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溫情駐英年

正文 chapter.59

書名:溫情駐英年 作者:一流的二貨 本章字數:4430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0日 12:57


  男孩子要長得帥點,吸引眼球,嘴巴幽默點,招女孩子。要真既長得帥又幽默,得了,命裡犯桃花。

  所以,飯後的她們總在說,“要能把兩教官結合一下!贊贊贊!”

  “切,副教官不就白了點嗎?好看了點嗎?我說姐姐們能別花癡嗎?得看主教官,昨兒訓小強(黑黑瘦瘦被點名內位),多有范兒,當男人正合適。”

  高個子女孩說的起勁兒時,阿溫不小心噴了口飯,她抬起阿溫的下巴吹了口氣,“幹啥阿美女,平時挺優雅的一人。”

  “沒,卓姐,我想問你件事。”

  “問吧。”

  “咱班那壯漢,有范兒嗎?”

  卓晶撩了撩幹練的小短髮,認真嚴謹地,“劉威阿,確實挺有飯。”

  劉威身高一米九幾飯量驚人,和姚明p圖合照時,被誇親兄弟。全班敢和他站一塊的就是霸氣女王卓晶。

  大家都覺得楊過和小龍女都沒他兩般配,卓晶卻一口勁兒拒絕了。劉威依舊使勁兒追,還發了感情宣言,非卓晶不愛非卓晶不可非卓晶不嫁!額!不娶!

  一班被稱為最無節操的班級一點也沒錯,這些貨一個個禁不住煽動,幾頓早餐就給收拾了,只要卓晶一到班級,唰唰起立,卓姐嫁給威哥吧!

  卓晶愛死這種場面,唯一受不了噁心死人的對白,劉威那人,沒談過戀愛,一談起來就盲目追求,比如,什麼我想你一次阿天上就掉下一顆沙阿於是就有了撒哈拉阿,都敢說。在她看來白癡得很,這也差不多是拒絕到現在的理由。

  當然,女王一向不愛說實話,她們會以更優秀的男人打壓拒絕者,扛得住的當然是最終BOSS,與女王終成眷屬。“我心中的男人是教官。我調查過了,他叫裴、元、英,身高一米七八體重一百一十七公斤家中三口人傳說還有個妹妹但其實沒有至今未婚未有女盆友!”

  卓晶劈裡啪啦說完一長串,小夥伴們都驚呆了,阿溫遞了瓶水,“渴嗎。”

  女王瞄了眼臣民,客氣而平易近人得說,“謝謝,回頭封你個女官。”

  “嗤——”坐在一旁吃飯的韋曉曉嗤笑,滿滿不屑,於是女王火了,“韋愛卿有何不滿?!”

  “女王,”韋曉曉噎了口菜,握著筷子比劃兩下,“一瓶水一個女官,咱說好的節操呢?”

  呸!”女王演上勁兒了,蹬兩下就要爬上桌面,“節操?你說我沒節操?這大食堂的你膽敢把節操兩字說的這麼大聲!你才沒節操呢姑娘!噢對,我要把你這沒節操的尚宮變成平民,快謝主榮恩吧!”

  “一、二、三、四、五!五個!”代倩掰著手指頭笑眯眯,女王瞅了一眼,不悅,“幹啥呢!”

  “噢我說卓姐,您剛才說了五個節操,嗯,大、庭、廣、眾、之、下。”

  女王咳嗽兩聲,坐好,端起架子,“對面的代姑娘,你剛才可能沒聽清我問的問題,我再問一遍阿……”

  代倩舉起爪子預備仔仔細細地再數一遍給女王瞧,女王卻說,“咱幾點開始軍訓阿……”

  代倩突然覺得自己的手很沉,快把自己壓倒,艱難的掰了三個手指頭加半個手指頭,“呃...三點半。”

  “行!”女王笑眯眯地起身,“姐們,我吃好了準備歇息去了,跪安吧。”

  三位姑娘還沒吃飽,對於女王說的話一時沒反應過來,於是分文未動,直到女王不悅地輕輕嗓子重複地說,“跪、安、吧!”

  三位姑娘自覺的起立,學著古人福了福身子,“女王一路順風。”

  女王得意萬分揚長而去,韋曉曉嘴角抽蓄,惡狠狠地添了句,“半路犧牲。”

  ......

