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逃離血蝶島

前傳 蝶皇蘇醒 二 重逢!隊員確定!

書名:逃離血蝶島 作者:蒼穹毒刺 本章字數:325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6:34


血蝶的戰鬥以小組戰為主,每組五人,即五種屬性各一個,雙持血蝶則選其主要屬性作為依據分隊。我的武器因為太過複雜,一時間讓老師們很是頭疼。最後,她們以遠端武器居多為由把我分為了支援型,同一小組的隊員將分到同一間房居住,在分組完成之前,我們會住在臨時的公寓裡。

    要想逃離血蝶島,必須先清除血蝶印記,但那到底該怎麼清除呢?

    回到宿舍,我打開視頻聊天,接通了傑倫斯。正常情況下,血蝶島是無法對外通話的,不過在傑倫斯特工程式的説明下,這種障礙很好突破。

   一個頂著一頭金色短髮的少年出現在電腦螢幕上,不用說,這就是傑倫斯了!

    “怎麼樣?飛哥,女校生活很滋潤吧!”

    依舊是那個傑倫斯,一上來就調侃我!

    “根本沒有!”我無奈地說。

    “嘛!也罷!後宮給你等於用斑馬喂東北虎!畢竟你是個gay嘛!”

     (注:由於食性的因素影響,東北虎和斑馬因為生活地點不同,面對斑馬,即使有能力進行捕殺,東北虎也不敢輕易動手。)

   “你還是那麼毒舌啊,阿倫!我是不近女色,但我性取向是正常的!”

   “我真的聽不懂你說什麼!”

   “你這個…………”

   “不過倒是說你,你怎麼逃離血蝶島啊?”

    終於說到重點上了。

    “只要清除掉印記,學院查出我不是血蝶後會自動把我傳送出來的。”

    “還有這種說法啊!不過飛哥,如果真的像你所說,政府在瞞著我們什麼,為什麼不想個辦法把其它女孩都救出來,自己跑算什麼?虧你還在暗殺者中心旁聽過課!你對得起你襠下掛著的東西嗎?”

    沒錯,我旁聽過,政府秘密培養暗殺者的基地,因為我是政府重點保護對象所以能進去,雖然不像那些職業殺手那樣厲害,不過該有的身手還是有的。

   然而我知道,這並沒有什麼卵用。

   “唉!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啊!這又不是科幻小說,我也沒有主角光環,呵呵!英雄救美?又不是小鬼了!”

   “嘛!也罷,不過飛哥,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有機會能救出所有女生,你可千萬別只想著自己一個人跑啊!別忘了你是一個有金槍的男人!”

   “你可真夠惡劣的!”

   這時,門外傳來了嘈雜聲。

   “先下了!阿倫!有空再聯繫!”

   “恩!”

   關掉電腦,我把耳朵貼在門上聽著外面的聲音。“和鄭飛分到了一組,真是太幸運了!還以為我以後再也見不到他了呢!”

    是陳遠的聲音!我鄰居家的女兒!多年來我們一直一起上學,放學,自從血蝶印記發佈後便失蹤了,唉!原來你也沒逃脫啊!

   “你認識鄭飛?怎麼從沒聽他提起過?”

   是趙思奇,我們從幼稚園到初中就是同學,因為碰面地點的微妙差異,這麼多年她從沒和陳遠碰過面,怎麼你也變血蝶了?

    “六年沒見了,真不知道鄭飛變化如何!分到了一組,真是太好了!”

    這夾生的漢語,難道是維羅妮卡?七年前在我家寄宿了一年的德國留學生瑪麗·維羅妮卡,在梁羽遇難前半年回了國,怎麼你也捲進來了!還以為你回國後能逃過一劫的!該死!

    我狠狠地打了一下牆壁。

    該死!姐姐,你心中除了你那研究還剩什麼?!

    女孩們沒注意到我的那一拳,大力地敲著門。

    害怕門被打飛的我只好開了門。

    “鄭飛!又見面了呢!”

    一開門,一個梳著黑色長髮,頭上戴著足有她半個腦袋大的白色蝴蝶結的女孩撲了過來,這個絕對是陳遠,從八歲開始,每年她過生日時我都會給她買一個那樣的大蝴蝶結作禮物,誇張的蝴蝶結發箍也因此成了她的金字招牌。

    我每次給她買的蝴蝶結都是不同顏色的,並會在她的生日聚會上親手為她換下新的。因為搬到了塔倫島,我沒能為她慶祝十六歲生日,她戴著的還是十五歲那年的白蝴蝶結。

    不過話說你那幅幼兒體型是怎麼回事?你停止發育了

嗎?

