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昔世幻境交響樂

(從這開始:)第一卷:迷糊之人幸入名校,驚豔之舉風卷軍營 第三章:反正是很厲害的傢伙

書名:昔世幻境交響樂 作者:夢之神翼 本章字數:8864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6:19


第三章:反正是很厲害的傢伙

而窗外的那些黑暗的巨大字體此時則已經擺開了一副好似西洋魔法陣的架勢,而原來的地方除了數不盡的感嘆號在肆意宣洩著巨人的悲憤之外仿佛還夾雜著一些尚未分離出去的漢字:

“告密者,你的努力毫無建樹,你的信仰一文不值,群星將為我而戰!見識宇宙的憤怒吧!”

https://image.iqing.in/book/2249/7564/137816/9cf3a5e9-7081-4586-ab65-d35a900f7033.jpg

“(啊,導演沒經費啦!隨便用畫圖軟體P幾個字就放出來當插圖啦……啊不對,應該是這貨瘋了,當自己是死亡之翼還是奧爾加隆了……黑!真TM黑!)”看到這裡作為“告密者”的曉雙才明白:“(難道說這個世界的什麼狗屁設定裡,6級就很高啦?也就是說10級很厲害吧!哎呀,坑爹啊,原來這接貨基本就特麼就會欺負小號哇!不對,我現在到底是不是在現實中?我怎麼分不清了?原來這不是中二……是真二啊!)”

而那位“告密者”突然又想起了什麼,似乎是關於自己為什麼會有前面那些夢,為什麼會有一種“盜夢空間”的體驗感,還有這些混亂的記憶到底如何拼裝,但都無所謂了,因為也是這個時候他終於意識到自己根本不可能逃出去了,在大喜大悲高潮跌宕起伏的那一瞬間大腦中不斷浮現出各式各樣的回憶,有美好的,痛苦的,他的靈魂仿佛也脫離了一切,躺在一片空白的空間之中,慘澹地回望著這裡三兩段寫不出來的這一切,突然他慢慢回憶起了導演告訴他的臺詞,就突然大徹大悟一般來了一段十分突兀的內心讀白:

“(……內個啥,反正是……哦不,從未見過的命運使者啊,我並沒有嘗試去證明你的不存在!作孽啊!這真的是作孽啊!我說那個也是為了她好,怎麼大家就不能互相理解呢?)”

“(……內個啥,反正是……哦不,命運使者啊!我雖然沒有相信你,但也不算背叛你吧?就只是想吐槽過這稱呼實在太特麼土鼈拗口了,但如果你真能主導一切,應該也知道這還罪不至死哇……)”

“(那你又為何在這芸芸眾生之中,選擇這樣一個純潔善良,而又人畜無害的大好青年,為我安排這樣一段的孽緣?最終假借曾依賴之人的黑化之舉奪去他不甘就此結束的生命?究竟是我前世做的壞事太多?還是我今生做的好事太少呢?)”

他突然又回想起了上學時在書上看到的——據說在百餘年前,那些獨自駐守在指定電磁環境複雜的太空區域,不知何時,會被敵人無差別攻擊的大型粒子炮轟成渣渣都不剩的“漂流者”……

一開始還無法想像那種他們當時孤獨和絕望,但到了現在,對大家而言,所謂人生最後的福利,或許終究不過只是那麼一點點可憐的東西,是不是靜靜地期待來生會更美好?

“(我好後悔啊,我原來居然還相信科學……媽的不要吐槽我廢物為什麼一上來就死了,想想飛鳥君,你行你上啊!)”

https://image.iqing.in/submit/image/f1588174-a5cf-46b1-b01b-a955a58b19db.jpg

“(瑪德誰來救救我呀?我還不想死,我現在真的信神了行不行嘛?)”

“(但也許,就連這個世界的真神,都不一定明白吧!什麼是真正的殘酷?給予我們以生命,卻從不賦予我們真正的自由,就連我一上來領便當都是一開始就設計好的。)”

“(這一頓捉弄之後,讓我覺得自己就像是活著的爛肉,而被設定好命運的我們,需要去在意故事之外的真實麼?誰會為一個故事中死得如此莫名其妙的人物來祈禱?)”