  三位姑娘填飽肚子,預備像女王一樣歇息去了。這時,食堂門口圍了一群人,韋曉曉覺得詫異,湊進去聽了隻言片語,“蘇曉心去告白?!真的假的,她不挺內向的嗎,哎,XXX你們同一中學的吧?”

  “是阿,蘇曉心很少和男生接觸,我真沒想到她竟然去跟教官告白。”

  “哪位教官阿?”

  “就是被蘇曉心鄰居用電棒打傷的那位咯,叫什麼。。。官寶。。。姓陳。”

  韋曉曉當場木化,代倩拉了她一下,回過神,拔腿往醫務室跑...////////////////////////////////////////////////////////////////////////////////////八月份的天,下午三點半地被烤幹,完了獻給一位享受懲罰的祖國花朵。

  “呦,腳舒服嗎?”元英背著手,看著天邊幾朵白的完美無瑕的雲,分外愜意。

  一個少年打著赤腳站在沙坑裡,脫了上衣,脖子掛了小沙包,紮馬步,對於一個學生這是摧殘,元英只覺得對於一個毆打教官的學生來說,呵,輕了點。

  “認錯嗎?”

  少年咬牙,悶哼一聲,無話,骨頭硬得很。

  “那咱繼續吧。”元英打算再磨他個十分鐘就作罷,他自己嘗過這種體罰,不好受,但那時他站了三個小時一句話都沒有,這少年站了半小時不會怎樣。他轉身,預備去商店買瓶鹽汽水給少年補補流失的汗水,少年卻說,“體罰學生,你等著法院傳單吧。”

  元英一愣,隨即樂了抱臂嘲笑,“這訓練場既沒監控器你身上又沒傷痕,你拿什麼告?拿你爹?你爹鎮級還是區級的?”

  “省級幹部!”少年怒了吼出眼淚,像在說一件了不起而驕傲的事。元英笑了,親手緩緩卸下少年脖子上的沙包,“你知道你半小時前幹了什麼嗎?”

  “哼,不過是打了那個小白臉。”

  “用什麼打的。”

  “......電棒。”

  “正面攻擊還是從後面。”

  “......後面。”

  “為什麼打人家。”

  “她拒絕曉心的告白!”

  “曉心是誰?”

  “我...我...和我一塊長大的鄰居。”

  “o

k,”元英甩掉沙包,打了個響指,很滿意地收尾,“你是學生為了一個青梅竹馬主動攻擊刑警,呈到法官面前,你覺得罪給判誰?自己遭罪,反而連累了老子,值得嗎?還有你打的內位是我弟弟,躺醫務室的時候人還喊我放了你,別和你計較,同樣是男孩,他今年二十,能比你大多少?就你那小心眼勁兒,一下子比他矮半截。你以為你是在為那個叫曉心的女孩打抱不平,指望她能為你感動?我倒覺得她恨透你了,”少年頓時抬頭,喉結掙扎地一上一下,小俊臉沉了下來,元英能看見他額頭上空烏雲密佈。“女孩子臉皮薄告白失敗了肯定不希望告訴別人,她告訴了你,說明她潛意識信任你,你呢?去打人家一頓,尷尬的是人家女孩子,現在事兒鬧大,人人皆知,你高興了?還是以為她高興了?我說你們這些公子哥,做點事兒都不趟腦子一邊?我覺得大家都看的出來你喜歡人家,你想保護她,何不正正當當坦坦蕩蕩地告白呢?”

  少年怒目相視,“你別說,就是你那天上的課,否則像曉心這麼內向是不會把喜歡的人說出來的!”

  “哈。”元英摩拳擦掌,啪一下,打了少年腦門一掌,“合著,我說的她學了去,你沒聽明白?她內向都行動了你呢?”

  少年啞口無言,似乎想起什麼傷心事眼淚打著轉兒,一會兒就聽見啪嗒一聲,一顆淚珠在沙堆裡乾涸,也不知道是聽懂沒,就耷拉個腦袋,不言不語。元英想興許是有什麼事吧,不好過問,於是把人領到訓練場大廳坐著休息休息。

  半響,少年抬頭一雙眼紅得很兔子眼似得,襯衫的領口濕了一片髒了一片,但模樣誠懇,“我能去給教官道個歉嗎?”