    “禁止偷跑!”

    就在陳遠馬上就要把我撲倒的那一瞬,一個綁著黑色雙馬尾的女孩把她拉到了一邊,是趙思奇,錯不了!那個髮型她自從幼稚園開始就沒變過。也是醉了!

    順帶一提,她的體型和陳遠五五開。

    “鄭飛!你為什麼從沒跟我提起過你還有這麼一個女孩在你身邊!”

    “呃………這個………只是地形上………”

    “變,變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趙思奇毫不猶豫地揮拳打了過來!

    不過,她的拳頭沒落在我頭上,而是被一個金髮色長髮的少女抓住了。

    看來是維羅妮卡了,六年不見了,她的變化真是很大,要不是之前聽到了她的話,我肯定認不出這就是維羅妮卡!

    “我說你們真是鄭飛的青梅竹馬嗎?鄭飛可不是那種腳踏多隻船的人,你們生什麼氣嗎?”

Good Job!維羅妮卡,謝謝你為我解圍!她以前就是這樣,我一旦碰到尷尬的局面總是她出面當和事佬,依舊沒變啊維羅妮卡!

    “鄭飛你也是,為什麼不讓她們彼此認識一下啊!你真有自信她們不會碰面啊!”

    不是有自信她們不會碰面,而是沒想到我會來到這麼個鬼學校!

    唉!看來要想在血蝶島生存,首先得改掉我那灰暗的性格啊!

    “喂!別因為你們認識鄭飛就忘了我的存在了!都是一個隊的!”

    一個梳著棕色短髮,戴著眼鏡,一臉書卷氣息的女孩用力地從人縫裡擠了進來。

    “我叫劉紫淩,以後叫我紫淩就行,初次見面,多多指教!”

    不錯的女孩,很有禮貌嘛!比那幾個女孩好多了。

    “你說誰沒禮貌?變態!”

    得!讀心術!這招是趙思奇的必殺技!曾經不止一次的讓我大吃苦頭!我居然給忘了!

    “姐妹們,教訓教訓他!”

    “等等…………”

    “我也幫忙!”

    紫淩?!OK!我收回之前的話,看熱鬧不嫌事大的傢伙!

    四個黑影壓了過來!

    “等等!別這樣!住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的慘叫聲,淹沒在了女孩們憤怒的咆哮聲中。

    ◇

    當晚十一點,鄭霞宿舍。

    寢室早已經熄燈,但躺在床上的鄭霞依舊沒有合眼。

    聽著鐘錶的滴答聲,她愣愣地看著天花板。她的手機被大開著,放在枕頭邊,昏黃的螢幕燈光映著一張滿是迷茫的可愛圓臉。

    鄭飛幾天前,在開學典禮結束後說出的話,在鄭霞腦海裡反復回蕩。

    “我不會一直呆在這裡,早晚有一天我會離開的!”

    “哥哥,真的那麼討厭血蝶嗎?”

    鄭霞把身子縮成了一團,按著胸口,全身不住地顫抖,她想哭,但是眼淚卻沒有流下。不趴在鄭飛的懷裡,鄭霞是根本哭不出來的。

    曾經的哥哥,是一個開朗溫柔的大男孩,耐心地幫助並保護著她的一切,她要前往血蝶島那天早上,還是鄭飛為她紮起的頭髮。臨行時,他臉上始終帶著微笑,那些體貼的話,儘管內容記不太清了,但依舊溫暖著鄭霞的內心。

    她是在登上血蝶島後才得知哥哥去了塔倫島的。她很清楚那裡是什麼樣的學生才會去的地方,愛撒嬌的她,直到那時才意識到哥哥心中的掙扎。她想補救,但兄妹倆已經天各一方。如今,哥哥回來了,但卻早已不是過去的那個哥哥,那刀子般冷酷的眼神,狠狠地刮在鄭霞的心頭,那是以往絕不會有的,冷酷到極點的無機眼瞳。

    鄭霞把手伸向床頭櫃,拿過了床頭櫃上與哥哥的合影,自從登上血蝶島後,她便一直珍藏著那張照片。照片裡,在一片花海的簇擁中,一對兄妹對著鏡頭綻放出燦爛的笑容。

    “既然哥哥變了,那我就必須堅強起來!”

    撫摸著照片,鄭霞輕聲說道。

    “哥哥,謝謝你為我做的一切,現在輪到我了,我一定會讓你適應血蝶島的新生活的,一定!”

    鄭霞點點頭,把照片放回了原處。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