“(甚至看到這樣簡直胡亂來的開頭就已經毫無興趣了吧?那麼,後面的幾百萬字裡,誰來見證真神去完成那份救贖?)”

“(死,本該是一切的終點,但只要他願意,隨時又可以讓我復活。所以不管之前多麼拼命地掙扎,在觀測者的看來,都是毫無意義的吧!)”

電影般的回憶隨著不被外人所知的爆炸中結束,卻少了Staff和字幕,曉雙當然無法如同之前與他漸行漸遠的她向外界提出自己內心的控訴,自然“反正是很厲害的傢伙”也沒有理會他的抱怨與抗辯。

“(完了完了,這下真的要死要死要死……我真的不想說粗話,但為什麼非要選上我?哪有剛穿越過來,記憶還混亂時就死的嘛!)”

只不過——在耀眼的白光之中,一個模糊的人影向他伸出了她的雙手,而曉雙也下意識得舉起了自己的雙手,當對方也在拉緊他的同時,也給予那溫暖的觸感……

https://image.iqing.in/submit/image/dd90c221-c43b-4295-8852-976b9c961afe.jpg

“……蘋果攤見……才不是……”

“……眾生,都有其存在的意義,也皆有虛妄……他們從各自誕生之時,就已經註定了整個命運之輪的走向……就如同你,開頭常是在冥冥之中睜開了雙眼,然後引發一個巨大且久遠的連鎖反應!”

“……你和他們一樣,也許都沉溺在這個現實當中,卻不知,早已身陷囹圄……萬物皆是虛幻有,如今,所有的人都在冥昭瞢闇中迷而不覺,惡果迴圈,周而復始,越陷越深……”

“……但,只要有一個光點,就會像岸邊的燈塔一樣,照亮迷霧中的船夫,而書中的人物就會如同飛兒撲火一般一擁而上,但除了作者他們並不知道,那盞燈塔,究竟是奢望?欲望?還是希望?抑或只是刻意留下的絕望?……”

“……去尋找吧!尋找真正的自己,真正的道路,真正的歸屬,死亡也許能毀滅你的軀體,咒術也許能驅散你的靈魂,但除了作者,誰也不能毀滅你繼續存在的理由……”

“……醒來之後,來找我……因為,你我之間,還有一個約定……”

“……也順便,記得先去打導演一巴掌……”

全·劇·終!——啊不對……還沒開始。

————————我——————是——————分——————割——————線——————

……這個故事,原來自始至終就是個悲劇……

……那麼,一起創造屬於自己的Happy·End吧……

……《昔世幻境交響樂》宇宙去悲劇化完畢……

……全梵宇宙去悲劇化完畢……

……全單體宇宙去悲劇化完畢……

……全·Multiverse(多重宇宙)去悲劇化完畢……

……全·Megaverse(超宇宙)去悲劇化完畢……

……全·Xenoverse(外宇宙)去悲劇化完畢……

……全多元宇宙去悲劇化完畢……

……全·相宇宙(集合勢構成宇宙)去悲劇化完畢……

……全·全方位宇宙(不同角觀察的宇宙)去悲劇化完畢……

……全·虛擬實境宇宙Metaverse(虛無化的宇宙)去悲劇化完畢……

……全·大宇宙去悲劇(數位資訊源宇宙)化完畢……

……全·終極集合宇宙(全資訊的自性宇宙)去悲劇化完畢……

……全超大宇宙去悲劇化完畢……

……全·太宇宙(全形而下認識物件宇宙)去悲劇化完畢……

……全·元宇宙(形而上超邏輯超認識的宇宙)去悲劇化完畢……

……全能宇宙去悲劇化完畢……

……全絕對全能宇宙去悲劇化完畢……

……全超全能宇宙去悲劇化完畢……

……全·無上宇宙Omniverse(形而下加形而上宇宙集合宇宙)去悲劇化完畢……

……全外超全能宇宙去悲劇化完畢……

……全上超全能宇宙去悲劇化完畢……

……全·AO宇宙(也即是Aboveone,作者也想不出來的宇宙,超越概念的超越唯一宇宙,包容性本質宇宙)去悲劇化完畢……

……全超絕全能宇宙去悲劇化完畢……

(此處省略無數字……)

……全……好像……不行了呀!

