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昔世幻境交響樂

(從這開始:)第一卷:迷糊之人幸入名校,驚豔之舉風卷軍營 第六章:根本停不下來

書名:昔世幻境交響樂 作者:夢之神翼 本章字數:500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6:19


第六章:根本停不下來

(迷之系統音:那麼有些親愛的讀者看到這裡,有辣麼多的時代背景設定就又要吐槽了……)

“這TM好像又是要講科學與魔法的衝突是麼……哇靠!他兩貨是不是你親生的啊?你當是滴血認主啊!是親生的你忍心看他們手足相殘?這是哪門子下三流玄幻小說的展開啊!過時了有木有!是不是等會還要爆出個戒指,裡面還住個戒靈傳本大爺無上神功足以破碎虛空,穿越異世界然後新時代龍傲天閃亮登場?然後大戰王下七武海,頂上戰爭,箱庭之戰……站在世界頂端的男人被海軍大將超神最後還爆出個二筒?!你特麼確定最後不會有個萬年小學生發現真相只有一個,犯人就是你啊!還有什麼幻境戰爭,為毛不是聖杯戰爭啊啊啊啊啊啊啊!”

又一個未知的聲音,我們在這裡以後稱之為“迷之場外音”。

(迷之系統音:非常好!咳咳,是的,你們就當我是導演的代言人吧!而那個就是我的對立面……讓我們先不管男主查歷史課筆記的事情,本來嘛,你以前就沒有在課本中夾帶個人私貨的亂寫亂畫?哈?沒有?那你真是個好孩子!既然是好孩子,那不如我們來講一講,是不是小說都是世界跟著情節走,順著作者的思路下去體驗劇情可以不用管這些問題呢?嗯,前面好像給出了一個誇張到沒邊的世界觀,結果後面卻一直在描寫一個小範圍故事的套路最討厭了……)

(迷之場外音:那我就代表讀者的吐槽嘍?但是如果真的想給出合理設定的話,這種話題就不能這麼玩了。所以,有時候自己的一個思路跟另一個思路打架,就好像現在男主的這種,無數無關夢境串聯的錯覺,而願意嘗試從底層去修改規則設定的,往往都是科幻小說,而且是非常硬核的科幻小說。以現實世界為藍本,然後從基本粒子、基本力去修改,從而形成一套新的法則,即便是披著魔幻的外衣,也與科幻無異了。)

(迷之系統音:啊,是的,魔幻小說腦洞比較大的就展現出那種魄力了,當然很多幻想小說的界限非常模糊,不過筆者口中的那種魔法小說顯然是相對保守的那種。)

(迷之系統音:畢竟,想像力基於現實,你心中的世界越大,你的想像力就能走得越遠。傳統框架的魔幻小說整個體系的源泉是基於中世紀文明時期的藝術作品,那個時候人類對世界的認識非常膚淺,除了一些對表層現象的幻想剩下的就是怪力亂神。)

(迷之場外音:可是現代幻想小說基於現代文明,這個時代人類對世界的認識更加深刻,因而想像力發揮的餘地也更大。當然之前也說了,目前的寫的東西往往雜糅了很多元素,有不少網文只是借用了中世紀魔幻的藝術氛圍,骨子裡是基於現代文明的幻想內核,當然也有反過來的太空光劍騎士吊到不行,很難嚴格區分,弄不好就是亂啊!)

https://image.iqing.in/submit/image/9c531219-c3af-4622-b894-905763756cf7.jpg

(迷之系統音:是啊!不過如果面對那種“精靈王張開了風元素之弓一箭于萬軍從中射穿了惡魔領主的命核,大魔導師經過三天詠唱召喚出禁咒隕石魔法擊毀了魔族修建的永恆堡壘”的設定……我們可以很自信地說“我有神器高超音速導彈可屠神滅魔,速度快到你來不及施法,數量多到你命匣不夠用,請不要試圖復活亡靈因為除了灰什麼都不會剩下,請不要試圖精神控制因為你根本不知道我們在哪。如果你準備上因果律法術,請允許我們上科幻的拓展包,你有時間回溯我有明日邊緣,你有移山之力,我有造星工程,你有神魔創世紀,我有二向箔維度打擊,請不要問我為什麼這麼叼,你就是過去的我,我就是未來的你……你問我依據?我還要問你依據呢!”)

(迷之場外音:完了,好像又跑題了,主線呢?主線呢?男主看一遍歷史課本是強行講設定的嘍?分割線快來,我撐不住啦!)

