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昔世幻境交響樂

(從這開始:)第一卷:迷糊之人幸入名校,驚豔之舉風卷軍營 第七章:總覺該留點什麼

書名:昔世幻境交響樂 作者:夢之神翼 本章字數:2801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6:19


第七章:總覺該留點什麼

“……我……在哭……真笨……”影子少女仰望著星空,億萬星辰在她看來似乎也是一張淚眼朦朧的臉,明明是一張冷若冰霜,漠視一切的臉……更是一張殘酷到令人揪心的臉。

“……多少次了……”沒有回答。當然,這是只屬於自己的內心世界,“……數不清……對數位不敏感了……還是真的多到麻木……”

“……理應的懲罰麼……迷局之域是無解的…………似乎不是……也有別樣的碎片……只是,又算什麼……那樣的碎片……留之何用……”

“……又貪心……選擇……真的……出錯……”而在不遠的大地上,有個小小的孩童,眺望著純潔無垢的白雲,影子少女安靜地漂浮在雲端之上,隱藏起自己的背影——那令自己捉摸不透也無比痛心的人的身影,“(於是,又可以……重新開始了麼?)”

“……你……想要……什麼……”

“(什麼情況這是?我好像看到一個白衣少女在一顆氦閃的恒星面前裝作今天風沙很大的樣紙,這尼瑪一點都不科學……但是,我好像就是生在這樣一個不科學的時代……)”

於是,在這半夢半醒的恍惚間,意識中的感官出現了微妙的變化:“(和之前的一樣,又是那個聲音麼?難道如我所想,你真的就是影子的歸屬者麼?那麼阿霏的真身現在在哪裡?‘夢之使者’又到底是不是什麼概念?你們所吟唱的這些到底要告訴我什麼呢?)”

她把時間塗滿全身,然後拉起他飛向存在的邊緣,這不是靈態的飛行,生物的眼中星星像幽靈,星星眼中的生物也像幽靈……

他終於聽到了她的聲音,幽冷而火熱,如同燃燒的冰彗星,如同冷凝的太陽火海,如同星系之河的悠遠、如同冷卻星雲的沉鬱、如同他從未有過的愛……

“天頂星人”曾經創造出另一種歌唱的方式,實際上是一種特殊的電磁波振動,史稱為“始膜”,這樣他人可以用目光直接“看到”自己的歌聲而不用擔心宇宙不能傳音的虛空。但曉雙卻看到,她的歌聲更是在周圍空間中起了一陣奇光異彩的波動,似乎整個空間變成一個水銀湖,翠玉般的“歌”如同星星雨落在湖上,泛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波紋。

這一切都與他思想的波紋相互碰撞、協調、融合……一時間,他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愛戀,他飛到她的身邊,他捧出遙遠過去留給自己的禮物,那是一小塊時間的凝固,時間上那恍若隔世的美麗條紋,摸起來如若淺海之泥那般柔軟:

“……時光之中,單薄搖曳……”

“……可念相伴,日月幾千……”

“……幼小心願,獨留一念,安詳成眠,不求永遠……”

“……如若這份思念還不能,到達咫尺的身邊,存留還有何妄言……”

“……空剩孤寂唯你一個人,寧願放棄讓此生,消逝換一瞬重現……”

“……輪回運轉不知倦,但你不會再聽見。縱使追逐至獄淵,只願世間亦無所怨……”

“……不曉世事獨靜眠,過往彈指成湮滅。欲說將命運改變,只在命運之中自憐……”

……當時的他一下子被書房裡溫度驟降的冷氣所驚醒,迷茫之中環視周遭,確定自己仍然活在之前所意識到的那個真實世界當中,還未來得及揉揉惺忪的睡眼,只覺困意的誘惑依然把他向夢幻之旅做最後的拖移……

然後看到了一片璀璨的星光自動排列成一個個文字,甚至包括標點符號。

https://image.iqing.in/book/2249/7564/139265/3b2f708a-6ce5-476d-9b9f-62d7c09e76d4.jpg