“(等等,小說的一開頭不就已經全部去過悲劇化了麼?為什麼這裡還是悲劇還再湊了一遍字數?難道還有高於小說本身的世界觀?)”

……你覺得這是悲劇麼?你看到這裡時除了心中滿腔的吐槽欲望,真的感覺到“悲”這個情緒了麼……而且你個傻逼,真正的世界怎麼可能都是由作者自己命名與設定的嘛……

“(說的也是哈!)”

(迷之系統音:其實這只是我最早想的一個結局,但後來發現“相愛相殺”神馬的實在狗血得連我自己都看不下去了,所以先把它放到平行世界……呸呸,是穿越到的未來死局裡頭吧!)

吳曉雙:“等一下!我還不能這樣輕易地狗帶!導演,你這典型是為了證明自己,然後開始拼命地往讀者臉上甩特效啊!”

夢之神翼:“行啦!迷之系統音就是我啦!男主你不滿意麼?”

吳曉雙:“因為你這是忽視了故事節奏的本末倒置的行為啊!”

夢之神翼:“夠啦!不要提前劇透這種小劇場的吐槽作風啦!我下一個分割線再回來收拾你!”

(迷之系統音:咳咳,總之嘛……大家不要在意那個天殺的男主,瞎說啥大實話呢?再給他進一步懲罰之前,還是順便再給各位介紹一下這個平行世界……呸呸,是故事裡的萬惡開端……)

————————我——————是——————分——————割——————線——————

“...It·seems·to·be·the·10^37218383881977644441306597687849648128+1·times...”

“...with·we·meet...But...”

(翻譯:貌似我們已經相見了“不可說不可說轉”加一次了呢!但是……)

(迷之系統音:……嗯,瑪麻(媽媽)說,開頭拽幾句鳥語會有十分高大上的感覺……但話說,我們好像還沒搞清楚為何男主從二十一世紀穿越去了幾百年後,並且夢見自己回到19歲,然後醒來發現自己30歲,並且坐在飛船裡打一個自己過去認識大怪獸的緣由……而這裡就要說說在前面那場位於太陽系邊際的戰鬥發生的許多年……哦不,許多個地球公轉週期之前的事情鳥!)

……前略,我們的萬惡之源,從五十億年前開始……那時混沌未開,天地不分,冥冥中,一個天外來客遠到而此……

它看到了混沌,心想自己不干預的話“那事情”恐怕還要推遲十億年才能出現,於是用自己的力量劈開的混沌,將輕的物質和重的物質抽絲剝離,於是才有了地球的雛形……

(迷之系統音:哦,對不起,等一下,好像倒帶倒錯了!容我稍微整理一下存稿……OK,這下應該沒問題了!)

……又是該死的前略,但這次是致天國的一億科研人員……

“——為了生存,必須去追趕光的腳步!”會議室中心的一個身影拿著一本《三體》的同人小說中二般地高喊道。

太陽系艦隊聯邦新紀元CE54年第2563時(你們先別管換算成西元是多少年,反正是未來就對了!),數萬億人類的目光聚集在某個地方……“因為必須要抓緊時間了,死神隨時可能降臨。”

跟歷史上那些愚昧的內鬥危機不同,這次,災難將來自他們所曾以為自己很熟悉的世界之外的宇宙深處,弄不好地球文明不會再有與毀滅擦肩而過的僥倖,任何種子都無法倖存。

https://image.iqing.in/book/2249/7564/137816/cc7bc744-b6c7-4f1d-bc9b-967ba5e0118d.jpg

而這一切的前提大約是很久很久之前,在太陽系第十二行星雷王星週邊戴森環處某個封閉而寬敞的大廳裡,四面的牆壁上都閃爍著各式各樣的資料與誇張的符號,一群

人神色凝重地聚集在中央的立體影像前,一言不發地保持著與周圍變幻中環境存在著極大反差的沉默……

“事情到了這樣既然誰也無法說服對方,那也沒有辦法了……”

