗香盈袖,妙音緩緩流溢。金童清唱,老者只聞。

  “榆樹芳林對幽閣,皎皎月光落庭院。須萸以南現真跡,光年以北人心轉。君心恰似明月心,情關難破父母關。爾等驟雨待初歇,不怠對長時亭晚。”

  ......

  考文言文?

  阿溫夢裡笑開,落花三千。

  //////////////////////////////////////////////////////////////////////////////////一覺醒來,全身粘稠,呼出的氣體熱乎乎,眼眶酸澀,全身肢體沉重,探了探額頭,發燒了。

  下了床,連續灌了好幾杯水,發現太陽已經移到正中央,而卻不見爺爺蹤影,劉媽只管在廚房裡忙活午餐,也不知爺爺去向。

  阿溫急了,只套了件毛衣就奔出門,大街小巷的竄,誰都沒見過老溫家孫媳婦這般衣衫不整頭髮淩亂焦急失態的模樣。

  溫安集咬著豆根兒糖,嘎嘣嘎嘣脆的,今兒手溜,腦子也好使,下的棋子招招都能把陳老堵死。

  陳老進炮,睨了眼溫安集,“少吃點,老傢伙,自個兒嘴饞別帶我也叫溫兒記恨。”

  “嗤。”溫安集嗤之以鼻,“她是晚輩,記恨不到你身上。”

  “哎,你也最好收了口,要不是我曉得別人管著多不自在,你也甭想在我地盤上解饞。”

  “成成成,你就這點毛病,愛算帳,我記在心上,一輩子忘不了成不?快點下,我要將軍了都!”

  ......阿溫扶著門框看到這一幕時,已經咳嗽得臉色通紅,喘不過氣,心卻重重落地,如釋重負。她腳步顛亂,強撐著沉重疲乏的身子,走到溫安集身旁,“爺爺,石凳太涼了對你腰不好。”

  說著把手中從陳家警衛借來的棉絮坐墊墊在溫安集的石凳上,手背在唇角輕咳,“咳,以後出門記得給家裡留話。”

  溫安集見了阿溫趕忙把豆根兒糖揶懷裡,這會子可不能叫她見了。

  回頭思索阿溫的話,出門前叫喚過她,劉媽說還在裡屋睡著,他奇了,阿溫還會賴床,說不定睡得正舒服,也就沒存了心去多想。現在仔細瞧她臉蛋紅撲撲,眼睛也腫的跟核桃似得,整個人連站著也給人感覺虛虛浮浮,“溫兒阿,生病了?”

  溫安集說著便要阿溫低頭,讓他探探額頭,阿溫自己知道發了燒,也不想驚動爺爺輩的,說“沒呢,睡多了。”

  這哪哄得住溫安集,他逕自往阿溫額頭探去,發現格外燙手,乖乖的,這是發燒了啊。

  趕緊的,溫安集捎上桌邊的貂皮外套,套在阿溫身上,攏了攏領口,朝陳老說,“我先帶我孫媳婦回去瞧瞧醫生,這孩子沒天日地照顧我,都把自個兒的身體整垮了,回見阿老陳。”

  陳老也起身,說好,又向阿溫囑咐,“好姑娘,你這爺爺日後病好了得感謝死你,是吧老傢伙。”

  溫安集聽這話,懷裡的豆根兒糖漸漸發燙,趕緊帶著阿溫往門外走。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