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古代言情 > 司令,奴家不從

卷五 淮城詭譎 第417章 來討命債

書名:司令,奴家不從 作者:朱七慕九 本章字數:4204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6日 08:14


雖然可以肯定樓奉彰是個冒牌貨,可到底沒有物證,唯一的人證董憐,出身風月,名義上又是被謝洛白收了房的姨太太,她出來指認總統,人人都會認為是謝洛白指使的。

和樓奉彰最親近的鐘家、董家人又都死了個乾淨,要靠這個把柄扳倒樓奉彰,其實十分棘手。

“如果樓奉彰是假的,那鳳哥就不是他的兒子,如果……能讓鳳哥相信,樓奉彰並非他的父親,而他真正的父親難說已經被樓奉彰給害了,他會不會棄暗投明,反過來幫我們對付樓奉彰?”

溪草此話一出,謝洛白的臉就扳了起來,看來就算兩人已分道揚鑣,但溪草心底,始終對梅鳳官狠不下心來,但凡有機會,總希望能與他冰釋前嫌,這讓謝洛白很不愉快。

“別癡心妄想了,其一,這件事本身就很荒唐,說給尋常人都未必會信,何況以你們現在的關係,就算真有證據,樓元煊也只會認定是你偽造出來誆騙他的。其二,他恨我入骨,就算不與樓奉彰為伍,也不會站在我們這邊,再說他這個盟友,我也不稀罕。”

自從她和謝洛白和好之後,梅鳳官確實做了許多讓謝洛白忍無可忍的事,沒有去對付他,已經算是給溪草面子了,他冷了臉,溪草便也不再提這話,轉過話頭道。

“這個假總統,既然能冒充那麼多年不被人發現,其一,說明樓奉彰本身還是有手腕的,確實鎮得住場子,若是個無能的傀儡,底下的人焉有不起疑的?其二,兩人外貌確實相像,就算董憐,也是靠身體特徵不同才發現的破綻,雖說人有相似,花有相同,但要刻意去找這麼像的,也是十分艱難。”

謝洛白點頭。

“沒錯,這也正是我所懷疑的,所以我準備著手去查一查樓家,只是樓奉彰父母俱亡,又沒有叔伯兄弟,只能找一找當年在樓家效力的僕從。這個冒牌貨,既然能李代桃僵這麼多年沒被識破,可見這個局,做得很縝密,不止是親眷,恐怕真總統身邊的親信都被他拔除了不少,這註定是場難打的持久戰,一著不慎,身敗名裂的就是我自己。”

他在床上坐下,把溪草抱到膝上,輕蹭她的鼻尖。

“其實,你呆在雍州或是蓉城,我更能無所顧忌,放手一搏。”

見他又存了勸她離開的意思,溪草沉下臉,抱著他的脖子認真道。

“又來了,你這人可真自私,只管自己放心,卻不替我想想?我若走了,你在這裡安危不明的,難道我就能吃得好睡得香,一點不提心吊膽?或者在你心裡,就覺得我是個拖後腿的!”

謝洛白笑了,用牙在她紅潤的唇上咬了一口。

“牙尖嘴利,你怎麼會拖後腿呢?不想走就算了,我也不逼你,其實我當然是希望你留下來的,畢竟俗話說,牡丹花下死……”

下頭的話,他沒有說完便輕笑起來,左手小心地挽起溪草的右腿,跨坐在他腰間,溪草還沒來得及反應,空虛便被填滿,她神魂也似被撞得一震,在顛簸中伸手緊緊勾住他的脖子,斷斷續續吐出一句。

“你可真是……不知節制。”

一番勞累之後,溪草一覺睡到了中午,鄭金花進來給她請平安脈,順便稟告。

“格格,那幾個內鬼,我都已經當著眾人處置了,只是桑姐……”

鄭金花認為,對於僕人,無論從前有過怎樣的恩情,只要背叛一次,就是罪不可赦,可溪草卻不叫她動桑姐,這讓鄭金花頗有微詞。

“並非我心慈手軟,只是人心難測,總統

守得很嚴,何況以她的能力能買通的殺手,不該對付得了何湛親選的人。”

她把自己的判斷說了出來。

“你去查查淮城的黑道幫派,但凡有能力做這件事的,都把背景翻一遍,全部呈來給我,對方不會給我多少喘息的時間,所以一定要快!還有,平時保護我的那些便裝護兵,對方估計都摸熟了,到時候一定會確定我甩掉了他們,才肯讓薑萱露面,你在淮城能調動的人也不少,這幾天你找幾個身後好的,暗中跟著我。”

宣容格格給鄭金花的任務就是輔佐溪草,如果她有什麼三長兩短,那她也活不成了,至於那些人現在能不能在溪草面前露面,卻不是最重要的了。

鄭金花走後,溪草打定主意先呆在官邸,對方總要等上兩天,直到不耐煩了,才會找人遞出消息,逼她離開保護傘。

總之能拖延幾天,給鄭金花多點時間去查,總是好的。

所以一連幾日,溪草都不曾出門,別說沈洛晴、霍英姿等人的邀請都託病不出席,連謝夫人請她看電影,沈督軍叫她一同選宅子,她也是婉拒,別人倒不覺得有什麼,不過孕婦身子重懶怠動罷了,謝洛白卻眼尖地察覺異常。

“怎麼回事?你不肯出門,難道是發現外頭有誰要對你不利?”

溪草心中一驚,她最怕地就是瞞不過謝洛白,到時候即便查到了對方的底,他也不會允許她以身做餌去涉險。

她在床上懶洋洋地翻了個身,掩下緊張,故意沒好氣地嘀咕。

“都怪那天晚上,你太過失控了,我第二天起身便覺得不太舒服,鄭金花給我把了脈,說是動了些胎氣,要將養兩天,所以這幾日,我都不敢有什麼大動作。”

如果是這種原因,那確實是羞於啟齒的,可謝洛白那天雖比平時放縱了些,多要了她幾次,動作卻並不敢激烈,沒想到細水長流也還是傷了她,他雖有些狐疑,可到底是個男人,對於這些事瞭解得並不多,立刻十分自責,將她的兩隻手握起來放在唇邊輕吻。

“是我的錯,今後一定把你當成水晶缸子,小心地捧著,下次那種時候,你但凡覺得不舒服,就告訴我,一定不能為我片刻歡愉,自己強行忍著。”

他一本正經地交待這些事,倒叫溪草臊了一臉,從他手中掙出來。

“又開始胡說八道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