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不安

該說是番外嗎?還是人物的小故事?之卷 不知哪一年哪一天的早晨,在那和平都會的一戶‘普通’人

書名:不安 作者:雨無痕淚滿衣 本章字數:5202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16日 19:32


“我要上班了。”

放下手裡的餐具,擁有一頭閃耀金髮的男主人回頭對廚房裡的妻子喊道。

“上次說過的事情,恐怕要延期了。”

他的話語夾雜著某種失落的感覺,讓女主人一下便聽了出來——自己的丈夫是個何等‘沒有上進心’的男人啊,別人爭著想要的機會,他卻棄如敝履。

可是,這樣的話語卻讓她非常安心。

是的,安心。

幾乎是不假思索的,女主人馬上便用有些無奈般的語氣回答道:“好吧,沒關係的,但是你要小心哦。”

“嗯。”把機械僕工做出的食物吃光的男主人,簡短地回應著妻子的關心,拒絕著僕工的服務,自己把餐具疊在一起拿著站了起來,走向了廚房。

盤著發、噘著嘴在看自己烤制的麵包火候的女主人,耳朵卻一直放在了自己的丈夫身上。剛一聽到椅子被拉開的聲音,她便覺得聽見了像小提琴滑音般的聲響、整個心弦都被拉緊起來,有些堅持不住地回頭望去——結果,卻是自己的丈夫微微笑著,站在自己的面前。

“很好吃。”

男主人把餐盤遞了過來,女主人又有些孩子氣地撅起了嘴:“那可不是我做的。”

“嗯,但是看得出來,很好吃。”

還沒吃過便這樣奉承,女主人不太服氣。她皺起眉頭,看向自己那衣著光鮮、形態優雅的丈夫,才猛然感歎起來,自己學著下廚至今,還真的是沒有一次讓他吃上自己親手做的東西。

不是因為緊急調動,就是早去晚歸,偶爾還會待在外面好幾天。

女主人的眉頭鬆開了來。

她把落寞的心情藏起,沒有接過丈夫手上的餐盤,而是輕輕伸手過去,把丈夫的領帶小心翼翼地鬆開、又收緊些許,確認外觀無恙,又足夠舒適為止。

做完,她才接過微笑著接受自己服務的丈夫手裡的餐盤,往身後的洗碗機的蓋子上一放。

“要小心哦,說不定會摔下來。”

男主人緊盯著自己妻子幽綠色如寶石般的雙眼,嘴裡卻說出了十分破壞氣氛的話語。

“呵... ...”即便很想忍耐,但女主人還是無奈地輕笑出來,她用手背擋住自己的嘴角,才搖了搖頭,把丈夫的衣服弄平整,示意他可以離開了。

“抱歉啊,其實我一直想推掉的,但是... ...”

“沒關係的。”

在意識到對方的心情時,兩人不約而同地做出諒解的姿態。男主人詫異地愣了一愣,但馬上便恢復過那風平浪靜的平和淡笑,輕輕把妻子擁入懷中。

“我答應過你的事情一定會做到的。”

其實不用說也知道,女主人非常理解對方為自己犧牲了多少——他是那麼地年輕,又是那麼地擁有能力,可是為了自己,他始終沒有再往上晉升過。

想到這裡,女主人也放下了心頭那點點苦澀的想法,雙手緊緊抱住好久沒有這樣抱過自己的丈夫,她嗅著自己丈夫髮絲上飄揚的微妙香味,只想把這一刻延續更長更長。

衣服又弄亂了吧,還需要再整理了呢。

“工作的時候小心點哦。”

“嗯。”

即便心裡是那麼想的,但她終究還是戀戀不捨地放開了丈夫,用充滿情意的動作與眼神,凝視著丈夫身上衣服的皺褶,輕輕的、輕輕地一點點撫平。

她的身高足有一百七十四公分,在丈夫面前也沒有矮過太多,也正因此,只有在這一刻,在這每個早晨的這一刻,她才覺得自己像小女人一樣。

連這樣的時光也被點點剝奪。

她有些依依不捨地收回手,對丈夫笑了笑。

“在家裡小心點,如果不開心的話,可以出去走走,找你的妹妹們聊天也沒關係的... ...只要你不亂來。”

