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溫情駐英年

正文 chapter.57

書名:溫情駐英年 作者:一流的二貨 本章字數:3248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20日 15:08


  S大新生一向是選擇戶外軍訓,只是元英不知道,皺著眉嘴裡嘟嘟囔囔,一遍又一遍檢查吊索結實不結實,木樁子牢不牢固,梯子安全不安全......蘇青無奈說,“丫的他有強迫症。”

  綸寶默認,還是無聲無息地移到元英身旁,撿起學生要用的器材,學著元英旁敲側擊,檢查起來,怎麼說也有好幾千件。

  蘇青繼續無奈,“丫的他們有強迫症。”看看手錶,到點了,新生也都差不多到齊,該開發訓練場了,便朝他倆吼道,“動作快點!十五分鐘後集合整隊。”

  ......看著元英大汗淋漓,專注的模樣,綸寶忍不住抱怨,“哥,你對她太好了。”

  元英輕輕嗯?了一聲,手上動作並沒有怠慢,只是碰巧起了陣小風,吹走一股燥熱。

  “你去火車站接她,她還躲著你...這意思好明顯了...”

  “她的意思,和我這樣做,並沒有關聯,我只是純粹想確保大學生的安全而已,你不是想做個稱職的教官嗎,這就可以。”元英說著呵呵笑拿了扳手,輕輕往他腦門啄。

  是的沒有關聯。

  二十分鐘後,所有新生彙集與訓練場的草坪上,享受校長語重心長噴發而出的口水淋浴,語畢,那個話筒被拿下來時,已經濕漉漉。韋曉曉帶的小扇子根本不頂用,真的很想噴髒話,大太陽底下,S大校長就是預備摧殘祖國花朵!

  接著虛偽的掌聲一片,過了一會,一個隊伍的人昂首挺胸器宇軒昂從甬道裡整齊邁出。喊“一二三”的氣勢震驚了大學生們,悶熱的氣息隨著熱烈的掌聲和歡呼聲一哄而散。

  阿溫的眼卻別陽光灼燙得睜不開,走在前頭的少年,棱角分明,是她不曾感受過得英氣,也許是長大了也許是時間作祟也許這就是青春,恰恰青澀。

  每個班級編了隊伍,分配兩名教官。元英和綸寶被編排在S大的1班做教官,S大按入學分數來編排班級,當知道阿溫的成績後,元英自動請纓做一班教官。蘇青只是鄙夷的瞧了他一眼,原本炸毛著死活不給大學生軍訓的人現在真是熱血積極,年輕阿就是犯二。

  一班人數頗多,元英若無其事地掃了一眼並沒有發現阿溫的身影,只是面不改色地立在班級隊伍前頭,挺直了背。

  過一會,捏拳宣誓宣言了五分鐘完畢,軍訓就正式開始。

  韋曉曉快嘔出火來,宣個誓言也要五分鐘,這世界怎麼了?!忍不住,混著百號人宣誓時的聲音爆出一聲,“f.uck,”

  這一聲,入了誰的耳,笑聲輕輕,下一秒意識到唐突,手背掩嘴,噓咳,從她的身旁悄悄走過,餘光偶爾微掃。

  韋曉曉騰地一下,燒紅了臉,複而鎮定時,心中惱怒,不就是句粗話被副教官聽見了嗎,至於臉紅?瞎說,明明是太陽曬的。

  對,沒錯,太陽好毒阿。都怪校長都怪S大都S市...可是...剛才他是在笑嗎,蹭——臉火燒火燎,韋曉曉搖著手掌,鼓起腮幫子,怒道,NND太陽怎麼這麼熱!

  話說...太陽不熱誰熱。

  ......一班真讓人家眼紅,訓練大本營地一個人兒也沒有,全被教官喊到樹下乘涼去了。日上頭顱,正是訓練體能的恰好時機,別班教官過來勸過幾次,因為他們那些班級的學生鬧阿,也非要到樹下乘涼不可,一股躁動連校長都引出來。

  正在元英掌不住,狠了心把人領出樹蔭時,訓練場正對的門口閃現出一輛墨色奧迪。校長忙迎了出去,眾人不解,阿溫會不明白嗎,那可是她熟悉地坐了三年依舊不爛的車。

  當然了,車的唯一駕駛者就是仲夏。

  她想起了,前幾天爺爺說喊仲夏突擊的事,這會子校長又像捧貴人一樣在門口伺候,阿,頭疼,她拍拍腦門。

  元英倒以為阿溫身子弱,受不住一點暴曬,又捎綸寶把人帶回樹蔭底下。樹蔭空間不小,但人都圍成一團,阿溫躲在高大人士後面,趁機魚目混珠。高個子的女孩納悶地瞧了身後一眼,使了壞心眼,舉起手往後面的腦門一拍,然後迅速收回,若無其事地和別人攀談。

