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溫情駐英年

正文 chapter.54

書名:溫情駐英年 作者:一流的二貨 本章字數:3517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3日 14:10


  聽說阿溫病了,林素英帶著寶寶替方愛玲來看看,客廳裡溫安集吃著粥,看小品戲劇,時不時哼上兩句,跑了調阿溫拿書蓋臉,只見肩膀一抖一抖。

  林素英捎上禮品拜了年,溫安集塞了紅包給元寶,元寶對紅的特別喜歡,蹬著兩隻小腿左蹦亂跳,說是安排好了給溫老拜年的節目。

  溫安集看了半天也不見這小子手舞足蹈地在跳啥,但還是笑得合不攏嘴,心下感歎,原來家有一小,才叫如有一寶。抱著寶寶,拉拉小手你拍一我拍一,活有爺孫像。

  林素英拉著阿溫絮絮叨叨,問起上大學的事,她呢想把老德的話表達過去。

  “好溫溫,憑你現在的成績,上S大狀元跑不了。”

  B大和Q大狀元是肯定落單,去年林素英沒做成狀元媽,今年盼著阿溫能考一個,憑什麼身份呢。那好歹也是做過一對幹母女,度了十年生活,堪比親生母女。

  “沒呢嬸嬸,等統考完再測一下分數線,而且,S大有點遠,阿媽在F市,我想...考過去。”

  “哎?”溫安集聞聲忙抬頭,“你母親的工作可以調,那F大不是不安全嗎?”他同顧明樊的意見一致,都希望小凡阿溫考B大,能留在身邊最好了。

  林素英問咋不安全,他說,“就他們那天吃飯,和小凡討論考大學的事兒,說F大年年都有學生跳樓。”她一聽,毛骨悚然地,把阿溫的手揪得更緊兒,好說歹說勸她別進那學校,什麼奇奇怪怪的擔心都出來了,真怕前腳一進後腳就出不來了。

  阿溫聽了許久,一直呵呵笑,腮幫子撐得發酸了,不知道自己原來也是這麼容易被人緊張,像捧在掌心,怕一個顛簸甩出去,心疼的肉都會跳。

  當時溫良說起F大,那個語氣好像是,阿溫除了F大,便沒地方去。呵呵。看,哪裡沒地方去了。

  林素英見勸不動阿溫,想說,帶回家讓老德自己表達。含蓄幾番,都沒能讓溫安集首肯。

  這叫人怪了,爺孫各生了場病,之後,黏糊得好似親爺孫。阿溫的孝順,他看在眼裡,疼愛定不比舒佟少。

  林素英只好吃過午飯抱著寶寶告辭。

  吃過午飯,溫安集要小憩一會,央著阿溫念國外財經報導,幾個洋文看不懂,她多讀了些書,還能夠把大部分的單詞都認出來。

  若不是,溫良報導上得勤,一個英文字母都不認識的老頭兒,哪興看這個。

  財經雜誌封面質感順滑,裱上竹木邊框,另度金粉,每個字嚼到嘴裡,沒有墨香,卻是奢華的火藥味。

  誰剛上任就雷厲風行一舉拿下某某工地的地契預備開發個什麼環保綠色度假村與某某度假村展開不同風格的競爭。

  是這樣嗎。

  商人的世界。

  溫良的世界。

  ////////////////////////////////////////////////////////////////////////////////////////////////////////////////////////

  東方鯨魚。這裡的鯨魚,不是魚。而是一支沉默的隊伍。人們說,沉默不僅是金,還是隱形利劍,毀人於無形。

  顧名思義,這支隊伍,拔尖突出且具有較強的戰鬥力。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代號。

  元英是鯨魚138號,綸寶是142,小白臉和卷毛漢分別是136和139,後來大家各自稱呼代號。

  綸寶還是喊元英六哥,畢竟138念起來,就好像在叫一三八。不能讓一個三八詆毀了六哥還是比較man的形象。

  “東方鯨魚”突擊隊身兼二職,既是緝拿毒販的刑警又是伏擊毒販的部隊。在S市邊境,常有武裝毒販或者打扮成商人從海路、山路運送毒品入境。他們的任務就是根據內線,提供線索,負責在山裡伏擊他們。

  當然,元英他們幾個還年輕,沒有實戰經歷,現在只負責在隊裡練好射擊等特技。他們的訓練不同於軍部裡的井井有條,而是老成員依照自己的實戰經歷,採取最有效的訓練途徑,給新成員加以磨礪。

  今夜,訓練的是毅力。

  在實戰現場,每個人都要躲在土坳裡,一個小時兩個小時甚至十個小時一整天分文不動,等待伏擊敵人。如果沒有強悍的毅力堅守下來,暈過去造成隊友的累贅,騷動就會暴露目標導致嚴重後果,二者均不可要。

  於是每個人雙手撐在地板,兩隻手臂的空蕩鋪張報紙,當然,不只一張,而是厚厚的一遝。當身上流的汗浸濕了整遝報紙,恭喜你,可以碎覺了。

  一開始,撐得很難受,久而久之就像吃家常便飯,易如反掌,輕輕鬆松

流汗輕輕鬆松撐下幾個時辰。

  綸寶原本單薄的身子,如今長了個兒,隊裡飯菜又豐盛,肌肉發達程度漸趕元英。

  五月份的天,兩人閒暇時上身只掛了背心,走到街上,買些日用品,就引來許多人側目。

  元英趁綸寶在挑牙膏,就從小超市的冰箱裡挑了瓶可樂,啪——他用了平常最平常的力關冰箱的門,沒想到是一聲巨響,他自個兒竟不以為意,說沒察覺倒比較中肯。

  老闆結帳的時候,聽見巨響,一陣肉疼,瞬間抬價,“十塊一瓶!”