“……是誰將宿命,刻入你瞳孔,若唇口鮮紅……”

“……若陷落自己,如編織的夢,逃脫亦無用……”

“……身側高牆,向我靠攏,頭頂是凝滯天空……”

“……黑夜之中,模糊面容,微笑著一動不動……”

“……誰導演著暗之舞步,黎明之前閉緊雙目……”

“……億萬世界難得傾訴,難求託付難尋救贖……”

“……不可說數相逢陌路,再為彼此點亮殘燭……”

“……只恨那不是歸途……”

“……時間沙流去太匆匆,我還在等昔日號鐘……”

“……心口的回憶有多重,是不是遺忘後才懂……”

“……故事裡是葉落隨楓,我們來借黑色相擁……”

“……只願那就是笑容……”

曉雙當時就心想:“(哇!你怎麼不早點出現?放以前我假期的語文作業就有一大堆句子可以用了,等我中考完才出來難道是不知道高中的語文最常見的要求就是“詩歌除外”麼?話說分割線呢?我該醒了吧?)”

————————我——————是——————分——————割——————線——————

而對於這些內容,曉雙一直擔心往後做夢的時間越來越長,慢慢擠掉現實清醒的部分,自己沒准哪天就這麼撒手人寰了,頓時累覺不愛,於是為防萬一,總得事先留下一些什麼給後來人研究吧?於是在中考完之後的一段時間,除了玩便留下不少空閒去留下一些什麼東西來提高自己的逼格,也不算是突發奇想,而是蓄謀已久,比如我們可以很高興地看到以下內容摘自吳曉雙的某筆記本:

(迷之場外音:哇靠!導演,我們要看故事啊,要看故事啊!你水了這麼多萬字,居然還在強行講設定,不看了!)

(迷之系統音:哎呀,你們要相信我啊!我是從全篇佈局的呀!敢不敢養肥了再看?)

(迷之場外音:不敢!你給個數吧,多少字開始講故事?)

(迷之系統音:好吧,這篇隨筆過後,我會儘量在故事中穿插設定的……)

(迷之場外音:好吧,你確定不是在設定中穿插故事?)

大家不要慌,這段是導演安排我寫的,寫東西其實比演戲要簡單呢!只不過不懂真搬到畫面上要怎麼體現?估計就是一邊放錄影,然後一邊要我全程旁白了吧?

最近,愈發得容易睡過頭了呢!甚至都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變得懶惰了呢?或者應該講這並不是因為我天生慵懶,客觀地說,我在小學初中時應該還算一個比較勤奮刻苦的人吧?呼呼~

而現在越來越抗拒起床,也許則是因為現在總會不知不覺中喜歡沉浸的夢中……這世上有許多人躺在祖上積蓄的恩德中醉生夢死,要說我與他們不同的話,一個我從來不喝酒,另外一個我做夢的能力倒是天生的……

今天貌似又夢到了不想夢見的東西,所以雖然以前寫過很多次了,但這次還是忍不住照搬以前的一些東西來充實自己宅男生活般的假期……如果我的身世沒問題的話,那我應該算一個土生土長的地球人,人類向宇宙進軍後只留下了少數不願意接受科技進步的人過著傳統的生活,所以按遺傳學……不,按照玄學的話,我天生沒啥進取心也是正常的吧?

或者說按歷史課本來講的話,應該是從進入殖民星時代起,天上和地上的人就互相不來往了,許多技術都被那些特殊的人種所壟斷而地上的人費勁九牛二虎之力也只能把理論研究透徹,只留下我們這些“低等人種”,沒辦法誰讓我的祖先不肯冒進呢?

但我總覺得史實不應該是這樣,當時地球的環境據說已經被搞得“不適合比豪豬大的生物”生存了,所以天頂星的傢伙一定也有幫助我們不少吧?起碼不是後來宣傳得那麼卑鄙,當時應該是有什麼誤會造成什麼矛盾了吧?但誰又有知道呢?我這個懷疑本身也是網路上“公知”的論斷,經過我的個人思考,還是沒能在上面疊加什麼受人認同的新觀點。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