站在人群最靠影像那側的人突然邁出一步,提議道:

“我不知道這個決定對我們種族的未來有多大的影響,可是既然大家都是好不容易走到這一步的,我相信大夥肯定不甘心就這樣放棄。也許這一切都只是我們的一廂情願呢?或許‘它們’在寒武紀之前就不在這裡了……”

“咳咳,不過為了慎重起見,我還是把大家召集了起來,緣由剛才也說了,能討論的也講得差不多了,仔細想想似乎誰也沒辦法說服誰啊!但這個事情不能就這樣不管,所以我建議還是舉手表決吧!”

“表決?天黑請閉眼的節奏?你以為是傻13的桌遊麼?我還是不能同意這樣做……”

尼瑪這關鍵時刻,還就得要有一個人站出來唱反調,不然導演都不知道戲劇衝突該怎麼編下去了:“說實在的我也迫切想知道真相,可是真的沒有必要把人類的未來都賭在這個上面,剛才我們這邊也說了,雖然可能性微乎其微,但萬一事與願違,我們恐怕就沒有未來了……”

“那你的意思是說你覺得這次的投票一定會通過的嘍?難道你覺得這樣就是民主了麼?驚了,這種東西不能光靠人心來左右的,你們給我滑稽……哦不,嚴肅點!”

https://image.iqing.in/submit/image/fc039b1d-9ca6-4bf4-b947-4e5c8d4b7ab8.jpg

“當然,這裡大多數人早就不在乎自己能活得多久了,可你們真的願意為了自己一時的好奇而……”

“那不是好奇!我說了要是賭贏了,人類追求了多少個世紀的共產主義將不再是虛有其表,就算賭輸了,理論上人類也有至少幾百年的時間去應對接下來的情況!”

“可要是……對方連這個世界規則的本身都能改變呢?”

“你太多慮了,如果智慧體可以對法則肆意篡改,這個宇宙早就該崩壞了吧,也不是我們現在觀察到的這種穩定的形態……你們就是過分迷信科技的無所不能了,可既然這個世界還是按照我們所總結的規律去運行,自然可以反證出至少目前還沒有什麼無所不能的力量……所以我們前面也講的,從概率來論這也值得一試,這並不是藉口!”

“好吧,既然你們願意遵從自己的好奇心,而且你連‘迷信科技’都說出來了,那我也無法指責什麼……”第二個站出來的人面對著眾人異樣的神情,突然覺得自己的這般徒勞的堅持實在是太累了,而實際上即使是他也急切地渴求著當前事實的真相……

但表決之前他還是忍不住說道:“首先我還是要感謝大家一直以來在發掘新領域上做出的不懈努力。但請你們允許我退出這個計畫,我知道這樣改變不了什麼。可我在這整個過程中也無私貢獻了我畢生的心血,還請讓我在最後時刻自私一回,我實在不忍心看到我最擔心的事情……”

他繼續說道:“咳咳,當然,如果我錯了,我也自願放棄所有榮譽與特權,可是我提醒大家先做好成為歷史罪人的覺悟,並替我們的子孫後代先規劃好替我們的錯誤買單的正確姿勢再去思考用什麼心態迎接著‘潘朵拉之盒’的開啟……呃,對了,杜森院士,咱劇本上確定是‘潘朵拉’不是‘達摩斯’吧?”

“呵呵,你說呢?多讀點書啊拜託,群眾演員也沒你這麼業餘的吧?另外,我又不姓‘杜’,你們老是‘杜森杜森’地叫會讓別人以為我關係很好的呢!”

“什麼?難道劇本上沒寫你的全名?”

“好了,跑題差不多了,中途打斷別人的講話是很不禮貌的行為!!咱還是老老實實幫男主演好這劇本吧……”

https://image.iqing.in/submit/image/fbf37a59-dfe8-4b11-a36c-bd11c0256a8e.jpg

(聽到這裡曉雙也大驚失色地分不清夢裡夢外:“驚了!我做個夢都能暴露……還有這個配圖是什麼鬼?是女的,還是可愛的藍♂男子?”)