“好。”

男主人轉過了身,一邊說著話一邊朝門外走去,身後是妻子溫軟的回應。直到這一刻,他才有些後悔,後悔自己剛剛沒有順勢跟自己的妻子做個告別吻。

想到這裡,男主人笑了笑。他也不是那麼矯情的男性,在這樣的普通早晨裡,錯過也就錯過吧,這樣的遺憾,等幾天後回家給她帶來驚喜時便可以彌補。

想著,身後就忽然傳來了疾馳的腳步聲。男主人驚訝地轉過身去,便被自己的妻子直接撲入懷中,她就像當初初識般的少女姿態,調皮而依戀地再次強行擁抱了他一下,還順勢在他

嗯!”

重重地點了點頭,恩雅把手按在了丈夫的掌上。

得到恩雅的理解,米佧納嚴肅的表情才終於鬆懈下去,重新把耳朵靠在恩雅的腹部上。

“不是完全安靜的... ...恩雅,她似乎在跟我說話... ...好像是個女孩... ...”

“啊?是你的自我暗示啦。”

“或許吧... ...法蒂瑪... ...不錯的名字。孩子一定會很喜歡這個名字的... ...永遠永遠... ...法蒂瑪會永遠跟恩雅在一起。”

米佧納的話語讓恩雅感覺到怪異,但是她卻無法理解這是來源自哪裡——法蒂瑪明明是她自己想的名字,可是丈夫米佧納卻似乎跟這個名字有所淵源,而且,似乎是在曾經的她自己也有所牽扯的情況下。

為什麼呢?

這個名字,明明只是一個在想不起來的夢境裡殘留的印象,可是,為什麼米佧納也會如此呢?

或許,也只是米佧納過於激動了吧?

想不到答案的恩雅,下意識地說服自己——儘管她沒有那麼簡單就完成自我欺詐,但是在這個時候,她還是把這件事情放到一邊去。

“米佧納呀,你就這麼篤定是女孩嗎... ...真是的。我更希望是雙胞胎,一個男孩,一個女孩。”

“那樣的話也好,哥哥就可以保護妹妹了。”

“為什麼不能是姐姐照顧弟弟呢?”

“我們也可以照顧他,但保護卻不能由女孩子來。”

“你這是偏見哦,神官大人,請不要看不起女性。”

“我哪裡有啊,聖女小姐,這只是騎士精神吧。”

“看來教育要讓我來,不能讓你教壞孩子!”

“那樣的話孩子就會變成不識人間險惡的白蓮花了。”

“總比邪惡神官好啊。”

“所以,這是一個既流著邪惡神官的血、又有著白蓮花聖女傳承的孩子嗎?”

“也說不定哦。”

“那樣的話,恩雅,我覺得還是男孩好了。”

“不行,說好是小法蒂瑪的.... ...”

年輕的夫妻就這樣你一言我一語的、甜蜜地爭吵著,那輕柔的吵鬧甚至連家門都沒有傳出去,人們只能聽見那陣陣笑聲。

像是兩個大孩子一樣的,再純粹不過的喜悅笑聲,從這戶敞開大門的人家裡飄揚出來,感染著每個路過的人們,並隨著風兒朝上飛揚,越過高高的聖宮巨鐘之頂,越過了一切的束縛。

————————————————————————————————————————————————

在那遠方的聖宮巨鐘旁邊,正有著一位鋼鐵鑄就、失去了一邊上身的女士,正靠著柱子眺望那戶快樂的人家,冰冷的鋼鐵臉龐‘微微’綻開了一個簡陋的笑容。

在她背後,巨大的古鐘上雕刻著‘命運’的法則,此刻也慢慢流動了起來,隨著歷史的腳步。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