  阿溫吃痛,捂著腦門,往上仰,遇見女孩狡黠可愛上揚的嘴角,一時樂呵一汪梨窩若隱若現。

  仲夏戴著墨鏡的,他認識蘇青兩人打了照面,回過頭,看見綸寶和元英揚了揚手,尾隨校長上了錫江樓的接

待室,全程一眼沒瞧阿溫。

  阿溫反倒松了口氣,訕訕地從高個子女孩後面走出來。

  見了戴墨鏡的帥哥,惹得一些女生好一陣躁動,元英不得不把人領出蔭地,暫時平復一下不平衡的局面。

  他是真的不忍心,阿溫被長時間地曬,從小到大,她什麼都強,唯一怕熱。臉色白白淨淨,這幾年在溫家一定過得不錯,再幾年嫁了,一輩子也是輕輕鬆松,十指不沾陽春水,不怕貧苦。

  元英的理念裡,女孩就應該嬌養,以至日後的閨女,連吃頓飯都不能沒爸爸,一哭二鬧三上吊,那模樣阿,把自個兒媳婦氣得,差點想發加急,命令他三分鐘之內從離了八百多公里的京城滾回來。

  所以,眼下,每隔十分鐘休息一次,是S大史上軍訓沒有的事。

  ......軍訓真正開始演烈是在下午,新生們提早十分鐘在大本營等教官,樹蔭底下的若干學生被蚊蟲叮得滿頭包,男生們舉動不大,女生們則忍受不了,一個個陸陸續續奔向休息室,噴了花露水後,帶著一股芳香洋洋灑灑地回來。代倩忍不住了,看阿溫也被蟄得一手臂,連忙拉著她一塊回到休息室。阿溫一開始是拒絕的,她說,你看還有五分鐘教官就來了,來不及的。

  代倩低頭沉默,手卻撓阿撓,幾近見血,楚楚可憐,阿溫不忍,終究是拉起她的手,奔到休息室。

  代倩不停的塗抹芳香清涼油,舒服得面部表情略有松緩,看著阿溫只是輕輕掂了一塊香皂,往水龍頭走去,卻是不解。她帶上清涼油走到她身旁,水龍頭得水嘩啦啦趟過肌膚,暗香湧動。

  “誒?茉莉花?”這股清香很容易被察覺,阿溫笑了笑,是的。香皂遊走一塊快塊紅腫的包,沒有爪痕,沒有幾近見血的破皮。

  她不癢嗎,代倩想,阿溫是個特別的女孩。

  “阿溫,香皂止癢效果不明顯,”她伸出手,攤開掌心,“用清涼油試試。我現在好多了呢。”

  阿溫沒有拒絕,當然,她也不會用帶有玫瑰花濃郁香氣的東西。她不喜歡玫瑰,裸露的豔麗,一種以愛為名義,枝柄帶刺傷人的情愫。和罌粟花沒有本質的差別。

  於是,稍稍抬了手臂,哭喪著臉,“阿,軍訓開始一分鐘了。”

  代倩聞言更是嚇了一跳,拉著阿溫就要往外奔。一段距離後,阿溫和她拉開,怎麼趕都是遲到了,索性停下來慢慢走。就像淋雨時,無論是走還是跑,淋的雨水一樣多。不少一滴,不差性質。

  相對於懲罰,也許也是一樣的,更何況那個主教官可是元英。八杆子打不散的哥哥。

  但是她一次招呼也沒有打,例如來句嗨好久不見又或者親人間緊緊而短暫的擁抱。免去這些,眼神交流也被罷免,他的眼神飄忽不定地閃躲,像是刻意般喬裝,我不認識你你不屬於我,十年以後。

  興許是因為她訂過婚,他覺得不方便,即使真的可以叫同一個媽同一個爸,你叫他哥哥,他喚你妹妹。

  真的,還是很不方便。多傻。傻得可愛。//儘管代倩拼了勁兒狂奔,還是免不了被主教官一頓訓。

  他的罵聲很可愛,阿溫遙遠就聽到。“你知道五分鐘能幹啥不?能聽一首EASON的歌,能看一篇新聞報導,進這班的你們起碼能記住五個單詞。在場的有,額...一二三四五六...四十八人,乘以五,二百四十分鐘,你咋賠。”

  元英看著眼前低頭不語,眼角悄悄滲出眼淚的女孩,暫且忘了眼熟這回事,仔細思忖,這班不是五十人嗎,還一個呢。

  他抬頭眺望,果然不見阿溫,遲到是遲到,到不能把阿溫也給罰了,回家必挨老爹板子。忙轉了彎兒,“還好第二排第三位女同學給你請了假,下不為例阿,趕緊歸隊。”

  元英虛張聲勢食指指了指她,放下時一陣風,刮過鼻樑,卻被誤會成親密呢喃。

  阿溫這時恰好回到大本營,聽見了那聲故意抬高嗓門的“歸隊”。

  獨獨不見那人正臉,忍了笑,歸隊,她和韋曉曉的身高差不多,故站到一塊,第二排第四的位置。偏頭,一張一合誠懇言道,“謝謝。”

  姑娘動了動眉毛,輕輕上挑,“你應該謝自己吧。”她一邊說眼神掃過前排肩膀微微輕顫,嬌弱的身影,心中冷笑,該說謝謝的卻沒來。

  阿溫囧了囧,輕輕歎氣,原來這裡,還是有聰明人。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