“哦,好吧……我會這麼做,還不是因為現在這個世界總是讓我感到無比窒息,可是我卻無法改變自己身在此處的事實!”

那個人一意孤行的人繼續說道:“自己的渺小、無力、天真……越是成長,越是深刻地理解自己的平庸。曾經珍惜的夢想,曾經強烈的渴望,曾經不懈的追求……卻已經不得不為它們加上了‘曾經’這個限定詞。不會再實現了……”

“那麼,你將不會,也從來不是奇跡的寵兒,甚至時常會想,如果可以永遠地沉溺在夢中,該有多好。至少……夢境,不會如此的平凡不是麼?你難道覺得不是麼?我們是在幫大眾實現他們的願望!”

“哼哼,醉生夢死!”那個好像叫杜森的傢伙笑道。

“能不能先請你給我解釋一下什麼叫醉生夢死?好吧,我們在這裡為了突破科學技術的瓶頸,去發展外向型技術,難道就會冒犯所謂神的領域?我們只要知道我們所要做的事情,並且繼續用之前的方式對外面進行隱瞞,最終大家都能互相理解的……”

“媽的,人類總是重複同樣的錯誤啊!已經五次世界大戰了,你還想挑起戰爭麼?”

“不是所有問題都必須依賴武力解決吧!我不崇尚暴力,雖然有時候確實能讓問題變得簡單,但又會出現更多新的問題,那麼在這種時候,是不是該尋求像這樣一勞永逸的方式呢?”

“但是看看我們現在做的這些都是神馬!你說的那些‘魔王心臟’神馬的東西我一點也不明白!”

“你腫麼就不明白了?劇情設定你的智商很高的啊!”

“我不管,不明白,我就是不明白!那種染血的怪物到底有什麼帥的?我討厭血,因為獸性告訴我那只意味著疼痛……而瘋狂到底有什麼帥的?Crazy到底有什麼好我不明白……什麼‘罪惡深重’才會得到救贖?有罪到底有什麼好?我們就讓思想中心為混亂洗白來給民眾洗腦麼?所以呢?黑暗又是什麼?神馬都黑乎乎的就好嗎?然後人類這幾千年建立正義和邪惡價值觀,都被我們摧毀了!邪惡反而是好的?為什麼壞的反而是好的?因為壞才叫邪惡不是嗎?這就好比有人說麒麟臂疼就很帥的樣子,明明是擼多了好麼?”

那個反對的人繼續吼道:“不能控制自己的力量的感覺讓人著迷?什麼啊?就是個傻瓜不是嗎?我覺得能控制自己力量的人才帥才偉大呢!至於欺騙大家只是平時把力量隱藏起來有什麼屌的?不過就是在設定上偷懶!不隱藏而是拼盡全力的人才屌呢!還有,給那些明明沒研究透的東西起綽號起外號,那麼多名字只會讓人更麻痹了思想好麼?不管英語日語還是什麼,不要亂標注什麼注釋和音標,我打字都覺得蛋疼!”

那個反對的人滔滔不絕:“寫成鎮魂歌就不要讀Requiem,寫成禁忌就不要讀taboo,寫成聖戰就不要讀jihad……還有什麼希臘神話,聖經,北歐神話,印度神話,中國神話,不要稍微查到‘啊,好像這些文明在古老的歷史上都發過一場大水’一下就扯到一個世界觀裡去!那些內容即使告訴民眾,民眾又知道啥?那要告訴別人就好好說啊!成天把那些不明來由的武器非要扯成什麼神話裡出現的武器,什麼永恆之槍(Gungnir)、朗基努斯(longinus)、王者之劍(Excalibur)、帝朗達爾(Durandal)、天叢雲劍……在設定之初就完全不讓人明白什麼意思!”