  元英起身,抖抖塵土,伸出手,“等著就是你這話,哥們走起。”

  /////////////////////////////////////////////////////////////////////////////////////綸寶腰部被捅,一片黑乎乎,皮膚外層像烤焦了。真狠阿。

  眼前的女孩嗚嗚哭個不停,不住地道歉,她說她真不知道他會來找麻煩,要知道死都會攔住。

  韋曉曉怒了,最見不得這樣哭哭啼啼,想撇的與她無關的女孩,惡狠狠地拍桌,“你不知道?那我們知道?拜託你行了吧,不就想看男人為你打架嗎,別特麼清高成不?”

  阿溫見曉曉真氣著,口不擇言地,彪悍過頭,立馬上去攔住,想試圖把她拽到裡屋,誰知韋曉曉生氣起來脾氣爆得很,說了句,“哎呀你別扯我。”手肘力度失控,把阿溫甩開,撞到桌子跌倒地板蹭破了皮滲出血,還好在醫務室,醫護人員消毒清理一下對著阿溫叨叨嘮嘮數落那女孩子撒潑的,真把學校當家了。

  蹭破點皮阿溫不介意,主要是鬧下去怕滋生什麼事兒,何況事情好像和那女孩真沒關係,代倩站她旁邊不吭聲,她怯弱,人多了幾乎不說話,即使韋曉曉同她是發小,發了火,她也不曾上前攔過,更何況有阿溫這個前車之鑒。

  鬧騰了一會,那女孩被說得實在委屈,忍不住爆發,“是,你說的沒錯我自命清高!那與你什麼關係?”

  一句話說的韋曉曉啞口無言,她也不知道為什麼失控,就是看見他那裸露的傷口,莫名難過,莫名暴躁。

  蘇曉心說完,對著一旁苦笑不得的綸寶深深鞠了躬,“對不起教官,您的損失我會賠償,還有他,我替他再向您道歉。”說著又要鞠躬,綸寶趕緊扶住她的肩膀,不讓她往下彎,動作幅度大了點,扯到傷口,疼的呲牙咧嘴,自己卻彎下腰,蘇曉心連忙攙扶他坐回床位。

  韋曉曉感覺自己多餘的不得了,跺一跺腳,跑出醫務室。代倩給了個眼神,牽著阿溫尾隨而去。綸寶無奈搖頭,多大點事,想著便把一屋子看熱鬧看他傷勢的同學們遣散。

  只有那位女孩遲遲不肯走,綸寶哭笑不得,“你真要給我告白嗎?”

  “對不起我知道我利用了你。”

  “沒事。”綸寶往床頭墊了塊枕頭,深深吐了口氣,“你找個時間和那小哥說清,免得他真以為你喜歡我。”

  “嗯!”蘇曉心含淚點頭,她覺得教官真的是好人,自己真的是傻,怎麼能為了讓他主動,竟然騙他說跟教官告白失敗了呢?

  是的,蘇曉心並沒有和綸寶告白,這只是她想來暗示少年的方法。“你們是青梅竹馬對嗎?”六哥和俞溫也是青梅竹馬呢,綸寶笑著問。

  蘇曉心點頭,害羞起來。“嗯,從小一塊長大,連上幼稚園都沒分過班。”

  “既然相處這麼久了,就更應該能很輕易地把話說攤明白來說,可你為什麼不這麼做呢?”

  “其實...他們家,已經給他安排了親事,然後我...喜歡他很久從沒有開過口,這次不想...放棄也不想拱手讓人。”

  “你很有勇氣。”綸寶微笑,心裡卻想,這對和六哥他們相似度高達百分之八十。

  “也許吧。不過,我看開了,不是我的怎麼做都沒有用。提早放棄,海闊天空,也是一種灑脫呢。”

  綸寶皺眉,這姑娘有股節氣真的和六哥很像,寧願自己傷悲,放她好過。

  忽然,陌生的男孩子聲,沙啞中帶著憤怒,“誰說你灑脫了!蘇曉心我不許你放棄!”

  蘇曉心回頭,眼淚頓時湧上來,平時總是光鮮亮麗的王子,一出場像個在地裡滾過髒兮兮的球包,那樣認真的臉,連五官都會傳情。

  綸寶笑開,可愛的虎牙,“六哥。”還有一個,用電棒打過他,幹過不悔青春的少年。

  「我們的青春,如盛夏的果實。

  我們的青春,如一列火車,沒有月臺,我們坐上它,不能回頭,一刻不停,一去不復返。

  致我們懵懂青澀的青春。」

  另:免費開放的更文到此結束,二貨保證後面的更精彩,狠戳VIP吧!詳細請看《上架公告》。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