  像裴元英這種百年沒逛過市場的人,一聽,沒想到一瓶可樂要十塊,怕別人罵他下裡鄉人,洋貨抬價都不知道,悶悶地,一聲不吭付了錢。

  拉開易開罐口,咕嚕咕嚕沒兩下就喝光了。他心想,這麼貴還是別買了,雖然挺解渴,於是乾脆立在門前等綸寶。

  小超市的老闆隔著一堆棒棒糖巧克力的縫隙偷瞄元英,又看了看他手中的易開罐,心下覺得過意不去。力氣是大了點,但冰箱完好無損阿。

  轉了個眼神,抽出一瓶口香糖,老闆叫道,“嘿!小夥子!”。

  元英回頭,接住突如其來的小瓶子,仔細看了看,連忙說,“老闆,你的...益達。”

  老闆甩了甩額前的假髮,拋了個眼神,“是你的益達。”

  ......

  接著,他們去了麵館,太陽快要西沉,天際一片橙黃,打包了兩份面,到廣場露天平臺底下,自個兒找保衛員借兩把凳子,捧著面哧溜哧溜,等戲劇上演。

  今兒大概是什麼佳節,政府請了戲班子唱些曲兒給市民們聽,唱國粹生旦淨末醜不用拿著麥兒,扯著嗓子吼,八百里開外都聽得一清二楚。

  自從綸寶跟了元英,所做的一切都變得很屌.絲,卻比以往樂呵許多。沒有禁錮的小鳥,揮翅往往比別人更自在更賣力。

  臺上旦兒唱的是《龍鳳閣》的一折,《二進宮》,故事情節是:明穆宗死後,太子年幼,李豔妃垂簾聽政。其父李良,蒙蔽李妃,企圖篡位,定國王徐延昭、兵部侍郎楊波,于龍鳳閣嚴詞諫阻,李妃執迷不聽,君臣爭辯甚劇,不歡而散。李良封鎖了昭陽院,使內外隔絕,篡位之跡已明。徐、楊二人於探皇靈後,二次進宮進諫。此時李妃已悔悟,遂以國事相拖。後楊波發動人馬,卒斬李良。

  ......昔日裡楚漢兩爭強,鴻門設宴要害漢王。

  張子房背寶劍把韓信來訪,九裡山前擺下戰場。

  逼得個楚項羽烏江命喪,到後來封韓信三齊王。

  他朝中有一位蕭何丞相,後宮院有一位呂後娘娘。

  君臣們擺下了天羅地網,三宣韓信命喪未央。

  九月十三雪霜降,蓋世忠良不能久長。

  ......日後,元英便把"九月十三雪霜降,蓋世忠良不能久長",掛在嘴邊哼唱,久了音色便也生出模樣。

  那個時代的年輕人,個個追著非主流,京劇戲曲大拇指倒立,誰還興這個。

  於是,卷毛漢這個門外漢冷哼甩了一句,138號你上大街吼京劇?比非主流還NC(腦殘),掃大街的阿姨直接把你掃了哈哈。

  元英一個箭步撲上去,扭打在一塊,元英居上占上風,掐著他的臉蛋揪他的卷毛,“你個土洋貨,搞了一頭不黑不白傻不拉幾的卷毛臥槽,國粹你懂不懂,不懂回去給毛爺爺磕幾個響頭。臥槽土洋貨裝13。”

  卷毛漢也怒了,他那頭髮天生的,最聽不得有人詆毀他不是純中國漢,咬牙勁兒往一處使,翻身把元英壓在底下,撓癢!

  ————————————————我是裴元英怕癢的分割線————————————————

  後話。

  他說,如果有一天我兩手空空一貧如洗,就一定去賣唱。像JoshuaBell,在地鐵道為人來人往演奏,混一口麵包吃。

  一人飽,全家俱飽。

  誰知,一語成讖。不過,多了個人,心態不似現在這般恣意放鬆。而是被現實海浪狠狠拍下,是一種迷惘的精神,一蹶不振的姿態。

  她說,JoshuaBell在地鐵道里拉小提琴那麼有誰知道他就是著名的JoshuaBell呢?而你在噴泉底下拉風琴,誰又知道你會是日後的裴元英呢?

  日後的裴元英是怎麼樣的呢?他的腦袋枕在她的大腿上,髮絲與皮膚細細摩擦,感覺微妙,為什麼她口中像是有另一個裴元英呢?

  那是誰。她說,那是除了一身華麗頭銜,便從頭到尾屬於她的裴元英。

  是嗎。少年眉像一隻墨色的毛毛蟲,爬到眼皮上,彎起身子,逗笑了少年。

  “阿溫你在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