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昔世幻境交響樂

(從這開始:)第一卷:迷糊之人幸入名校,驚豔之舉風卷軍營 第十六章:請等等你的人民吧

書名:昔世幻境交響樂 作者:夢之神翼 本章字數:2558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6:19


第十六章:請等等你的人民吧

而事實上雖然曉雙並不知道自己的老同桌“燕雪櫻霏”到底在想什麼,其實自打小學時第一次見到對方時,雖然不懂什麼維度,什麼機械,什麼生命,什麼魔法,但下意識地就感覺這傢伙完全捉摸不透……

https://image.iqing.in/submit/image/6cb4349d-5466-48a6-b507-d52a35b620e4.jpg

到後來,也不知怎麼的,完全失去了人的實體形態,而變為一團遠看近看都不一樣的高大光影,校服都穿不回去了,身上就一直是固定的仿中國古代服飾,那對於外人更是基本沒法交流了……

https://image.iqing.in/submit/image/a5b5b436-d3c0-42f6-95a8-e2fec490c2db.jpg

(迷之系統音:順便也介紹下——燕雪櫻霏,主線時間段內海拔:三米視界範圍外視高:4.75米——???未知概念,視界範圍內空間概念未知,體重:0公斤,內向型技術控制能力綜合等級:Lv???或者說不知道對她而言這個評價標準是否有存在的意義,性染色體:XXXXX?,絕對重要“人物”,只不過大部分時候甚至稱不上“人”……所以女主角還是另有人選,不過說起來原來只知道她自稱姓“燕”,故鄉家門口有櫻桃樹,至於後來戶籍上的名字最早還是曉雙幫忙起的,其實他也是受書上某個古句“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的啟發,說到底大致就是後來聯想起楊柳時的那份早熟感情的某種不甘的寄託與懷念……媽呀這要是被原來的楊柳知道了真不曉得會怎樣?什麼,你還不知道楊柳是誰?後面會告訴你的!)

至於這個“燕雪櫻霏”下文都簡稱“雪霏”好了,雖然我們都是懂禮貌的好孩子,但拿人名湊字數的活我是不太擅長,不高興的時候隨便拿“老同桌”或者“那傢伙”來代替……但至於她的存在是基於什麼理論不得而知,他心裡只清楚小學之後就沒人再找她麻煩的原因不止於此……

其實別說現在的科技水準了,就是三百年前的“天頂星人”對她估計都商討不出一個可行性的研究方案,“(如果有生之年能見到外星人的話或許還有希望,但如果連阿霏都被綁走了,那對地球恐怕不是好的事情……)”

“走吧,該去‘取貨’了,我想這種已經見怪不怪的事情不至於影響我們辦正事吧?”駿威的話一下就打斷了曉雙的思路,而此時兩個人的眼神都有一種不同彼此的奇特,古人雲就是各自心懷鬼胎吧!

至於雪霏就一直呆在那裡不動,原來看到她的時候,好像又有一種她要瞬移到樓頂唱歌的錯覺,但實際上直到兩人取走了成績單她才漸漸在空氣中消失……

“(我就是被這樣一個傢伙帶著到處穿越的?總感覺這種設定好像很中二的樣子,哪怕是說她有致幻能力恐怕還更令人信服一些……)”

切切切,又該轉回憶了……

————————我——————是——————分——————割——————線——————

駿威是曉雙的一個好哥們,畢竟一般這類的故事裡男主都會有這樣一個好基友,但沒出現在正確的時候,並可惜他只是肉體凡胎一枚,不能像雪霏那樣帶他夢中穿越,而且我們這次的主線是要從他所不在

場的曉雙高中經歷寫起,所以有空的話在提一提他,因為我知道大家似乎對“雪霏”的來歷應該更有興趣一些……

還記得“農村包圍城市”麼?貌似都是好幾萬字之前的東西了,居然虧我還能記得……

咳咳,言歸正傳,閒話少敘,雖然也已經臭顯擺了不少了,文風不一致什麼的不要太在意,只是沒事拿來給其他類型的創作練練筆而已……

總之,前面說到哪了?哦,以前共和國分城市和農村,而祖上的籍貫都是來自農村,按那個時代來看應該是從那時候還很不發達的鄉下打拼進來的,直到“農村包圍城市”的戰術被共和國用到了國際外交上……(好吧,我又湊了一遍字數,計畫通!)

雖然網路視頻可以把人的距離貌似拉近,可是就算是為了形式主義的“尋根”活動,每年春節一家三口還都要為幾十億人次數的春運浪潮做貢獻,回家過年就是跟另一大幫野小子放放鞭炮,買買零嘴啥,當時很有的聊,大了之後反倒不愛在一起讓老爹都為之詫異。

而在有私家車之前自然是坐過不少次火車,第一次總是印象最深的,大半夜還興奮得睡不著,雖然那個時候的火車已經是在真空管道內的高鐵了,也已經看不到“火”了,但一想起動畫片裡的蒸汽火車,曉雙卻情不自禁地要擺雙臂跟著火車一起“逛,吃,逛,吃,逛,吃,逛,吃,55555555555555——”……

為他將來泡妞把妹奠定裡堅實的理論基礎,這樣的童年不僅僅是拉動了世界經濟困難時期的內需,也算是他的將來一種不朽的貢獻,如此看來幸虧家裡人沒讓他坐飛機,不然那降落時就是“Yoooooooooooooooo”了……

但次朵男子三歲之前甚是哭鬧,以至於鍛煉出其父母在後來幫帶親戚家的小孩時“聞聲識意”的本領,就好比你能聽懂你家阿貓阿狗“說話”那般……或者是你家阿貓阿狗能聽懂你的命令……反正就是那麼個意思吧!

而當這個男孩不再以哭泣為白天生活的全部時,那雙曾彙聚惹人厭的淚水的眼睛開始接受了別人“水靈”、“漂亮”之類的讚揚,於是在他經歷托兒所的“生離死別”前最初的印象中,自己經常眨巴著那雙隨時會飆淚的眼睛,學著他老爸深思熟慮的樣子,自己也用著小肉手托著小肉臉,斜上45°角望著藍天映襯下的朵朵白雲,喜歡把那一團團水氣幻想成一張碩大無比的臉龐的某個部分,回想起來也慎得慌,不知古人是否也是這樣才覺得這世上應該有所謂“神明大人”應該也在關注著他……進入托兒所的那天大堂裡充斥著各種哭鬧聲,曉雙要父母承諾中午一定要接他回去吃飯,並稱自己又權履行不在此處睡覺的義務,大人們滿口答應,他也信以為真,而當脆弱的協議蕩然無存時他才悔不該當初自己貪心少擠了幾毫升的淚水,但即使中午跟著身邊的孩子一起不停哭喪著“哎呀,爸爸去哪了啊?媽媽再打我一次吧!”也不能迫使大人履行條約……

回想起來也是心痛,不過國家的基建建設已經可以讓老百姓不用親自走多少步,踩著自動扶道都能逛遍城市,但畢竟法制建設還沒有先進到,直接剝奪其公民能說謊話,特別是瞎哄孩子的權力,所以只能接受殘酷的現實。

“(啊,祖國,請等等你的人民吧!)”曉雙當時不知道從哪就學了這麼一句“體虧屁思”(都是體制的錯,吃虧的還是屁民,我不禁陷入了深思)的話……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