那個反對的人口若懸河:“你說的內向型技術到底哪裡好了,我完全不理解!連帶這些年發明的各種用語也沒法自圓其說,什麼原罪、十誡、創世紀、默示錄、哈米吉多頓(Armageddon)……好像名字很帥,還讓大家用氣息來感知神的召喚,狗屁!臣妾根本做不到好麼?還有什麼相對論,什麼薛定諤的貓,什麼萬有引力,平行世界,暗物質暗能量,不要把這些外向型技術的東西趨炎附勢地跟不科學的東西聯繫在一起就裝得自己很懂好麼?我一點都不明白,半吊子的解釋,什麼時候能代表我們這些人的工作職責了?”

“夠了!這人已經被‘隱藏歸零者’的邪惡意識封閉了心智,完全曲解主賜予我們的神聖職責!來人,給我扶他粗去吃藥!讓你天天就知道萌萌噠!”一意孤行的人當然是感覺自己優勢很大,才會這般當機立斷。

而那個反對者的話音即使由近而遠,依然圍繞在大廳中眾人的耳畔:“拜託了!不要再曲解什麼尼采、歌德、黑格爾的話……不要引用那些民眾不熟悉的人的話,他們很可憐,根本不知道你想說什麼好麼?用我們自己祖先幾百年前在地球上的話說吧!求你了,說一些大家都能聽得懂的話吧!不然嚴謹的科學工作豈不是和中二妄想一樣了?中二是什麼?中二到底是怎麼回事?我不明白,我不明白,我不明白,我不明白 我不明白!‘魔王心臟’傳達的話我一直以來,一句都一丁點兒都不明白!!!”然後他就被安全人員拖出去也不知道咋樣了。

全·劇·終!瑪德,才怪嘞,反正我知道你們也不會再上當了吧?所以等著我下一次全劇終“吧!說不定能等到真的咧?

————————我——————是——————分——————割——————線——————(迷之系統音:咳咳,對於上述這個有點不明所以的故事,我們來總結一下,這次男主夢見過去某段歷史爭論的焦點是關於要不要接受一些來歷不明的技術,一方覺得看著很美好其實很可怕,一方覺得看著很可怕其實很美好,雙方都有他們用來美化自己的方式,有些還不明覺厲,最後反對者勢單力薄被否決掉了……)

不過好在萬幸的是,所有人擔心的災難並沒有發生,畢竟事先評估的時候也都一致認為發生的概率幾乎為零。而且劇情也要發展不是?現在這些並不出生在地球上的人類從“那個通道”破譯並驗證了許多比核聚變、基因改造、原子操控、正反物質轉化等具有劃時代意義的科技更進一步的東西……

儘管目前的基礎技術發展讓他們在可預見時期內還無法使用到這些東西,但遲早有一天可以讓億萬人民享受這次史無前例的激進冒險所帶來的豐碩果實……

但可惜這世界似乎不容許穩賺不賠的買賣,在某些瘋狂野心家看來,這似乎還只是向茹毛飲血的野人展示“石器和長矛”的可用性而已,最起碼也得“賞”個“鐵器和弓箭”不是?

https://image.iqing.in/book/2249/7564/137816/b5b22a2a-e198-4b91-9752-73283253d3c8.jpg

至於更高要求的……

額,但各位要相信導演和編劇對這個世界的“惡意”,在搞出“火槍和大炮”之後就沒有什麼能阻止那個被“詛咒”的力量的釋放了……

“哎呀呀,連筆者都跟著中二了……”一個未知的聲音從四面八方而來,我們稱為“迷之系統音”,是第一個讀者留下的批註,導演的湊字神器……嗯,之二。

(迷之系統音:“你介紹得太晚了吧?所以這個故事告訴我們,群眾演員一定要記好臺詞,否則導演是會隨便找個方式讓你的角色早早下臺順便遺臭萬年的!”)

(迷之系統音:“屁了啦,明明是作者以前沒寫好,現在又不捨得刪除所以找了一個高大上的理由占開頭的位置,讓人誤以為這不是慢熱作品罷了呀!所以你們就理解為作者原來想要寫Dead·End,現在良(怕)心(收)發(刀)現(片)所以要寫Happy·End啦!”)

當然,童話裡都是騙人的,所以小朋友才愛聽……

————————我——————是——————分——————割——————線——————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