(迷之系統音:……咳咳,原諒我每次編不下去就“咳咳”,但總之很可惜本故事裡並不想寫那些套路,總之這個時代設置內向型技術控制能力綜合等級的必要性後面會有個婆婆媽媽的人給大家詳細解釋,先簡單來說就是“星辰大海”時代之後,每個人身上都會或多或少出現一些用傳統科技理論解釋不了的特殊能力,然後出現了一個國際認同的度量標準云云……)

(迷之場外音:但我們現在要講的還不是那些,話說了這麼多卻沒有介紹男主的背景實在是對不住大家了……分割線趕緊出來幫我擋槍啦!)

(迷之系統音:恭喜你都會搶答啦!召喚——分割線!)

————————我——————是——————分——————割——————線——————

那麼按照不知道是誰規定的慣例……在很久很久以前,其實也就十幾個春夏秋冬的週期之前(哎,別砸我,聽我往下講)……筆者一直急於拋出的一個男孩隨著一個終極的夢幻閃亮登場了,剛呱呱墜地時,他老爹就對其學生時代的恩師報導:“感謝祖國,七斤六兩!”

他本備有別名,但他老爹的恩師一直稱其“小雙雙”,加之父母工作繁忙(或許這不是個好理由),漸而在上戶口時一拍大腿就叫“曉雙”,但對於這樣一個中性的改動也沒什麼可遺憾的,筆者估摸著反正原來跟“雙”字應該也有著神聖不可分割的關係,雖然叫“吳曉雙”的市面上多為女性,但作為人生的起始階段濃墨重彩的一筆,也算是件讓人回想起來覺得很coooooool的事情。

(迷之系統音:這裡是該書特色的人物介紹環節——吳曉雙,主線時間段內海拔:2.04——2.09米,體重:100——108公斤,內向型技術控制能力綜合等級:Lv1.8,性染色體:XY,木錯,這貨就是男主角男一號沒跑了!這也是獨特的人物簡介方式哦!身高什麼的都是按那個時代,自然人成年男子應該在2米左右編的,雖然在真正的科幻時代,新人類的個體要不然超大只,要不然超小粒,後面你們會懂的,不懂你們就在心中自覺減20公分好了呀!)

https://image.iqing.in/book/2249/7564/139015/38b0f5fa-23af-4c53-8c14-b22c7795bf18.jpg

總之吳曉雙出生於這個城市,同時,一家人也一直住在這裡。雖然是一副亞洲人的面孔,卻生得一雙蒼藍色的瞳孔,為此父母還特地帶他去做親子鑒定,之前還大吵一架,生怕就有隔壁老王的存在……哦不,應該叫“Mr·Wang”的存在。但最後得出的

結論是——“畢竟經過五次世界大戰,人類已經融合得太徹底了,所以有什麼隱性基因突然表達也不用過度解讀哦!”既然醫生都賣萌了,他爹媽也遭不住了。

話說以前共和國分城市和農村,而祖上的籍貫都是來自農村,按那個時代來看應該是從那時候還很不發達的鄉下打拼進來的,直到“農村包圍城市”的戰術被共和國用到了國際外交上,過去世界的局勢仿佛從三百多年前的某一天就突然改變了……

當然那個也先不細說……(讀者:那你到底特麼要講啥啊?摔!)因為一般介紹到了這裡大家肯定很關心,男主又擁有什麼特殊能力,如果太強或者太廢,亂開後宮或者孤獨一生,很多人估計當時就不看了,起碼實力中等或者抱個大腿什麼的吧?嘛,大家放心,大腿肯定有,而且還特麼居然是“真的·大腿”……

至於實力嘛……嗯,其實男主的異能用好了跟開全圖掛一個IMBA,但如果完全不會玩,開了全圖你還不先買一雙草鞋就出門了,那真心就是“人傻不能怪社會”,不過智商這個東西是天生的,勉強不了的,我們還可以學習他“阿Q地面對生活”的樂觀態度……

那便是各種奇怪的夢,似乎預示著什麼,又似乎只是開個玩笑,分析到最後又好像只是“那傢伙”借助他現實意識模糊的時候所灌輸的初步解密資訊,要弄懂真的需要不僅一般的腦洞……

比如下面這一個夢,你現在肯定也鬧不清在講什麼,但如果還能多看下去很多的話,我相信你遲早會回頭多看這裡個幾遍,然後做出若干個悲傷或喜悅的表情,那麼我也滿足了……好了呀!分割線!快粗來!

————————我——————是——————分——————割——————線——————

啊!鏡頭一轉,轉到天邊去了!但這次又是什麼畫面呢?啊,大家腦補一下,背景是一片太空,遠處有個太陽,然後太陽之前有一個長髮人影說著鳥語:“But,who·are·you,my·little·friend?And...”

這與任何宗教傳說無關,只是我們前面所介紹的人類,永遠嚮往著天空,然而在能夠比鳥兒更好地擁抱住天空之前,卻無數次被地心引力用溫柔而殘忍的方式消滅,融化。

縱使小小的星球上有無數的冒險者,孤獨的影子所面對著那個被設下的迷局之域,在比黑暗深空更加地冰冷和殘酷的存在中,也一一地撞成了原子級的碎片,消失不見。

偶爾有一兩個有機分子依然堅持著自己的形狀,它們曾經組成了智慧的結晶,萬物之靈長。然而現在,那完美的共價形狀早已破損不堪,或許你可以說是某種殘缺的美吧!

然而……從不知為何的造物主留下的這些本應美好的形態中,卻看不出任何的美感。她看著這些,只能感到,殘破,混沌,骯髒,還有無盡的恐懼與絕望。

然後,一個耳邊揮之不去的聲音唱著《ALDNOAH.ZERO》的曲調……

“遠處的濃烈硝煙,點綴著寂寞荒原。”

“像筆尖,一點一點,畫出崎嶇的曲線。”

“夕陽下你的側臉,漸行漸遠。”

“只剩懦弱的我,躲在鏡子裡面。”

“血的傷痛,淚的洶湧,狂風之中撕裂。”

“溫柔微笑,溫暖擁抱,仿佛還在昨天。”

“淩亂廝殺,凜冽傷疤,充滿我的視野。”

“閉上雙眼,假裝看不見。”

“I·say·cry!I·say·lie!I·say·lie·the·end!”

“是誰,嚎哭消失在眼前?”

“War,I·hate·war!掙扎過~喔~ ”

“無法,擺脫命運的枷鎖!”

“恐懼在腦海侵襲,絕望在現實逃避。”

“不敢回憶,一滴一滴,失去最後的勇氣。”

“呼喚和平的聲音,軟弱無力。”

“一輪緋紅的月,伴著日落升起。”

“胸口的痛,鮮血的紅,漸漸吞噬一切。”

“聽過的謊,受過的傷,再次複習一遍。”

“昨天的罪,今天的淚,沒有任何差別。”

“睜開雙眼,看不到明天—— ”

“I·say·cry!I·say·lie!I·say·lie·the·end!”

“是誰,又把戰爭再重演?”

“War,I·hate·war!傷痛過~喔~”

“留下,千瘡百孔的斑駁。”

“血流幹了嗎,傷受夠了嗎?”

“沒有人說話,懺悔隨眼淚,慢慢蒸發!”

“要救贖了嗎?要結束了嗎?”

“紅色天空下,我等不到誠懇的回答。”

“胸口的痛,鮮血的紅,漸漸吞噬一切。”

“聽過的謊,受過的傷,再次複習一遍。”

“昨天的罪,今天的淚,沒有任何差別。”

“睜開雙眼,看不到明天——”

“I·say·cry!I·say·lie!I·say·lie·the·end!”

“是誰,嚎哭消失在眼前?”

“War,I·hate·war!掙扎過~喔~”

“無法,擺脫命運的枷鎖!”

“生命是什麼,能否告訴我?”

“蔓延的戰火,畫出死亡輪廓。”

“幸福是什麼,能否告訴我。”

“和平的承諾,為何如此脆弱?”於是在曉雙另一個奇怪的夢中,在以上這樣的背景BGM之中,眼前看到的景象卻是太陽的粒子風暴咆哮般地拂動著一個端莊而秀麗的人類女性外形“生命”那比宇宙背景更為漆黑的長髮。

她的身體仿佛由群星構築而成,但在視覺中卻是一個人形態,仿佛是處於對人類的認知而刻意塑造的投影。

只見她微閉著雙眼,手中輕輕地一抹,波動著量子的琴弦,然後殘破的星雲物質在她手中化為晶瑩剔透的水滴。殘留的生命就在其中,靜靜地回歸了純潔無垢,在她的手中沉眠,宛若初生未久的孩童……哦,對了對了,突然想起來不用腦補的,筆者可是有圖有JB的人!

https://image.iqing.in/submit/image/96e4c482-b8c5-4074-9fe9-15574a6f8e7b.jpg

但是聲音只能腦補了呀!你想像一個無比冰冷的話音帶著毫無感情的哭腔,用著《瘋狂動物城》裡樹懶的語速發出猶如家庭影院的環繞身歷聲:

“……這風……帶著什麼吹到眼睛……”

這個白髮漢服的影子少女輕輕地拭向自己的眼角。晶瑩的淚滴,從她的臉頰,下巴緩緩地滑落。

“……根本……停不下來……”

一個過時的梗,這就是你用來作標題的理由?然後我們就看到如同鱷魚的眼腺般一滴,兩滴,三滴,淚水緩緩地彙集著,如同斷了線的珠子,看著貌似很美,但你不會想知道這背後又有什麼英明的神聖交易的對不對?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